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长,镇山河![重生] 第69章
作者:一袭白衣的小说      更新:2016-10-31
    /p/_lz=1&pn=1给你们帖子地址……或者直接搜感情有先来后到,你为什么总是晚到一步?

    yy里只剩了我们四个。

    凭虚虽然群里说好了不买,但终究有点心虚。

    于是他小声问迷心,那个,这次新出的东西你喜欢什么,我也给你买点?

    迷心语气冷冷的,说不用,我不要别人东西。

    凭虚愣了,说别人?

    迷心没理他,退了yy睡觉去了。

    迷心走后,贪魔感叹,啧,凭虚你这可以啊,真有钱,帮前情缘买688披风豪不手软。

    凭虚自是无话可说。

    过了一会,贪魔忽然很紧张的问我,媳妇,我没钱给你买披风,你会不会不要我?

    又神经兮兮的要再去杀几次粉白菜事件的帮主,好问他讨个披风。

    我骂他,蛇精病。

    我说我要是想找人买买买,会和你这种穷到收保护费的傻逼在一起吗?

    贪魔放下了心,想了一会一本正经的说,媳妇,等我毕业工作了,每次出披风,一个颜色

    给你买一个。

    我有点感动,骂他滚啊,败家。

    是的,我忘记说了,贪魔比我小两岁,大学还没毕业。

    吃了黑道老大的虚假安利,现在后悔似乎来不及了,怎么办?

    急,在线等。

    迷心再也没带过那个披风。

    打那以后,她对凭虚不怎么温柔了,凭虚脾气也变得暴躁了些,两个人经常斗嘴吵架。

    就拿开黑飞行棋这个事来说,以前凭虚撞了她的飞机,她会温柔的笑着说你好烦啊,凭虚也就跟着笑,听着很甜的。

    现在呢,凭虚要是撞了她的飞机,她很不客气的问你是不是有病?然后把四家飞机都堵在凭虚家门口伏击,一副玉石俱焚的架势,撞回去就轻蔑的说垃圾。凭虚也不太服气,说撞你一架飞机你至于吗,怎么这么小气。

    哎,好像有点幼稚。

    他们打个jjc也经常吵一吵,比如有次凭虚没开转被秒了,迷心问你转呢,我是不是喊你开?

    凭虚闷闷的说我以为不会死。

    迷心说你为什么觉得不会死?

    凭虚说好了,下一把。

    迷心说不把话说清楚,就别排了。

    凭虚说我的锅行了?下一把好不好?

    迷心说你犯了错还不能说?说了还不认错?你怎么这么玻璃心?

    凭虚气的说不出话,太上爸爸赶紧打圆场。

    哎,迷心以前不是这样的。

    凭虚那段时间很不爱去老长安,因为总会被八荒逮着没完没了的切磋。

    凭虚算是我们服的顶尖剑纯,但遇上了八荒,不管怎么打胜率都最多三七开。

    大部分时间迷心还在一边看着,凭虚多多少少都会觉得没面子。

    有次凭虚又输了,迷心拉了个千蝶奶满了他,又一个圣手奶满了八荒。

    凭虚忽然就生气了。

    他说你奶他干嘛?

    迷心奇怪,说我奶他怎么了?

    凭虚说你不能老老实实奶我?

    迷心笑了,说你有毛病,我奶口我亲友怎么了。

    凭虚赌气说是,我有毛病。

    迷心解释道,奶满了你们可以继续下一把啊,省着打坐浪费时间嘛。

    凭虚说是,早点下一把,早点看我被虐,你看的很开心是?

    迷心这回真的生气啦。

    她说你这么菜,我他妈还没说没面子呢,你反倒和我撒气,惯得你。

    说完yy就跳走了,号也下线了。

    八荒还在点凭虚切磋,凭虚站在那一动不动,看起来好像一个大写的懵逼。

    我有点暗爽,我说发什么呆,是你不对啊,打不过人家拿迷心撒什么气。

    凭虚说我不是拿她撒气,我是不爽她奶他。

    他说你不知道这个傻逼,总是问我最近和迷心怎么样,一看就不安好心。每次只要迷心在他就点我切磋,迷心不在他一次不点!这个傻逼肯定对迷心有想法。

    我说我觉得挺正常的,就是朋友嘛,就像你和水月一样,朋友而已,你别多想。

    他不说话。

    我又说反正你也无所谓的嘛,迷心要是跟他跑了,你就再找一个,没啥。

    他想了想,说嗯,也对,无所谓。

    我没再理他,过去了迷心那边yy。

    他们的yy总是很热闹,我一跳进去,就听到八荒的低音炮。

    他说你要是实在不开心,我去帮你仇杀他怎么样?

