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长,镇山河![重生] 第58章
作者:一袭白衣的小说      更新:2016-10-22
    ,更新快,,免费读!

    江湖上的喧嚣愤慨对高绛婷来说完全没有意义,她已心丧如死。

    被心爱的人摧残,失去了自己如生命般重要的琴艺,这打击几乎是致命的。

    好在还有关心她的人。

    万花谷医圣孙思邈全力救治高绛婷的双手,并用百岁老人的睿智和善良,鼓励她重新奋起。

    高绛婷终于展现出了柔弱的身躯中刚强的性格。

    虽然孙思邈医术卓绝,但是高绛婷的双手受创太重,已经无法完全复原了。所以她只能带上铁质的指套。

    人们都以为箜篌妙技从此绝迹人间,无不叹息。不料,高绛婷忍痛苦练,半载之后,箜篌之音竟然复现人间,技艺更有精进!只是,高绛婷那双曾经绝美的双手却再没有人能见到了。

    直到现在,每到阴雨天气,双手就会隐隐作痛。

    然而双手之痛,不如心痛。

    最爱之人不但不爱自己,而且还伤害自己,只为了另一个已经死去的女人。高绛婷的心痛,比之当年的公孙二娘更甚。

    所以,原本柔美的琴声,现在多了杀伐之气,令闻者心惊魂动。原本温婉的性格,现在也变得冰冷孤僻,拒人于千里之外。

    她的武功内力,竟因此有了新的突破,跨入顶尖高手的行列!

    她终日在七秀坊湖中的琴秀亭中弹琴,除了贴心弟子外任何人靠近琴秀亭都会被她的琴音剑气弹出亭外,轻者气海翻涌,重者内伤。

    当康雪烛从情圣变成人人喊打的禽兽,高绛婷也不再只是琴秀。

    琴魔就此诞生。

    江湖中渐渐响起了“三魔”的名号。

    他们无一不是性格怪僻却又武功高强之人,做事毫无正邪之分,全凭个人喜好率性而为,杀戮甚重。多数人畏之,但也有人敬之。

    “屠城雪魔”王遗风,现为恶人谷之首,江湖中人闻之色变。

    “东洋魔剑”谢云流,一刀流宗主,后来开创了刀宗。一开始人们并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后来才渐渐得知他是第四次名剑大会夺冠的神秘黑衣人。

    至于神秘的“琴魔”,人们却至今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知道的要么死了,要么绝口不言。

    谁能想到,这个冷酷无情的琴魔,就是曾经那么温柔的高绛婷?

    至于觉悟后的康雪烛,在恶人谷中很低调,在顽童书院教恶人谷出生的儿童读书作画。

    他凭着出众的武艺成为十大恶人之一,与浩气盟战斗。不过,这或许不符合他的个□□。

    但不知道为什么,开了巴蜀风云之后,策划就把康雪烛塑造成了一个十足的疯子,令人不解。

    高绛婷也不管事,叶芷青接任忆盈楼主之后,就只有一个萧白胭帮助管理。而萧白胭有时要进宫,所以很多时候都是叶芷青一个人在操持内外事务,真是辛苦。

    第二年,公元743年,忆盈楼改名为“七秀坊”。

    忆盈楼已是上一代的记忆,大娘不想把上一代的恩怨留在新一代人记忆里。

    现在是她们的时代了。

    从此,江湖上才有了七秀坊这个名称。

    七秀虽然天各一方,但从未割舍与秀坊的感情。

    即便是成为一教之主,和叶芷青平起平坐的曲云也是一样的。

    七秀老三,“昭秀”曲云(原名方曲云),公元741年到达南疆五毒教,以前教主魔刹罗遗命的名义,在艾黎等少数人支持下成为新教主。

    艾黎长老希望这是五毒教动乱的结束,可惜,这是一系列改变整个江湖的大动乱的开始。

    五毒的裂变

    几年来,左长老乌蒙贵一支在做着当太上教主的美梦。

    在五毒教中,他多年来经营的势力已经很庞大,他不认为有人敢反对他女儿玛索继任教主。

    但是,不知哪里突然冒出个教主的女儿,让他措手不及。

    曲云成为教主,把乌蒙贵气得半死。

    但是他还在犹豫,因为有很多事他还难以掌控。

    这个时候,有个美丽的少女在他耳边不断地吹风,煽动他的野心。

    那自然就是在五毒教卧底五年的唐书雁。

    她深知乌蒙贵的野心不可遏抑,只要轻轻推上一把,他就会在叛逆的道路上一去不返。

    这样,她的任务也终于可以完成,就能回老家结婚了。(flag!)

