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长,镇山河![重生] 第76章
作者:一袭白衣的小说      更新:2016-11-07
    《人事科的同事去组织面试,应届生里有个浩气的指挥》

    原地址:/p/_lz=1

    原作者:逆袭的美洲狮

    如果真是被打死的也就罢了,装分差太多,北疆也无愧于他的盛名,直接对战的感觉彪悍至极,古河被对方直接纵马踩掉了大半的血,基本已经是个死,隐身后——

    天策技能我不熟悉,反正当时他隐身了但是没什么用,北疆一枪把他从隐身状态直接抽了出来,抽掉了最后的血皮。

    这儿如果有知道的还是请指教一声,先谢了。

    我当时看着屏幕上躺尸的炮哥顶着个灰色的id,洛道背景深红一片,看不到人影只能看见一片片的名字在半空里蹿动,就跟幽灵似的。

    不用看也能猜到近聊频道现在是个什么状态。

    我:你还不下线?

    古河一言不发。yy频道还留在洛道攻防上——这就不是不想听就能听不到的了。

    我说:你不是读了很多遍的曾国藩么,避其锋芒、攻其不备知不知道?

    我又说:行吧,你跟清水有没有其他联系?q或者yy什么的?

    古河半响后开口:有个yy房间。

    皱眉一会儿,又道:麦借我用用。

    我带着麦回来之后古河已经退了游戏。清水果然在线,古河戴着耳机木着脸等着对方开口,我插上麦,指f2,朝古河打个手势。

    看见没?没玩过游戏的就是麻烦,细枝末节的东西都得临时教,带新手并不是什么有趣的事。

    古河戴着耳机点点头。我看他桌上居然有写了九成的年终总结,咦了一声。古河不想让我就这么拿着抄,不过耳机里出了声,他起身起了一半硬生生坐回去。

    我也没打算照抄,毕竟两个科室一整年里重合的工作也就一两成。不过我得看看他思想总结那部分是怎么展开的,他写报告一把好手,反正年年我都抄他的,不差这一回。

    我看了一会,总觉得古河那耳机漏音,实在忍不住了,把那笔记翻过一页,空白页面上重新写:哭了?

    古河电脑屏幕下面一摞a4打印纸,也抽一张写:对。想想办法。

    我脑子要炸了:你他么倒是安慰两句?!!!!

    古河愣了一会,写道:我不会。

    你不会就不会吧,反正老子仁至义尽;麦都给你了,连个妹子都哄不好你明儿就自己吃了自己吧。

    我回自己房间开电脑上游戏,还好帮主在线。

    我:帮主。

    帮主:二傻你今天打不打33?

    我:……法克老子叫无量,我什么时候改名叫这逗逼名字了??

    帮主:帮会里来了一个新手明教,他给我背了一遍你们的《大光明录》,无量净土前面那一句不是十二常宝么。

    我:说正事。

    帮主:你说。

    我:我要退帮。

    帮主:行啊,这回退一周还是退两周。

    我:……你这个周期性收养流浪儿童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帮主:我是周期性拾荒。

    我:我朋友惹麻烦了,我肯定是要帮他的,到时候名字下还挂着帮会名不合适。

    帮主:你朋友是浩气还是恶人?

    我:浩气。

    帮主:让他转阵营。

    我:他转了也不会来你这儿。

    帮主:那你还在我眼前干什么?滚。

    ……真是个愉快的退帮过程。(棒读

    北疆下周一来单位正式报到,按照他这个两次面试间隙里还不忘上线攻防的脾气,估计整个周末都能逮着。

    打听好一些事,做好一些前期准备,第二天该上班上班,唯独忘了一件事。

    ——忘了周五是整整一周里最忙的日子这事了。等我把最后几个邮件回完回家开电脑居然已经是晚上九点半。

    我上线还没喘口气,一行紫字密到我这儿,是古河的。

    古河:组我。

    我组完一看,他在唐门密室。

    我:……你跑那儿去干什么。

    古河:我被悬赏了,你神行过来杀我,赏金记得给我一半。我没钱修装备了。

    我:你现在还有帮会没?

    古河:被踢了。

    我:好。你在唐无言那儿等我。

    神行过去之后,先交易给他一些金。

    古河:用不了这么多。

    我:这是上次你借我的盒饭钱。

    古河:你怎么还记得这事。

    古河:我记得你给你二十块你就给我两千金?现在的金价已经这么诡诞了?

    我:卧槽你到底要不要?

    收了。

    我:先别到唐无言那儿修,我杀你再说。

    古河:行。

    我:脱。

    古河:恩?

    我:脱衣服。

    古河:……我这儿已经有两千金了我觉得你杀我造成的装备磨损也就那样了,再修也不会把这两千金修成负数。装备什么的我还是穿着。

    我:开玩笑啊,这是我跑商挣的钱,是要花在刀刃上的,我这是给你省一次修理费你知足吧。

    我:卧槽我今天加班累成狗了你到底脱不脱了你不脱我睡觉去了。

    古河:我怎么这么不乐意呢。

    我:我乐意就行。

    如法炮制,到周六傍晚的时候我们两个手头上的钱数真是,挺多的。

    感谢组织,感谢北疆,感谢人傻钱多的浩气。我看着我兜里那些钱已经难掩激动了。

    ……早知道赚钱这么简单我为什么不早早地把古河推出去吸引仇恨,我真傻啊……

    古河:你这两天杀我次数太多,悬赏都落到一个人手里太不正常,估计已经引起注意了。

    我:无妨。明早早起记得去排恶人谷的地图,我们赶中午场。

    古河:你电脑不是不行么。

    我:我去网吧。

    古河:ok

    我:恶人谷地图对你来说遍地红名,你这id在浩气里已经很扎眼,尽量早去,找个地图角落先躲着。

    古河:如果是已经焦点了我的人,单纯拉开距离能成??

