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矩阵游戏〕〔一卡在手〕〔头号前锋〕〔传武诸天〕〔恐怖七年〕〔小农民大明星〕〔学园都市的女装玩〕〔诡狼的王者天下之〕〔明匠〕〔我的工作是花钱〕〔无限逆推〕〔逆天至尊〕〔重生之神医狂妃〕〔娇妻在上:总裁老〕〔天道早已看穿一切〕〔天行缘记〕〔影后直播攻略〕〔我打造的铁器有光〕〔妖女受死〕〔重生美洲巨头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如月之珩如日之昇 第二章生辰宴会月珩初现
    ……

    大厅

    “公主到——”随着尖细的太监声,一女子缓缓走来。

    那女子身着一身鹅黄色纱衣,肩上披着一层白色轻纱,微风吹过,给人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一头青丝散散披在双肩上,略显柔美,未施一丝粉黛,但却美得不可方物。

    加上那似有似无的浅笑,硬是把在场所有的女子给比了下去。

    那女子正是素面朝天的萧芸珩。

    我一出场就好似把所有人都给震撼到了,还是我尴尬地假咳了两声,众人才反应过来。

    “公主殿下如今才十三就那么美,将来肯定是个绝世美人。”有人在下面悄悄说。

    “将来谁能娶到公主殿下,一定是上辈子做了太大的善事。”议论声更多了。

    厅堂内坐着许多人,我一眼就看到了他和他上一世的“地下情人”,连一个眼色都不曾施舍,径直走向帝君。

    “父君。”我浅笑着行了个礼。

    “珩儿,快来看看你峥哥哥和你嫣然妹妹。”父君说。

    那男子名为温峥,是一个世家的少主,面相俊美,前世我就是被这幅皮囊给骗了;而那女子就是曲嫣然,长相甜美但不惊艳,只是一知州之女。

    瞧着这一对“野鸳鸯”,我只是敷衍地看了一眼,就对着父君撒娇道“父君,儿臣想同父君坐一起,看看父君为儿臣准备的生辰礼物,至于不相干的人,没必要理他们。”我还特意在“不相干”这三个字上加重了语音。

    而温峥和曲歆嫣脸上的笑容顿时僵硬。

    “哎,你这小丫头,都这么大了还同为父撒娇,真是的,过来吧。”父君笑着说。

    “小顺子,把给公主的礼物拿来。”父君对着身边的太监说。

    “是。”小顺子退下。

    一会儿,小顺子端着一个紫檀木盒子走过来,放到我面前的坐席上。

    “珩儿,快看看,你喜欢不喜欢?”萧嵘笑着开口。

    我伸手把盒子盖掀开,里面的东西是一卷地图,我眯了眯眼睛,伸手把那东西拿了出来,展开来,仔细看了看。

    “这是……公主府的平面图?为什么?”我面露疑惑。

    前世父君送我的生辰礼物,是京州十三家珠宝店(分别名为珩壹,珩贰,珩叁,珩肆,珩伍,珩陆,珩柒,珩捌,珩玖,珩拾,珩拾壹,珩拾贰,珩拾叁),因为我前世特别喜欢金银珠宝一类的,所以我父君就送了我十三家珠宝店。

    “是啊,珩儿,以后你就有自己的府邸了。”

    “可,父君,您……不想儿臣陪您住在宫中吗?”我面露一丝丝惶恐,不安。

    “不是啊,珩儿,你看,你两个哥哥都有属于自己的府邸,你不是前些日子才跟父君抱怨着,你也想要吗?”父君面露一丝丝不悦。

    我猛地拍了一下脑袋,对哦,我这猪脑子。

    “嘿嘿嘿……父君。”我尴尬地笑了笑。

    “那个,父君,敢问何时宴席开始?”我二哥萧云璟适时地开口。

    我有两个哥哥,大哥萧云陵,是贵妃尤溪溪所出,同他母亲一样,处处针对我亲哥和皇后,如今年方二八;二哥萧云璟,是我同父同母的兄长,对我很好,尚未有心悦之人,如今十五岁。

