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长,镇山河![重生] 第78章
作者:一袭白衣的小说      更新:2016-11-10
    《人事科的同事去组织面试,应届生里有个浩气的指挥》

    原地址:/p/_lz=1

    原作者:逆袭的美洲狮

    →_→不是我故意卡文主要是这段特别搞笑我给你们酝酿酝酿……下面防盗正文【哪里不对

    ===

    我一看id冷不丁浑身一震。.136zw.>最新最快更新,提供

    我:……那位炮哥先留步。

    我:我不是什么坏人。

    我:诶我突然想不起来了,三严三实是怎么说的来着?

    炮哥:严以修身、严以用权、严以律己,又谋事要实、创业要实、做人要实。

    我:……是哦,□□在七届三中全会上提出两个务必的时候说的那个什么什么什么

    炮哥:他是七届二中全会上提的。

    我:啊对,你看我这脑。嗯。

    我:……

    炮:……

    我:中国医改!

    炮:破冰前行。

    我:四个全面!

    炮:民族复兴

    我:补短板?

    炮:着力解决发展不平衡问题

    我:防风险?

    炮:着力增强风险防控意识和能力

    我:稳增长!

    炮:调结构。

    我:促经济!

    炮:保民生。

    我:是你吧!!!!!!!!!!!!!

    炮:……

    我:说好的奶呢?!??!?!!?!?!!!!!!!????????????

    我:给你一晚上时间考虑五七万长歌结果你又练了唐门?!???!!!!

    古河:唐门轻功比较顺手……

    我:那是你摔死无数次之后的顺手。你的修理费都够买矿车装了。

    古河:我对这些技能熟悉,升级起来也快,一周内就可以重新满级。

    古河:总之就唐门了。鲸鱼挺好的。

    古河:而且我还没试过用田螺心法,不愁没有新东西可以学。

    我:不不不不不不你先把鲸鱼学好就行了。你上次连飞星都不放就冲过去打我整个人都惊呆了,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有多脆?你是远程啊哥。

    古河:现在知道了。

    古河:你有没有熟悉的人是修惊羽诀的?最好是pvp。

    我:想要师父?

    古河:能学就行,不求名分。

    我:我现在不好直接去联系之前的人了,你直接发广告吧。

    古河:在哪发?

    我:左下角找那个合掌的图标,点开。

    古河:那,怎么写比较有效果的?

    我:只要你不写三严三实,怎么写都是有效果的。

    我:刚才有人路过长蛇谷,我觉得他看见近聊频道后整个世界观都会粉碎性骨折。拜师之后你干脆就装高冷吧,这样还比较正常一点。

    我:哦对了,拜师的时候别太盲目了,最好还是能空一个位置。满九十级你就去各个主城看别人怎么切磋的,如果有犀利的鲸鱼,别犹豫,冲上去直接抱大腿吧。

    古河:恩。我自己什么时候可以跟别人切磋?

    我:其实什么时候都可以。

    古河:好。

    [我观阁下英姿勃发,可敢与我一战?]

    我:

    我:……古河

    我:古河你知不知道身为一个明教看待你这种做法,仿佛看到作死二字在你背后冉冉升起……

    我:来我教你个词,叫做“翻滚吧,娃娃鱼!”

    古河:赶紧确定,切磋等待也是限时的。.136zw.>最新最快更新打一次试试。

    一分钟后。

    古河:……我是怎么死的。

    我:作死的。

    古河:你隐身我还怎么拉开距离?你不是说我是远程吗?

    我:圣火昭昭,圣火耀耀,有个唐门,把它吃掉

    古河:这是什么?

    我:我原来那个帮会的劫镖口号。

    古河:明教是不是克制惊羽诀?

    我:你才知道啊???

    古河:wait

    我:哦?拜师信息有反馈了?

    古河:对。

    我:那你忙吧,我去升个级。

    我还没来得及轻功离开长蛇谷,古河又道:其实你可以考虑上你原来的号看看。

    我当即就飞不出去了:……恩?

    古河:你当时在恶人谷砍一个浩气的天策,天经地义,无可厚非;最大的疑点也不过是之前拿了我数次悬赏。

    古河:我们两个在游戏里都是小角色。就像你上次说的,我跟北疆不是一个段位,他能记住胜或者败的攻防,记住同袍手足或者能在他枪下走过三遭的对手;我们对他有杀意,在他眼里估计完全不成气候。

    古河:说难听点,你记得你每次打死的苍蝇长什么样子吗?

