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学园岛战记〕〔叶翩然厉璟霆〕〔天龙邪尊〕〔御灵使〕〔绝色神偷之神索包〕〔因为书名被屏蔽〕〔快穿:废柴当自强〕〔缠绵入骨:总裁好〕〔重生八零,媳妇有〕〔总裁老公钱三岁〕〔替嫁难为:霸道总〕〔以身试爱:高冷总〕〔宠妻至上:boss老〕〔医妃千岁:王爷轻〕〔总裁霸宠:买定请〕〔李晴川轩雨妃〕〔山沟里的制造帝国〕〔修仙者凌凡〕〔怒指苍穹〕〔我不是保镖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仙路至尊 第四百三十八章 斩魔
    杨君山与巫硕二人联手将欧阳玉林的白骨幡镇压,宁斌与宁河二人已经祭起手中的法器,两人同时向着天空一指,道:“落!”

    两件法器在高空从不同的方向出现,在掉落的过程当中从法器自身溢出的土行灵力在法器表面不断的凝聚,在掉落过程当中擦起一连窜的火花,又化作耀目的光芒托起一条常常的焰尾,可法器本身包裹的火焰却是越的庞大,渐渐的形成了两块从天而降的陨石。

    飞石灵术,宁家叔侄二人以各自的法器作为载体,凝聚土行灵力所施展出来的灵术神通无疑威力会变得更大。

    “你们以为拖住本魔的魔器就能够为所欲为了吗,幼稚,本魔就让你们看一看真魔境的手段!”

    欧阳玉林双手向着头顶一推,两团猩红色的魔灵光爆射而出,在半空之中化作两只巨大的魔灵手,居然向着从天而降的两颗陨石托去。

    双方的度都极快,很快魔灵手掌与陨石接触,刹那之间火光与红色的烟雾齐飞,两只魔灵巨手不断的下落,可却始终不曾被陨石洞穿,反倒是两颗陨石没有了先前一往无前的度,表面上燃起的光焰也渐渐变得暗淡。

    直到距离欧阳玉林只剩下最后几丈的距离的时候,两颗陨石已经完全被魔灵巨手托住。

    宁斌与宁河二人急忙想要收回法器,可欧阳玉林出一声怪笑之后,两只巨手陡然合拢,将两颗跳动的陨石牢牢的按在手中,任凭二人如何震动法器,也无法从中挣脱。

    也就在这个时候,见势不妙的颜沁曦与颜忠二人各自一道匹练一般的太白金光斩,分别从左右向着欧阳玉林斩来。

    欧阳玉林怪叫一声,从身周突然腾起一圈血红色的魔罡,无数仿佛地狱当中的冤魂在惨叫,在两道金光斩没入魔罡的瞬间,从血红色的魔罡之中延伸出密密麻麻的黑丝,向着两道金光之上缠绕而去,不断的消磨着两道灵术神通的力量,终于在到得他身前之时,两道神通终究还是被化解了。

    原本在颜沁曦与颜忠出手接应的时候,宁斌与宁河已经快要将法器从两只魔灵巨掌之中挣脱。

    可没想到欧阳玉林仅凭护身罡气便抵挡住了两道太白金光斩的袭杀,魔灵巨掌重新握紧,宁斌叔侄二人的法器再难挣脱。

    眼见得两只魔灵巨掌越收越紧,法器表面以精纯的土行灵力凝聚而成的陨石已经开始破碎,一旦法器也被毁掉,那么宁斌与宁河二人也必定身受重伤。

    可就在这时,地面突然剧烈的抖动起来,众人的目光都惊疑不定的看向了双臂仿佛已经达到了承受极限而在颤抖的杨君山。

    “地动……”

    山君玺同样在剧烈的抖动,可这种抖动却更像是在碾压,原本被镇压下崩塌的山丘下面的血浪正在被一层层的打压,将原本浸染成血红色的土壤尽数还原成了本色。

    而血浪的本体白骨幡此时在山君玺的镇压下也同样出了吱吱嘎嘎的脆响,仿佛随时都会被山君玺碾压的支离破碎一般。

    “尔敢!”

    第一次,欧阳玉林的声音之中被人听出了色厉内荏的感觉。

    “山——”

    杨君山此时仿佛在背着一座山峰还要努力呐喊,胸腔之中最后的一点余力被压榨出来,却只是喊出一个“山”字,最后一个字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可这便已经足够了,所有人的目光与灵识一瞬间都有一种错觉,仿佛整个世界都在摇晃着,原本已经崩塌的山丘再次塌陷,不过这一次却是山君玺庞大的镇压之力使得山丘的土层进一步夯实,从而也使得山君玺与白骨幡进行了一次面对面的较量。

    “咯嘣嘣”,一声脆响仿佛敲进欧阳玉林心头的鼓声,在欧阳玉林难以置信的目光之中,又是一连窜的碎裂之声响起,欧阳玉林的胸口一闷,一口逆血便从口中喷了出来。

    本命魔器的破碎使得欧阳玉林体内魔元一时接济不上,宁斌和宁河二人趁机将各自的法器从魔灵巨手之中挣脱。

    “敢毁我本命魔器,本魔今日与尔等不共戴天!”

