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长,镇山河![重生] 第73章
作者:一袭白衣的小说      更新:2016-11-07
    昨天把先来后到更完啦,大家就当个普通故事看就好了,今天要更的是《人事科的同事去组织面试,应届生里有个浩气的指挥》!特别逗的帖子是我追着更完的!和大家分享一下!喜欢的话可以去支持一下原楼主,下面是地址!

    原地址:/p/_lz=1

    原作者:逆袭的美洲狮

    废话不多说,以下正文,祝大家看防盗章愉快www【好像哪里不对

    =====

    男神可以当,爆照有风险。

    指不定哪天你情缘的前任就成了你面试考官。

    ……我简直要笑瓢了。

    指挥祝一路走好,十八年后你大概还能是一条好汉。

    古河就是我同事,人事科的。

    古河在游戏里是个炮哥,穿着一身没凑齐的儒风校服站着不动,脸上糊着半块面具,能看见的那部分眼观鼻鼻观心凝神屏息,呆滞如纸,简直一个大写的npc。我跟他打招呼,这孙子竟然也没回我。

    嗯,大概是上厕所去了。

    摸鱼时间宝贵,我继续做茶馆。做到一半古河回魂,看着我丧心病狂地疯狂殴打茶馆外的小混混,看了半天,问我现在在不在办公室。

    我说在。

    我继续殴打小混混,打得身心通泰一时无两,说哥们你等五分钟再过来,让我把茶馆做完。

    古河:嗯。

    他又看了一会。

    古河:你这是在做茶馆?你这是打算把太原的混混赶尽杀绝啊??

    我不知道有几个人在人事科待过,那个地方的是地狱副本难度,很能磨练人。

    古河已经磨练过了进化成功为我见过的最有时间概念的非人类生物,几乎是掐着点在五分钟结束的时候带着个牛皮纸档案盒到我办公室,问我现在有没有空。

    我说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古河:后天要复试这批实习生。

    我:你们人事科的事找我干什么,有要盖章的文件?直接找领导。

    古河:不盖章。你看看这人你有没有印象。

    然后翻开档案盒捡了一份简历给我。

    我一看上面的二寸证件照,说,嚯,小伙子真精神啊。

    古河:……嗯。

    我又看简历。985名校,学生会的骨干,绩点高,专业也对口。

    当了一年的广播站站长,校庆的时候采访了现在已经是省部级领导的谁谁谁和谁谁谁。

    自我介绍上还写着:有着出色的组织协调能力和统筹规划能力,善于应对复杂且被动的局面,并有多次在逆境中翻盘的经历,赢得诸多荣誉。

    我说:……最后这段话怎么读着有点微妙。

    古河:这人我上午见过了。

    我:如何?

    古河:很紧张,看得出不习惯穿西服。对答方面但是比其他人发挥得好一些。校庆时候当过学生记者这点应该没太大水分,就是套话虚词太多,很滑。

    我:你来找我就是跟我说有个前途无量的年轻人准备要过来实习了你看着还不错所以决定内定下来,复试的时候邀我去见见真人顺便打个招呼?

    古河:没内定。我觉得我见过这人。

    我:懂了。这人是领导七姑八婶的外甥还是侄子?

    古河:不是。这是我们服的指挥。

    ……

    妈的我吓得直接从椅子上坐了起来。

    ……我是说我吓得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古河是被我一手安利进了剑三坑的。他之前很少玩游戏,lol都很少玩,所以单是升级就升了两个月,满级那天他师父虎目含泪,泣不成声。

    我:这不是终于解脱了么你哭什么?!

    古河师父:我带着他去刷精英怪刷个好点的装备,跑地图的时候觉得这人方向感非常奇怪,问他怎么调整方向,他说用键盘上的方向键。

    古河师父:我当时如遭雷霆,问他到底会不会用鼠标右键调整视角,古河这瘪犊子玩意沉默了一会,在我面前走了几步,左右转了一会,大轻功飞出去又飞回来,摔死在我面前,密聊跟我说,会了。

    古河师父:wtf你塞给我的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

    我:……是个唐门。

    如你所见,古河在游戏里不犀利。何止是不犀利,根本就是很水。我知道这年头很多人想要个小白徒弟,但是这徒弟如果白到古河这种高度,教他实在太费工夫,还不如不教。

    古河升级途中磕磕绊绊,遇到了不少好人。打无盐岛的时候几个陌生人组队,有个花姐觉得这个炮实在有趣,对他照顾有加,古河念着这份交情,最后顺应潮流索性试着去求情缘,成了;一个月后再看情缘,没了。

    古河去问花姐发生了什么,对方语调轻飘飘的,说对不起,你不是我等的那班车。

    ……卧槽

    古河跟我聊过这事。我们当时不约而同陷入了蜜汁沉默,觉得这年头的偶像剧在台词设计上是不是对广大受众造成了不可逆转的不良影响;我们当时上学的时候无非是“我想带你看流星雨”,如今满地都是你的他的我的那班车,满地都是老司机,满地都是上错车的人——你们考虑过交通部的压力吗你们?

