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长,镇山河![重生] 第80章
作者:一袭白衣的小说      更新:2016-11-10
    《人事科的同事去组织面试,应届生里有个浩气的指挥》

    原地址:/p/_lz=1

    原作者:逆袭的美洲狮

    要死,这破机子果然是来给我添堵的。网.136zw.>

    我这时候重新上线也进不了他们帮会领地,干脆就关机拿起充电器手机去找古河。

    古河一脸凝重地看着屏幕,瞧见我进来点点头就算是招呼过了,视线又转回屏幕上。

    我煞有介事地曲起手指敲了敲他已经敞开了的门。

    我:你这儿有瓜子没?

    古河:没。

    我:你这儿有爆米花没?

    古河:没。

    我:你这儿有可乐没?

    古河:没。

    古河: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我:看戏。

    我带上门搬过椅子坐他旁边,强占了前排最佳观影坐席。

    我看屏幕上那个熟悉的天策,啧啧称奇:我跟你赌五毛钱,你师父跟北疆有暧昧。

    古河:此话怎讲。

    我:没事跑到别人帮会溜达,要么叙旧,要么找茬。

    我:游戏里的武侠有没什么杀父之恨,多的是则是夺妻之仇。我看你师父□□,大概是背负了不少爱恨情仇。

    古河:没看出来,感觉就是个小姑娘。

    古河:为什么你对我师父这么大成见。

    我:因为你这个师徒观早晚要坏事,我得提前给你敲打敲打。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上下级等级森严是一种境界,多年父子成兄弟也是一种境界。能打破框架跟领导交心才是正途,这经验也适用于师徒或者师生。

    古河:你这是说的游戏还是工作?

    我:也没差太多。

    古河:不见得。

    我:你工作时候还是用你的办法就行,我待的反正也不是人事科,对那边无从置喙——我说的这是办公室的工作艺术。

    古河不置可否,倒是笑了笑。

    我一看他这表情就知道我刚才说的话基本都打了水漂。古河家里没什么人有类似工作经验,都是靠他自己摸索;平时谨慎习惯了,自然对我这种路数消化不良。可以理解。

    不仅可以理解,我还挺喜欢这样。很多时候我自己工作一枯燥就心浮躁,真得靠他把我拽回来,以免误事。——有个能跟你互相讨论,且能力相当、意见相左时还有魄力把你拽到正路上的兄弟绝对是件好事。

    我也笑了笑,把注意力转到游戏界面。古河的新师父炮姐站在台阶上俯视天策将士北疆,两个游戏角色都是白发,光下仿佛随风微动,倒是平添了肃穆之感。

    呔!她大声道:你这个人贩子又来了!!

    北疆大笑:你自己看不住徒弟,他们爱来我这儿难道不是你自己能力太差?你当别人是你儿子还是你闺女?

    北疆又道:你还叫我人贩子,几天没见你又从哪拐来一个没成年的……我看看……哦唐门。

    北疆叹道:你怎么又养dps,你赶紧去捡个奶啊。现在我手头上的dps都溢出了。

    我大致听明白了,看来古河这新师父带人是把好手,不知为何北疆看上这点了,隔三差五从她手里搜刮有潜力的人。

    云图又恼又怒,对北河的炮哥说道:徒弟你记住这人!这是个流氓、凶徒、恶棍、人渣、废物、色(和谐)情狂!

    ……我看着游戏屏幕感觉下巴都掉下来了。

    北疆啧啧道:看在你是我兄弟帮会的元老之一,老子今天不跟你计较了。

    北疆又走到古河的炮哥面前,上下打量一番,道:云图带唐门还行,你一个星期后把dps打上万,我给你个机会让你参几个教学副本。

    古河:……

    古河扭头看我:陌生人见面一般怎么打招呼?

    我已经被这场景刺激得头疼了,无力地摆摆手:不知道怎么说话随便给个表情动作就行了,反正你现在走的是高冷风格。.136zw.>最新最快更新,提供

    古河皱眉打开表情库:……这么多。

    古河:第一个成吗?

    我:随便都行了你怎么这么……第一个??!

