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后之本宫无耻 435青箬汇报,冷宫不够大
作者:本宫无耻的小说      更新:2017-01-09
    当一切真相大白,杨宝儿与陈清婉却并没有因此和解。 ..

    两人隔着家族的对立,隔着血海深仇,隔着这诸多诸多的私怨,早就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此时说开,不过是陈清婉想要自己好过点——

    也想让杨宝儿痛苦,众叛亲离,这一切都是杨宝儿咎由自取。对待身边人刻薄狠毒,导致今天墙倒众人推的下场;对待朋友自私冷漠,以至于身边没有一个知心可靠之人……最可笑的,她对将她当做棋子一样利用的杨扶柳和杨敬深信不疑。

    被最亲最信任的人推入深渊,陈清婉眼眸微一恍,够了。

    杨宝儿已经不足为患,或许一开始就没资格成为她的宿敌。

    抬起脚,迈过门槛,陈清婉衣袂微飘,人便出了殿门。

    杨宝儿不由心里一慌,突然感到了恐惧……她不禁出言威胁道,“陈清婉!你不怕我将你今天说的事都捅出去吗!你不怕皇上治你的罪吗!”

    治罪?

    陈清婉恍然地笑着,步子一顿,却没有回头,而是淡淡地应道,“皇上心里头只有皇后,你放心吧,我安分守己且心里无心皇上,不但不会被治罪,反而会长命百岁,你信不信?”

    皇上心里头只有皇后……

    杨宝儿闻言红了眼眶,想到卫长临那张永远对着她时没有温柔耐性的俊容,想到他关怀备至温柔体贴地对待云玖的模样,想到云玖那张得意的脸,心脏就隐隐作痛。

    气血翻涌着,她咬着唇,一时没了言语。

    “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来看你。杨宝儿,你走不出这里了。”陈清婉看了眼阴森森的四周,眼神平静,如果她怕杨宝儿说出去便也不会这般了,更何况,杨宝儿压根就走不出冷宫。

    死罪难逃。

    这一句话似是叫杨宝儿蓦地认清了些当前的处境和事实。

    她慌乱焦急地叫住陈清婉,“你别走!你解释清楚——陈清婉!”

    她不要待在这里!她不想老死冷宫之中,更不愿受死……

    可是陈清婉言尽于此,哪里还会拖泥带水?脚步不停,带着朱玉转了个弯便朝外走。

    “到底曾是主子,有些事别做的太过分,本宫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有损皇家威严的事儿若是再犯,休要怪本宫追究你的罪!”

    被才看着人乱棍将小太监打死的老嬷嬷千呼万送地离去前,陈清婉面容肃穆地凝着眉,对老嬷嬷警告一句。

    肠子都悔青了的老嬷嬷闻言恨不得将已经死透了的小太监再拉起来鞭尸一顿!都怪那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面上悔恨交加又恭敬温顺地连连应下,唯恐一个没回答好,不能让陈清婉满意。

    是才,陈清婉方扶着朱玉的手背,上了步辇。

    一路上陈清婉都闭目沉思着,随行的朱玉只偶尔瞥了眼,也不敢出声打断。

    只觉得娘娘从冷宫出来后,心情非但没有变好,反而更加沉闷了。

    “朱玉,皇后娘娘这会儿在作甚?”蓦地,陈清婉睁开眼帘,眸光清澈地看向朱玉,问。

    朱玉一怔,这个时候怎么开口就提到皇后娘娘了?不过还是想了想,方答道,“回娘娘,这会儿……皇后娘娘在凤鸣宫,具体的就不知道了。”

    她在“这会儿”上面稍微停顿,就怕一个措辞不当挨骂,末了她又补充一句,“对了,皇上因为贵妃……杨氏的事现在忙得不像话,自然是没有心思风花雪月或者其他的……”

    弹劾贵妃品行不正,为非作歹,大逆不道的奏章成堆,杨敬一派这回皆是装聋作哑,杨敬更是直接对外宣称身体不适告假在家。

    永福宫宫人血泪俱下地指控更是牵扯出后宫一桩桩一件件陈年往事。

    一句话概括,贵妃做过的坏事罄竹难书。对于贵妃必须严惩。

    但关于弹劾杨敬与太后的就寥寥无几,唯几的还都是陈鼎以及几个心腹大臣。

    当然,证据不足。

    “罢了,改天吧。”陈清婉微加思索,便摆了摆头,“回宫。”

    ……

    此时的凤鸣宫。

    云玖斜靠着凤榻,听着青箬的汇报,没有什么兴致地抬手掩着唇打了个呵欠,而后声音含着朦胧半阖了美目道,“陈妃到底心软。”

    说罢,唤来玲珑,“让人去冷宫走一趟,整顿下,把刁奴撵出宫去。”

    玲珑微愣,青箬也是面色微妙,眼中闪过一丝笑,娘娘嘴里说着别人心软,但实际上自己也是心软的。

    不然怎么会惩治起冷宫的宫人来?

    云玖斜睨了一眼二人如出一辙的崇拜和感动,心底顿时明白,嘴角扯了扯,单手撑着额,无限慵懒平淡道,“毕竟冷宫以后会热闹的。本宫瞧着冷宫挺大的,收拾好了以后可以挪几个妃嫔进去。”

    单手舀了杯盖,红枣茶已经凉了,她也不打算让人换上热的,就把玩着杯盖,神情毫无玩笑。

    青箬:……怪她太天真。

    玲珑:……果然这才是我的主子!

    这随时随地要坑害人的态度!这无耻的性子,还是原来的那个主子啊……

    “阿九这是又想拾掇谁去冷宫了?”温润的男声伴随着脚步飘了进来。

    云玖身子没有动,玩着杯盖的手却停了下来,收回。

    抬眸瞥了眼笑容有些疲倦的卫长临,青箬和玲珑一个自觉退居幕后,一个退下。

    云玖抬了抬眉,“我若是说除了我以外的女人,我都想扔进冷宫呢?”

    说着顺势伸出双手,一个明晃晃索抱的动作。

    暗处的青箬和十三月:……还好看不见!

    卫长临上前一步,熟稔地伸出手臂,将人抱起来,脚跟离了地面,双手扶着腰拖举起来。

    声音轻笑,眉眼柔和下来,“好大的醋性!”

    “你就说怎么办吧!”云玖微微伸出爪子,毫不客气地在他脸上捏了捏,原本只是试一下,哪知这一捏便觉得捏的太舒服,忍不住多捏了把。

    活似一只张牙舞瓜的小猫。

    卫长临脸上微微吃痛,却任由她胡闹,声音因为脸变形而含糊着,“你开心,怎么都好。”

    云玖挑眉,感慨。“那冷宫需要扩建下了,还不够大……”

    ://..///36/368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