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长,镇山河![重生] 第88章
作者:一袭白衣的小说      更新:2016-11-21
    boss身上忽然冒出一道金光,所有的伤害打在boss的身上都化为乌有,顾书白眉头一蹙,这个意外的变故让三个人都吃了一惊,再一看boss身上忽然多出了一个buff——金身。

    免疫来自外界的一切伤害。

    “这怎么打啊?”孤星繁哀嚎一声,顾书白纳闷得很,饶是有上一世的经验他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会忽然出现这种变故。

    迟惟忽然喊道:“不行,仇恨控制不过来了,它目标为什么一直是我?”

    “什么?那怎么办……”孤星繁的话卡在喉咙里,他看着愤怒地冲过桥填河冲了过去的夜豹王,问道:“你们有没有发现这个boss的速度变快了?”

    顾书白见状扑到过桥填河身边,想把仇恨抢过来,结果夜豹王像是认准了过桥填河一样,任由顾书白怎么攻击它都不转换目标。

    看着怒冲过来的夜豹王,过桥填河很冷静地处理,和夜豹王周旋了几个回合,孤星繁拼命地在给他加血,可金身状态下的夜豹王敏捷和伤害都高了不少,过桥填河根本就拿它没办法,最后直接被夜豹王一巴掌拍死。

    顾书白:“……”

    随后,夜豹王又冲向了孤星繁,孤星繁看到boss目标切换到了自己身上,愣了一下立马掉头就跑,可夜豹王疯了似的冲向孤星繁,身后的咆哮声震得孤星繁浑身发抖,孤星繁都快被吓哭了,一边跑一边给自己刷buff,结果夜豹王忽然一掌拍了过去,直接将孤星繁拍飞了,身体和断线的风筝一样落在地上,孤星繁连挣扎的余地都没有直接就扑街了。

    孤星繁:“……”

    迟惟密聊顾书白:“伤害高了一倍不止,速度也至少翻了一番。”

    现场就只剩下顾书白一个人,夜豹王近在眼前,顾书白已经切换到了纯阳心法下,镇山河近在手边,但顾书白没有用镇山河。

    他在赌。

    迟惟的密聊在顾书白死的时候发了过来:“怎么了?”

    “试试。”顾书白回道。

    夜豹王将他们全部拍死的瞬间身上的金身就解除了,随后仰头咆哮一声,血条居然回满了,他慢悠悠地转过身,留给顾书白他们一个大屁股,窝在树底下休息去了。

    孤星繁都快看愣了:“怎么回事?出bug了吗这是?”

    “没掉经验。”过桥填河意外地说,“你们呢?”

    “我也没掉。”顾书白说。

    “我也没啊,怎么回事?”孤星繁也没掉经验。

    顾书白眯了眯眼说:“等等看,好像触发什么剧情了。”

    他们三个躺在不远处等待着系统的五分钟复活时间,五分钟过后应有的复活地点选择没出现,眼前反而跳出了一行系统提示。

    “抵不抵抗?”孤星繁下意识地询问顾书白的意见。

    “孤星,西凯假死那件事情你怎么看?”

    孤星繁一怔,说道:“你也觉着有问题?我看你听了之后没露出什么异样以为是我自己多想了。”

    “嗯,有关平的事情我也很怀疑。”

    “众所周知,西凯消失的地方是黄昏之森,而不落湾这边与黄昏之森隔了一整个海克利斯城,西凯是怎么到不落湾这边的?又是在不落湾哪里消失的?这两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我感觉很不对劲。至于平……他到底在不安些什么?平为什么会死在蝴蝶泉附近?据我所知,平只是个普通的工匠而已,他会冒着危险去蝴蝶泉做什么?”关于这件事情,未知的东西太多了,孤星繁都有些绕不过弯来。

    顾书白说:“还有那个杀手。”

