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长,镇山河![重生] 第70章
作者:一袭白衣的小说      更新:2016-11-02
    “金色任务?”孤星繁在查看任务面板的时候意外地发现他们接到的这个居然是个橙色任务,按照万古的等级分类,金色是最高等级的一个。可是之前他们接到的任务都没有颜□□分,普遍都是一模一样的白色,忽然给个金色任务意味着什么反倒有些捉摸不透。

    “你们有奖励提示吗?”明月也把接到的任务仔细查看了一番。

    “没有。”

    “好奇怪……”

    “应该奖励不错吧。”

    奖励岂止是不错。

    诚如孤星繁所知道的那样,万古的任务一般来说是不分等级的,奖励好坏多少都是一个样子,但只有一个任务是特别的,被赋予了金色,那就是史诗级任务。

    史诗级的奖励十分丰厚,整个万古庞大的任务库里面也就只有三十个金色史诗级任务,一半以上都是需要有庞大的任务链才能做到最后一步的史诗级任务。

    这个史诗级任务“消灭虫王”是其中难度较低的一个,顾书白本来就准备抢先入手,没想到和入职任务重叠到了一块儿去,一起做也不算是麻烦。

    顾书白说:“金色任务奖励一定很丰厚,但是眼下得先想办法怎么消灭。”

    他们目标都切换到那个虫王寄生的卵袋之中,卵袋此刻是绿色名字,不可攻击的状态,血量更是不可见的一个高额数字,顾书白将目标又切换到鼠王身上:“先把鼠王杀了再说。”

    “好。”

    一想到任务可能会给的高额奖励,三个人全都精神百倍,斗志昂扬。

    鼠王没有立刻攻击他们,显然这是在给玩家准备的时间,顾书白询问了下几人身上带的药水情况,尤其是蓝药水的数量,几个法师汇报完之后,顾书白把身上多带的药水分配了一下,又给了他们几个加速卷轴,说道:“待会儿可能要走动施法,有必要的时候磕上加速卷轴,还有增幅卷轴,都带够了吗?”

    不用顾书白特地安排,他们三个就主动把辅助卷轴分配好了,身为月灵牧师,孤星繁的责任最大,即便不刷血量,给他们套各种增幅buff也会消耗不少的蓝量,因此多分了几个蓝药水。

    等确定无误之后,几人各自站位站好,顾书白站在鼠王正对面的位置,说道:“我开怪了。”

    “好!”

    其他人喝了一声,算是给自己打气,三人都能感觉到自己的兴奋,握住武器的双手都情不自禁地颤抖了起来。

    顾书白一个潜行进入隐匿状态,悄悄靠近鼠王身侧,在忽然现行的瞬间,孤星繁抓紧机会给顾书白套了一个减伤,顾书白立刻一招落花斩对鼠王造成了大量的伤害。

    —100

    鼠王头上跳出了一个大红字,暴击炸了出来,随即一口绿色气体从鼠王口中喷吐了出来,覆盖面积极大,飘荡到他们身上的时候立刻挂上了一个毒气debuff。

    “我操。”明月对血量特别敏感,看到毒气debuff每一秒跳100多的伤害的时候差点骂娘,“伤害这么高?”

    他们这几个职业都是脆皮职业,血量四百多不到五百,每秒跳一百的伤害,不到五秒就直接被毒气毒死了。

    孤星繁的月灵牧师没多少驱散技能,根本顾不及他们所有人。

    这他妈搞什么?还没打就先被毒死了。

    顾书白用掉了最后一个驱散药水,再一看鼠王身上多了一个“疲软”的debuff。

    鼠王喷出了积攒的毒雾,还需要十分钟才能积攒下次毒雾。

    他们身上原本震慑的debuff作用效果从攻击力降低10%变成了下降15%。

    看着自己伤害被削了不少,明月恨得咬牙,手中法杖挥舞,技能更是滔滔不绝地砸了下来。

    过桥填河在一旁紧张地说:“明月你看着点仇恨,别ot了啊。”

    明月赏秋菊撇了撇嘴:“我看着呢,搞死这只鼠王!”