    花姐爱上了浩气的指挥。

    浩气的指挥不只有一个,我说的这一个在游戏里是成男天策,姑且叫他北疆。

    恶人和浩气分庭抗礼、甚至是恶人更胜一筹的时候,北疆这名字还是很响亮的。我电脑不行,打攻防卡成狗,所以有限的几次也是去古河那儿用他的号上去感受感受气氛;其中一次赶上了北疆指挥,yy里听了一会,感觉中二之气扑面而来,尴尬之情溢于言表,少年人那种死要面子活受罪又要强行耍帅,试图展现英雄豪杰睥睨四方傲视群雄的感觉久久挥之不去。

    平时听领导讲话做会议记录写汇报材料习惯了,冷不丁感受这种又中二又火药味十足的指挥艺术,不是很吃得消。

    我:……普通话还是挺标准的。

    古河:然而嘴太脏了。

    我当时就回头看了古河一眼。古河死情缘还没一周,我看他他就看我,面无表情。这家伙平时除了官方式的微笑之外确实没多少表情,然而那时候看着有点冷硬。

    如今我不在他房间里而是在自己办公室,想到这一幕就看向古河,倒是没看出多少冷硬的意思。反而还觉得有点搞笑。

    我伸手把学生简历又拿起来看了会:嗯。

    我:绩点不错,还玩着游戏,还做学生会?很厉害啊。

    言下之意,让古河下次复试的时候旁敲侧击多问一问,看看这简历里到底有没有真正的水分。毕竟大伙都是大学里出来的人,一个广播站挂个虚职,顶个学生会副会长的名,一年下来就是丰厚的素质积分可以拿;苦活交给一年级新生,年终的时候自己填个报告,去学生会干事的会上点个卯。成了。

    只要不是真正坐到会长那把椅子上,摸鱼这种事,多做几次都会熟能生巧。

    我到晚上下班吃完饭打了战场之后才想起来哪儿对劲。这不能怪我太迟钝了,年底报账是个非常麻烦的且窝心的事,奶奶个腿的我这辈子不想看见□□了。

    上班的时候脑子运转过速,烧成了浆糊,下班之后轴不过来,打游戏的时候基本都是放空的。

    空了大半个小时才想起来了,赶紧起来打电话给古河。

    我:古河!

    古河:嗯。

    我:你怎么知道那人就是北疆的?听声音??

    古河:他放过照片,删之前清水手快存了,给我看过。

    我:………………………………………………………………_(:3」∠)_

    清水就死了的前情缘。

    我:清水成了没?

    古河:单身呢。北疆很受欢迎,她进了他的帮会,但是没什么接触机会。

    我:照片还有没有,发给我看看。

    古河默了一会:复试的时候你直接过来见真人。我给你排个位置。

    我在游戏里是个恶人明教。三次元循规蹈矩太久,游戏里pvp爽快过头,我收不回来,索性就放开一些,杀杀人跑跑商,热衷于内部消化,钟爱喵姐。

    我时常滞留帮会种地,帮主说我这形象过于朴实,已经严重影响了新人对明教的印象。算了影响就影响吧,我倒是很想这地里什么时候能直接长出小鱼干来。

    ——前排求个情缘!胸不巨如何聚人心!腿不长岂不是荒唐!来个喵姐吧!

    广告结束。

    我跟古河打完电话总觉得换身不对劲。单位里的人年龄断层严重,前两年退休制度改(和谐)革,老一批该走的没走,新一批该上的上不来,不上不下卡在中途,古河跟我先后进来,错过了不少好东西,工作时候跟上学也不一样,多数时间如履薄冰。我安利古河玩剑三的时候跟他约法三章,说好三次元和二次元互不干涉;如今古河游戏里的情敌来了,我总有一种次元壁岌岌可危的不祥预感。

    就好像过几天我回老家,我爹会照理问我,儿子啊,你啥时候谈女朋友呢。

    我就从包里掏出个南小鸟的抱枕来,说爹啊,我就娶她成吗。

    ……所以说次元壁这东西轻易别碰,随便一脑补我头皮都要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