    迷心说你少点他切磋几次我就开心了。

    八荒笑着说只要你开口,我可以故意输给他啊。

    迷心说你这个牛b吹的满分。

    八荒继续笑,说比不上你啊,之前跟我们吹牛逼说你找的情缘人很好又犀利,结果我过来一看,不仅和前妻牵扯不清,而且完全不是我对手嘛。

    迷心说是是是,你最厉害好了,八荒大神。

    说完跳进了自己的小房间。

    其他人都骂八荒,说她心情不好你怎么还气她。

    八荒嘟囔着小气鬼,哼起了歌,好像挺高兴。

    我跟下去找迷心,我说这个八荒好像对你有意思啊。

    她说扯淡,我和他认识的时间有你和凭虚那么久了。

    她说你不知道这个人有多贱。

    我说不能把,我看着挺高冷男神范的啊。

    她说那是和不熟的人装b,熟了你就想撕烂他的嘴。

    好……不说这个,我是来谈正事的。

    我问她你还喜欢凭虚吗?

    她说喜欢啊。

    我说为什么不换个人喜欢?

    她说你说的倒轻松。

    我劝她,你和凭虚死情缘,这么久了,他心还在水月那。

    她笑了一声,死了成全他们?想得美。

    我说这样下去最后还是要死,总比他主动提出来好?

    她说他不是没提过吗,提了再死。

    最后我问,那你这样和他耗着值吗?

    她说反正闲着也没事做,我又没有其他喜欢的人,总不算亏。

    她心情不太好,说话有点冲,还带着点漫不经心的态度。

    我想告诉她,凭虚其实是提过死情缘的,我还录了音。

    但终究怕她伤心,什么都没说。

    过了一会,她丢了张聊天截图给我。

    凭虚在道歉,哄她。

    我一看也挺无语,都说了无所谓,有什么好哄的。

    哄归哄,从那以后,迷心和凭虚的关系越来越差,每天的日常就是吵架。

    从前温柔体贴的凭虚已经无影无踪,他变得很暴躁,总是变着法的跟迷心找茬。

    迷心帮别人慈善,跟别人切磋,yy挂在亲友那边聊天,通通都能变成他们吵架的理由。

    你又去帮谁打jjc了?

    你怎么和这个丐帮没完没了的切磋?

    你刚刚yy去哪里了?

    迷心烦的不行,说你怎么管那么多?

    这么就能开始吵。

    有时候吵的厉害了,凭虚甚至能说出反正我又不喜欢你这种话来气迷心。

    迷心也是心大,毫不示弱的反击道,那真是太好了,被你这种眼光垃圾的人喜欢上多屈辱。

    凭虚不知怎么回应,迷心问你怎么不说话了?抠眼睛去了?

    啧,眼瞎还嘴拙,真是个废物。

    迷心的bb造诣其实非常强,总是把凭虚气的说不出话。

    两个人一直处于撕破脸的状态,却也没死情缘,真是奇迹。

    到后来,他们也不再顾忌什么,迷心经常在凭虚的一群亲友面前呛得他一句话说不出。

    水月也察觉到了不对,每天在群里对凭虚嘘寒问暖。

    她说迷心怎么能这么对你,丝毫不给你面子。我本来把你交给她,是觉得她可以好好照顾你,结果她每天都惹你生气和你吵架,我真心疼你。

    她还去找了迷心,让迷心对凭虚好一点。

    却不巧赶上迷心和凭虚吵完心情正糟,很不给面子的说你世界警察?管天管地还管我们小两口吵架?我要不要给你写首歌叫《前妻很忙》?

    水月被气的直哭。

    大家都在说这个迷心真是越来越过分了,以前没看出她是这种人。

    凭虚叫水月以后不要去找迷心,也不用再管他和迷心之间的事。

    他说迷心这种性格你惹不起,我不想你吃亏。

    大家都开始劝凭虚死情缘,说迷心可能根本不喜欢他,只是想找个犀利备胎,外面说不定勾搭了多少个呢。

    那会听风正准备把名字改成破风的xx这种格式秀一波恩爱。

    千机来了灵感,说凭虚,你让迷心也改个这种名,看她改不改,不愿意就说明她心里根本没有你,麻溜的甩了她。

    于是一群人开始热情的帮迷心想名字。

    听风说让她叫凭虚的跟屁虫。

    千机笑了,说凭虚的小三比较合适。

    破风猥琐的一笑,说凭虚的充气娃娃。

    有人骂傻逼,这7个字,太长了。

    破风说那凭虚的夜壶。

    几个人笑的前仰后合。

    没想到凭虚不乐意了,他吼,有完没完?