    在顾书白第一击击中之后立马撤退拉开了距离,这位空间为了方便卵袋生长排卵产子开拓得极为宽敞,再加上四周围还有乱石布局,特别适合顾书白走位。

    鼠王暴跳如雷,每一次扑向顾书白所在的方向时都能被顾书白轻易避开,顾书白甚至利用坐落在四处的石头对鼠王造成了反震伤害。

    撞击到石头上,鼠王身上出现了眩晕效果,顾书白利用机会,绕到鼠王背后去,从背后发动攻击,几个连招打完之后毫不恋战迅速后退,再次和鼠王拉开安全距离,游击打得相当漂亮。

    而此时,明月和过桥填河也在不断输出着,顾书白在走位,他们也在随着顾书白走位,把最好的位置全都让给了顾书白,为了照顾新手过桥填河,顾书白没怎么靠近过桥填河所在的方向,但无可避免地会走到那边去,那几次过桥填河都完美地配合顾书白走了一波安全位置。

    几人配合默契,为数不多的副本合作已然在他们身上发挥了成效,只用顾书白说简单的“退、进”这么一两个字,他们都能明白顾书白的用意。

    “退。”顾书白靠近过桥填河的方向,迟惟犹豫了下,动作一顿,没有中断手头这个技能,硬是将技能读完了条,再后退的时候却晚了一步,被boss扫到了,身上的血量立马掉到了32点血。

    这一下可打得不轻,他们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孤星繁愣了一下才给过桥填河刷满血。

    “别发呆啊。”明月叮嘱道。

    “别贪读条。”顾书白说道,“有命才能打输出。”

    “好、好的……”

    迟惟长吁口气,还好没被发现。

    他总不能表现得太好,本来一个连走位的游戏小白不能在这么短短一个星期内就变得有了准职业级别的操作,他得搞点事情来演一演才行。

    刚才是他观察之后算好了的,鼠王每攻击三下回出一次暴击,而顾书白正好利用第四下的暴击让鼠王打在石头上,利用石头的反震效果对鼠王造成伤害和眩晕,再趁机绕到鼠王背后去偷伤害。

    所以,他是特地数着伤害的,这一下伤害高得很,却不至于秒了他,而孤星繁的大加足够将他的血抬起来。

    就连之后的事情他都考虑到了,如果清川不小心走位失败了的话,他手里还攥着一个加血技能。

    牺牲自90%的血量回复队友100%的生命值,并给对方增加一个减伤80%的护盾,持续1.5秒。

    这一个小插曲过后,过桥填河的输出伤害明显降低了一些,他用的是新手最常用的方式,通过停手控制伤害来减轻自身的压力,减少错误。

    其他人也看出了过桥填河的小心翼翼,一想到一开始认识过桥填河的时候他连最基本的走位都走不好,现在能有这样的发挥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也就没跟过桥填河计较,专心地打着自己的伤害。

    “得快一点了。”顾书白看了一眼鼠王的血量和身上疲软的持续时间,说道,“还有三十秒,我已经没有药水了,血量剩下10%。”

    “可能会ot。”明月说道。顾书白到底不是t,如果换成酌影成三这样的强t在的话,明月可以把自己最大的伤害打出来,他手里还攥着几个高伤害技能没敢用,一旦用的话肯定能对boss造成大量伤害,但是这样的话一定会ot。

    “没关系。”顾书白说道,“输出最大化,孤星,加buff,打伤害。”

    “好。”孤星繁说完,磕了一个法术增强卷轴,给几个人套上buff之后,顾书白说道:“暴力输出。”

    明月眉头皱紧,但还是毫不犹豫地开始吟唱起了高伤害的技能,读条的时候雷云浮现在鼠王头顶,闪电在其中汇聚,隐约成形,五秒读条之后,轰隆隆的雷劫从天而降,紫红色的电火花闪烁,噼里啪啦地砸在了鼠王身上。