    萧嵘,也就是父君,说:“那好,开始吧。”

    宴席开始——

    “珩儿,为兄送你鎏金穿花戏珠步摇一套,兰菱花镶金纹耳环两对,以及千年宝玉坠汨罗衫一套。”萧云陵走向我面前,边说边让一旁的小厮打开那一盒盒珠宝首饰以及衣衫。

    “不愧是苍梧国大皇子,出手就是阔绰,听说就那一套步摇,就可以买下一座城池。”

    “谁说不是呢,那两对耳环,就能够两万平民一年的温饱。”

    “还有那衣衫……”议论声四起。

    “小小心意还请小妹笑纳。”听到那众人的议论声,萧云陵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多谢大哥。”我皮笑肉不笑地答道。

    “公主,您可别看大皇子为您准备了这么多东西,就相信他。”婉桃在我耳旁悄声附语道。

    我点了点头。

    呵,萧云陵,你真的还以为我是以前的那个萧芸珩吗,你那点小心思别以为我不知道,这不就是想要在众人面前表现出一种爱亲人的假象吗?四处笼络大的世家,人才。

    当然,我不会拆穿他。不然,怎么对得起你精心准备的“戏”呢?

    紧接着,是我二哥带着四个宫女,每个宫女都端着一个花梨木盒。

    第一个花梨木盒装有百年人参两株;第二个花梨木盒中装有千年灵芝一株;第三个花梨木盒中有一个千年寒冰盒,打开后是天山雪莲一株;第四个盒子内是一个类似于琉璃的透明罐子,透明罐子里有非常漂亮的,产自波斯的藏红花一斤。二皇子的礼物。

    “天哪,百年人参,还是两株,单说这两株人参就可值两千两白银,更别说其他的了!”

    “人参算什么,那可是灵芝阿,还是千年的,一株就可值一千两白银。”

    “那天山雪莲,就连那盒子都是天山千年寒冰所制,那寒冰盒子都价值两百两白银,还有那莲花,最少价值三千两白银呢!”

    “喂喂,那藏红花才是重头戏,据说那可是从西方海运过来的,一两都价值五百两白银,那可是一斤呐……”

    “小妹,二哥准备的礼物虽然没你大哥那么奢华,但也是二哥的一片心意,二哥依旧希望你喜欢。”

    “嘶——”众人倒吸一口气,不愧是皇家的,一万多两白银还不奢华,真的是……

    “传闻中二皇子爱药如命果然是真的,这样的手笔也只有他才拿得出手了。”众人议论依旧。

    “公主,二皇子殿下对您可真好呢。”婉桃又在我耳旁悄悄说。

    我笑了笑,没有再回答。

    然后就都是官员拿出的礼物——

    “珍珠翡翠耳环一对——

    七宝璎珞坠链一条——

    西域祯珠钗一套——

    白玉镂空双鹤佩一对——

    檀……”

    我都浅笑着应下了。

    突然,一小厮来报。

    随后跟着一温柔儒雅的男子,那男子看起来也就二七年岁大。

    “帝君恕罪,小生来晚了。”声音意外的温柔,不过配上这幅容貌,那也是极佳的了。

    “不晚不晚,快坐下吧。”父君言。

    此人是异姓王宸王程琛的儿子,名程颢昇,性格温柔,前世倒是没怎么注意他,今一看竟比温峥俊美的多,真不知道我前世怎么看上温峥的。

    不知为何,看着程颢昇,总感觉有一种熟悉感。

    父君见我看愣了,打趣道:“珩儿可是想嫁人了?这可不行,珩儿尚未及笄,就算是及笄了,父君我也舍不得呀。”

    言罢,其他人都笑了。

    我收回对程颢昇的目光,对父君讨趣道:“父君,您这话就不对了,儿臣怎么可能舍得离开您呢?”