    白骨幡被山君玺毁掉,不但没有令欧阳玉林心生寒意,反而一时间戾气大盛,血红色的本命魔元渗出体外,而后渐渐的凝聚成了一柄血色长刀。

    这是欧阳家族的家传灵术“吹气成兵灵术”,此时却是与欧阳玉林一身的魔功相融合,这柄血红色的长刀乃是他以本命魔元凝聚,一击之下的威力甚至还要过了上品法器的威力。

    “魔性魔性,魔永远偏执却始终聪明,你学到了魔的偏执,却愚蠢的要死,所以你根本不配成魔!”杨君山神色间的轻蔑之色更浓。

    “小子,你也配谈魔,你知道什么是魔?去死吧!”

    欧阳玉林大吼一声,血色长刀凌空虚劈,血色的刀芒隔空而至,引动风云变幻,仿佛整个天地都为他所用,与他敌对便是与整个天地为敌。

    杨君山叹了一口气,右手一抽,一张半尺长的紫金符箓出现在他的手中,随着体内灵力源源不断的注入,原本只是在符箓表面流转的灵光顿时大盛,而后这团灵光从杨君山手中飞出,于半空之中化作耀目的光团,直可与日月争辉,将大半个天际都照的透亮,原本天空之中覆盖的厚厚的血云顿时开始消融。

    而后光团突然坠落,没有飞石灵术施展之时带动的长长尾焰,更没有燃烧天际的炽白光芒,便是那么突兀的从天空坠落了,消失了!

    落山击,又叫做“星陨宝诀”,杨君山最先得到的那道宝符之中封印的宝术神通赫然便是星陨宝术神通。

    欧阳玉林以本命魔元,借助“吹气成兵灵术”所凝聚而成的血色长刀有着不弱于灵器的威力,然而也仅仅只有这一击之力罢了!

    是继续斩杀面前的这些武人境小修,还是抵挡从天空突然坠落的流星?

    血色长刀翻卷而上,欧阳玉林几乎在瞬间便已经做出了抉择,保命为上!

    长刀崩碎,流星炸裂,欧阳玉林终究还是挡住了这从天而降的一击,可他以本命魔元召唤而出的血色长刀也随之破碎,欧阳玉林口中再次喷出一口鲜血,这一口不是逆血,而是心血,本源精血!

    “你果真不配成魔!”

    杨君山大喝一声,人居然朝着欧阳玉林冲了过来,而在他的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同样多了一柄长刀,刀柄之上篆刻着两个字:劈山!

    杨君山在飞纵的过程当中,劈山刀一刀斩出,断山灵术化作一道纤细的刀芒,仿佛连空间都被切破,直冲欧阳玉林而去。

    此时已经身受重创且元气大伤的欧阳玉林躲闪不及,只能强撑起护身罡气,希望能够如同先前挡住颜沁曦与颜忠的太白金光斩那般,将杨君山的这一道刀芒也消磨在罡气之中。

    刀芒没入护身罡气,血红之中渗出的黑色细线仍旧向着刀芒之上缠绕,然而尚未到得跟前便已经自行崩碎,原本作为真魔境与武人境质的区别的护身罡气在这一道刀芒面前,却如同纸糊的一般。

    纤细的刀芒一闪而过,血红色的护身罡气瞬间收缩,露出了满脸不可思议之色的欧阳玉林呆呆的望着在他身前十余丈止步的杨君山。

    “灵,灵器,你居然能御使灵器!”

    杨君山手中的劈山刀瞬间消失,神色淡然道:“在下能够御使灵器令你很吃惊吗?”

    “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欧阳玉林喃喃自语,既仿佛在说武人境修士不可能御使得了灵器,又仿佛在预示着什么。

    一道细细的血线突然从欧阳玉林的鼻尖上出现,而后从上从下迅延伸,而后不等喷涌的血浆染红全身上下,欧阳玉林整个人便从中分出两半向着两边倒了下去。

    一个真魔境的魔修,相当于真人境的修士,居然在一群武人境修士的围攻之下陨落了,而事实上,哪怕杨君山等人借助了宝符之力,欧阳玉林从始至终也有数次机会可以从容全身而退,然而他都放弃了,至始至终都不认为自己会陨落在几个武人境修士的手中,最终赔进去了他自己。

    将欧阳玉林腰间的储物袋摘走,一把火将其尸体化掉,杨君山转过身来的时候,却见所有人都用呆呆的目光看向他。

    “你们,这是怎么了?”杨君山被众人的目光看得有些毛,不禁张口问道。

    颜沁曦硕大的眸子当中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呆呆的问道:“我们杀了一个真人境的修士?”

    宁斌也道:“真人境的修士就这么死了,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而颜忠却深深的望了杨君山一眼,道:“原本老夫还在奇怪杨小友缘何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炼化飞鸿钟和混元锤,如今杨小友却是连灵器都能驾驭,那么两件上品法器自然也就不在话下了。”

    ——————————

    第二章到了,大家四月份这么给力,睡秋也要努力更新消肿,同时呼叫五月份的保底儿月票。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老子是不周山〕〔人间极乐〕〔霸总的病弱白月光〕〔渡鸭之宴〕〔凝脂美人在八零〕〔英雄?我早就不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