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长,镇山河![重生] 第79章
作者:一袭白衣的小说      更新:2016-11-10
    《人事科的同事去组织面试,应届生里有个浩气的指挥》

    原地址:/p/_lz=1

    原作者:逆袭的美洲狮

    我可以对圣火发誓,我,一个正直的明教弟子,并没有在对我身边这个中原人幸灾乐祸。.136zw.>最新最快更新,提供我只是单纯地因为风水轮流转今年到你家而感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办公室里永远都有一群古道热肠的阿姨,你单身你不着急她着急,她不是假着急她是真着急,你还不好跟她解释说自己现在还不想成家——毕竟父辈的人搁到现在你现在这年纪不仅仅是成家了,儿子都满地乱跑会打酱油了。

    还有一种人是被迫着不得不先把你情况摸清楚。他们是真不想掺和你跟谁的恋爱问题,但他们身上担负着任务。(笑

    这事儿古河比我有发言权,因为我熟悉的圈子里,有两拨人每年都被这任务压着,他们要么分布在各单位的人事科,要么就在党校里当班主任。

    我当时估计是笑得过于灿烂了,北疆一脸“这人是不是没吃药”的表情惊愕盯着我,我再拍拍他肩膀,“你是不是还没交你那什么什么表格?档案里缺的那个。”

    北疆:“……入学花名册?”

    北疆:“今天盖章,明天才能交到人事那边。怎么了?”

    我:“交的时候做好心理准备,你古哥这两天会趁着办公室其他人不在的时候,以漫不经心的姿态假装不经意地问你现在是不是单身。”

    北疆眼睛一瞬间都圆了:“你说他问我单单单——?!??”

    我看他这表情,乐了。

    我心说小子,你看你不懂了吧。——怎样才能最方面快捷全面地了解一个人?看简历,看档案。新人的简历档案短期内都搁在哪儿?人事科。其他单位或者本单位的人听说有不错的小伙子新来了,最直接是拜托谁来替自家姑娘留个意?拜托人事科科长。人事科科长才懒得做这些事,把活再下放给谁?

    ——可不就是古河么。看最新章节就上网【】

    嘿,我都能想象到当时是个什么情景了。

    人事科科长:“小贺啊,我战友家姑娘如何如何了,新来的那谁谁谁,你帮我问问情况哈。”

    古河:“……好的。”

    我想到这儿忍不住继续嘿嘿嘿嘿并且朝北疆投以鼓励的眼神。我其实挺理解他的,毕竟游戏里是个叱咤风云的人物,烂漫情怀根深蒂固,对老一辈这一套肯定吃不消。

    北疆涨红着脸等着他那些资料复印完,朝我点个头,走了。

    下午我做表格耽误了点时间,晚上吃了饭直接回自己房间去找游戏里找古河。

    他在金水镇做任务,我组对之后看到队伍里还有个陌生的唐门,猜测这就是古河的新师父;到了地图找到人,一问之下,果真如此。

    炮姐叫云图。我对各门派的武器挺感兴趣,唐门武器有的好看,有的极尽奇葩之能;这姑娘手里的千机匣好像是自己拓印的,很对我胃口。

    除此之外我只记住了她白发单马尾。

    ——这不能怪我,我平时又不去过外观商城,白衣在我眼里就是白衣,还能有什么区别?

    反正你现在先记着云图这两个字就好。不容易啊,到这时候真女主才显山露水,累死我了。

    我玩剑三之前对明教的概念只停留在《倚天屠龙记》上。小昭是我初恋,我当时读读到后面,小昭甘心去做了波斯明教总坛的圣女教主,边说边哭边笑,张无忌抱着她轻柔的身子坐在自己的膝上,心涩心痛心酸,又怜又伤,就俯身亲吻她嘴唇。

    我当时大概还是个初中生,初一还是初二来着,想不起来了。反正看书看了一半,就觉得心里突然一热,心跳就快了,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这世上有一种女人,你乍一看是普通的,但是再一看竟是珠玉蒙尘。你把这珠玉上的灰尘都擦干净了,眼前一亮,发现它是果真的好看:光彩照人温润可爱小小的一个,被你捧在手心里。看最新章节就上网【】

    你看着就不由自主地微笑,觉得自己若还是个男人,就得保护好它,既不能叫别人觊觎了去,偶尔还偏偏得故意显露外界一些,让其他人羡慕你有这等好的本事,可将美玉拥入掌中。

    古河的爱情史我不知道。我教他玩剑三之前这人简直是过的修行一般的生活,三点一线,枯燥乏味。好在欣赏美的眼光毕竟是有的,我给他讲喵姐的大胸美腿多么棒多么棒,他也知道点头赞同我观点。

    我到金水镇,找到古河跟他打个招呼,炮姐传完功,教他重新整理自己的技能快捷键。我无事可做,就在旁边溜达。

    云图:喵哥有点闲啊。

    我一乐:姑娘我看你骨骼清奇,是个练武的奇才,要跟我回恶人谷吗?

