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长,镇山河![重生] 第85章
作者:一袭白衣的小说      更新:2016-11-16
    人事科的同事去组织面试,应届生里有个浩气的指挥

    逆袭的美洲狮

    p:///p/_lz=1&pn=1

    得,这不是来找茬的,这是来找免费劳工的。

    我特么再也不想看见唐门成女了。上至唐老太太下至我眼前这个人没有一个省油的灯。

    北疆自跟我挑明了现在这个天策只是他小号之后这边上线就少了。他这一边上班还一边固执地打攻防,这执着确实让人佩服,也确实很消耗精力。

    连着一周我都在陪着古河和云图,云图陪着古河升级,嗖嗖嗖如同坐火箭一样升级,我就在同一个地上溜达,搜刮各种布。

    什么方纹绫什么什么鱼口绫彩锦绫罗乱七八糟的。

    我觉得这些布若是都挂在我身上已近足够cos个丐帮了。云图那口袋跟个无底洞一样,我怀疑她这不是要做灯笼,是要做个等身比例的布偶。材料这特么再刷下去都够开个染布作坊了。

    古河刷到93级的时候我一路被生拉硬拽居然也上90了,我们三个在阴山草原,云图教古河用npc给的桶去最北边的两个湖中间打水,用来换人参背部挂件。我瞥她一眼,这女人换回白发,身上则仍是黑色的儒风竞技场装。

    恩,白发魔女既视感。

    我这时候已经猜出点什么来了。我高中的时候天天迟到,我那班的班长梳着我见过的最高的马尾有着我见过的最光洁的额头,跟小尼姑似的,每天就把我名字写到黑板上,用心之险恶简直让人发指;最后毕业时候把我莫名其妙找不到的所有语文卷子都凑了一块,把作文剪下来做了本文集送给我。

    无话可说。我真是无话可说。我佩服得一塌涂地黑线无比。

    我从那时候才知道可着劲儿欺负喜欢的人已经不是小学男生的专利了,这年头的妹子真是太厉害。

    唉,你们就不能好好告白么,我又不会吃了你们。

    我把手头上凑够的二十个狼皮给云图。云图不知道发什么呆,杵在哪儿一动不动。

    我:嗨,回神了。材料这样凑够了没有?

    云图回过神,道:没呢,我看看……恩,还得二十个熊皮。

    我真是哭笑不得:你这是打算做灯笼还是帐篷。

    云图:做个特别大的灯笼。

    我叹道:姑娘你这泡人的技术不行啊。要是我哪天烦了直接再换个号你不就白忙活了。

    云图:噫,临阵脱逃,真不是好汉。

    我:你这时候还是这死硬脾气。你知不知道一句话叫交易之道、刚者易折;你知不知道一句话叫上善若水、守柔曰强。

    云图:诶那我说我不知道,你能教我吗。

    我:不教。

    云图:你这人太讨厌了,我真不喜欢你。

    我:这游戏我只剑侠不情缘,白白招惹情思还要遭抱怨。我的锅。

    云图:你一个明教杀手说话这么文绉绉的,你是想抢长歌门的饭碗吗。

    云图:你是个老师啊?

    我:冤枉了,我最不想当老师

    我:我小学的时候想当个发明家,初中想当个飞行员,高中想当个程序员,大学想当个诗人。老师是什么鬼,我上学的时候对这职业深有阴影。

    云图不说话。

    第二天古河顺利满级,我松口气,古河也松口气。这麻烦事儿总算告一段落,接下来就是解锁转落七星,解锁完了就能自己去主城找人切磋了。

    第三天我上线,云图再次跟我组队。我这时候已经放平心态,就想看看这里子比钢还硬气的姑娘还会办出什么事来。

    于是还是阴山大草原。

    我到了她旁边之后云图发给我一个yy房间,我一愣,她也不多话,就说直接进来。

    我的麦自从拿到古河那儿之后还没拿回来过呢,我心说这是什么节奏,就还是游戏上敲字。

    云图今天一身白衣,也不搭理我,我游戏上胡扯了一堆,耳机里冒出个声音:“喵哥你是话唠啊?怎么还在说?”

    我:……………………

    我只能还在游戏上码字:姑娘你开口前给个提示行不行,哥心脏不好。

    云图:噫,不信。

    我:姑娘你今儿到底是来干嘛的,试麦吗,行啊,哥给你推荐几个好牌子。来跟我念,索尼*好。

    云图:我今天带了橙子过来了,你猜我要炸给谁。

    我:……我。

    云图立刻跑出去把橙子炸给了在隔壁杀马贼的工作室。橙子自带的小广告立刻就上电视了,云图女侠在阴山大草原对侠士使用了真橙之心如何如何如何。

    我:……………………

    云图跑回来,兴高采烈道:猜错了!

