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长,镇山河![重生] 第89章
作者:一袭白衣的小说      更新:2016-11-21
    人事科的同事去组织面试,应届生里有个浩气的指挥

    逆袭的美洲狮

    ===========

    这倒是真的。套用洋葱那歌的歌词,如果你愿意一层一层一层地剥开他衣服,你会发现里面他么居然还有两层保暖。

    我:古河你这教育别用力太猛了注意循序渐进,我还不想过两天在攻防频道里听见北疆指挥着指挥着突然来一句一切恶人都是纸老虎只管往前冲,或者你们一定要抱团一定要团结在以我为核心的浩气指挥周围把浩气盟特色社会主义胜利的脚步逐步稳健往前推进。

    我:……真是想都不能想,画风太魔性了。

    古河:不至于。他现在进步倒是快,但是还没你这么能胡诌。

    古河思索片刻:客观的说,进步真是挺快的;他如果照着这个节奏认真复习下去考个试作文已经能保底了。

    我笑了:听起来就好像过两年他进步越来越快会一考一个准然后平步青云飞黄腾达,坐在宽敞明亮的大办公室里,把你借调过去说,小贺啊,我明天开会,你过来给我写个发言稿,今天晚上之前给我。一万字的那种。

    古河:你就不能想点好的。

    我:那就想想今晚上的攻防。我没记错的话今晚上北疆会带你是吧。

    古河:对。

    我见缝插针循循善诱:这么憋屈干脆就别去浩气了,你看我恶人多自由多潇洒。

    古河:不行。

    我继续循循善诱:那你甘心憋屈着?

    古河走了回神:……我看能不能想个两全的法子。

    晚上我把手头上材料迅速收尾把加班时间控制在最短,发了邮件确认了回函,然后用跑的直接去找古河。

    他今天回来的早,我还是占据我前排一等观赏席位,看他一个中立号在洛道地图上,旁边挤挤挨挨一群浩气。

    北疆平时有一些个铁杆的兄弟和铁杆的粉丝,其中有几个对古河这个炮哥的id直觉隐隐眼熟。他yy上的账号跟这个相似度很高,有人看着纳闷,就忍不住在国际歌这三个字上猜测讨论。

    不是浩气太好奇(……怎么回事这迷之押韵),只怪当时场面太可怕,不少人都想知道当时那个唱歌的到底是哪儿来的英雄,或者说是到底哪儿来的怪物。

    古河上攻防频道。里面声音正是北疆。

    北疆:今天还是我指挥,大家正常打就行。

    北疆:这儿熟人比生人多,都知道我脾气,就不多说了。老子骂人从不留情,管你是不是奶,浑水摸鱼的老子一概

    北疆:难听的先撂这儿,爱听不听。

    北疆:今天我带个徒弟,奶不用客气多招呼我就行,承让承认,让我多活一会。

    下面立刻就开始闹了。攻防开始前气氛历来轻松愉快摸鱼打牌聊天,现成的八卦来了,于是一群人起哄是什么时候收了什么样的,好歹给个id让大家见见。

    北疆:还没收成呢。

    于是下面更闹了。a说我靠这哪儿的这么大牌,b说我去这么神秘难道是隔壁服来的牛人,c说此事有诈,该不会是恶人派来的细作吧。

    北疆:吵什么吵,我这是以堂堂指挥的身份放下身价收了个浩气的储备力量。这叫什么?这叫莫欺我浩气无人,手残小白我照应给你培养成骨干力量。

    我一听就笑喷了,看向古河道:得,要是你真成了浩气的什么鬼骨干力量,那我恶人真要大放烟花普天同庆了。

    古河淡定点头:彼此彼此。

    北疆今天存着炫耀的心思,从开场就亢奋,今天攻防打得很有表演的意思。

    我以前升级的时候曾经路过金水镇,当时还不知道有小攻防这种东西,只看见人潮涌动,各种技能如烟火纷纷。我那时候第一次看见神机车,整个人都是震惊的,心想着玩意是穿越了吧这么后现代这么蒸汽朋克风格的东西怎么跑到唐朝来的??

    后来再看见炮台心情就平和多了。嗯反正万花谷唐家堡都盛产黑科技,改天就算是金水镇上方飞过一架轰炸机我都不会再惊讶了。

    中立视角看攻防很有意思。因为今天不用担心敌对玩家突然给你一刀,所以感觉古河的炮哥如同幽灵漫步于铁和血的大地上,完完全全旁观者视角。他身边枯槁的树枝旁逸斜出,昏暗的天空阴云密布,无数江湖儿女聚精凝神彼此厮杀,生生死死死死生生,蝴蝶飞过水面,幻影抚琴琮琤。

    北疆今天情绪极其高昂,我猜他是这两天反反复复写一份材料写得太憋屈所以游戏上放开了打,怎么high怎么打,怎么打怎么high——这哪里是哈士奇,简直是地狱犬,还是那种脏话换着花样往外蹦的品种。