    我一个激灵,抬头已经来不及阻止了。屏幕上的高冷炮哥正对着北疆道:

    [你要跟我抱抱吗?#卖萌]

    我……

    我……真是……叹为观止……………………

    古河紧紧盯着屏幕,皱眉:他为什么拒绝。

    我沉痛道:对不起,古河。如果我是北疆我也会选拒绝。

    古河扭头深深地看了我一眼:你说第一个表情动作可以,我还以为拥抱就是这游戏里约定成俗的见面礼仪。

    我继续沉痛:这锅我背了。

    游戏里的气氛则极其微妙。云图已经惊呆了:徒、徒弟弟你为什么对一个人渣这么好……

    北疆沉默良久,对云图道:你捡的这是个妖炮吧。

    古河这回不知为何反应极其敏捷:我不是!

    北疆啧啧道:那你上yy?

    古河:……

    北疆:不敢上。唉果然是妖。

    ——古河!我大声道:要忍!

    我说:韩信忍□□之辱!才有国士无双之成!

    我说:豫让能漆面吞毒!身为刺客青史留名!

    我说: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

    我说:司马迁惨遭宫刑——等等这个例子不太合适……

    古河:——闭嘴!!!!

    古河:法克他说我不是男人?!!!!!!!!!

    屏幕上的北疆:这年头的妖号越来越多了这世界还行不行了。

    屏幕上的北疆:剑三真难玩。(叹气

    古河立刻去找麦克风。我扑上去一把抱住他胳膊。

    我:冷静冷静冷静

    我:莫慌莫慌莫慌让我给你去网上下个变声器先……

    屏幕上的北疆:沉默这么长时间?难道是下变声器去了。(笑

    屏幕上的北疆:下了也行啊,有胆子直接进攻防频道来,让大伙都听听。哥亲自来会会你,看你是御姐还是萝莉。

    我心说北疆你给我闭嘴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古河一把从我手里把鼠标拿回来,点开了yy,找到攻防频道。

    我胆战心惊语无伦次汗出如浆:嗨兄弟冷静说好的次元壁次元壁次元壁次元壁次元壁次元壁

    古河:闭嘴。

    古河:我心里有数。

    古河一字字道:我现在很冷静。

    我心说你冷静个球啊?!你旁边的黑气都快实体化了好吗?!

    攻防频道一片莺歌燕语……呸,我是说一片歌舞升平,入耳都是轻松愉快的祥和气氛。因为今儿不打攻防,所以频道里都是闲人,大部分都是和北疆有着深厚战友情谊的兄弟和渴望和北疆有超越深厚战友情谊的姑娘。

    古河脸色铁青地上线了,那里边的人也没在意。麦上有个人正唱歌呢,我当时战战兢兢整个魂魄都快从喉咙里飞出去了早就不记得唱的是什么了,只记得没半分钟又有个id上线,yy里有人发现又惊又喜,说,嘿,北哥!

    北疆笑骂道:又唱歌,你们这些人当这儿是歌厅呢。

    北疆又道:刚才有新人进来没?有个妞儿在我跟前装爷们被我拆穿了还不服,我叫她过来开个口。

    北疆:都哑巴啦,刚才到底有人进来没?

    下面立刻有人说有吗,诶好像有,诶好像还真有,我刚才看见那什么什么什么

    北疆:呦,看来是真来了。是你不?

    北疆又道:别扭捏了,露个嗓呗。

    北疆再道:你矜持个球啊,哥这是给你面子。今儿高兴,你别来给我毁气氛啊。

    北疆:呦你这是不好意思了?别介,给你个台阶下,不知道说什么是吧。

    北疆:嘿,小妹妹,别害羞了,干脆就给哥唱个歌吧。

    ……北疆你真是个英雄啊我说你……

    古河冷笑一声,站了起来,把他椅子直接踢一边去了。

    然后开始唱了。

    卧槽。

    我魂飞魄散了我。我对天发誓我活了这么多年都没听过这么直刺灵魂的声音,好吧这可能跟我当时距离他比较近有关系。

    ——也有可能《国际歌》自带的雄浑壮阔的气场有关。我心说古河你真会挑啊你,毕竟之前这人三次元里是真高冷,我都没听过古河唱歌,另一方面我他么就没停过这么难听的国际歌……

    “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

    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

    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

    要为真理而斗争!”

    哇。

    我茫然地想到一句话:风在吼马在叫古河在咆哮

    ……

    “最可恨那些毒蛇猛兽,

    吃尽了我们的血肉!

    一旦它们消灭干净,

    鲜红的太阳照遍全球!”

    “这是最后的斗争!

    团结起来到明天!

    英特纳雄耐尔啊!

    就一定要实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