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慕容帝少甜吻小娇〕〔女配修仙回来了〕〔仙武大明星〕〔史上最强赘婿〕〔同桌凶猛〕〔我是泰山府君〕〔末日游戏之暴力召〕〔刘备的日常〕〔刺遍江湖〕〔韩娱是一种病〕〔浴血武神〕〔花都巅峰狂少〕〔荒古斩天诀〕〔重生师姑是妖女〕〔重生校园商女:大〕〔我是都市医剑仙〕〔电影世界大融合〕〔异界召唤之神豪无〕〔带着满天神佛穿越〕〔捡了一片荒野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仙路至尊 第一千五百一十一章 御天巨盾,望鲸神钩
    (”readerfs”).classname = ”rfs_” + rsetdef[3]

    周天世界海外蓝家岛海域。

    望着远处海面上正在爆发的大战,龙岛一众妖修啧啧称奇,其中不免有品头论足者。

    “啧啧,海外四大宗门的首席真传,联手围攻君山仙尊之子,当年君山仙尊的英姿我等是见过的,没想到老子英雄儿好汉,这杨沁瑜的实力也很是不错嘛!”

    “嘿,不要睁着眼睛说瞎话,这杨沁瑜在同辈修士当中的实力的确是不错的,可要是有多么出类拔萃却也未必,就更不要说与君山仙尊相比了,他现在在四大首席真传的围攻下之所以能够坚持下来,完全凭借的就是他手中的那一面品阶达到了中品道器的御天盾!”

    “平心而论,这小子的神通修炼的也是不错的,土行一脉的修士本就善守,当初更有传闻说,此子年少之时专修守护神通,以至于连本命法宝都是飞盾,厮杀起来连人都杀不了。”

    “尽有此事?君山仙尊当初何等杀伐果断,死在他手中的高手不知凡几,‘弑仙道人’的名号岂是白给的?父子二人迥异若斯,也算是一桩奇闻!”

    “据说那小子手中的御天盾乃是当初镇仙碑下镇压的宝物,不知是真是假?”

    “应该错不了,当初镇仙碑镇压的周天世界数千年来数十位大神通者的遗物洒落各处,可别忘了推到镇仙碑可就是君山仙尊的身外化身,那可是真正的近水楼台,不顺手拿两件哪里说得过去?”

    “也对也对,看样子这小子手中的这面巨盾应当便是镇仙碑下的大神通者遗物了。”

    “嘿嘿,不知道你们听说了没有,据传那君山仙尊肉身成圣之后,如今在域外也颇闯出了一些名声。”

    有龙岛道修小声透漏着,顿时吸引了其他妖王的注意。

    “哪儿来的消息,真的假的,我等同为龙岛效力,这消息我等怎得不知,章葆,莫不是在诓我等?”

    见得一众妖王不善的目光,章葆妖王连忙道:“当然是真的,别忘了,咱们龙岛可是有着与域外交流的秘术,不信的话,你们问康老大!”

    众妖王的目光刚刚转过去,便见的康禄妖王身旁的那道身影,顿时一个个变得缩头缩脑起来。

    身后的动静如何能够瞒得过康禄妖王和他身前的澜萱公主,不过澜萱公主显然懒得理会这群手下,康禄妖王则转过头来狠狠的瞪了他们几眼,令一众妖王颇有些讪讪。

    回过头来之后,康禄妖王想了想,低声建议道:“公主,要不我等现在出手,将四大宗门的人驱走便是,总归龙岛与西山杨氏的交情在这里,若是我等观望太久,难免会落人口实,这份人情也就变得虚了。”

    澜萱公主的目光仍旧望着远处海面上的那一场大战,淡淡道:“不急,再等等看!”

    康禄妖王斟酌道:“到底是四大宗门第一真传,如此拖下去是否有些托大?”

    康禄妖王乃是最早追随龙岛岛主角蚩龙尊之人,身为真龙心腹,本身又是黄庭妖王,便是澜萱公主也要给他三分面子。

    因此,当听得康禄妖王再次劝说的时候,澜萱公主倒也没有恼怒,而是笑问道:“老康,你可知那小子所施展的是何种神通?”

    康禄妖王顺着澜萱公主所指望去,却见在十余里之外,漫天的水雾之中,杨沁瑜御使一面巨盾撑天而起,如同一根天柱一般,任凭四大真传联手攻击,却始终矗立在那里屹立不倒。

    康禄妖王摇头道:“恕老奴眼拙,对周天世界的神通传承并不太了解,不过此子所施展的神通确然神乎其技,并非全然仗凭手中的御天巨盾。”

    澜萱公主点了点头,道:“老康眼力不错,这小子打人的本事欠佳,可这挨打的本事却是一等一的厉害。他现在所施展的神通乃是在周天道术神通榜上排名第三十位的天擎诀,以这一道神通来驾驭这面中品道器御天巨盾,可谓是相得益彰,这四大真传想要打破他的防御,可并不太容易!”

    “更何况,”说到这里,澜萱公主笑了笑,道:“这小子可也从来不是一个人呐!”

    似乎是要印证澜萱公主所言一般,就在她话音刚落之际,随着一声爆吼,一根巨棒忽然从巨盾之后闪出,巨棒砸落之际,掀起惊心动魄的厉啸,一举将水雾之中幻化而成的一轮半弦月砸得支离破碎。

    “嘿,这巨猿分明属我妖族……”澜萱公主手下有妖王嘀咕了一声。

    话音刚落,五根巨大的狐尾法相沿着御天盾的边缘伸向半空,随着五根狐尾挥动,原本弥漫在四周海面上的水雾顿时被清扫一空。

    “咝喝,这就是惹来四大宗门的那个人妖混血儿?”