    想到这里,唐书雁心里十分激动,觉得这些年的辛苦都是值得的。

    而当上教主的曲云并不快乐。

    来到举目无亲的异域,又有失恋的痛苦久久围绕,她很苦闷也很孤独。

    怎么办呢,于是曲云开始研究武学,修炼五毒心法。

    练了一段时间,出现了异状。她的外形竟然越来越小,从一个风情万种的妙龄女子变成了一个小女孩般模样!

    说不定她这一身都无法再长大了。

    教中的人们从没见过这样的事情,束手无策。连见多识广的三朝元老艾黎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只能猜想是五圣教和七秀坊这两种同为阴柔的内功心法在一起相冲的结果。

    七秀心法和五毒心法一起练就会返老还童?本人觉得不可信。

    如果是这样,那返老还童也太容易了,恐怕以后七秀和五毒都会挤满了人。

    曲云却不觉得有多难过。

    她已经心灰意冷,长成什么样对她来说已经无所谓。

    但是,这件事更刺激了乌蒙贵的野心。教主已经变成了一个长不大的小孩,还有什么可怕的呢?

    公元743年,发生了一件不起眼的小事。谁也没料到,这件小事会成为关系到五毒存亡的关键。

    一个名叫孙飞亮的七秀少年,找到了五毒。

    发现自己仰慕的曲云姐姐变成了一个小女孩,孙飞亮十分震惊,但是他的心却丝毫没有动摇。

    他始终决定一生追随她,无论她变成什么模样。

    孙飞亮的到来,给曲云心中带来一丝暖意。于是她将这个少年留在自己左右,一如当年在七秀坊那样。公元743年,五毒教左长老乌蒙贵,终于发动了蓄谋已久的叛乱。

    支持乌蒙贵的势力突然发难,教主曲云和右长老艾黎完全没有准备,迅速溃败。

    教内的五圣使中,实力最强的灵蛇使玛索却没什么主见,虽然不太赞成父亲的做法,但还是跟着乌蒙贵一起造反了。

    而其他四个圣使,竟然全部保持中立旁观态度。

    曲云当上教主之后不重视教务,这才发现自己一点威信都没有,只有一个艾黎长老站在自己一边。

    乌蒙贵不但势力庞大,而且还用盗取的五毒教至高宝典《尸典》制造了秘密武器:尸人,威力巨大。

    他还放出了被关在牢里的五毒教叛徒为他效力。其中最可怕的,就是上上代天蛛使:醉蛛老人。

    当年醉蛛老人跟老婆在东瀛闹事,被谢云流斩杀雌蛛,醉蛛逃回南疆,凶性不改。因为在和上上代风蜈使得比武中失利,于是把这个家伙灌醉喂了自己的大蜘蛛。

    这件事让魔刹罗十分震怒,于是把醉蛛关进了牢里。很多年后,醉蛛已经变成了一个骨瘦如柴的老头,想不到竟然还有重见天日的时候。

    更糟糕的是,曲云不但身体变小了,而且功力也减退了,现在只能发挥出原来的一半内力,比艾黎长老还要弱。

    忠于教主的教众很快败退到了最后的防线祝融殿,他们已经退无可退。

    五毒教眼看就要易主,没有人认为曲云还有机会翻盘。

    危急时刻,还是聪明的艾黎长老想到了一个办法,虽然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那就是五圣教禁术:上古炼尸之法。

    说到底,这和后来乌蒙贵一直做的事一样,就是炼尸人。

    和普通蛊炉炼制尸人之法不同的是,这种方法需求时间短,而且威力巨大,能将人本身的威力提升至数十倍的功力。

    要以武功高深之人为本,再辅以各种剧毒之物,最终在万蛊血池中炼成最强之尸人。

    另外,普通蛊炉炼制尸人之法是用尸体炼制,而这种方法必须要在活人身上施蛊,中蛊之人须受万蛊蚀心之苦,而且还不能失去意志昏迷过去,不然就前功尽弃。所以千百年来,无一人成功过。

    就算是成功了,被炼成尸人之后也会失去本性,丧失所有记忆,成为一具傀儡,行尸走肉。

    没有人愿意经历这种痛苦,还要付出这种代价。

    所以在人们看来,艾黎长老万般无奈之下想出的这个主意根本不是主意。

    但是有一个人站了出来,让艾黎长老在自己身上施蛊。

    为了同一件东西,有的人选择成魔,有的人选择牺牲。在他们眼中,生命不过是追求这件东西的载体。

    这就是爱。

    这个美少年的容貌,秀美更胜女子。

    他自幼爱惜自己的形容,犹如爱惜生命。

    然而孙飞亮毅然决绝地站在艾黎长老准备好的万蛊血池旁,对最爱的人说了最后一句话:

    “我不奢求你能爱上我,但是总有一天你会明白,这个世上如果还有一个最爱你的人……那一定是我!”