    他说我还没死情缘呢,你们少拿她开这种玩笑。

    破风说随便说说,生什么气,然后转移了话题。

    我悄悄关了录音键,气的手有点抖。

    差点就忍不住开麦骂娘了呢。

    后来有一天,两个人没有吵架,迷心破天荒的陪他到很晚,我们几个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气氛挺不错的。

    凭虚忽然说迷心,你改个名?

    迷心说改名?改成什么?

    凭虚说就改成凭虚的千蝶这种,怎么样?

    见迷心不说话,凭虚又说或者凭虚的迷心,凭虚的亲爱的,只要是这个格式的都行,看看你喜欢什么。

    他语气特别温柔。

    没想到,迷心不同意。

    迷心说我不改。

    凭虚有点不高兴了,说为什么?

    迷心说我是不会为谁改这种名字的,我就叫迷心,又不是谁的附属品。

    凭虚说很多人都这么改啊,不就是秀秀恩爱吗,你喜欢我的话就改啊。

    迷心带着点嘲讽的口气说那你咋不改,你喜欢我就改成迷心的xx啊。

    凭虚说我本来就不喜欢你。

    迷心笑了,她说你不喜欢我我还改,我犯贱?

    过了很久,凭虚问,那我要喜欢你你改吗?

    迷心说不改。

    凭虚又问,那我改的话你改吗?

    迷心笑的很开心。

    凭虚说你说话啊。

    迷心说,你改我也不改。

    凭虚说你这个人……

    他又被气的说不出话了。

    迷心想了想,忽然说,凭虚如果你真的特渴望,我可以玩个小号,叫凭虚的亲爹。

    说完又开始笑。

    凭虚退出了yy。

    迷心跟我说,哎哟,我看他们打内战有很多这种名字,跟他开个玩笑,这真生气啦?

    我摇了摇头。

    我说迷心,你变了。

    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嘴这么毒呢?

    我问迷心,你们这成天吵,吵完谁先找谁说话啊?

    迷心说他先找我。

    我吐槽,他不喜欢你还这样,也真是够闲的。

    迷心说人家中央空调,习惯性低头,这是个历史遗留问题。

    我担心的问,不过总是他先低头也不太好,他和水月就是这么死的。

    迷心说等我第二天消气后我不介意去先哄哄他,但是每次吵完不到半小时他就来找我说话,怪我喽。

    哎,我真是越来越看不懂他们了。

    后来有次凭虚在长安切磋,迷心不知在干嘛,yy里一直喊无聊。

    凭虚说无聊你就来看我切磋啊,奶下我。

    迷心吐槽,那更无聊。

    凭虚问你能有点情缘的样子吗?你多久没陪我切磋了?

    迷心说情缘的样子?像你一样吗?那我是不是该多关心下破风,给他买个披风什么的?

    凭虚过了半天赌气的说,水月以前上线就陪着我,我切磋一天她就站这奶我一天,也从来不和我吵架,特别温柔。

    迷心哦了一下。

    凭虚似是不太满意,问你哦什么?

    迷心说我也觉得水月这么完美的女神不好找,你要是想破镜重圆,我不会拦着你的。

    凭虚笑了,说的好像你拦的住一样。

    沉默了一会,迷心说拦不住,你去,祝福你们。

    凭虚当然没去,他就是过过嘴瘾。能让迷心吃瘪他好像心情不错。

    刚好那天又是商城上新,于是晚上他给迷心的号冲了1000块通宝,有点得意的告诉迷心,喜欢什么就买点。

    没想到迷心马上给他的号也冲了1000,说别来这套啊,不需要。

    凭虚急了,又冲了1000给迷心,说给你你就拿着啊。

    迷心继续反冲回去,说如果你想咱俩的钱都贡献给gww就继续。

    凭虚气死了,他说怎么有你这么不知好歹的人?

    迷心反击道,怎么有你这么犯贱的人,不要还硬塞?

    见凭虚气的说不出话,迷心笑着问,你是不是扶贫扶惯了,遇到个有钱的不能愉快装b很不开心?