    “麻痹效果!”明月高兴地喊了一声,但此时此刻,他的仇恨已经超过了顾书白,明月原以为顾书白会抢过仇恨,但是他没有,顾书白忽然向着他的方向冲了过来,说道:“继续输出,别停。”

    明月闻言法杖继续挥舞,不断地向鼠王发动攻击,大幅度的伤害大下来,仇恨已经远远地超过顾书白,鼠王身上的麻痹效果一过就冲着仇恨第一的明月奔了过来。明月嘴角抽了抽,想起顾书白平日里的作风,暗想道,自己该不会是第二个暴虎冯河吧……他也就是个炮灰命了……

    最后一击打出去之后,鼠王近在眼前,而原本向他这个方向冲了过来的顾书白不知道去了哪里,完全消失在了他们的视野当中。

    “操。”明月在心底咒骂了一声,转身想跑,准备溜一会儿boss的风筝,结果却听顾书白说:“别动。”

    明月:“……”啊啊啊——明月心里纠结得不行,但还是选择了信任顾书白,他没有动作,握着法杖的手频频颤动。

    鼠王身上疲软的debuff还有五秒,他还有1%的血。

    就在这时,鼠王扑到明月眼前去,一招技能拍打下来,明月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却没料到不疼不痒。

    低头一看,自己身体被绿色的光芒所覆盖,鼠王被绿光隔绝在外。

    明月瞪大了眼睛,硕大的鼠王近在眼前,就连身上脏兮兮的鼠毛都纤毫毕现。

    “我日啊……”

    “退后。”顾书白清冷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明月立刻一个后撤,磕了加速卷轴就跑,一口气奔了十几尺后,忽然听到一声极大的龙鸣声,一条小黑龙骤然出现在眼前,一口黑火喷吐出来,直接烧光了鼠王最后一点血。

    其余三人全都震惊地看着这只不过半人高,扑闪着一对肉翅膀的小黑龙,完全弄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烧死了鼠王的小黑龙从鼻腔中喷出一口黑雾,得意地一昂下巴,而此时,正好到了持续时间,小黑龙一点点地消失在他们面前。

    顾书白从鼠王背后跳了下来。

    刚才那一瞬间,顾书白将小黑龙和煞全都用了出来,再配合着强力针剂秒伤高到了五百,直接一发暴击将鼠王剩下的血全都轰杀掉了。

    系统提示跳了出来。

    顾书白看着那五点属性的提高,心想,原来提升点数是可以改变的,应该是和目标强弱有关。

    “刚才是怎么回事?”反应过来的明月说道:“有一个绿圈忽然罩了下来,鼠王根本就打不到我?全减伤?谁的技能这么可怕,从实招来啊。”他看向孤星繁,孤星繁忙说:“不是我,我没有这么厉害的技能。”

    “先看看掉了什么。”顾书白说着去看鼠王掉落的箱子,他例行在箱子上摸了一把,结果系统提示箱子已经上锁,需要打开箱子的钥匙。

    “好坑……”

    “还没打完。”孤星繁抬头看向悬挂在最中央的卵袋上,说道:“虫王已经可以攻击了。”

    卵袋此时此刻变成了红名,血量仍是不可见,他们完全不知道这只卵袋究竟有多少血量。

    “看不到血量啊。”明月颇为惆怅地说,“这要怎么打?”

    “我们接到的任务叫什么?”顾书白问道。

    “前人的遗愿。”孤星繁一怔,立刻明白了顾书白的意思,他们打开任务详细阅读了一遍。

    所谓的前人是指曾经下到地道来消除鼠患的人,而他们的意愿是消灭虫王而不是鼠王就证明他们已经知道了虫王的存在。

    这一路上,他们唯一见过的尸骨就是之前找光明印记的那堆尸骨,难道这里说的前人就是指的那些尸骨?

    想到这个可能性,孤星繁立刻将包裹里的一个道具拿了出来:“这个能用吗?”

