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知全能者 第2章 许广陵
作者:李仲道的小说      更新:2016-10-21
    ,更新快,,免费读!

    这是一个不存在任何疑问的答案。没有一对深爱儿女的父母,能够容忍自己的儿女去寻死,哪怕他们自身已然不在了。爱有多深,期待便有多大,而这期待,不止伴随他们的一生,更伴随着他们儿女的一生。

    哪怕是在九泉之下,他们也会用目光,看着自己儿女的成长,为之欣慰,为之骄傲,为之思虑,也为之煎熬。

    所以,哪怕是心丧若死,哪怕真的想过寻死,而且是不止一次,但终究,许广陵还是慢慢从那片浓重的阴影中走了出来,不过有些东西,确实一辈子也去不掉了。

    世间,有很多事故者的消息。

    但有多少人想过,事故者的家人,特别是子女,会是一种什么样的状况?

    对许广陵来说,父母失事,对他造成的冲击是巨大的,这巨大不仅表现在无法面对父母的离去,无法面对,在时间面前还是要面对,从不接受到不得不接受,然而同时给他造成的,还是一种人生观的破灭。

    在父母出事之前,许广陵是阳光的,是进取的,是努力奋斗的。

    在父母出事之后,许广陵是阴翳的,是沉默的,是失去了人生方向和目标的,他不知道还可以奋斗什么,更重要的是再怎么奋斗又有什么意义?或许上一刻一切都好,好得不能再好,但是下一刻,便什么都没有了。

    这是创伤么?

    是,也不是。

    说是,是因为这确实是由于父母失事而带给他的,说不是,是因为创伤可以痊愈,而这种影响,却无法愈合,不知将伴随他到什么时候。

    那件事之后,许广陵再没投过一次稿,再没创作过一次乐曲,再没摸过一次钢琴,再没组织过一次学校活动,再也没参加过一次学习竞赛,别说竞赛了,便连基本的课堂,他也无心去听。

    父母在的时候,父亲对许广陵的学业没有太多要求,当然也因为事实上不需要他作什么要求,许广陵本身便已经做得很好,而且是远出乎他期望的好,但是母亲是有要求的,甚至连许广陵未来几年的路线都安排好了。

    先读清华,用两年或三年的时间完成学业,然后去哈佛或者剑桥取得硕士学位,博士则看情况,然后回国,在母校谋求教职之位,最好是从副教授起步……

    对这一安排,许父没有异议,许广陵也没有异议。

    然而,随着意外的降临,一切都变了。

    高三,许广陵拒绝了学校特招的安排,随便地参加了高考,然后随便地入读了一所大学,大学中,更是基本只流连于校内图书馆及校外的国家图书馆。

    看书,很多书,各种各样的杂书。

    这是惟一能够让他忘却外界、忘却父母之事的办法了。

    然后四年的时间就这般过去。哪怕是用正常的四年时间毕业,毕业时的许广陵也只年方十九,还未满二十。他是六岁入学,然后小学时跳了一级,初中时又跳了一级。

    毕业后,许广陵没有去找工作,他也不打算找。

    许父身为作家及文史研究专家,省内著名,国内知名,许母身为作曲家,较许父来说要稍逊一筹,圈外无名,圈内也只是知名,然而若仅论收入的话,却是比许父还要多。

    离去后,他们给许广陵留下的,是市中心两百八十平米的住宅一套,以及银行三千四百万的存款。

    这其实已经足够许广陵浪荡过一生了。

    但是自踏入大学之后,许广陵便没有回过一次家,大学毕业之后,还是没有回。他怕触景伤怀。许广陵只是随便地找个地方,随便地租个房子,然后随便地沉迷于书中的世界。

    直到厌倦了一个地方,再选一个新的地方,重新来过。

    如此这般,迷迷胡胡,浑浑噩噩。没有方向,没有目标,没有动力。没有人来管他,也不会有任何人来管他。——父母已经不在了。大学期间,纵然一直落落寡欢,毫无表现,也仍然有不少女孩示好,许广陵却都拒绝和无视了,对他来说,那仿佛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事情。

    漠然,沉默,孤僻,以至于怪异,这就是父母出事之后的许广陵。

    然而时间实在是一种最让人无法忽视的力量。五六年的时间,足以悄无声息地改变一些东西,让死灰复燃,让枯寂重新焕发一些生机。又或许是换过的地方多了,登过的山、看过的海多了,许广陵慢慢地,终于是不再那么的阴翳。

    他又开始尝试着写或者说记录着一些东西,关于父母,关于自身,关于外界的山水见闻什么的,或片言只字,或较为长篇,但不再发表。

    他也尝试着重新谱写一些歌曲,或歌,或曲,或歌曲皆有,或只是一两句旋律和断章,同样,这些也只是记录着,不会发表。好不好且不说,不会发表的原因在于,这些东西,是记录他的心情,记录他的经历,记录他的铭感与怀念,太私人,也太自我。

    那是一些不宜公诸于世的东西,只适合一个人,静静地记录,静静地追忆。

    他也交上了一些朋友。

    不是主动交的,而是走过了许多地方,披历了许多山水,总不可避免地会有些人,和你一见投缘,仅一个眼神,或一个笑容,又或简单的三言两语,就契合上了。

    这样的人有不少,其中一些,分别之后,也就天各一方。而还有一些,偶然或必然地异地再次相见,甚至再三相见,于是便推拒不开地成了朋友,以至于好友。

    此时,许广陵便在网上和两位好友聊天。

    这两位好友,都是昆虫。

    所谓昆虫,昆明人是也。去底下州县旅游的时候,不少昆明人因为不太讲究什么的而给当地人留下不太好的印象,从而得名“昆虫”,这个词本身是贬义来着,但自从扩大化之后,也有不少昆明人以昆虫自称。

    譬如此时许广陵聊着的一位,其个人简介便是“昆虫一只。”也是从他这里,许广陵才知道昆虫这回事的。

    大傻:老三,过来玩?

    酒薄不堪饮(许广陵):你们那边?还有什么地方没玩过?

    佳公子:大理丽江香格里拉什么的就不说了,边寨你也去过。我思来想去,倒是有一个最近的地方我们三人都没去过,老三,抚仙湖你听说过么?

    许广陵没有,于是他就百度。

    浏览了不少网页,然后许广陵甚至还看到了这样的一段话:yn人是大方的,他们把丽江香格里拉等美景无私地分享给全世界,yn人又是自私的,他们把最好的东西留给了自己。(这里指抚仙湖)

    许广陵把这段话copy了上去。

    酒薄不堪饮:真这么好?

    大傻:不知道,估计悬。因为老子身为本地人,以前居然都没有听说过!不过无所谓了,去看看呗。

    酒薄不堪饮:行。

    佳公子:还是坐火车过来么?我和傻子明天去接你。

    酒薄不堪饮:好。

    手机本章:

    本书最新下载和评论本书:

    为了方便下次,你可以点击下方的《加入书签》记录本次(正文 第2章 许广陵)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