    迷心又说,你要说这是分手费,我就收着了。

    凭虚闷闷的说,不要拉倒。

    那天水月一直在群里发新时装预览,吐槽好贵,要剁手。等到下线前,还是没忍住买了一堆,然后刷了一排哭的表情说这个月要吃不饱了。

    凭虚似乎很心疼,劝她,身体比较重要,别太在意游戏里虚幻的东西。

    水月乖顺的答应了。

    晚些时候,趁迷心不在,千机来找凭虚聊天。

    她问凭虚为什么还不死情缘。

    凭虚说先这样,以后再说,没什么理由死。

    千机说性格不合,天天吵架这就是理由啊。

    凭虚说死了也无聊,有个人陪着吵吵也好。

    千机问,凭虚你该不会真喜欢上她了?

    凭虚说不会啊,怎么会。

    千机说那你心里还有水月吗?

    凭虚说当然,我第一次这么爱一个人,怎么能说放下就放下。

    千机吞吞吐吐,欲言又止。

    凭虚问怎么了,你有话直说。

    千机说,水月她想和你复合。

    ……

    我和凭虚都懵b了。

    凭虚被惊的有点磕磕巴巴,他说这,这不合适?

    他说我俩都分了快半年了,也早说了不可能了,这还怎么和好?

    千机急了,说你喜欢她,她喜欢你,这是两情相悦。现在她不别扭了,主动要求要和好,怎么就不可能了?难道你一个大男人还要继续别扭下去?

    凭虚说可是我还没死情缘呢,这不太好。

    千机说那你就赶紧死啊,反正你和迷心也没感情,浪费彼此时间。

    凭虚不说话啦。

    千机说你要是不好意思开口,我去帮你和迷心说!

    凭虚说别,别闹。

    他说你先去睡,这个事我自己来解决,我明天跟水月谈谈。

    我心里乱的很。

    但是从各方面考虑,我觉得凭虚和水月复合是好事。

    所以千机走后,我也劝了下凭虚。

    我说你和水月和好,免得三个人互相折磨都不好过。你和水月两情相悦,就该好好在一起。

    他问那迷心呢?

    我说她这种性格不会伤心太久的。她会遇到更合适的人。

    凭虚说那好。

    沉默了很久,凭虚忽然问我,你说她会伤心吗?

    她根本不会在意?

    她今天还祝福我呢。

    你说我明天该怎么和她说呢?

    她会骂我?

    还是会很洒脱的说去去祝福你?

    我被他念的很烦,喷道你管她怎么样,反正你都是无所谓的。

    睡觉前迷心偷偷的问我,凭虚今天扶贫了没?

    我说没。

    她发了个很嘚瑟的表情。

    我说不过凭虚和水月要和好了,明天他就会来和你说,你做好心理准备。

    她说别开玩笑。

    我说真的,水月要求的,千机刚来找他说完。

    迷心不说话了。

    我觉得我心有点狠,但是这种事,有什么办法呢?

    长痛不如短痛,她值得更好的。

    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三天过去了。

    迷心忍不住问我,他怎么还不和我说死情缘?他是不是想脚踏两条船?

    我头疼。

    我问凭虚,你到底想怎么样,为什么还不和迷心说?

    他问说什么?

    我气道,你这装没事人呢是?你找水月谈了吗?到底怎么样了?

    凭虚说这都半年了,再和好,怎么想怎么别扭。我告诉她我考虑一段时间。

    看,男人就是贱,还拿上架子了。

    我说你总这么拖着不是个事,爷们点。

    他叫我放心,答应尽快解决。

    那几天迷心有点感冒,打jjc时一直咳。

    本来约了冲分,凭虚却似是被她咳的有点烦,打了几场就说吵死了,不打了。

    他赶迷心去睡觉,还破天荒的要帮迷心做任务。

    迷心笑着逗他说这是最后的温柔吗?

    迷心走后,凭虚凶巴巴的问我,你是不是和她说什么了?

    我说没有啊。

    他说你少管我们的事。

    我嘴上答应了,心里说才怪。

    我觉得我比千机还会搅屎。

    凭虚说到做到,很快就去把事情解决了。

    他跟水月说分了这么久了,和好不太合适,还是继续做朋友。

    他还叫水月早点找个更好的,他会把水月藏在心底最宝贵的位置,默默祝她幸福。

    水月被他感动的直接来哭麦了。

    那会正是晚上黄金时间,yy里人正多。

    水月哭着说凭虚,我以前不懂事,不知道珍惜你,各种作死,是我不对。我现在后悔了,我真的不能没有你。我只要一想到这辈子陪在我身边的人不是你就好绝望。我想你的早安晚安,每天的电话,各种关心。我整个世界都是你,半年了,我一刻都忘不掉。

    她说我最大的错就是高估了自己,以为可以慢慢放下你。但我做不到,我尽了最大努力,我做不到。

    凭虚,我不接受这个结果,我后悔了。

    我一定要和你在一起,你不能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