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知全能者 第11章 两品白玉羹?
作者:李仲道的小说      更新:2016-10-21
    ,更新快,,免费读!

    葱、姜、蒜,香菜、韭菜以至于芹菜,算是比较特殊的一类。

    对有些人来说,这些东西是心头最爱,而对有些人来说,这些东西却是“反·人·类”的。喜爱与嫌憎,简直就是两极分化。嗯,这是许广陵从佳公子那里了解到的,而且就是前些天晚上在玉溪吃烧烤的时候。

    当时因为烧烤摊上有烤韭菜,所以佳公子这个美食爱好者以及好几个美食专栏的撰稿人便为大傻和许广陵这两个行外人给普及了一下。

    对这几样东西,许广陵没有特别的喜爱,同时也没有特别的嫌恶,算是罕见的“和平人士”。

    当初在家里,他妈妈烧鱼的时候,会放点香菜,他爸爸吃面条的时候,会拿点蒜弄成蒜泥浇上酱油,其它,诸如炖排骨的时候葱姜都会放一些,然后,韭菜饺子、芹菜炒肉丝,也都算是许家餐桌上并不罕见的饭菜。

    所以对这几样东西,许广陵确实是持无所谓态度的。

    只是这几年自己做饭的时候,通常懒得摆弄这些东西,偶尔也会买上次把次的,是以总的来说,许广陵对之还是有点陌生的。

    而在昨天的那个梦里,那个“九品白玉羹”,只有土豆、豆腐、蘑菇这三样材料,然后就是盐,除此之外,其它什么配料都没有!清爽简省到让许广陵都为之诧异。

    已经回到租住的地方,此时许广陵就在收拾买回来的东西。

    腐竹放橱柜里,这东西暂时不吃,而且又能存放好久,所以丢下就不必管了。蘑菇虽然是九品白玉羹里用到的东西,但他今天买的并不是梦里展示的那种鸡腿菇,而是不知名的野生菌,所以许广陵也不可能冒然地用它来代替。

    虽然同为蘑菇,但彼此之间的差别可大了去了,质地、口感、味道,都不相同。就许广陵知道以及较为熟悉的,平菇、香菇、口蘑、金针菇,这几样可是各不相类的。

    蘑菇放冰箱,今天不用,准备明天再吃。

    剩下的就是土豆和豆腐,两份土豆,随便取了一份中的一半,然后豆腐也划了一半,其它就同样放冰箱里了。

    约摸半斤的土豆和豆腐,就是许广陵今天的早饭中饭以及晚饭。三顿凝缩为一顿,又省时间又省事,这就是新时代的办事风格。许广陵打算就照着昨天梦里的那样,来做一个简单简化版的“九品白玉羹”。

    但因为缺少一味鸡腿菇,就不知做出的东西到底会怎么样了。

    就好像一个三角架,三脚立地稳稳当当,但如果去掉一个脚,别说什么稳稳当当了,单纯的立都是怎么也立不起来的。少了一味蘑菇,许广陵不期望能做出“七品白玉羹”,因为豆腐也不合格,另外,土豆丝他也不打算作两种处理,所以么,嗯,就是老老实实的,“两品白玉羹”?

    土豆清洗干净,刮皮,切丝。

    在进行着这种处理的时候,许广陵果不其然地发现,一切,果然都和以前不一样了!

    如果说以前他只是学徒工,不,其实是远达不到学徒工水准的,甚至连菜鸟都称不上而只能称之为菜鸡!但这时,许广陵却感觉自己已经化身为国手级大厨师。

    也没用什么专门的特殊的处理用具,就是以前菜市场随便买的好像是五块钱一把的廉价菜刀,然后一手菜刀一手土豆,转啊转,三转两转,土豆的皮刮完了,再然后,喀喀喀喀喀喀喀!

    等许广陵回过神来,三个土豆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菜板上那整整齐齐、细细密密的土豆丝。——慢着,这是土豆丝?

    许广陵先是站立着整体地“远观”了一会,然后情不自禁地从中拈出一根,凑近了放到眼前仔细地看。作为一个从没接触过厨艺的外行人,此际,许广陵只想惊叹,只想称赞。

    太细了!

    怎么细法呢?

    约摸只有过去他所切土豆丝的五分之一甚至十分之一粗细!

    不过这时,许广陵也发觉了,两只手的手腕处以及上手臂,都有一种微麻发紧泛酸的感觉。这或许是因为昨天那个梦的缘故,大脑的意识已经到位,但是身体的配合还不能到位?

    无论如何,许广陵又一次为“自已”刚才的这个表现,而惊奇着。

    接下来就是豆腐切丝,还是切得很细,但是因为有着土豆丝在前,这豆腐丝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另外还有一点,那就是和梦中的那个豆腐丝比起来,这个豆腐丝,简直就是不折不扣的“土肥圆”。

    并非刀工上不能切得再细,而是这豆腐不支持。

    也因此,间接地,许广陵知道了他买的这个豆腐,和梦中的那个豆腐之间的差距究竟有多大!尽管,这可能确实已经是这座城市中最好的豆腐了。

    微微摇了摇头,许广陵只想说世界真的很大。

    换了昨天,他又哪里知道这样的一种门门道道呢?什么整座城市中最好,简直就是大言不惭!但此时,尽管没有调查,没有踏遍这个城市中的所有菜市场,但许广陵依然可以相当肯定地作出这样的判断。——基于对从黄豆到豆腐这一整套工艺的透彻了解!

    材料加工完毕,接下来就是烹煮了。

    其实关于烹煮这一环节根本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不过就是烧水,然后火候到时,先后放入两种材料而已。

    什么时候是火候到了呢?许广陵以往连火候的概念都没有,对于烹煮,他惟一或者说惟二的两个概念就是“烧开”、“煮烂”,而此际,水烧着烧着,自然而然地他就知道,火候到了,可以下土豆丝了,又过一会,火候到了,可以下豆腐丝了。

    再过一会,火候到了,可以放盐了。

    再过一会,火候到了,可以出锅了。

    不过就是如此!

    许广陵极其清醒地做着这一切,但其实,又是迷糊的,因为这一切,对他来说都是那么的新鲜,又仿佛非得亲手做一次,梦中的那些东西才会从如梦似幻中走出,走到现实中来。

    也不说什么九品白玉羹了,姑且就叫它白玉羹吧。

    而待把这白玉羹盛入碗中,端着碗来到餐桌前的时候,还没等来得及坐下,许广陵就闻到端着的碗中,一种清清淡淡似淡又浓的香味,正由微而渐,由渐而彰,向整个房间中扩散开来。

    而首当其冲的,就是他的鼻子。

    其次是他的肚子。

    他的肚子,就在这一刻遭受到了突如其来的猛烈空袭。——咕咕,咕咕!

    许广陵这才想起,还是刚起床的时候,他的肚子就已经饿了。后来一顿忙活,倒也忘了这事。但这时,待事做完,被遗忘的饥饿感,顿时以一种不可阻挡之势,汹汹而来。

    手机本章:

    本书最新下载和评论本书:

    为了方便下次,你可以点击下方的《加入书签》记录本次(正文 第11章 两品白玉羹?)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