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长,镇山河![重生] 第83章
作者:一袭白衣的小说      更新:2016-11-14
    人事科的同事去组织面试,应届生里有个浩气的指挥

    逆袭的美洲狮

    不记得更到哪儿了_(:3」∠)_

    古河的炮哥已经七十多级了,云图在他旁边跳来跳去,叽叽喳喳跟个鸟儿似的,中心思想觉得他升级太慢。

    我觉得她那个兴奋至极跃跃欲试时刻准备揠苗助长的劲头非常不妙。我费这么大劲才把我兄弟安利进来,没几天要是被个妹子玩坏了我上哪儿哭去。

    云图:徒弟弟你遇到工作室之后千万不能放过!蹭经验蹭一点是一点!

    我一声叹息:姑娘别费这力气了这炮哥一看就是剧情党。

    我又不是在胡说八道。上次我自己从90升95级一路飞来飞去砍人杀人走东串西文字内容一概没看,升完级发现千岛湖那个拥兵自重准备造了个反的家伙挺有戏,是找古河给我复述了一遍。他脑子好用,又强迫症一样想记住升级过程中的所有剧情,复述的误差不超过百分之十。

    偏爱也跟工作性质有关系,我们两个不约而同都关注了南诏周边、马嵬坡、千岛湖这几个地方的大事件。战乱长安主要是杀敌略显无趣了,而马嵬坡的剧情能看出来是有用心在做。

    云图:喵哥你跟我徒弟很熟呀

    我:也不是太熟。我这个人多管闲事的毛病已经病入膏肓,药石罔顾,上周刚刚放弃治疗了,真不好意思。

    云图: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呀,喵哥你不要打我徒弟主意,我这段时间就收这么一个,被你玩坏了我上哪哭去?

    ……我发自内心觉得是时候将抢别人台词提上常委会议事日程讨论该判多少年了。

    古河:师父你消停会。

    云图:——逆徒!你到底是哪边的!你还没嫁出去呢居然帮外人说话!你是我唐家堡泼出去的水吗!!

    古河:我是男的!!!

    云图:那就更不妙了!唐老太太说了说多少次了唐家堡人才凋零男丁越来越少!你要是情缘了其他门派不怀好意的歹人还不如直接跟木桩私定终身呢!

    ……等等我好像知道你们唐家堡为什么男丁越来越少了。

    云图:徒弟弟我跟你讲,木桩是朴实的是忠诚的是你的挚友和一路祝你成才伴你成长的好伙伴。

    古河:……不我不会跟木桩情缘的。

    云图:它不会哭泣不会找你麻烦不会娇嗔撒泼不会让你情人节绞尽脑汁想着买什么礼物才能哄它开心

    古河:……不我……

    云图:我们唐家堡集机关甲术科技之大成,接受私人订制,保证成品木桩符合你心目中女神的模样,带出去倍儿有面子——假如你想带出去的话

    我插了一句:能定制成可人那样的吗

    北疆立刻m我:哥!!

    我m回去:你不觉得唐家堡这个发展思路有点超前吗,这是他们哪一天学会了塑料和橡胶技术充分改进木桩工艺,我觉得日后必将垄断手办市场和充气那啥市场。

    我:啊,夜店堡之名果然名不虚传。

    北疆:……

    北疆:哥你今天有点刻薄啊你什么情况?

    我:你之前跟云图熟不熟?

    北疆:……不熟。

    得嘞,就知道你不肯说实话。

    我作深沉状:我听说这个炮姐不简单啊,之前只知道她是炮哥的师父,我一看她那帮会不是浩气那谁谁指挥的么,我听说他俩千丝万缕那什么什么

    我:炸个橙啊爆个花儿啊什么的嗯。

    北疆:……那是个巧合……

    ——你等会????