    云图:感受到了吗!这就叫同门爱!

    我:土豪啊你真闲啊你……

    云图一本正经地坐下来打坐:我就带了这一个,你没机会了。

    我:你是不是指望我失望。我真的没有失望,我就有点惊讶

    我:你说这橙子该不会是我这段时间打的那些布换的吧

    我:我这免费劳工当的真是心酸

    云图:噫,真会想。橙子很贵的。

    云图:你这个人真的不会讨女孩子开心,你好歹也假装失望一下。

    云图:我第一次追人怎么追了你这块木头,我也心酸。

    我:所以你心酸了是打算趁我在这儿吟个诗一书胸臆,还是高歌一曲传达情绪?

    云图:那我试试。

    云图站起来,对着草原大吼道:我绝不练奶!!!!!!——

    ——法克!云图你女人!老子耳膜都碎了!!!

    云图继续吼:木桩是我情缘!生是唐门人!死是唐门鬼!让奶都去死吧!姐姐练田螺也打的死你们!!——

    云图吼完了,坐下来轻声温柔道:好的该你了喵哥~

    我有气无力地敲字:喵哥已经死于音波攻击了你直接烧纸吧……

    云图笑了一会,再道:我要a一段时间了,我爸让我不要在外面浪了赶紧回家进学校里教一群中二病学生。我还指望走之前情缘一把,你连这机会都不给我。

    我叹气:我要是情缘里你岂不是更糟糕,一切不以结婚为前提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姑娘你知不知道刚建国那会儿流氓罪可是重罪。

    云图:噫,你还是哲学家。

    云图:你不是说你想当诗人吗,我要走了,你给我写个送别诗。

    云图想了一会,又道:就李白送汪伦那个档次的就行了。

    我汗颜:你太看得起我了,我都毕业多少年了,你要是想听我就给你默一遍《大光明录》

    云图:噫,不行!

    我:等我默完你再说话。

    我想了一会,觉得大光明录某几句末尾不押韵,于是又改了改。

    圣火昭昭,圣光耀耀,有位佳人,白衣远眺;

    窈窈窕窕,慕慕潇潇,似火非火,灼我府淖。

    愿其安宁,远离纷扰,神佛眷顾,箭雨如刀。

    ……

    怜我憎我,爱我恨我,愿光明兮,照其归路。

    生亦何欢,死亦何苦,令我残躯,幽幽入蜀;

    幻若云图,普启诸明,妙音引路,无量净土。

    ……

    我发过去之后云图沉默了一段时间。

    云图:恩,果然不押韵。

    然后她跑到我跟前非常快地炸了一个海誓山盟,笑嘻嘻道:骗你的,我还有一个呢。

    然后大声道:无量,我不喜欢你了。

    无量,我不喜欢你了!——

    她说完就下了线,剩我一个人站在阴山草原上,被一堆玫瑰和蜡烛围着。我愣了一会,呼吸猛一滞,就错过了屏幕上的誓词。

    我回过神之后特效都快烧没了,摸到手机给古河打电话。

    我:你现在在不在单位里

    古河:在

    我:别加班了

    我:我好像是失恋了,出来陪我喝酒

    现在这个点单位周围必然没酒吧这种一看就画风不对的东西,就近找了个连锁的重庆小火锅进去,就当顺便吃个夜宵。

    古河看出我心浮气躁,也不开口,就在那儿拣肉丢进他自己锅里。等我发现的时候我的肉已经少了三分之二了。

    我:……

    我:法克古河你到底是来给你兄弟排忧解难的还是给他添堵的。

    古河:你就当是两者兼有。

    古河:怎么回事?

    我想了想,道:我绝对不会让我自己的情感过分陷在游戏里。哥是来玩游戏的,不是要被游戏玩的。

    古河点头,慢条斯理道:你早就说过了。

    我:就因为说过了所以感觉被打脸了,我觉得我好像有点喜欢云图。

    古河抬头:云图?

    我点头:啊对,就是她。你现在的师父呗。

    古河:她那边什么态度?

    我:喜欢我。

    古河:所以你决定情缘了,要是来跟我炫耀?

    古河:好了我懂了,脱单的你可以结束这个话题了。这顿饭你出钱。

    我:妈的老子才没脱单好吗!

    古河继续明目张胆地偷我的肉,道:云图什么时候喜欢你的,我没看出来她有多在意你

    我一声叹息:我要是知道就好了。哥不是很懂现在的小姑娘,喜欢个人还跟潜伏似的,最后关头跳出来往你脑门上狠狠崩一枪,打得我头都是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