    我:有理。

    我:有理是有理了不过也真够难听的……

    古河:现在过去风头了,他那边的人查不到我有什么亲友,也没有帮会可觅,逐渐就不会放在心上。你那个号平时跟我没太多交集,赌一把,现在是安全。

    我:承你吉言,我等会上去看看。

    我:跟你联系要收徒的人到底什么门派?

    古河:看不到,只有id。

    我:加好友。

    古河:他问我现在有帮会没有。

    我:是中浩就加呗,无所谓了。确实有人一边收徒一边给自己帮会也招人的。

    我:我先撤,大号如果安全我再组你。

    小退,重新返回人物选择界面,点了满级的喵哥。说真的我还真没经历过这种上自己账号还偷偷摸摸的感觉,真够古怪的。

    不过重新看见破军校服的感觉真他么亲切啊。人物界面该有的挂件和声望都在,还是熟悉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

    我在恶人谷上线,也没感觉满世界的人都准备来杀我,索性放开胆子一路从龙门荒漠溜达到成都。成都依然有土豪在烧地图,烧得我一帧一帧地艰难挪动,心说年底了成都干脆也相应政策禁放烟火爆竹好了。

    一路安全。

    这回是真放心了。我立刻组了古河,发现他还在老长安。很好嘛,余半仙就在我身后,方便方便。

    我找到他的时候这家伙id下面已经多了个帮会名,没看见旁边有其他人。

    我落在山头上,朝着下面的人打招呼:嗨。

    其实我看他重新回归蚩灵还觉得挺有趣的,便笑道:嗨,那边的小炮,你要跟我回大漠吗?

    古河:又是跳楼成就?

    我:可不是么。

    我:我说,你这个帮会名我怎么觉得挺眼熟的……你师父什么门派?

    古河:唐门。鲸鱼成女。

    我:挺好挺好。……嘿怪事了我还是觉得我在哪见过你这个帮会……

    古河:我刚才查兵甲了,没查到。

    我:你新师父呢?

    古河:给了我一堆丸子,已经撤了,说明天再来。

    我挠头。

    这个莫名其妙的既视感一直持续到我带他刷了一次三才阵下线都没消停。

    到我睡觉都没消停。

    第二天我睡醒了才陡然醒悟过来。原来我不是见过这帮会名,而是听过——上周四北疆在洛道指挥攻防到结束,清水给他点燃海誓山盟之前,这人那时候正给他兄弟帮会打广告呢,那帮会名,可不就是这个。

    ……万恶的墨菲定律。

    上午没空去人事科,倒是复印资料的时候见着北疆了。上班的时候还考虑北疆和他那个兄弟帮会总让我有人格分裂的崩溃感,决定这事放到晚上再去跟古河沟通。

    北疆在复印机琢磨怎么印双面。他要摆脱他那一身的学生气质估计还得两个月,不过平时看身边人的面貌看多了,偶尔看见个学生还是很舒服的。

    我:弄完没?

    北疆有点尴尬:不知道为什么复印出来非常黑。

    我:调浓度。

    我:……算了你靠边站。

    北疆看我调复印机的时候有种手脚不知道该怎么放的僵硬感。我看着好笑,道:新科室的人难道还排挤你了?怎么这么紧张。

    北疆苦笑:科长挺好的,说我是年轻人,还加了我微信让我进了办公室的群;可惜年龄差距太大,办公室里或者群里我实在插不上话,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问他哪个科室的,北疆报了个名。我一听还不错,远离核心,那儿还有自己的独立财务。

    北疆在复印机的机械声里叹气:周围人聊天聊的都是自己孩子今年初中最后一年了或者高中最后一年了该报哪个学校,我怎么知道,一句话都插不进去。

    北疆:搞笑了,我只能他们问什么我就答什么……

    我:哦,问你什么了?

    北疆无奈摊手:也没什么,就问我多大了哪毕业的现在住哪父母是本地的不是现在住的自己房子还是租的之类之类之类之类

    我:……嘿?

    我: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北疆被我笑得毛都快竖起来了:——哥你笑什么了呢?

    我亲切地拍他肩膀:小子你的春天要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