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诅咒之子〕〔都市修仙医圣〕〔神医凰后:帝尊,〕〔绿茵之传奇草根〕〔末世独宠:报告魏〕〔超凡领主的日常〕〔国主,我要做贤臣〕〔重生之完美未来〕〔入骨暖婚〕〔萌妃嫁到:腹黑王〕〔总裁爹地加油啊〕〔异世界聊天室〕〔奶爸的肆意人生〕〔狂乱〕〔网游:灵武皇妃〕〔重生九零蜜汁甜妻〕〔一世独尊〕〔盛世华归〕〔重生之巅峰人生〕〔寻宝全世界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神级黑店 3,我不叫“唉”,我叫秋月白!
    ﹄—﹃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网

    “两千。”

    江南非常淡定的重复了一遍报价。

    “两千?”

    “一双鞋垫??”

    “是你疯了?还是我疯了??”秋月白黑着脸,咬着牙,她本以为自己遇见的只是一个“奸商”,万万没想到她遇见的是一个“抢劫犯”。

    “反正我是没疯。”秋月白的反应在江南看来已经很“正常”了,毕竟没有动手,因此,江南也格外淡定。

    “你的意思是我疯喽?”秋月白整张脸都垮了下来,对面这家伙卖着两千块一双的鞋垫竟然还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简直欠揍。

    这会儿直播间里也炸了锅。

    秋月白深吸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毕竟直播还在继续,并且观众还越来越多,她告诉自己这个时候一定不能发飙,一定要给所有在自己直播间的观众们留一个贤良淑德、温柔如水的美丽印象。

    “嗯,再来一组深呼吸……”

    秋月白默默的告诫自己。

    “唉,你到底买不买?如果不买的话麻烦旁边站一站。”就在秋月白努力调整自己情绪的时候,江南又开了口,一副很不耐烦的样子。

    见状,秋月白刚刚才压下去的火气,腾地一下又蹿了上来,这家伙卖着“抢劫价”的鞋垫,态度竟然还这么恶劣,难道是梁老师给他的勇气?!

    秋月白觉得自己再忍下去很可能会憋出内伤,那么,与其伤己还不如伤人,于是,她直接燃烧了自己的小宇宙,用手一指江南:“首先,我不叫‘唉’,我叫秋月白,其次,这里是人行道,你是违规占地摆摊,我是正常路过,不存在我影响你做生意的问题,最后,如果你再叽叽歪歪,信不信我马上给城管打电话,抄了你的破摊!”。

    “对了,补充一点,你卖着两千块一双的鞋垫,我还可以报警说有人诈骗!”

    “哼~!”

    话落,秋月白小嘴一撇,冷眼观察着对方的反应,她本以为自己这番话一出,江南这样的带有诈骗气质的小商贩一定就怂了,至少气焰也不可能像之前那样嚣张。

    只是,结果却与她想象中存在着一些“偏差”。

    江南那张还算俊逸的面孔上没有一丝波澜,眼神中倒是有一丝讶异的神色,好半天,才听他说道:“抱歉,你能重说一遍吗?语速太快,我没听清!”

    “蛤?”

    “没听清??”

    秋月白满脸黑线,险些飚出一口老血,合着自己声情并茂的费了半天劲儿,人家却当了耳旁风。

    “你,你给我听好了!”

    秋月白指着江南,气呼呼道:“首先,我不叫‘唉’,我叫秋月白,其次,这里是人行道,你是违规占地摆摊,我是正常路过,不存在我影响你做生意的问题,最后,如果你再叽叽歪歪,信不信我马上给城管打电话,抄了你的破摊!”。

    “对了,补充一点,你卖着两千块一双的鞋垫,我还可以报警说有人诈骗!”

    秋月白又把刚刚的话重复了一遍,然后长长吐了口气,这么长的一段话连续说了两遍,颇有相声中“贯口”的意思了,而她不是专业的相声演员,自然累的够呛。

    “这次听清没??”秋月白瞪圆了眼睛,盯着江南。

    “嗯,听清了。”江南点点头:“不过,貌似比上一遍少了一个‘哼~!’”

    江南模仿着秋月白的语气“哼”了一声。

    噗!

    这次,秋月白真的要气飙血了,合着这家伙原本就听清了,诚心的逗她玩,累傻小子呢,不对,应该是累傻丫头!

    这简直是叔能忍,婶儿也不能忍了!

    “各位直播间里的小伙伴们,非常抱歉,我需要三分钟去解决一下个人恩怨!我们稍后见!”

    秋月白扭过头对着手机镜头说道。

    秋月白话音刚落,弹幕便疯狂的刷了起来,几位土豪大哥更是非常有默契的刷起了直播平台中最贵的礼物“火箭”,并且一刷就是二十个。

    看着那接连升空的火箭,秋月白已经伸过去关直播的手指下意识的停滞了,她直播有一段日子了,也算是小有名气,不过短时间内一次性收到二十个火箭这种事还是第一次遇见。

    在秋月白的直播平台内,一个火箭折合五张大红票,二十个火箭就是整整一万块,与平台分成扣税之后,秋月白能分到四千多。

    万恶的金钱啊!!

    权衡之后,秋月白选择收回去关直播的手指。

    “唉,你不要生气嘛,开个小玩笑而已。”这时,一旁的江南突然开了口。

    秋月白扭过头,气呼呼的道:“再说一遍,我不叫‘唉’,我叫秋月白!”

    “好的,秋月。”江南点点头。

    “是秋月白!‘东船西舫悄无言,唯见江心秋月白’的秋月白!”秋月白一字一顿的强调。

    “哇,好有诗意的名字。”江南颇为夸张的感慨了一句,然后,笑呵呵的道:“对了,我叫江南‘风到这里就是粘,粘住过客的思念,雨到了这里缠成线,缠着我们流连人世间……’嗯,我就是这个江南。”

    江南陶醉的唱了几句,可惜都不再调上。

    而一旁的秋月白则是满脸黑线,并且突然想起来一件事,今天是阴历的七月十五,鬼节。

    天呐,以后出门一定、一定得看黄历,否则,真是搞不好会遇见个什么“鬼”!

    ……

    {老铁请记住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的贴身特助〕〔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老子是不周山〕〔人间极乐〕〔渡鸭之宴〕〔霸总的病弱白月光〕〔他从深渊捧玫瑰〕〔英雄?我早就不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