全知全能者 第12章 四碗
作者:李仲道的小说      更新:2016-10-21
    ,更新快,,免费读!

    那就吃吧!

    许广陵坐了下来,却并没有猴急,而是先深深地嗅了嗅闻了闻碗口上方散发的热水香气,然后才用汤匙在上方浅浅地舀了一勺汤,送入嘴里。

    和梦里一样,用的同是瓷质的汤匙。

    和梦里一样,第一口也是尝的清汤。

    当然,梦里是正宗的“九品白玉羹”,而他这个,充其量也只是简化版的“两品白玉羹”而已。

    而且同样冠上一个“品”,还算是相当客气的。因为并不算优质的豆腐,加上并不算优质的土豆,再算上没有很可能起关键作用的蘑菇作配合,所以,事实上,认真点说,这就是一个假冒伪劣产品。

    因此,把清汤送入口中的时候,许广陵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再怎么样,总比他以前做的那些饭菜有味吧?

    但是下一刻,当这口清汤整个地在口腔中散逸开的时候,一点都不夸张地说,许广陵真的是震惊了!

    怎么可以鲜成这样!

    蘑菇是提鲜的,他知道,味精是提鲜的,他知道,但他更知道,刚才的这碗汤里,没有蘑菇,也没有味精,有的就是再普通也再常见不过的土豆和豆腐!

    谁能告诉他,这鲜味是从何而来?

    而且不是一般的鲜!

    仅仅只是一口汤而已,许广陵却感觉整个的口腔都在苏醒,味蕾在这一刻无比地舒展开来,就好像久旱的沙漠迎来了雨水,于是,点点滴滴的雨水尽皆化作甘霖,向四面八方迅速地渗透、渗透、渗透……

    就在这种渗透间,许广陵感觉整个人都精神了,仿佛五脏六腑也都在这一刻随着口腔的苏醒而苏醒,随着味蕾的舒展而舒展,而结果就是,他感到更饿了!

    饥饿的感觉,就在这一刻,呈现至少十倍以上的提升!

    许广陵知道人饿了的时候会感觉什么东西都好吃,但那终究有一个限度。而他现在从这口汤里感受到的那种鲜香,绝对超过了这个限度。

    远远超过!

    第一次,有点迫不及待。

    许广陵几乎是用往常吃饭两倍的速度,喝完了这碗羹汤。而这个时候他也发现了,土豆丝和豆腐丝切成那么细,到底有什么好处。别的好处暂时许广陵还不清楚,但是那种仿佛入口即化的口感,他是深切地体会和感受到了。

    也因此,本来再寻常不过的豆腐和土豆,在这种处理下,仿佛也都变得不再寻常起来,让人情不自禁地觉得,此物甚妙,此物堪品。

    若是狼吞虎咽,若是草草咽下,却是有点对不住它们。

    第一碗,许广陵就是这么做的,可能是初次尝此异味,而且是出于自己之手,所以他是兴奋了些,又或者,也因为太饿的缘故?

    不过当第二碗再次放于面前的时候,许广陵终于恢复了应有的镇定及从容,用汤匙舀着土豆丝,舀着豆腐丝,舀着两者的混合物,舀着清汤,有滋有味地慢慢啜品了起来。

    也是在这个时候,许广陵才觉得,平生第一次认识了土豆,认识了豆腐。

    同样是在这个时候,许广陵对佳公子的个人签名有了些感同身受,“惟山水与美食,此生不可辜负。”

    其实过去几年,地方许广陵走了不少,好吃的东西许广陵也吃过不少,其间有过新奇,也有过惊艳,但确实并没有在脑海里真正建立起“美食”这个概念。

    而此时,不期然地,这个概念建立起来,并立即无比地鲜活起来。

    第一碗,第二碗,第三碗,第四碗。

    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掌厨,虽然有着梦里的经验,但许广陵这时发现,他可能还是把水给加多了一些,或许再少点会更好?然而另一个事实是,几乎还没怎么觉着,整整四碗的连土豆带豆腐带汤水就都被他给消灭掉了。

    锅里,是干干净净,绝绝对对的干干净净,真的是连洗刷都不用。

    也是在喝完了这个白玉羹之后,许广陵才明白这个汤羹为什么除了盐之外其它什么东西都不放,如葱,如姜,如蒜,如油。

    若放葱,味道太重,喧宾夺主,红紫乱朱,若放姜蒜,且不说味道的问题,单纯从口感上,就会对顺滑无比的汤羹造成如鲠在喉的结果,而豆腐本身,就是含有一定量的油分的。

    细如丝线的土豆丝和豆腐丝,均匀地分布在整个汤水中,无处不在。

    滴油不放,却是恰恰正好,并不显得寡淡。

    反之,如果放了油,哪怕放得很少,这汤羹也会让人觉得有点油腻。或许第一碗的时候不觉,第二碗的时候略觉,等到了第三碗第四碗,估计就会让人觉得有点厌烦了。

    那也就是说,这汤羹若放油,就是画蛇添足。放油,以及不放油,也便是画匠与画师的区别,又或是一般的绘画师,与绘画大宗师的区别。

    许广陵感觉,他是又一次长见识了。

    不过,还是有一点小小的后遗症的。

    正常来说,这汤羹,连汤带水地,两碗正好,而考虑到今天是饿了一天,所以三碗也可以接受。但是四碗,却是无论如何,都是有点多了。也因此,许广陵感觉现在肚腹之间,略有点涨。

    还是太过不冷静啊,仅仅是一碗汤羹,就让他有点忘乎所以了。

    许广陵微微摇了摇头,却也没打算太过责怪自己。一者是昨夜情绪变化太过剧烈,这个他自己是知道的,另一者么,这汤羹,毕竟是他平生第一次的“杰作”,嗯,以他现在的眼光和口味来说,确实算得上是杰作了。

    尽管这所谓的杰作和梦里那真正的“九品白玉羹”比起来,或许什么都不是。

    但华夏不是有一个词叫做“敝帚自珍”么,人同此心,自古皆然。如果以后有机会,他会尝试着把真正的“九品白玉羹”给做出来的,顺便还可以请佳公子这位美食家给品鉴一下。

    不过,以后的事么……

    想到这里,许广陵又想起了昨天的异变。

    此时定下神来好好想想,那扑入额头的青光,大抵并不是一个厨师的灵魂什么的,至少,就算是厨师,也不可能是一个古代的厨师。然而那块青石,却确实是很古老了,从其表面层层斑驳的沉积物就可以看得出来。

    想到青石,许广陵便又不自禁地来到书桌前。

    昨晚的异变之后,青石连同刻刀,他当时就扔下了,再顾不得去看一眼,而这时么,就再拿起来,仔细端详。

    然后许广陵就发现了一件异事。

    那把刻刀,此时居然像是深陷入青石中,又或是和青石连成一体了般,都拔不出来了!许广陵明明记得,昨晚最后的时候,刻刀是像切豆腐一样切进去的。

    现在这个是什么情况呢?

    许广陵想起了一个形容,就好像一根筷子又或者勺子放入装了水的碗里,放的时候轻轻松松、毫无阻碍,但是后面,这水结成冰了……

    现在的情形似乎就是这样。

    那块青石,昨天被他刻刀不小心穿透的部分,已经“冻结”了。

    手机本章:

    本书最新下载和评论本书:

    为了方便下次,你可以点击下方的《加入书签》记录本次(正文 第12章 四碗)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