    “我只是好奇,程颢昇会送我什么礼物罢了。”

    “想必这位就是珩公主了,如若不嫌弃在下的话,你可以唤在下颢昇哥哥。”程颢昇勾起嘴角,将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演绎到了极致。

    “当然……”我话锋一转“不如这样吧,我唤你景页可好?”

    就连萧芸珩自己都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说出景页这二字。

    他听到身体微微一僵,旋即边恢复了正常。

    果然,珩儿还记得景页呀——

    “当然可以。”他拍拍手,身边的近侍拿出一个盒子,盒子打开,是一柄银色的匕首。

    这匕首刀身长六寸,柄长三寸,刀身玄银,锋刃锋利无比,刀身边缘有这精美的波纹,刀鞘悬有一枚鹅黄色的宝石,大方而不失典雅。

    刀身微弯,适合削、斩、劈。

    虽未出鞘,但依旧可以让人感到一丝敬畏,让人觉得,多看它一眼都是对它的亵渎。

    但萧芸珩却感到与它在灵魂中有一丝共鸣,好似那本就是自己灵魂的一部分。

    “这是什么?”我不禁发出了疑问。

    “这是一柄匕首。”程颢昇笑道。

    “月珩……”我无意识地喃喃道。

    程颢昇嘴角的笑意更浓了。

    “不错,它正是‘月珩’。”程颢昇回答说。

    我连忙捧起来,握在手中,不愿分离。

    “多谢,我很喜欢。”同之前的假笑不同,我这次是真的会心一笑。

    在场所有人,不论男女,都看傻了。

    接下来,是周丞相的大小姐周蕙欣跳了一曲霓裳羽衣舞,一舞下来,赚得众人赞赏,但还有别的声音“若是公主殿下来跳此舞,岂不是更美?”这声音一出,就立马有人附和“就是就是。”周蕙欣闻言,手紧握成拳,被染成红色的指甲都扎入了肉里。

    周蕙欣脾气本就傲慢,听不得别人说有人比她好,于是便从此刻起开始嫉妒萧芸珩。

    然后是……

    这一场宴席,不过是君臣之间互相试探罢了,我也没有多说,这是该接受的奉承都应下来了。

    ……。

    宴席结束

    “父君,还有何事吗,若是无事,儿臣便先退下了。”萧芸珩腿微微弯着,歪着头,将属于小女儿家的可爱一展无余。

    “珩儿。”此时,温峥突然喊了一声。

    “敢问这位公子,你我之间可有什么?”我脸上的真笑褪去了,取而代之的是假笑,然而除了他,并没有人能看出来。

    “没,没什么。”温峥。

    “那还请温公子莫要这样叫,以免他人误会。”说完,我似有似无地从曲歆嫣身上扫过。

    “怎么,怎么会…”温峥心里一惊,面上却未显露出来,但眼底的惊慌出卖了他。

    “父君,儿臣告退。”我也没有再理他,只是给萧嵘行了个礼,就走了。

    温峥强忍这心中的不爽,也给萧嵘行了个礼,带着曲歆嫣退下了。

    ……。

    后花园

    “该死的贝戋人,她以为她是什么东西,不就是一个公主,要不是因为她的地位,我才懒得巴结她!”此刻温峥面上的笑容已全然不见,剩下的只有瞪大的眼睛,以及布满眼球的红血丝。

    “好了好了,为了那么一个家伙,没必要生气。”一旁的曲歆嫣装作大度地说。

    “真是恶心…。”温峥继续说。

    “呵。”刚才的萧芸珩并没有走,将这二人的谩骂全数听了去。

    “他们怎么能…”婉桃还未说一半的话被萧芸珩打住。

    “我会让他们知道,什么是祸从口出。”萧芸珩说。

    言罢,萧芸珩向自己宫内走。

    ------题外话------

    emmm,希望一遍过,谢谢谢谢。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网游之我能看到数〕〔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穿成男主出轨前妻〕〔娶夫纳侍〕〔渡鸭之宴〕〔草莓印〕〔他从深渊捧玫瑰〕〔农家子〕〔凝脂美人在八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