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唐不良人〕〔恰红妆〕〔穿越八零:农家军〕〔艾泽拉斯布武〕〔法医颜妃:王爷,〕〔萌妻不服叔〕〔偷个宝宝:总裁娶〕〔汉皇刘备〕〔这穿越要命了〕〔带上洛神去诛妖〕〔王者荣耀与我的传〕〔田园纨绔妻〕〔甜心嫁一送一:总〕〔绝世剑帝〕〔一个盗贼的自我修〕〔我养的宠物都成精〕〔这个时候要装傻〕〔红尘一醉,梦千年〕〔九天星河传〕〔七十年代女富豪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隐婚挚爱:前夫请克制 第849章 对不起我冲动了
    ,!

    晨微的担忧一闪而过,她摇摇头,她现在应该担心不应该是ben么?

    晨微觉得自己好像是变了,刚刚在ben放开她的手的时候,她竟然只感觉到了一阵轻松感。

    和ben在一起的这段时间,实在是发生了太多了匪夷所思的事情,很多她根本没有办法接受。

    有的时候晨微也会产生一些怀疑,乔弈森真的是这样的人么?为什么在没有遇到现在现在的ben的时候,她从来都不觉得他是个这样的男人呢?

    可是每当晨微开始有这样的想法,ben总是能够用各种各样的理由或者各种各样的证据摆在自己的面前,让她不得不去相信,是真的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乔弈森真的是一个这样无恶不作的恶魔。

    可是今天在看到艾丽斯那一眼的时候,晨微的内心受到了震撼,那种深刻到入骨的眼神真的不像是能够伪装出来的。

    不要被眼前的一切迷惑了。

    难道不是眼见为实么?难道要让她去相信一些虚无缥缈的人性么?

    晨微就这样的想着,不知不觉竟然已经跑到了自己家的楼下,晨微抬头看到房间内的的一片漆黑,最后还是没有走上去,而是到了另外一个她曾经准备下来的预备宅。

    当初他们两个人就曾经考虑过这个地方乔弈森已经发现了,要是她真的想要对两个人不轨,那时候应怎么办,之后晨微就又买下了一个宅子,作为最后的避难所。

    陈是在第二天天亮的时候才回来的,他的腰上中了一枪。

    妈的,那个该死的女人,明明都已经中了三枪,竟然还能跑,还能开枪击中他的身体。

    要不是他在的话,那群猪一样的手下,一定连这个已经身受重伤的女人都无法捉到。

    晨微在陈一进门的时候就已经看到他身上的伤,她呼吸一紧,忙的走过来,问道:“怎么弄成这个样子?”

    陈:“因为那些人实在是太难缠,我好不容易才甩开他们。”

    陈一说话,腰上的伤口就在抑制不住的往外渗血,晨微急急的说道:“不要再说话了,我先帮你包扎好伤口,有什么话就等一会再说。”

    晨微总感觉这个男人就要说出一些不符合常理的话了,她心中其实是下意识的在抗拒。

    但是那天晚上他又是亲眼看到阮小溪在床底下那副凄惨的样子。

    “好了。”

    等到晨微草草的帮陈处理好伤口之后,说道:“我只能做到这样了,一会我们还是要去一趟医院。”

    陈摇摇头:“不用了,外面都是乔弈森的人。我们要是一旦出去,就可能不会安全。”

    晨微低头沉默了一会,最后还是问道:“你昨天为什么会出去?”

    陈的眼神略为暗淡:“,让你担心了。”

    晨微现在想听的并不是他的道歉,她想要知道为什么会在这样的夜晚,陈会一个人匆匆忙忙的出门。

    陈眼中闪过一点狡黠,好在那天晨微没有看到之前的场景,至于之后的事情他早就已经编造好了谎言。

    “其实在那天我看到阮小溪被抓走之后,跟踪了那一群的人。”

    晨微有些吃惊,那么危险的事情,ben也做了?万一要是……

    “然后我就跟踪他们到了这个地方,只是我没有想到乔弈森竟然会禽/兽到这种地步,阮小溪可能是知道了些什么,所以他绝对不能吧阮小溪还留在教会之中。”

    “然后他就把阮小溪关在了这个地方,而且为了不让她逃走,就直接把她所有的衣服都收走了。”

    “这样的话,就算是阮小溪想要做些什么,就算是她想要逃走,都不可能会赤身落体的离开。”

    晨微听着陈的话,一时间还有几分的解脱。

    开始的时候,晨微看到那样的场景,她竟然拿还以为是乔弈森在逼迫阮小溪接客,好在他还没有丧心病狂到这种地步。

    陈看到晨微的表情,就知道她已经信了七七八八,他也曾想过要不要编造出最为离谱的谎言,直接吧乔弈森说成一个没有人性的家伙。

    好在他最后否决了自己的想法,毕竟在晨微还是对乔弈森有一点的了解,要是谎言太过分,那就真是谎言了。

    陈据需说道:“我发现只要你晚上能够喝上一杯牛奶,就能睡得特别安稳,我不想让你因为这种事情伤神,所以我就打算自己过去看看,想找到一个合适的机会救出小溪。”

    “可是对不起,我最后还是失败了,而且还惊动了乔弈森,他肯定会把小溪转移的。”

    晨微咬了咬嘴唇:“乔弈森应该不会对小溪做什么,你不用太担心。”

    “你还是先想想自己的伤口应该怎么办吧。”

    晨微的声音里不由得有了几分的娇嗔。

    ……

    乔弈森明显感觉到了有什么不对,他开始的时候还没有发现究竟是哪里不对,可是当他在办公室环顾之后,又回到阮小溪的房间的时候,听到阮小溪有些疑惑的问道:“今天艾丽斯是哪里不舒服么?竟然没有出现。”

    乔弈森这才发现艾丽斯不见了。

    有些人就是这样,他在你的身边的时候,就像是一个机器一般的兢兢业业,你可能还不会太过注意,朝夕相处到有些时候还会产生些厌烦,但是当她就这样的消失的时候才会感觉到不对劲。

    乔弈森问道:“她直到现在都没有找你么?”

    阮小溪点点头,说:“我总觉得今天是少了什么,原来是没有艾丽斯的笑话了。”

    乔弈森心头涌上一阵的怪异,他直接走到了艾丽斯的房间门口,敲了许久都没有人来开门。

    这个时候jack正好在身后经过,他有些暧/昧的吹了个口哨:“教父,您在敲艾丽斯的房门啊。”

    乔弈森不由得有几分的头疼,这个jack,人虽然五大三粗的,但是八卦之魂却是总在熊熊燃烧,要是现在不解释一番,明天可能就会传出:教父深夜敲开艾丽斯房门这种无稽之谈了。

    乔弈森问道:“你今天又看到艾丽斯了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成精后,大佬们抢〕〔特种兵之超级大少〕〔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总裁太坏,娇妻要〕〔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怀了反派的娃[穿书〕〔重生六零俏媳妇〕〔网游之十倍暴击〕〔英雄?我早就不当〕〔诱婚攻略:高冷老〕〔洪荒之凤族圣皇〕〔战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