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长,镇山河![重生] 第90章
作者:一袭白衣的小说      更新:2016-11-21
    想了想还是把这个后续更完吧!

    人事科的同事去组织面试,应届生里有个浩气的指挥

    逆袭的美洲狮

    见到了。

    见面礼太有魄力了我到现在还没缓过劲,早知道我还不如直接抗一箱巧克力过来先震住她

    唐门真是个让人敬畏的门派叹为观止

    能写的东西也不多,我去找个网好点的地方

    我也想心平气和装作不经意地秀妹子送的东西,年底秀恩爱乃人生一大乐事,不秀白不秀

    一开始确实这么想的

    总之没这方面经验,我不知道从哪个角度来描述,等会试试还是直接写对话。

    唉唉

    包里就是她给的篇小黄文

    还他么没写完的

    ……

    ……………………………………………………我在文里真好推啊。

    当时找人是很好找。

    短发,耳钉的样式很有意思。瞳孔是黑棕色,没有刷可以神奇的睫毛膏,却戴了一条巨大到让我目瞪口呆到完全不知道意义何在的毛茸茸的红色围巾。

    云图:你傻。这可以衬得我更白更娇俏可爱。

    我:……我持保留意见。

    云图:唉唉,你说你怎么不能再帅一些呢?我现在完全没有眼前一亮怦然心动一瞬间坠入爱河的感觉,你一个明教你不能在颜值上占据制高点姐姐我真是太心酸了。

    我:长成金城武那样是很容易犯错误的。而且我比你大,叫哥哥。

    云图:噫,我这时候叫你喵哥你又不能喵一声给我。

    我:喵?

    云图:——夭寿了!当街耍流氓了!警察在哪!!

    我:我靠你也知道这是当街啊!老子要冻死了这是你熟悉的城市你熟悉的街道你还不赶紧找个喝茶的地方你还让我站在这儿,还有没有天理了?!

    云图:没茶,只有咖啡。

    于是咖啡就咖啡。

    云图坐下终于舍得把她那个可怕的围巾摘下来了。嘿,真是个小姑娘。毛衣链是个狐狸。又是个红色的。

    云图:我先问个事儿~

    我:哥还没脱单。

    云图:——谁问你这个了!手机上有古河照片没?肯定有!拿来看看!就看一眼!!

    (法科这到底是来见我的还是见古河的?!!!!!!

    我:……你们这些人真是,啊老子真是受够了,我写的时候费那么大劲儿黑他,你们还那么喜欢他,这世界要完。

    云团:是你要完。你知不知道一句话叫一黑顶十粉,妈的我看你写的那些感觉你俩都快基出汁来了你还跟我说你这是黑他,你坑谁呢

    我:公众场合,嗨,公众场合啊姑娘。多大人了,别激动

    云图:你拆了我cp

    我:——啥玩意????

    云图:我站了一路的古河斜杠楼主,结果看到最后楼主跑来我这儿了,我这个心情你能理解吗——简直是cp粉盼星星盼月亮盼着官方发糖,最后发现官方直接跑到粉丝这儿硬塞了一口他么谁知道是不是糖的玩意并进行了爱的告白,我的心情简直是崩溃的。

    我:……得,怪我。

    云图:你看,我那时候写了一半的古楼文我都带来了

    我:……我不看行不。

    云图:不黄,看吧。大胆看。

    我:好好好唉真的是……

    我:因、因垂思听…

    我:……………………[无量咛嘤一声…倒在古河怀里……]

    云图:你怎么能!把别人的文!念出来!!!——

    我:不等等我是怎么发出这么高难度声音的?

    我:而且为什么我会倒?我是喝多了吗??妹子我跟你讲哥这个一斤半的酒量撂倒酒桌上七成以上的人还是绰绰有余的,我这到底喝了多少度的是喝的白的黄的红的还是洋的??

    云图:放肆!你太多话了!只管往下看!

    我:然而臣确实有点不敢看了姑娘……反正你也没写完……

    云图:不看就不看烦死了赶紧还给我

    我:不不不身为你口中的官方我还是留着一份吧,反正你电脑肯定也有存档。等我什么时候有勇气了我再认认真真从头到尾一字不落地看一遍——啊不,背下来。

    云图:还给我!!!!