    说罢不等回答,纵身跳下毒池。

    曲云这才发现,这世上是有人爱着她的,而且就在自己的身边。

    然而一切都晚了。

    看着一直追随着自己,自己却从不重视的师弟,在血池中皮开肉绽,面貌尽毁,全身筋肉膨胀,裂开,他的双目由清澈转为痛苦最终变为迷茫、狂热,但却始终没有离开她。

    那一刻,曲云感到心里的什么东西碎了。

    那个名为叶晖的男子从此已经从她脑中淡去,她发誓要用一生的时间陪着这个打小敬她爱他的师弟,即使他再也无法感受到什么了。

    忍受了难以想象的巨大痛苦,孙飞亮的*和精神都几乎要崩溃,但却一直没有倒下,因为他的眼睛一直看着她。

    虽然已经看了那么多年,但是他还是想多看一眼。

    绝美的少年变成了一个巨尸。

    千百年来,五毒尸炼之法终于第一次成功了。

    这时候,一直保持中立的四使也被孙飞亮大无畏的气概震撼,抱着羞愧的心情站到曲云一边。

    乌蒙贵带领大军杀入祝融殿,一副胜利者的姿态。

    但是他立即发现形势不对。

    这里竟然出现了一只见所未见的可怕巨尸,疯狂的破坏力横扫他的部队,秘密武器尸人在这个巨尸面前不堪一击!

    刚刚还士气低落的残兵败将们竟然变得勇猛无比,跟着一起杀了出来。

    而且,另外四圣使也加入了战斗,一起并肩对付乌蒙贵。

    乌蒙贵根本反应不过来,他的惊愕比在光明寺的陆危楼更甚!

    大逆转就这样奇迹般发生了!

    乌蒙贵从大获全胜突然变成了一败涂地,这感觉简直就像在竞技场高兴地发现对方只进来一个人结果那个人把本方五人全部打死!

    叛乱迅速被镇压,乌蒙贵带领少数亲信逃到黑龙潭,成立了天一教。

    此后乌蒙贵一直研究更强的炼尸之法,却始终没有炼出孙飞亮那么强的尸人。万蛊血池那么强的毒力,根本就没有人能承受!

    乌蒙贵百思不得其解。不过,就算他真的明白了,他也找不到这样一个人。所以后来他只能用数量弥补质量,制造更多的尸人。

    后来,野心勃勃的南诏王发现了天一教的价值,将乌蒙贵拉拢到麾下。不懂政治的乌蒙贵于是变成了南诏王和李倓的棋子,悲催的马前卒。

    五毒终于转危为安,而孙飞亮已经完全失去了记忆,除了听从曲云的命令以外不再思考任何问题。

    偶尔,他会也会伸出粗大无比的双手,试图去接触一下曲云的脚踝,这也许是他心中残存的一点本能吧。

    五毒教弟子对他非常尊敬,皆称呼他为”德夯”,那是苗语中“美丽的峡谷”之意。

    按照剧情设定,孙飞亮是没有意识了。不过在巴蜀风云中,编剧或许觉得人气很高的孙飞亮不该这么悲惨,于是让他重新有了思考能力,还能说话。

    楼主却始终觉得,默默守护着曲云的丑陋大个子,才是最动人的。

    两个一直在一起的人儿,终于可以长相厮守,不离不弃。

    顺带说一下前教主魔刹罗。

    我们知道魔刹罗被乌蒙贵抓住了,还喂了毒。不过据推测,这个应该是叛乱失败以后的事了。否则如果乌蒙贵拿魔刹罗当人质,那这一战又是另一番情景。

    唐书雁偷偷收拾行李,准备离开。

    五毒分裂,哪一方失败对她而言都没有关系。乌蒙贵那样的家伙,输了反而更好。

    反正唐书雁已经完成了任务,她怀着欣喜的心情离开五毒。

    然而她千算万算,却在最后的时刻大意了。

    乌蒙贵抓住了正要逃跑的唐书雁,他这才明白自己被唐门玩弄了。

    本来就在为失败恼怒的乌蒙贵更是怒不可遏,将怨气都发在可怜的唐书雁身上。

    乌蒙贵没有杀了她,而是要让她生不如死,于是把唐书雁炼成了尸人。

    但是,唐书雁虽然变成尸人,意识却仍然保留下来,而且功力大涨。她杀死了看守逃出来,并控制了一部分尸人一起逃脱。

    但是,她已经变成了一个怪物,无法再回到唐门,与相爱的人见面了。

    悲伤愤怒至极的唐书雁成为了尸王、女魔头、复仇者。她带着那批不幸的尸人组成了塔纳,意为不忘仇恨。他们躲进了五毒教圣地五毒潭,一心要向把自己变成这副鬼样子的天一教和五毒教复仇!