    别误会。我当时还忌讳她是北疆兄弟帮会中人这事,正打算探探面前这浩气的口风。

    云图:喵哥出言不逊,徒弟弟我能不能杀他?

    古河:不行,那是我兄弟。

    云图:——噫,逆徒!

    古河:杀他之前你先杀我好了。踩着我尸体过去,若是能杀了他你便杀了。

    云图:你确定那喵哥你是兄弟?我怎么听着像是你情缘?!

    云图:——逆徒!我站唐毒啊你怎么拆我cp!

    ……炮姐你画风是不是不太对。

    古河:……我不是……

    云图:徒弟弟你赶紧升级,满级了之后我带你打竞技场。

    古河:……我……

    云图:记得做阵营日常。我喜欢儒风套,高跟鞋看起来棒棒的,徒弟弟你快去凑一套穿。

    古河:……高……

    我惊得都快掉线了,还没回过神来提示音一响,是古河在密我。

    古河:我现在到底能不能解除师徒关系?!

    我:……

    我:别,你这师父不得了。我刚才看了下,她装分都快赶上北疆了,若是加了你仇恨你这号又白练了。

    我当时缓过劲来之后,总觉哪里不对,心浮气躁,就不想再继续语言试探了。

    我退队点云图切磋。古河当时就愣了,炮哥没点好频道直接近聊里开了口:你一个明教——

    我知道他想说什么。毕竟之前我亲口说明教克制鲸鱼,他惊讶我居然明目张胆欺压女娃儿。

    云图:哎呀终于。

    云图:徒弟弟你不是一直想知道鲸鱼怎么打明教吗,为师教你。

    我苦笑了一声,擒刀上前。

    切磋结束,鲸鱼赢了。

    丢人了,我打坐起来又跟她打了一次,还好这回没输,险胜。

    云图也不打坐,围着我转了一圈。喵哥你不错呦。

    不错个棒槌。我当时更加心浮气躁,毕竟我之前看云图带徒弟一副温和委婉的模样,还好笑这场景是有点小昭的影子,结果一试之下发现这哪里是小昭,这是赵敏——言语藏锋,浑身带刺。

    云图:徒弟弟你得养成随手挂飞星按扶摇的习惯。

    云图:改天我带你去见你大师兄,我要是不在线你就找他带你刷级。

    云图:徒弟弟你现在还小,平时多逛地图,开了战乱之后是个新世界哦。

    ……我都不好意思告诉她你旁边这个比一般意义的小白更加菜鸟的炮哥也曾经满级过。

    云图:徒弟弟你好高冷啊。

    我嘿了一声:对他这人姓高名冷,炮姐你不要想着玩养成系了,他不适合这个路数。

    云图:徒弟我还没听你叫过我师父。

    古河:……

    古河:师父。

    云图:叫我师父父!

    我嘿不动了。我老血梗喉。这位姑娘你真是好想法,你还想让古河给你卖个萌还是怎么的。

    古河:……

    古河:……师……

    云图:师父父!

    古河:…………………………………………父…父……………………

    法克啊这回换成我浑身寒毛竖起来。满屏的违和感炸得我头皮都快飞出去了。

    古河尴尬至极,m我:现在师徒流行这样对话?

    我:……习惯就好,习惯就好。

    古河:我觉得我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我:…………我的直觉告诉我你会失去更多重要的东西。你要是不改改你尊师重教的习惯会吃更多亏的,游戏里跟现实不一样,你这一看就是学校里一路当好学生过来的。她说你逆徒你心虚什么?她是你辅导员还是你导师还是你科长?

    古河:啧。

    云图说她心心念念风色扇子,执意带古河去做帮会日常。我想起自己捕快挂件还没刷完,就溜达着去找燕道长。漫不经心挖掘尸骨,挖了一半古河再次m我。

    古河:北疆在帮会领地。

    古河:这是什么特权?我确认过他不是这帮会的人。

    卧槽我就说我好像忘了什么事!我手一抖赶紧中断动作给他解释兄弟帮会是什么概念,结果挖掘尸骨居然还挖得停不下来了,打字都打不上去,我心道坏了,抬头一看延迟,血红的五位数。

    要死,这破机子果然是来给我添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