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之麻辣军嫂〕〔闪婚有喜:双面娇〕〔超强兵王在都市〕〔重生九零,学霸小〕〔重生甜蜜蜜:总裁〕〔文道祖师爷〕〔霸道军少,有点坏〕〔穿越者退散〕〔帝妃惊天〕〔重生八零致富记〕〔剑逆诸天〕〔白雅顾凌擎〕〔惹火娇妻,宠你上〕〔我的校贷那些年〕〔特种猛龙在都市〕〔重生不重来〕〔误入狼室:老公手〕〔重追前妻:老婆动〕〔我老婆是冰山女总〕〔医界狂少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隐婚挚爱:前夫请克制 第1459章番外你该不会是有了吧
    魏诗诗本来想上前看阮小溪的伤势,可是她觉得此时自己是多余的,只好又坐了下来。

    她很想冲出去,离开这里,把这里留给他们,告诉他,婚礼取消。

    可是最后的一丝理智,还有内心无数的疑问,让魏诗诗坚持留了下来。

    还是乔母对魏诗诗的关注多一些,看到她脸色不好看,而且手上还有点点烫伤的红印,赶紧过来说道:“诗诗,你也烫伤了,这孩子,怎么都不吭一声呢?”

    一来提醒乔一鸣,二来表达自己的关切之意。

    乔一鸣听到魏诗诗也烫伤了,赶紧又回过头来到魏诗诗的身边说道:“呀,都肿起来了,怎么不早说?”

    乔一鸣拿起魏诗诗的手,本来也要为她吹的,可是魏诗诗却抽出了自己的手。

    魏诗诗的心早就疼死了,现在乔一鸣来关心她,已经治不好她的疼了。

    刘妈拿来了冰块儿,乔母抢先一步说道:“一鸣,你好好帮诗诗敷一敷,你大哥不在家,我帮你大嫂敷一敷。”

    乔母生怕自己这个傻儿子,会帮阮小溪敷冰块,而把自己的媳妇儿晾在一边。

    女人的心思总是敏感的,而男人在某些事情上却是粗枝大叶。

    乔一鸣要帮魏诗诗敷冰块,却被魏诗诗给拒绝了。

    “我的不严重,你去看看大嫂怎么样,因为我,才烫伤了大嫂。”魏诗诗说话间有些吃味儿,又有些愧疚。

    毕竟真的是因为她,阮小溪才受伤的。

    没想到乔一鸣一边帮魏诗诗敷冰块儿,一边扭向阮小溪那边,问道:“大嫂,你的手怎么样?不要硬撑着,我送你去医院吧。”

    “没事,敷一敷就好了。”阮小溪回答道。

    “我记得家里有烫伤的药,找出来涂一涂,好的块。”乔父说着站起来去找药。

    乔母心里跟明镜似的,对阮小溪说道:“小溪,走,我们跟你爸一起去找药,找到了马上给你涂上。”

    乔母带着阮小溪离开,把这里留给乔一鸣和魏诗诗。

    看到他们上楼梯,乔一鸣还不放心地说道:“妈,找不到药就去医院吧,留下疤痕就不好了。”

    看乔一鸣对阮小溪如此关心,魏诗诗在心里为自己的姐姐抱不平。

    他最爱的是阮小溪,那么姐姐又算是什么?

    “一鸣,你跟大嫂很熟的样子,是不是很早就认识了?”魏诗诗问道。

    “是的,从小就认识。”乔一鸣想都没想就回答道。

    “那也算是青梅竹马了,大嫂这么温柔漂亮,怪不得大哥这么爱她。你跟大哥的性格那么像,不会爱上同一个女人吧?”

