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知全能者 第1章 许父许母
作者:李仲道的小说      更新:2016-10-21
    ,更新快,,免费读!

    一千七百五十年前,魏晋南北朝时期,身为竹林七贤之一也可以说是之首的嵇康,因有碍当朝而被入狱,后被判处死刑。临刑前,当着三千太学士及众多围观者之面弹琴一首,弹毕,道:“《广陵散》于今绝矣!”

    然后,从容就义。

    魏晋南北朝是一个政治高压时期,混乱及无序是其代表,但正所谓风高必有劲草,水湍乃见奇石,与政治的黑暗交相辉映的,是思想或者说性灵上的解放,甚至可以说是奔放。

    有些东西是压抑不住的。

    当它被压抑的时候,往往就会从新的出口,奔腾而出,并且带着一种骇人的力量。

    这是一个美却带着先天性黑暗烙印的时代,或者说,正因为黑暗,才凸现其美,生命不甘于沉沦,不甘于黑暗,而纷纷绽放出异样的光华,如烟花一般照耀于夜空,灿烂之后,复归沉寂。

    这美,分外瞩目。

    这美,也多只是瞬息,令人叹惜。

    如果非要用一个词来形容这美,答案是,凄美,一种凄迷的令人心醉乃至于心碎的美。

    时间步入近代,rb诗人大沼枕山有句道:“一种风流吾最爱,六朝人物晚唐诗。”如果知道rb的物哀思想,就会知道为什么这样的句子是诞生于rb而非中国。

    对华夏而言,泱泱大国,也是一个有着漫长悠久历史的大国,黑暗是有的,混乱是有的,崩溃及无序是有的,但这些远非主流,主流还是泱泱,还是红日初升其道大光,也因此,诸如魏晋南北朝这样的时代,在华夏历史中,其实是一种非主流的存在。

    说秦的有,秦始皇很牛逼,手撕六国。

    说汉的有,把身份证拿过来,很多人的身份证上都有着这么几个字:民族,汉。甚至一度被人忽略的汉光武帝刘秀,也因为其位面之子的身份,召唤流星火雨怒砸穿越者王莽的四十万大军,让其大呼“wqnmlgb!”“人怎么可以无耻成这样!”“此非战之罪,天亡我也!”而在网络时代再次扬名。

    说唐的有,唐太宗、武则天不要太有名,至于后面的“温泉水滑洗凝脂”的杨贵妃,她的华清池现在还在卖门票呢。

    说宋的有,王安石、苏东坡、李清照、岳飞、秦桧,等等等等,这些名字你没听过?

    说明说清的都有,尤其是被清宫戏及晋江的若干小粉红小吊带们带起来的大清朝,啊,四爷很忙,四爷真忙,四爷真tm的忙!

    说魏晋南北朝的,就比较少了。

    少,不代表没有。没有进入大众视野,不代表没有进入专家视野。涉猎这一时期的专家、研究者、野生爱好者,相比其它历史时期的确实比较少,但如果考虑到我华夏那多到爆炸的人口基数,就会知道,从人口的绝对数量来说,其实也不少。

    许父便是其中之一。

    许父既是专家,也是研究者,同时也是野生爱好者,进一步地准确点地说,此君先是野生爱好者,后来进化到研究者,再后来一不小心又进化成了专家。

    二十年前,许父的研究专著《我眼中的南朝史》出版,同时欣逢爱子出世,便将爱子取名为“许广陵”。

    许自然不用多说,广陵,便是嵇康的那个广陵,又或者说广陵散的那个广陵,但这里其实还有一个用意,那就是许父当初在研究这个时期的历史时,是因为多方查找求证关于古乐曲广陵散的资料,而认识的许母。

    将爱子取名为广陵,也有记念两人相识的意思。

    然而,如果迷信点地说,这个名字确实并非是一个吉利的名字,本来嘛,广陵两个字代表的乐曲失传,乐曲的弹奏者被喀嚓,这能是一个好的名字?不过,也说了,这是迷信。

    但是,世间事,那叫怎么说呢。

    华夏古代有一个词,叫做一语成谶。

    许广陵高二那一年暑假,把父母送上飞机,回家后正在qq上和班里的一个妹子聊天,qq突然弹出新闻消息窗,按往常惯例这样的弹窗许广陵都是随手就关掉的,这一次也是如此,但就在关掉前的那个瞬间,许广陵瞄到了窗口上的一道新闻:飞机失事!

    今日14点于xx地起飞的飞机,于升空不久,突然坠毁,机上34名乘客及机组人员无一生还!

    14点,xx地,某航班,正是许广陵父母所乘的那个。

    那一瞬间,许广陵先是不敢置信,而待颤抖着把那则并不长的新闻报道从头到尾反复看了几遍后,然后便是疯狂地打电话,父亲的电话,母亲的电话,亲戚的电话,机场的电话……

    消息被确认。

    许广陵如被雷击,全身发冷,止不住的冷。

    黑暗及冰冷就在那一刻降临,许广陵就那么呆呆地坐在电脑前,不言不动,其间电话响了数次,之前正在聊着的qq也滴滴了数次,但对于许广陵来说,外界的一切都仿佛已经不再存在了。

    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其实不需要什么太复杂的形容,只有三个字:天塌了。

    没错,对于许广陵来说,就是天塌了。而这件事,也成了许广陵生命中一道极重要的分界线。

    在此之前的许广陵,秉父母遗传,又可谓是得天独厚,英俊,聪慧,三岁起便在父亲的教导下背完了一整本的《幼学琼林》,四岁时便对母亲哼出的乐曲及弹奏的钢琴表现出非凡的兴趣,尔后入学时,从小学到初中到高中,许广陵从来都是第一,没有一次第二过,至于级别不等的数学、物理、化学竞赛,许广陵摘取冠军,如同吃饭喝水。

    这是一个正规的属于学生的表现。

    而在此之外,受父亲的熏染,也受到父亲的一些渠道帮助,许广陵在县、区、市以至于省级的报刊上已经是屡有登载,同时,受母亲的熏染,许广陵会钢琴、二胡、古筝、古琴,会写词,会作曲,虽然还没有什么杰出的作品问世,但“潦草之作”确实已经积累不少,与此同时,小学、初中、高中更是一路组织过班级、学校的诸多舞台类活动。

    简单而言,许广陵自出生后,从小到大,一直便是众多目光的焦点,不论是长辈还是同辈,不论是同性还是异性,他是“别人家的孩子”,他是“此等之辈活该天诛”,他是“哇,男神啊!”

    父母恩爱,家庭和顺,许广陵自身更是极为出色,年纪小小,父亲自言,“我已经教不了你什么了。”母亲私下对父亲说:“他的作曲水平,其实已经超过我了。”

    或许正因为福慧太过?

    所以一下子被来了个狠的,狠到痛彻心扉,狠到心丧若死。

    父母出事后的一段时间,说真的,许广陵确实一度曾想着追随父母而去,他曾不止一次地来到高架桥边,在夜色迷离与灯火阑珊中,默默无语地看着远远近近的车来人往,繁华熙闹,也看着高架桥远远的下方,那奔腾滚滚的江水,想着,不如就投身一跃。

    然而每当此时,父母的音容笑貌与诸多教导便浮现眼前。

    我若如此,父母九泉之下,可能安心?

    不能!不能!不能!

    手机本章:

    本书最新下载和评论本书:

    为了方便下次,你可以点击下方的《加入书签》记录本次(正文 第1章 许父许母)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