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长,镇山河![重生] 第91章 啊
作者:一袭白衣的小说      更新:2016-11-24
    我:所以我说什么来着?谢渊一定是个传销洗脑的高手,你看把一个个好好的年轻人都带成什么样了。

    云图:你这个人有点蠢啊

    云图:你怎么知道北疆一定会步人后尘的,你还以为你真的在写纪实文学么

    云图:真是个鱼唇的歪果仁。你想那么多干什么?你以为你是什么本世纪最大的预言家还是最杰出的神棍?北疆自己现在玩得开心着呢你少来泼别人冷水。

    云图:顾好你自己就行了。他们想当英雄,你比他们还无耻,你这人想当情圣。

    我:这太冤枉了,情圣都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你见过哪个情圣是当头栽在一个姑娘手里的。

    我:……所以我这已经是栽了你手里了,你倒是告诉我你什么时候留意我的?

    云图:哦哦,那是你自己忘了。

    云图:我之前有次带我亲友去少林,我亲友一个秀秀就想收个和尚当徒弟,等了半天也没等着一个,我就无聊就去闲逛,看见一个喵哥在发愣,我就问喵哥你在干嘛呀,喵哥就说我带我朋友玩游戏,随便试几个门派先。喵哥又说我朋友这人有病他试着玩个少林居然一句句都把npc的对话都背下来了默写给我,我受不了,等会我带他换唐门;而且我被连带着也有病了。我居然在抄碑文。

    云图:我说哦,那你说说看。

    云图:然后喵哥说他也不记得哪些是碑文上的哪些是npc说的,总之有什么天河滔滔,我只一苇而渡。……戒恃强争胜之心,及贪得自夸之习。……剃其发,度越生死。……六根净,五蕴空……剃除须发,而为沙门。受道法者,去世资财,乞求取足。日中一食,树下一宿,慎勿再矣。使人愚蔽者,爱与欲也。……

    云图:我当时想这个人简直岂有此理,我千辛万苦唯恐升级不快、唯恐装分不高,争分夺秒辛苦做任务,天天切磋磨练技能,他却在这儿悠闲自得,纯然是个旁观者,好像多冷静似的;口头上说着什么受不了了,却明明是挺愉悦的样子,这不是口嫌体正直是什么。

    云图:我心想我玩游戏玩得这么着迷这么辛苦,不公平,不服,我要把你也拽进来让你陷进来受苦。

    云图:恩,并不是被你当时一句[使人愚蔽者,爱与欲也]给说蒙圈了。

    云图:所以我人为制造了不少契机提高自己的存在感并假装和你偶遇了好几次。你也知道我又不是奶,暴力dps不好表达自己的缱绻意图,只能曲线救国。

    云图:就是不小心关注过度,玩脱了把自己一块搭进去了。我其实也挺委屈的。

    我:……………………………………你委屈个毛线啊我才是苦主好吗???不高兴了也得让别人也不高兴你是什么上个世纪的反派角色吗?而且这话怎么感觉你都应该去找古河,你找我干什么||||||

    我:恩?你这是要亲我吗?

    我:……你要亲就亲对地方,你亲我额头干什么。

    我:哦槽你还“波”?你当我没看出来你抹口红了吗你还波?给我餐巾纸。

    云图:不给。我一个颜控对比着面前一个明教一个和尚,我怎么都会选择明教好吗

    云图:我又不知道这和尚马上就要回炉重练个唐门。

    云图:对了我问问你哦,我这段时间不在游戏上,北疆有没有带好我徒弟弟?

    我:上次我上线的时候北疆在教他怎么做千岛湖的温泉任务。

    云图:——渣男!居然带我萌徒去偷窥女澡堂!!

    我:什么玩意女澡堂?!好好一个温泉怎么从你口里出来怎么猥琐??再怎么说也是男女混浴好吗!

    云图:就这些?

    我:恩,我们三个有次抽空一块在苍云堡守苍萝,半天没见到几个,于是北疆借了他朋友几个号,我们就去隔壁以人多著称的服务器去观光了一圈。

    我:说真的出服务器就跟出国似的,世界频道上喊话的内容风格完全不一样了,当时是晚上,扬州城的人多到让人发指,简直是赶集。

    我:北疆一路被喂着糖葫芦……

    云图:什么??——

    我:哦,临时没那么多成男号闲着,借来的多数是萝莉。本来按照古河那个手残只能玩唐门轻功的能耐,他没得选就只能炮萝,但是他上线没一会说坚决不行,跑着跑着一跳就能看到胖次了,要换个。