    北疆:我听说那真是个巧合,那指挥是无辜的。

    北疆:我听说那天指挥单纯就是在刷满了羽毛之后拿了个烟花没地方用所以闲着也是闲着就去扬州切磋区烧地图了

    北疆:虽然说有很多人觉得在切磋区烧地图有扰乱社会治安的嫌疑,但是我觉得能够理解指挥当时的想法。

    我:哦。

    北疆:卡掉就卡掉呗反正又不是在攻防地图上炸的橙子,有什么好咋咋呼呼的,卡掉线再上来就是了。一群废物。

    我:哦。

    北疆:而且那天也有其他人给指挥炸真橙之心海誓山盟,这不是挺常见的么

    我:哦。

    北疆:被炸烦了看着兜里还一个就直接随便丢给路人也让其他人感受因为烟花太多而延迟太高寸步难行的滋味这难道不是理所应当的么

    我:哦。……额不对我觉得大部分人不会这样想。

    北疆:关键是那天云图被炸了橙子上了电视之后还依依不饶了,她问是什么意思,是想泡她还是怎么着

    北疆:反正说着说着就说崩了,她当时炮姐两个号,双开恶人浩气,说是要感受每天摸完毛毛摸莫雨摸完莫雨摸毛毛的左拥右抱的快感。

    北疆:差不多得有两个多月,云图就上恶人号见缝插针逮着机会就给w……就给指挥读隐追,追完就跑路。她那个暴力dps的隐追伤害你也知道,装备靠谱的话一箭下去几万血就没了;就算不致命也得一遍遍费力气打坐,简直烦不胜烦。

    我:不过他俩现在关系倒是还行啊

    北疆:那是指挥气量大,不跟个女人计较了,化干戈为玉帛了。要不是我说除了指挥那么有——

    正说着那边云图从木桩区跳了回来,大声道:徒弟你不能老是站桩打了,你试试跟这未成年哈士奇也打一次!

    北疆:……啊?

    云图:徒弟弟你别担心,小哈比你少了将近二十级,你能赢!

    北疆:……你……

    古河:这是欺负人吧。

    云图:没事,你去掉链子扣点装分就差不多了。我的徒弟走的是跟他师父一样光明伟岸的路子,绝不做背后阴人的事。

    北疆:……

    云图:开头就放飞星挂dot。他上马你就控他,你往前冲你就闪避,血量掉到三成以下再开惊鸿游龙来减伤,前面血多的时候及时开爆发虐他。天策好打,信我没错的,我打过好多次了。

    北疆:……

    云图:当年一个凑不要脸的哈士奇拿着卖不出去的烟花来炸我对外宣称我浪费了他七夕辛苦做任务的精力和热情,被我无情戳穿之后恼羞成怒唆使他兄弟对我围追打劫,给师父当时弱小的心灵造成了无可挽回的阴影。

    云图:一个少女从此走上了只钟爱木桩的道路,这种心情难以言喻只能对江河哭泣。徒弟弟你千万不要随便跟陌生人走得太近,这世界没有霸道总裁,只有鬼畜眼镜。

    我心说你俩干脆别打了直接说相声去吧。

    正黑线着,古河m我:师兄跟我说北疆给云图求过情缘。七夕任务是什么?

    我:你要是感兴趣的话我下次带你刷一次。很繁琐,我们两个又只能下班再刷,估计会很吃力。

    古河:任务橙子又是什么情况。

    我:别管这个了,我觉得你师父这话还有可信度。她说的那个天策就是北疆,北疆手头里有的烟花不大可能是他自己做任务来的,他有这耐心才有鬼了。

    我:你还记得他还没进来单位的时候我们怎么讨论的不,这人有能力,就是太滑了。死要面子活受罪,一本正经胡说八道技能是点满的。

    古河:记得,张玄英么。

    我:嘿。北疆这小子进单位之后睁眼说瞎话的本事越发精湛,他最近上班时间看起来无比纯良,你留个神,改天我再跟你聊聊其他事情。小聪明用多了会上瘾,上瘾了会出事,我估计他离出事不远了。

    古河:改天再说。

    游戏里北疆已经被云图激得有点上火了,古河点了切磋,已经记得放飞星。

    第一场,北疆赢。

    我在屏幕外挑了挑眉。我以为北疆就算装也能装个小白把这戏往下演,结果他这一赢不就暴露自己是技艺精湛的老手了。

    古河立刻开始打坐回血,对云图道:抱歉,我没来得及开减伤。

    云图:没事,再来。

    云图:徒弟弟你遇到不错的家伙了,小哈很厉害呀。

    第二场,北疆赢。

    我有种微妙的即视感,总觉得历史重演了。之前是北疆和古河打,现在是北疆的小号和古河的小号打,打得古河站都站不起来。

    北疆那个临场反应速度真是,怎么说呢,天纵奇才。他确实是玩游戏的一把好手,某几个瞬间我特别想知道他如果练习明教是什么效果。高手就在眼前,看着有点受刺激,实在想跟着学学。

    第三场还是北疆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