    “是的。”孤星繁叹了口气,把时间线和线索理顺了一下:“目前我们掌握的线索是西凯为了躲避暗教的视线在黄昏之森诈死,是平帮了他。平陷入了魔障,死在蝴蝶泉边,留下了一本缺损的日记。这是直接线索。再有一条线索是我们怀疑的线索,可能和这件事情有关的杀手在夜泉这边留下了什么线索,但这条也可能跟我们的任务毫无关系。”

    “是。”顾书白应声道,“我怀疑的地方还是平。”

    “也许这个平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人呢?”迟惟随口说了一句,“也没有什么暗教诱导他陷入了魔障,其实他就是想杀了西凯呢?”

    思维一下子被逆转了,孤星繁和顾书白互相看了对方一眼,眼神在交流信息,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过桥填河这是空**来风的猜测,他们却意外地觉着有道理。

    眼下还不是说这个时候,提示又跳了一遍,孤星繁问道:“那现在抵抗吗?”

    “不抵抗。”考虑到刚才夜豹王的不可攻击的强大状态,顾书白说道。

    三人同时放弃了抵抗,复活之后,顾书白感觉自己的数据不太对,他仔细看了下面板,发现自己的基础属性全都被降低了60%。

    “属性变了。”过桥填河说道。

    孤星繁也说自己的属性变了,三人一合计自己的属性的确降低了60%,过了没多久,他们身上同时出现了一个debuff。

    你已进入迷离之境,属性降低,不可使用攻击技能,不可传送,不可使用道具。

    “迷离之境?”过桥填河低喃。

    孤星繁琢磨道:“这个迷离之境我倒是知道一点,之前看书上说,最早天神开辟出来的世界就被称为迷离之境,是人和鬼怪共同生活的地方。”

    “……所以我们现在是变成鬼了吗?”

    “也不算吧。”孤星繁也说不太清楚,有关于最早时代的世界观描述他自己都还没摸透,实在是解答不了过桥填河这个问题。

    “玩家是变不了鬼的,游戏世界别陷得太深。”顾书白残忍地将他们从脑洞中拉回了现实,“不过就书上记载,迷离之境的确是给鬼魂居住的地方,也是黑龙萨梦萨耶能量的主要来源。按照丧尸法师的技能召唤过来的骷髅战士就是从迷离之境召唤来的。凡是有生命的种族死亡之后都会来到游离之境,可以说是变相的地狱。只不过,游离之境的设定像是平行世界一样,鬼魂在这个世界无拘束地生活,但又与生灵们生活的世界存在互相干扰的情况,生灵可以去游离之境,游离之境的妖魔鬼怪也可以来到生灵们生活的地方。”

    两人都大概明白了游离之境的定位,孤星繁问道:“刚才我们被夜豹王拍死其实是剧情需要?送我们来游离之境的?”

    “我猜测是这样的。”正是因为如此,顾书白才在最后紧要关头的时候没有把镇山河落下来。

    游离之境的状态下,玩家的视力都被削弱了不少,而且那些小怪全都变成了绿名的状态,就连先前对他们发动猛攻的夜豹王也是绿名的,倒是方便他们在其中穿梭。

    过桥填河在夜豹王面前晃了晃,发现夜豹王完全没有攻击他的意思,回头对顾书白说道:“我看看能不能把任务道具捡起来。”

    “好。”顾书白环顾四周在寻找着什么,他们不知道触发了什么剧情,但既然现在是处在游离之境的状态肯定会是不一样的视角,之前没发现的东西也许现在就能看得清楚了。

    “你注意安全啊。”孤星繁还是有些不放心地说。

    “小事情。”过桥填河冲孤星繁笑了笑,摆了摆手表示没关心。

    孤星繁纳闷地“咦”了一声,对顾书白小声说道:“清川你有没有觉着过桥填河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刚才的操作未免也太好了。”

    “是吗?”顾书白淡淡地说,完全没有把孤星繁的疑惑放在心上,说道:“可能是你的错觉。”