    我:于是给他唯有的一个丐帮成男,我觉得萝莉怎么也比成女要让人好接受一点于是换了个藏剑萝莉,北疆打死也不接受萝莉,于是费力气又去借了个小和尚。

    我:然而不曾想小和尚居然挺受欢迎的,当时那个场景如果用岛国文学来描述的话,就是放眼望去一片丰腴的胸脯的海洋,小灯泡在海洋中被波浪推搡。

    我:看得我眼睛都红了。改天我也练个小和尚去。这他么太不公平了。

    云图:……

    云图:好吧,毕竟少林现在人少得都快灭门了。

    我:偶尔出服一次感觉相当有趣,就是古河当时那个丐哥实在是太表里不一了,我特么就没见过这么高冷的丐哥,这哪里是个要饭的,这分明就是要命的。打眼一看感觉就是一个高冷的人贩子随便披了一身丐帮制服,拐带着一个执意要骑马的比二大爷还拽的小和尚行走在扬州城的石板路上,一个藏剑萝莉在后面跃跃欲试想要找个装分低的人切磋一下也试试转风车什么感受,台词都想好了,如果赢了就嘲笑对方连个小妹妹都打不过,如果输了就谴责对方居然欺负小姑娘。

    云图:……你们三个不要在外面丢人了赶紧回来。

    我:反正回来之后古河对丐帮这个招数画风明显跟其他人不一样的门派产生对了莫名的好奇心,去丐帮地盘上找人切磋,一整个晚上被各种人当抹布把丐帮大师姐旁边的地面擦干净了,我估计他这两天还在跟北疆研究鲸鱼打丐帮的策略abcd。

    我:北疆现在对于得给古河当师父这事还是有点接受不良,心理阴影要克服也不是一两天能克服的,你要不要回来一段时间再带带你徒弟。

    云图:心机boy又上线了,我就知道你跟我说这些肯定藏着目的的。

    我:我想你了啊。你想我吗。

    云图:不想。

    我:不要傲娇,小妹妹,哥的嘴唇可以包治百病,专治心口不一的毛病,不来试试?

    我:你这人民教师是有寒假的,要不要跟我回去?

    云图:不!我给我朋友半个补习班,寒假结束的时候还能攒够钱去趟清迈,我去你那儿干什么。

    我:那就退一步,还是亲一下吧。

    (

    (

    (

    不知道为什么到最后还是没能亲成的明教无量

    整理于2016.1.30

    后面是为了凑字数杂七杂八的东西可以不用看啦!

    继续搬运工。

    后两个的链接一直被吞。要是有能发出来的,可以试着在回复里补完

    第一篇还是小黄文我就不发链接了你们自己加油……

    古河大仇得报,这回把北疆推了。

    (说实话不是很懂你们浩气这个节奏

    ((然而我存在感有这么低吗我名字你都不记得了?喵楼?!????喵喵喵喵喵??!?#(喷)

    苍天啊终于有人想起我来了我眼眶是湿润的谢谢谢谢

    不过以古河那个酒量我估计他喝完手里那些晚上就不用下树

    然后我得解释个地方:古河开始选门派的时候我跟他讨论过纯阳,一致同意略过道士这个职业。蒋哥之前玩剑纯,提到过纯阳独有的一些门派任务和剑三里道士的特征,感觉跟想象的不一样,选择的时候也没什么念想了。

    古河看书都是看大部头,我是杂记野史流派的;比如他看《太平御览》我看的则是《太平广记》。道家是本土宗教,各种书上都能找到不少东西,对比着看是件乐事。

    仙风道骨之下□□,历史上的道家(就比如说隋唐时期的道家)和道士的画风非常微妙,仙风道骨四字太表象了,无法一言蔽之。

    举个例子,唐朝崇道抑佛,唐太宗李世民时期用过两个道家的大能,一个叫袁天罡一个叫李淳风,让他俩去推算国运,直接推了一本号称中华预言第一奇书的《推背图》出来。

    不过这两人显然没过瘾,推完了又继续研究道术老本行。

    那时候有个段子,我随便写写你们随便体会,带入纯阳的谢云流李忘生和祁进等人的气质随便体会风味更佳。这歌谣讲述的是道家另一个大能张道陵利如何用道术智慧强行抢了月老生意的故事:

    “贞观元年五月五,万同圣僧生下士。

    不信佛法不信仙,专管人间和合事。

    和合来时利市来,眼观梨园舞三台。

    拍手呵呵常要笑,咚咚金鼓滚地来。

    男女相逢心相爱,菅谋买卖大招财。

    时时刻刻心常恋,万合千和万事谐。

    吾奉万回歌,歌张圣僧律令敕。”

    张圣僧在这儿指的是道教领袖张道陵张天师。

    哦对了上面这段叫《和合咒秘法》,是刚提到的道家大能袁李二人记录的。

    ……你们这些道士整天都在研究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