    我:来抢来抢,给你三次机会,抢不过我就亲你一口。我觉这规则挺好的,就这么来吧

    云图:噫,我对面坐着好大一个流氓。

    我:我不流氓一点我就要被你欺负到底了,你这妹子忒不按照常理出牌,哪有一见面直接把小黄文就拿出来给当事人的,心脏不好的刚才就要厥过去了,厥不过去的也得落荒而逃。

    云图:又不是三次元里第一次见面的相亲对象,要那样我还装一下,你们这些人连我站唐毒都知道,我还矜持什么。

    我:对啊你一个唐毒就好好站唐毒,别轻易转到唐明来。明教是无辜的。

    云图:你一点都不无辜,你该打,你写的那些东西里真假参半,常识性错误一片一片的姐都不屑于挑刺了,开始就当故事看的,直到你把我直接写出来了,越看越觉得是我,看得头皮都麻了,真是好一个激将法——北疆是谁?

    我:可不就是你钦点给古河的亲传师父么

    云图:他才没那么有趣行吗。

    我:你没见过真人。北疆正儿八经上班的时候还是很顺眼的。

    云图:你们在我不上线的时候玩得挺开心嘛。

    我:天地良心,我这周跟着往下送温暖就送了三次,饥寒交迫冻成狗,也没个人来温暖温暖我。

    我:我看姑娘你骨骼清奇,温暖我的这任务就交给你了。

    我:——卧槽把你手里的凶器!放下!!

    云图:噫,一杯咖啡把你吓成这样。

    我:你刚才要是表情柔和甜美地端起杯子我还能给你捧个场。喝咖啡就喝咖啡,文静点。

    云图:鲸鱼打明教难道还得提前打招呼,我这是要打你又不是要奶你。

    我:说到这个,改天你去你找你徒弟好好说教一番。我们几个要么t要么dps,他这个dps还水的很,你劝劝他改个奶,我们三个还能组个队出去浪。

    云图:北疆也是他师父,你倒是叫他说去。

    我:你得了吧,北疆被古河吓得差点连夜出城,草木皆兵杯弓蛇影如履薄冰,好几天才脱敏。他指望不上,还得你出面才行。

    云图:你们两个倒是练个奶啊??

    我:不想练。古河游戏菜得很,好骗,你循循善诱只管把他带到坑里来,善后工作我们来做。

    云图:还有个办法,你们再坑个人进来组队,培养成绑定奶不就行了。

    我:我们三个的上线时间太坑爹。蒋哥倒是能凑个数,不过他上线时间更没准。

    云图:蒋?奶吗?

    我:不是。

    云图:那你提他有什么用。让你想个奶出来,怎么又出来个其他的。

    我:那是前辈,身边我知道的也就只剩他也玩剑三了。不过此君不靠谱,基本不用指望。

    我:蒋哥是走选调程序上来的,之前区组织部整理档案借了一批人过去帮忙,古河那时候也被借调过去,待了大半年他们又分别再考,一个成了我同事,一个进市委。他们两个关系不错,说是度过组织部枪林炮雨地狱副本后收获的珍贵战友情谊。

    我:蒋哥以前是玩魔兽的,他手里只剩了个纯阳和老天策号在手里没卖出去,a得已经差不错了。

    云图:都a了你提他做什么。

    我:看着眼熟。他a完了也请我吃饭来着,说玩游戏玩出信仰来了把自己搭进去了,戒断症有点猛。他现在那个领导是工作狂,逼着别人也跟神经病一样。今年冬至那天古河请他吃饭,我们三个点一桌各种口味的水饺,我就说现在剑三有新门派长歌门了,萝莉妙得很,要不要回来看看。

    蒋哥说妈个鸡老子手里还有至少十五份材料要弄,你要是把古河借给我我就回去玩。

    我说我不借,市委组织部那个工作强度借给你回来就是坏的。你接着写你的吧。

    我:总之就是这样。说到底我现在看北疆就感觉没什么好的预感,不知道他a的时候又得难受多长时间。

    云图:你喜欢我吗?

    我:……我如果不喜欢你,我就不会在这。

    云图:我以为你要说如果不喜欢我就不会写那些东西。而且你还敢说别人沉迷,你自己一点都不清醒,不是个好的旁观者。

    我:冤枉,我最开始确实还有纪录的用意。

    我:蒋哥玩纯阳比天策熟练,但是对军装有爱,上纯阳号也是军痞气质的道士。那时候我还记得他说他要a了,他说老兵不死,只会逐渐凋零。

    我:古河很看好北疆,倒是跟他提过这事,说以后肯定没时间两头兼顾,不妨先做打算。

    云图:那北疆?

    我:北疆说他现在不想思考那么多,总之先做着;真到纠葛时候再兵来将挡、水来土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