    孤星繁:“……”

    迟惟操纵着过桥填河小心翼翼地在夜豹王栖息地附近徘徊着,按照顾书白的猜测,这里的确应该有什么东西,他在地上寻找了片刻,系统提示忽然跳了出来。

    迟惟一怔,仔细一找,就在夜豹王附近的土地里埋着一个箱子,那个箱子不太大,有大半都被埋进土里,箱子表面蒙着一层灰扑扑的土,边角露在外面,镶嵌着一颗朴素的宝石,但在阳光下,那颗宝石正散发着亮晶晶的光芒。

    想到有些动物天生就喜欢这种亮晶晶的东西,迟惟猜测这箱子没准是夜豹王的收藏品也说不定。

    迟惟又在夜豹王面前晃了晃,确定夜豹王看不见自己之后才走了过去,他当着夜豹王的面走近箱子,在游离之境的状态下居然直接将箱子从地面上取了出来。

    箱子漂浮在半空之中,夜豹王立刻警觉地进入战斗状态,伏低身子从箱子发出呜呜的低吼声。

    “怎么了?”和顾书白一起寻找线索的孤星繁立马看向夜豹王,紧张地问道。

    “没关系,他应该看不到我,他没有目标。”过桥填河说道,他拿着箱子左右移动,发现夜豹王的视线也在随着箱子移动,过桥填河将箱子收进包裹内,夜豹王立刻受惊似地后跳一步,左右观察,一直处在躁动不安之中,喉咙里不断发出呜呜的低吼声。

    “我们先去看看箱子里有什么。”过桥填河带着箱子绕到夜豹王看不见的地方,打开箱子一看,里面放着一个金色的口哨和几张发黄的纸。

    “这是什么?”过桥填河纳闷地拿起来那个口哨仔细看着介绍。

    使用后也许会发生些意想不到的事情。

    “意想不到的事情是什么鬼……”孤星繁吐槽道,“会不会又是策划坑我们的?”

    顾书白拿起来箱子里剩下的两张纸,展开一看,上面写着复杂的古文字。

    “是草木精灵族的语言。”顾书白看了一会儿,说道:“这上面写的是草木精灵族祷告的诗篇。”

    “祷告的诗篇?放在箱子里做什么?”

    “……越来越扑朔迷离了啊。”

    顾书白沉吟片刻,对过桥填河说:“时光之哨给我。”

    “好。”过桥填河直接将时光之哨交易给了顾书白,顾书白将时光之哨凑在唇边开始呜呜咽咽的吹奏了起来。

    时光之哨的声音很清越悠扬,像是河畔随风摇摆的杨柳一样,几人听了一会儿有些沉醉,顾书白吹奏时光之哨的时候下面有一个读条,读条的时间很长,大概需要十分钟才会将系统设定好的这首曲子吹完。

    四周围的空间开始扭曲,就连光影都变得模糊不堪,孤星繁下意识地靠近顾书白,看着变了形状的泉水和土地,担心地问道:“又会发生什么事情啊……”

    话音未落,三人身上就出现了一个“迷幻”的debuff,在这个状态下持续掉血,而且居然没有时限,顾书白犹豫了下,打断了读条,将时光之哨收了回来。

    几人身上的迷幻才又消失。

    顾书白抿了抿唇,将时光之哨交给过桥填河:“你来吹。”

    “好。”过桥填河颤抖着嘴唇凑近时光之哨,心里万分紧张,间接接吻啊这是!!

    换了过桥填河吹奏口哨还是发生了一样的场景,顾书白拿起那两张发黄的纸张开始照着上面的文字念诵起祷告的文字。

    悠扬的哨声绵延不断,配合着祷告的文字就好似在聆听一场圣人的教诲一样,孤星繁看着有些眼熟,忽然想起来一个事情。

    西凯正是草木精灵一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