    雷劫妖王马淦伸着长长的脖子叹道:“君山仙尊的这个孙子充其量也才庆云境吧,居然五尾一扫,便破了御海宗的御海真经,好歹那屈浪也是华盖道人啊!难不成这杨家后裔个个都传承了君山仙尊越级挑战的本事?要真是这样,我觉得咱们公主还是不要再这么扭扭捏捏,他们两个的事情谁不知道啊,早点生米煮成熟饭,好歹人龙混血也要比那什么人狐混血要……,哎呦……”

    马淦妖王扭头怒视身旁的贝萝妖王,道:“你干嘛踩我?”

    贝萝妖王见得旁边一众妖王低头憋笑的模样,咬牙切齿道:“你想死,能不能别带上我?”

    几位妖王压抑不住的低笑传来,马淦妖王才注意到满面通红的澜萱公主正杀气腾腾的看着他,吓得他赶忙将脖子一缩,整个人的身高都跟着矮了半尺。

    康禄妖王干咳了一声,将公主从原本尴尬的境地当中解脱了出来,问道:“殿下,听说此番四大宗门此番联手找杨氏的麻烦,便是因为这位杨立钊小少爷偷偷修炼了四大宗门的镇派神通,并藉此分别击败了四大宗门的四代真传?”

    “哼!”

    澜萱公主低哼一声,也不知道是在回答康禄妖王,还是发泄刚刚心中的羞恼。

    康禄妖王见状只得继续转移话题,道:“这么说来,最近在各方妖修势力中流传的那个猜测是真的了,君山仙尊的这个孙子当真觉醒了天狐血脉?”

    澜萱公主点头道:“最多也只是初步觉醒罢了,毕竟看他所展现出来的法相,也才不过堪堪五尾而已,而四大宗门真正的用意自然也不可能是因为一个人妖混血的庆云境小修,这么做也只是对西山杨氏的试探罢了。”

    尽管如此,康禄妖王还是叹道:“传说真正的天狐有一种极为罕见的天赋,那便是在他修为所能力及的范围内,便能够模仿一切他所亲眼见到过的神通,今日一见果真名不虚传呐,刚刚破去御海宗屈浪的神通,所用的分明便是御海真经上的手段,那御海真经可是御海宗的镇派神通之一,据说在周天道术神通榜上也能排在第五十五位。”

    澜萱公主摇头道:“这种能够模仿各家神通的天赋虽然匪夷所思,可到底没有真正的神通法门,鱼目混珠到也还罢了,真要碰上正版的神通,模仿神通的威力还是要稍逊的,这一次能够破掉御海宗的神通,一来是因为屈浪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杨沁瑜身上,二来也是这种源自于血脉觉醒的天赋神通,往往都需要自身所修炼的一种本命神通作为载体进行转化,因此,这道作为载体的本命神通品质威力的高低,也就决定着他的血脉天赋神通所能施展的极限。”

    “哦,原来是这样,老奴此番却是受教了,”康禄妖王先是恍然,然后又好奇问道:“只是不知这个混血儿所修炼的本命神通是……”

    澜萱公主自然明白康禄妖王应当是故意以此来转移自己刚刚的尴尬,但她却也不好推却这位老奴的心意,随即又恢复了先前的淡然,道:“杨君山看来对这个孙辈并无偏见,这个混血儿的本命神通居然修成了紫气东来诀。”

    康禄妖王虽不如澜萱公主族学渊源,但当初跟随角蚩龙尊在域外也算得上是颇有见识,闻言沉吟道:“此子既然觉醒了天狐血脉,怕是天狐七脉到时候还会有些波折。”

    澜萱公主哂笑道:“能有什么波折,天狐七脉如今扛鼎的也不过是只七尾,连真正的天狐血脉都不曾觉醒,难道还敢来找杨君山的麻烦?”

    “那倒是,那倒是!”康禄妖王连忙讪笑着。

    主仆二人对答之际,十余里之外的海面上再次变化。

    原本因为巴山与杨立钊的爆发,刚刚将杨沁瑜被四大真传联手打压的局面缓解,可很快海月阁的柯无相,以及望鲸楼的楼大鲸便展现出了雷劫道人的恐怖之处。

    海月阁的弦月剑法在道术神通榜上排名第四十九位,巴山虽然看似击溃了柯无相以剑光凝聚而成的半弦之月,可实际上却对柯无相丝毫无损。

    柯无相修为根底极为扎实,一待手中一柄飞剑将弦月剑法徐徐展开,顿时将这道剑术神通的奇伟瑰怪展现的淋漓尽致,巴山的一根五金棒哪里抵挡得住,不一会儿便被缠得束手束脚,身上已经被割开了七八道血口子,若非巴山肉身强悍,怕是早就坚持不住。

    而楼大鲸的手段就更显直接,望鲸楼的钓鲸术堪称一绝,这道神通在道术神通榜上名列第四十二位,但真正的威力却要有一半在望鲸楼特制的法宝锚钩之上,而且最为擅长的便是擒拿。

    杨立钊的天赋血脉神通虽然能够模仿对手的神通,却没办法模仿对方的法宝,再加上庆云境修为和雷劫道修的巨大差距,被楼大鲸出其不意,一钩抓住了身形便向外拖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人间极乐〕〔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网游之我能看到数〕〔渡鸭之宴〕〔他从深渊捧玫瑰〕〔草莓印〕〔吾乃六耳猕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