    我跟古河对视一眼,各自表情风轻云淡镇定自若,都已经习得了自动屏蔽脏字的特殊技能,并发现居然都快适应北疆这个一打攻防就狂犬的画风了。

    这次算是难得一次把小攻防跟完了全程,我带着看电影的心情来的,心态平和的时候能看到不少细节,发现攻防确实是有它有趣的地方,于是决定改天去买个ssd把我电脑提个速,也抽空与浩气会一会,看我双刀能带走多少亡魂。

    ——若是能遇上北疆,尤其是残血的北疆就更好了,人头不偷白不偷,偷指挥的人头更是莫名爽快,感觉真是帅呆了。

    攻防结束前一两分钟,地图上的人陆续离开,浩气原本挤挤挨挨的人堆也没那么臃肿了。频道上又有人开口议论这次打得爽打得舒服打得畅快拿了多少恶人人头捡了多少碎银,北疆吐槽他们没有出息,放肆笑骂。

    天策将士红衣银甲,如染血而睥睨四方的英豪。

    北疆又道:那谁,你知道我说的是你,你也看过了恶人谷了也看过了浩气盟了也看过了可人,见了我帮会的兄弟见了南屏和昆仑,如今又跟我混了趟攻防,我现在问你个问题。

    北疆:你愿不愿意随我进浩气,与我同袍而战,从此将诛尽天下宵小为己任,杀不仁之人,杀不义之人,以正气为精魂,抒浩气为己任

    近聊里瞬间又是一片笑闹,l说天了噜这中二度已经突破天际我要不行了,m都说怎么回事迷之中二迷之燃我大概最近b站上太多了,n说北疆这到底跟说话呢倒是来个明白人

    我看向古河,古河看屏幕,挑眉瞄了眼yy的麦序,伸手按f2

    “好,”他说道,“我愿意。”

    五秒后红衣银甲的浩气指挥猛地一个抽搐就往后跳,嗖一声上马然后从马上掉了下来。

    我:……喂说好的次

    我:啊算了反正现在这次元壁漏得也跟筛子差不错了。打破了也是好事。

    我:——等等你这是故意的啊?

    古河:不然你以为呢。

    我哭笑不得:你这兄弟真不够意思

    古河:彼此彼此,你不是也没告诉我前两天那个天策小号就是北疆么

    游戏地图上近聊里又是一片哗然。h说这谁的声音是北疆那个没收成的徒弟么,i说等等开口的那人的yy的id我还记得,这不就是上次国际歌那人么,j说我靠我上次听的明明不是这声儿啊,正常说话时候这听起来好像有点苏啊谁来打我一拳让我清醒一下,k说北疆呢当事人呢当事人哪去了当事人掉线了吗当事人怎么不说话!

    洛道正乱成一团,古河电话响了,我凑过去一看,是北疆。

    古河淡定接听。

    北疆前言不搭后语:古哥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

    古河淡定又道:我愿意。

    然后挂电话。

    我忍不住就看古河:……你这是要把北疆吓出心脏病来。

    古河继续淡定:死不了的。

    我心说那可不一定,北疆现在脑子里估计就是一团炸裂沸腾的浆糊,燃烧着以下几个关键词:抱一抱啊国际歌啊你在这个妖炮啊你这个中二高中生的作业写完了没有单词背完了没有以及你这变态呆头金鱼萝莉控。

    ……没事北疆我给你烧了那么多次的纸,无论你现在是惊恐地开始收拾行李准备跑路还是已经失去理智掰键盘来冷静自己爆炸的内心,你十八年后大概还能是一条好汉。

    我信你的。

    古河倒是思路很清楚,想了一会重新拿起手机回拨过去。

    古河:北疆?

    北疆:……………………………………………………………………………………在。

    古河:北疆,你明天再教我怎么打天策,作为回报我给你改申论。如果你不愿意收我为徒也无妨,我换个服再重新来升级;用恶人的话来说便是,彼此无拘无束,只求自在逍遥。

    北疆:………………………………

    北疆:……我是浩气,不管恶人那一套。

    北疆:总之收你了收你了收你了收你了你让我去洗个脸冷静一下!!!!!

    古河点头:好,师父晚安。

    电话另一头哐当一声响。古河心平气和挂电话,把我再次从他房间赶出来。

    好了,文字写到这儿,就算如列车走到了终点。把秋冬几个月的内容删删改改增增减减压缩在短暂的时间内阐述了出来,bug不少,也感谢看到这儿的人一直以来的指点。

    也是没想到热度还不错,所以真正的云图姑娘,我就斗胆猜测你也已经看到这贴,趁着这时候,我便在这儿跟你说一说。

    我下周南下,周六会路过你城市,不知可否赏光一聚?

    若是无关风雨,便只笑谈江湖,不知意下如何

    明教无量

    2016.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