    我:……你问我我也……

    我:反正也是试试。运气好的话杀一次北疆,这事就能揭过一页;运气不好杀不死北疆,这事也算是揭过一页。

    古河: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我:然。

    古河:这两个号过了今天都不能用了,你之后是重新练个明教还是怎样?

    我:过了今天再说。脑子不够用。

    古河:脑子不够用?

    我:我年终总结才写了一千字,焦虑得很;这事儿成或不成,晚上老子都不奉陪了。

    闪开,我要变文风了。

    谷内守卫抬头看看,日头如烈焰,焚烧大地,撩起无形狼烟。

    他舔了舔干裂的嘴唇,便垂下视线,遥遥看着恶人谷谷口的人群。江湖弟子老江湖,自己一身红衣,本是为了快意恩仇才进的谷,其实还没体会到多少江湖的豪侠风貌;可惜了,枉费自己还在王遗风老匹夫那儿费了口舌,看来今日就要交代在这儿,再无缘三生之路了。

    恍惚里却浑身一震,仿佛听闻虚空里擂起战鼓!

    守卫精神一振,口中呼喝有声,擒刀上前,不过走了一步便感觉有千钧重压在脊背;对面人潮原本是缭乱颜色,此刻粉黛千重半数转为漆黑,无数重盾立于地面;身后倒是有些箭矢飞芒如群星胡飒纷至,一触到盾便诡诞地折返回来,激起一些新血泼于恶人谷的地面。

    守卫头颅滴溜溜滚落在地上,然后滚到草丛里,环眼圆整着,龇牙咧口,像是还蓄着力气。有人声呼浩气二字,便踏过他身体走过甬道,纷纷攘攘,如溯游的鱼群。然而又不像鱼群,那人中有的还骑着马,威风极了。

    有些谷里的守卫看着一些在王遗风面前发过誓言的红衣客踏着云飞掠头顶,有持双剑者飞旋踏飒,有持双刀者暴起直取首级,亦有持□□者虚握缰绳兀立——甲胄的铁片紧贴着皮肤,纵马则马长嘶,持枪则胄鸣响。身前身后倒是都有些相仿的一等一的江湖英雄,杀出相仿的一片血红。

    不知不觉就已经延伸了一条长长血路。米丽古丽守着岩石而不屈,但已经是强弩之末。两侧人马都现了疲态,有红衣兜帽的刀客潜在上方,堪堪避开人群。米丽古丽倒下的一瞬,身上的珠玉都叮叮作响。她眼角柔美,明明是死亡,倒像是睡下去了,挥袖一转,手如柔荑,指甲上涂着单薄的豆蔻,艳丽非凡,红色豆蔻跟着指尖一绕,就轻轻巧巧取走周围一圈人的性命,多带了这一些人陪她走地府一遭。

    浩气的圈子一瞬间显得单薄了一层,有持枪者振臂,便立刻有人补充进来。垂死中的守卫虚妄只能抬头,他喉管被割开,此刻呼吸声粗重如破旧的风箱一般。

    他看见早先那兜帽的刀客动了动位置。

    持枪的浩气天策在余波中未能完全幸免,此刻身形一晃,倒像是被同伴用勾爪牵引着陡然往外拽了两丈。他大吃一惊,觉得上方一凉,也抬头。

    他抬头时候被烈日刺了双目,眯着眼隐隐看见一个影子带着双刀,刀锋折射烈日的白光,正落在自己天策军服遮掩的脖颈。

    死了。

    谁死了?当然是我死了。

    差了一点还是没能把掉了三分之一血的北疆干掉,可惜了古河的助攻。这点距离不能一击必杀就彻底完蛋,北疆身后的奶至少二十个,随便起个针给个蝶他的血就跟井喷一样咕噜噜往上冒。

    我跟古河两个立刻都下了线。我觉得古河的炮哥相当一段时间内在浩气里都会恶名远扬,当时混乱中加他进队的人多回忆一会总能想起来点什么。

    我这时候还在网吧里,看看卡里还有点时间,就去b站看跳宅舞的小姑娘,顺便给古河打电话。

    我:古河?

    古河:恩。

    我:这次攻防最后还得是浩气赢。

    古河:对。

    我:所以你虽然反水一次,但是无伤大局;可惜没能真杀一次北疆。

    古河:已经够了。

    我:多问一句,你再练满新号之后还是进恶人算了。

    古河:我生是浩气的人,死是浩气的死人。

    我:……谢渊到底给你灌了什么*汤。

    古河:这是个习惯问题。

    我:行啊,晚上吃什么?

    古河:泡面。

    我:……老子没你这个兄弟。

    古河:现在还来得及补午饭,你是吃烤肉还是自助。

    我立刻下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