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长,镇山河![重生] 第84章
作者:一袭白衣的小说      更新:2016-11-15
    人事科的同事去组织面试,应届生里有个浩气的指挥

    逆袭的美洲狮

    p:///p/_lz=1&pn=1

    第三场还是北疆赢。

    这时候云图已经有点说不出话来了。我不想招惹这类的姑娘是有原因的,云图看起来就是那种会用特别欠的口气像个话唠一般说个不停的人,这种人非常擅长一边插科打诨说一堆东西来牵引别人的注意力,一边自己睁着双眼睛观察细节。

    我现在就觉得木桩区旁边那个已经一身乌鸦黑的儒风炮姐悄无声息站在那儿,像影子一样观察现在切磋的两个人,自己脑子里飞快地搜索熟悉的记忆片段。我仿佛都能看见一双雪亮的眼睛一眨不眨地在黑暗里往外看。

    她真是,非常适合唐门刺客这个职业。

    第四场还是北疆赢。

    我觉得北疆开始有点控不住场了。果然还是年轻人。他大概也隐约觉得这么个赢法不合适,但是一贯以来在游戏里高人一等的傲气和求胜的执念让他不想忍耐。

    男人哪有不想赢的。

    而且还当着自己曾经喜欢过的女人的面。

    然而今天跟他打的这个炮哥也是多少次见不着一个的执拗脾气。换成其他人估计已经要被打得丧气,他也不吭声,起来就切磋起来就切磋;因为就是在唐家堡广场里打的,路过去上边做门派任务的人有下来围观的,看这种一边倒的打法也觉得无趣,周围人来来回回换了几次。

    云图在某次结束后说:徒弟弟加油~

    云图:你能赢的,为师先睡觉去咯~

    说完还真下线了。古河楞了一下,然后回过头继续点切磋。

    我觉得北疆现在太阳穴肯定都在一跳一跳地疼。过了半个小时,我近聊里说了句困了,也下线。

    第二天上班我去趁着几个任务间隙里去找古河。他一看就是睡眠不足,两眼发红。

    我:……你到底几点睡的?

    古河:四点?……四点。

    我叹气。

    我:赢了没?

    古河握了握拳头看我一眼,居然还笑了。

    古河:赢了!——

    我一乐。行啊你这一晚上不容易,估计还刷出来一个切磋首胜的成就。

    我觉得北疆打到三点多钟整个人都会是崩溃的。要我是他简直要哭着咆哮了——哪有这么难缠的菜鸟,打不过还不知道主动撤还不准被人撤,都不怕别人日后加仇杀,这什么人啊这

    北疆也有意思,不想打了还是死要面子不开口,也不下线,非得等着对方认输。他这个性格克别人还行,古河克他真是一克一个准。

    我想了想,道:你中午下班了直接在办公室睡午觉得了,我捎个个盒饭回来,赶着下午上班之前给你。

    古河:好。

    我回自己办公室,差不多十一点的时候北疆给我发了短信,说他食堂的饭卡没钱了还没来得续费,今天在外面吃,说要请我吃饭。

    甭管这理由是不是编的,有人管饭好得很,吃就吃。

    中午我下班熟门熟路找到那家中式快餐店,北疆比我早了没几分钟,抱着外套空出一只手朝我挥了挥。我走近一看,嚯,真不愧是经常熬夜玩游戏的,除了脸色有点白之外完全没看出来有黑眼圈。

    年轻就是资本!但是这没什么!我也曾经是网吧里鏖战几宿的人!

    北疆很拘束,吃面的时候筷子在酱汁里搅了一会,停住了。

    北疆:哥,不好意思,我之前说谎来着。

    我:诶?

    北疆:我现在游戏上的账号是小号,我玩了有段时间了,并不是新手。

    ……好么,他也知道自己昨晚上控场没控制好十有*要暴露要引起怀疑,这是主动承认错误来争取宽大处理了。

    北疆:不过哥你也不是新手。

    我挠了挠脸。你小子自己坏事还要拖我下水,你忒不厚道。

    我:不想说自己原来账号就不说,我也不说就是了。嘿,你这一看就是浩气的细作,我这恶人心惊胆战,还是想藏着比较好。

    北疆咧嘴一笑,我也笑,低头该吃的吃该喝的喝,这事便算是揭过一页。男人嘛,没有酒桌上解决不了的问题——哪怕没有酒。

    吃完饭我没直接回单位就要往旁边路上拐,北疆看着奇怪,道:哥这中午还回家?

    我:古河睡了一中午了我去给他捎个盒饭。

    北疆一惊:古哥这是病了?