    他所拿到的道具是个破裂的法杖,蓝色物品,当时他搜到的时候没多在意,现在想起来可能是攻击卵袋的关键。

    说到这里的时候,卵袋忽然开始发光,其中一只虫子的身影被映在了一瞬间变得闪光的卵袋之上,低沉的异族语言冒了出来。

    “啊,贸然闯入的肮脏人类啊,我以暗神塔纳托斯忠仆的名义诅咒你们,诅咒你们永无宁日,诅咒你们再也回不到地面,诅咒你们背弃你们的阳光,我的诅咒即刻就会生效,因为你们即将成为我孩儿的食物,将要化为一堆白骨!!”

    “他说的什么?”明月看向孤星繁。

    孤星繁简单总结了一句:“就是boss战前的日常叫嚣,说我们会死。”

    “哦,厉害了。”明月赏秋菊吹了一声口哨。

    “我也有这个。”过桥填河也拿出来了一个破裂的法杖,和孤星繁拿出来的那个一样。

    “我也有。”顾书白包裹里有三个破裂的法杖。

    “仔细看看,好像外形不太一样。”孤星繁左右看了看,说道:“碎裂的水晶貌似能拼到一块儿去。”

    “孤星。”顾书白将他的法杖全都交易给了孤星繁,“交给你了。”

    “好的。”孤星繁从他们手里拿到了所有的法杖碎片,开始拼凑。

    卵袋发光之后便裂开了一道口子,一个个肥硕的虫子从卵袋之中跳了出来,不远处的地道门口又汇聚进来了无数只老鼠,那些老鼠双眼冒出红光,好像被什么操控了一样,向着顾书白他们的方向缓缓地爬了过来。

    “我需要一点时间。”孤星繁说。

    “我们争取。”顾书白说着。

    “数量太多了。”眼下这种情况,迟惟不得不认真对待,这些老鼠和虫子的数量远远超过了他们前几次见过的,几乎将庞大的地宫围绕了起来,而且似乎将他们当成了笼中之雀,不慌不忙地慢慢将他们围绕在中间,任意嬉戏。

    孤星繁脑子动的飞快,手中的法杖每两个就能拼凑到一起去,好像事先就知道拼法一样,顾书白把强力针剂交易给了明月赏秋菊,明月赏秋菊使用之后,按照顾书白的说法直接对着最内圈的小怪放了一圈累击,麻痹让第一圈的小怪处在僵化状态,不可穿模的情况下暂时止住了外围的前进,可麻痹状态也只有五秒,五秒过后,又开始推动着向内行去,而且速度越来越快。

    “拼好了。”孤星繁大呼一声,“但是不行啊,还少几块。”

    他们所有人的都交到了孤星繁那里,明月问道:“是不是在暴虎冯河身上?”

    “有可能。”

    死亡状态下,暴虎冯河是能看到顾书白他们的对话的,但是因为躺尸太无聊又没人理他,暴虎冯河就处在挂机状态,根本就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因此完全没法给顾书白他们回应。

    就在老鼠和虫子越来越靠近的时候,残损不全的法杖发出了微弱的光芒,随着他们的逼近,光芒越来越盛,一时之间,那些虫鼠竟然忌惮于这十分微弱的光芒,迟迟不敢前进。

    系统提示跳了出来,几人都是一怔。

    孤星繁说:“难怪我觉着这块魔法石看起来挺眼熟的,原来是月光石。”

    “有血条。”明月眼尖地发现魔法石上的血条,随着时间的增加,血条正在逐渐减少。

    “抓紧时间。”过桥填河低声说了一句,眉头蹙起,开始往前走,顾书白看了过桥填河一眼,跟了上去,孤星繁和明月夜跟在他们身后。

    那些虫鼠十分忌惮月光石的威力,自动分开了一条道路,顾书白他们走到卵袋附近,仰头看去,更显得卵袋十分庞大。

    “超出技能范围了。”明月举着法杖说道,“攻击目标距离我们大约有三十尺。”