    魏诗诗句句都在试探,但是又不想让乔一鸣觉得刻意。

    乔一鸣的动作明显一停滞,然后继续给她敷冰块。

    “你想哪里去,朋友妻不可欺,别说自己的大嫂了。”乔一鸣故作镇定地回答道。

    乔一鸣开始有些后悔自己刚才的无意识行为,他意识到可能让魏诗诗误会了。

    “傻瓜,我爱的人是你。”乔一鸣为了让她放心,又补充了一句。

    可是此时魏诗诗却觉得乔一鸣无比的虚伪,已经不是她心目中的那个男人了。

    魏诗诗的心里已经有了疙瘩,对于乔一鸣的任何一句话,她都持有怀疑和窥探。

    乔一鸣见魏诗诗脸色不好,赶忙又解释道:“诗诗,不要想太多了,我们都要结婚了,以后就只有你和我,不会再有别的什么人。”

    乔一鸣说着握住魏诗诗的手,让她放心。可是魏诗诗看着乔一鸣的眼神,那里面的赤城和灼热,总是多了一份演戏的做作。

    魏诗诗抽出自己的手,站起来说道:“我去看看大嫂她怎么样了。”

    “你的手,要不要去医院看看?”乔一鸣问着追上去。

    “我没事,还是大嫂的伤比较严重。”魏诗诗说着在躲着乔一鸣。

    阮小溪的手上已经上了烫伤的药,乔母正说着去给魏诗诗上药,她就来了。

    “诗诗,快快,这个药很灵的,赶紧涂上,就不会疼了,也不会留疤。”乔母说着拉起魏诗诗就走。

    乔一鸣一直在一边看着,还夸赞这个药有多好。不一会儿阮小溪过来了,魏诗诗看得出来,乔一鸣这一次有意离得她远远的。

    只是这样子的刻意,让魏诗诗觉得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吃饭的时候,乔母和阮小溪都热情地给魏诗诗夹菜,魏诗诗勉强应付着,却没有吃多少。

    突然胃里一阵翻腾,魏诗诗难受地赶紧站起来跑进洗手间,呕吐起来。

    乔一鸣跟了过去,一边拍着后背一边担心地问道:“怎么了?胃里不舒服吗?”

    魏诗诗摇摇头,脸憋得通红,却说不出话来。

    刚才她只是吃了一小口芥末虾仁儿,胃里就像是被什么东西搅动一样,难受地想要吐。

    难道她对芥末过敏?魏诗诗从来不知道自己对芥末过敏,不过貌似失忆后她从来没吃过芥末呢。

    实在吐不出来什么东西,只有酸水。

    乔母也赶过来递过来一杯温水给魏诗诗,说道:“诗诗,你该不会是有了吧?”

    魏诗诗刚喝了一口水,稍微好些,这个问题,让她被一口水给噎的剧烈咳嗽起来。

    “你慢点慢点。”乔一鸣赶紧给她顺顺。

    “妈,不是的,可能是吃坏什么东西了。”乔一鸣赶紧解释。

    他们还没有圆房,哪里来的孩子呀。乔一鸣也很着急,但是这种事情,总要魏诗诗同意才行,他不会勉强她。

    魏诗诗咽了一口唾沫,泪眼婆娑地看着乔母,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不是呀,那是哪道菜不对口?”乔母自言自语着离开了。

    魏诗诗和乔一鸣回到饭桌上,魏诗诗很抱歉地说道:“对不起,我刚才有点儿不太舒服,打扰到大家吃饭了。”

    还是阮小溪细心,刚才就忖度了一下满桌子的菜,问道:“诗诗,你不会也对芥末过敏吧?我刚才看到你吃了一口那个芥末虾仁,然后就不舒服了。”

    也?这个字眼被魏诗诗很快就捕捉到了,反问道:“家里有谁对芥末过敏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太古龙神诀〕〔引凤决〕〔女主路线不对[快穿〕〔英雄?我早就不当〕〔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千亿宝宝:顾爷,〕〔乱伦大杂烩〕〔重生之名媛归来-迟〕〔[综英美]这不是正〕〔怀了反派的娃[穿书〕〔冷酷总裁霸爱妻〕〔LOL之职业噩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