    我:没,他困。

    北疆哦了一声,道:那我去吧。

    我挑眉。

    倒也不是不乐意,晚辈主动提出替前辈跑个腿,说明对方有礼貌、有教养,对你心怀敬意。

    好事。

    然而还是觉得有点微妙。比方说北疆初试那天是周二,晚上赶上他指挥小攻防我也听了现场,这小子对古河出言不逊难掩气愤,复试结束再过一段时间态度变了很多,我还挺意外的。

    复试刚结束古河就跟北疆谈了一次说是为初试时候的事道个歉,一直忘了问了。不过估计问也问不出什么东西来。

    算了,不想。

    我:你知道你古哥吃什么样的不。

    北疆:知道。

    北疆:额,大概知道。

    我:行,去吧,买完了找你古哥给你报销饭钱。嗯,可以趁他刚睡醒多要个十块八块的。

    北疆一乐,我拍拍他肩膀:笑什么笑,赶紧去,用跑的。下午上班别晚点了你。

    用了一下午把主任和整个办公室的述职报告赶出来,发给主任审,返回来再改,再发,再改,再发,改到我脑子爆炸总算过关了,赶紧电脑和网盘里都存一份文档以防万一。往外一看天都黑了。

    到家搞定晚饭之后差不多是九点半了,我上线之后没多大会儿,有个人m申请组队,我一看就一愣。

    是云图。

    她找干什么?

    我纳闷半天,先同意了。我这时候还在唐家堡地图上,没到一分钟就看见一个黑不溜秋的影子从暗蓝至近乎墨色夜幕里跳下来。

    云图:嗨!

    云图:喵哥今天是一个人吗?

    我:……有何贵干?

    云图笑道:对女孩子这么冷淡是会被讨厌的。

    我:你不是一直都不待见我么。

    云图:是啊,你还叫无量的时候你可不也在呛我么。彼此彼此。

    云图:你看见我徒弟了没?

    我:……

    真他娘的,这女人到底什么情况?!

    云图:反正一个人说话总有自己的痕迹在里面。每个人写字的时候笔迹各人各有不同,说话也各有不同,这不很正常么

    云图:而且觉得好奇我也是会查的嘛

    我:你查我是想知道?

    云图:你一个恶人怎么跟北疆关系这么好?——哦对那个天策小号肯定是北疆——我记得他是浩气的死忠,把所有恶人都当敌人的。

    我:……云图我先问个问题,你说是可以说每个人语气用词什么什么方式都不一样,但我总共没开口几次,数据分析还需要基数呢,你这个类比太不充分了,你糊弄谁呢。

    云图:哎呀

    云图:不要较真,这样说显得我很聪明啊

    我:……

    云图:恩,其实是这样,我那天教我徒弟挖宝,跟他说可以跟好友组队,他说除了师父之外,其他好友不在线。

    云图:当时是晚上八点来钟啊,怎么还会没人

    云图:我问他好友列表里几个人

    云图:或者说排除师父大师兄还剩几个。

    云图:他说还剩三个,两个明教一个天策

    我听到这儿已经感到挫败了,忍不住一声叹息。

    云图:那天策就是北疆小号嘛,我见过了,另一个明教是你现在这个号。徒弟弟新手很小白的,游戏里朋友特别少,我把他好友里两个id都套出来之后猜前面那个满级的无量会不会也是你,过来问你你又不反对,还反问我查我是想知道什么,可不就是心虚了

    我这时候已经不想叹息也没什么心虚了,只想黑线。

    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真是够了。

    云图看起来开心至极:嗨喵哥,我很好奇啊,你告诉我吧

    我:老子烦得很,什么都不想说了,你爱咋咋地吧。

    云图:喵哥喵哥喵哥喵哥~

    我:你特么喵到明天都没用,你还想拿这事威胁我么

    云图:是的呀

    云图:我不知道北疆知不知道喵哥就是你,我想试试把这名字告诉他看看有什么效果

    云图:喵哥你为什么不说话你不要方啊虽然我真的不是什么好人!

    ——妈的老子确实开始方了啊!!!!!!!!!装逼遭雷劈啊!!特么来个雷把这女人劈死吧!!!!!!!!!!!!!!

    我:我说,云图,这位姑娘,女侠,你我之前没什么仇吧好像??

    云图:所以你要不要来替我刷材料?我有个灯笼挂件想要做。

    我:……

    得,这不是来找茬的,这是来找免费劳工的。

    我特么再也不想看见唐门成女了。上至唐老太太下至我眼前这个人没有一个省油的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