    “法杖可以装备吗?”顾书白问道。

    “可以。”孤星繁试了下,结果还真行。

    “用法杖试试。”顾书白说道。

    “可以攻击到了!”孤星繁使用法杖指向卵袋,技能开始读条,孤星繁忙断了读条,看了一眼魔法石的血条说道:“就是魔法石的血量掉得特别快。”

    “没关系,攻击。”顾书白下了指令之后,孤星繁就开始对着目标吟唱技能,结果攻攻击之后对方的血量就只下降了1点。

    孤星繁被愣了一下,完全没想到伤害力居然这么低,一点伤害啊,boss血量可是多到不显示的地步,魔法石掉血这么快怎么也不可能攻击到啊!

    顾书白说道:“你们保护孤星,不要让虫鼠靠近,我去攻击。”

    “你一个近战怎么攻击?”过桥填河皱着眉头问道。

    “既然攻击距离不够那就拉近距离。”顾书白说着,对着就近的一只老鼠发动了攻击,挑飞目标的同时,顾书白从地面跃起,半路上对着目标发动了攻击,老鼠低吼了一声,身体表面的鼠毛忽然变得坚硬如铁,顾书白的技能打在老鼠身上出现了反震效果,将顾书白往更高的地方弹了上去,顾书白在半空中脚尖一点,踩了一个二段浮空,直接升到了二十尺之上,卵袋近在眼前,顾书白已经可以对目标发起进攻,一个挑刺刺中了卵袋。

    “操,太强了吧?”明月再一次见识到顾书白的操作,借助小怪的技能造成浮空这种原理他们都懂但是实践起来太难了,也只适合顾书白这样不能读条的职业,像是他们法师在空中滞留的时候由于魔法元素的不稳定性是不能读条的。

    卵袋忽然剧烈震动了起来,从卵袋上扑簌簌地抖落下来了更多的虫子,那些虫子钻入老鼠的体内,控制了老鼠的神经,一只只无所畏惧地冲向了他们。

    过桥填河和明月丝毫不敢怠慢,老鼠冲上来就被他们用技能消灭,还好这些老鼠的等级不高,一个技能就能秒死一只,但是数量太多了,再这样下去,不用五分钟他们的蓝就不够用了,再一看卵袋的血量,根本就一点也没掉啊。

    “这怎么打……”就连迟惟心里都出现了动摇,他仰头看了一眼顾书白,却发现顾书白似乎悬空在了天上,技能连招不断,每一次都借助技能打在boss身上创造的效果发动下一招,因为连招不断,他根本就不需要踩踏地面,简直超过了他们对游戏的认识。

    但是根本没用啊……

    迟惟有点着急,再一看自己的伤害,太低了,实在是太低了,果然不行吗?现在牧师和法师混搭的状态根本打不出伤害,不光如此,就连牧师的治疗作用都没发挥出来。

    如果他有超高的输出的话,这些小怪根本就不是问题,甚至boss也是。

    想到这里,迟惟深吸一口气,握着法杖的手微微收紧。

    战斗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途径。

    顾书白的动作丝毫没有停顿,他像是没看到boss的血量一样,毫不放弃地持续进攻着,孤星繁的攻击也没有停顿。

    顾书白忽然从半空中跌落下来,落地受身的一瞬间,孤星繁的技能正好打在卵袋身上,卵袋忽然发出一声惊叫,一寸寸崩裂,化成碎片坠落下来,砰的一声,如同散落的雪花一样四散而下。

    “嗡——”虫子的嗡鸣声惨然响起,老鼠的哀鸣声也随之响了起来,一瞬间,围绕着他们的虫鼠全都轰然倒地。

    一只黑色的肥硕虫子从半空中掉了下来。

    银光一闪,顾书白的短剑插了下来,直接将黑色的虫子杀死在地。

    所有人的任务都跳了完成,提示他们去找城务官、魔法协会和冒险者联盟的人交任务。

    虫子的身上跳出来了两个宝箱和一把钥匙。

    其中一个箱子上写着问号,另一个则是一个他们从来都没有见过的,金灿灿的宝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