    唐傲天终于等到了五毒教的分裂,但是他同时意识到,他失去了女儿。

    叶婧衣

    故事又回到了藏剑。叶孟秋的几个儿子一个个不省心,这回轮到了女儿。

    公元742年(另有一种资料显示是7年,但是那样的话会产生bug),叶婧衣16岁。

    十六年来,她的活动范围被严格限制在庄院附近,她的父亲和哥哥们太爱护她,不敢放她走开过远。

    十六年来,她的每一天都是在死神的阴影下渡过的,三阴逆脉绝症随时都可能夺走她的生命。

    当初小时候,叶凡还没出走,小婧衣和这个欢乐的哥哥在一起才感受到热闹和开心。到了叶凡一走,这个院子就越来越冷清寂寞。

    为此,小婧衣总是想找些法子引起哥哥们的注意。比如她在哥哥们正忙碌的时候突然从屋顶跳下去,把他们急得要命。(果然是二小姐)

    事实上,小婧衣并不是想添乱,她只是想让人知道,她不只是个没用的病人。她向往的,是江湖上的风起云落,波谲云诡,豪杰意气,名侠风流。

    她常会想,如果没有这弱不胜衣的身子,如今的四海之内,五湖之上,会不会也多了个巾帼侠女,傲世红颜;会不会有哪天,英雄侠女相逢于江湖,从此儿女情长,英雄气短……

    但是醒来的时候,她只能感觉到湿润的眼角。

    16岁那个花朝节(二月十五),叶婧衣吃过团圆饭(藏剑现在这么个样子,恐怕团圆饭也没多少气氛吧),便躺在屋顶上看星星。看着漫天繁星,她怅然环顾,庄院之外万家欢乐,可是那里她从未去过。

    她忽然间很害怕。明年的月圆之夜,她还会快乐地在这世间么?

    她知道自己随时可能死去,与那从未见过的世界说再见。

    世间会有人记得有她这样一个生于藏剑,死于藏剑的女孩儿么?

    想到这里,她早已泪湿衣襟。

    那一夜,这个少女终于作了个早已藏在心底多时的决定。

    夜风中,婧衣背着大哥送的“长生剑”,还有银两和药物,回头看了一眼藏剑山庄。

    若是上天待她仁厚,她迟早会再度回到此间。

    这个初春的夜晚,藏剑大小姐叶婧衣离家出走。

    叶婧衣一叶轻舟,沿江直下,过润州(江苏镇江)、江宁(江苏南京)、和州(安徽马鞍山)、宣州(安徽宣城),这一路看遍江南风物,多情景致,街巷闲闻,那些都是她从前不曾听过、见过的。她在小舟之上载沉载浮之时,时常想到若是几个哥哥都在,一同扬帆江上,指点天下,那是何等快意。

    绕着江南转了一圈,她的精神便愈见不支。

    但她仍然决定去黄山一游,然后才回家。

    黄山风景秀丽不必多说,山势也是极险。

    古代不比现在,有阶梯索道护栏保险绳什么的。那时候要爬黄山,就得靠双手双脚爬上去。这不知令多少游客望峰兴叹。

    中学语文课本中有一篇《黄山记》,对古人登黄山的历史写得十分详细优美。

    其中说到,从传说中的黄帝登上黄山之后,第一次有记载的登上黄山莲花峰顶的人,就是李白。

    黄山最为险峻的就是天都峰,号称“群仙所都”。

    而倔强的叶婧衣爬的正是天都峰。

    叶小姐不能用武功,四季剑法早就会了只是不能使。但是藏剑的浮萍万里轻功,她却是用得不差。

    她就这么慢慢登山,一边看着风景,累了就到山间亭子休息

    谁能料到,在这群山之中,她竟然看到了一个重伤的人!

    接下来的这段故事很难说剧情有很多矛盾,就把一个大概比较靠谱的剧情说一说。

    黄山之中,并非没有人烟,而是有着红衣教的总坛!(荻花宫其实只是一处分坛)

    这时,22岁的“长风万里”卫栖梧,前往黄山红衣总坛盗取密会记录册。(盗书目的是个谜,据传说,这可能和明教圣女陆烟儿有关。不过,是哪个陆烟儿呢?)

    但是,红衣教总坛戒备森严,可不像荻花宫那样可以轻松进去的。

    而且,当时阿萨辛教主就在那里。

    卫栖梧盗书失败被发现,阿萨辛亲自出手捉拿。

    阿萨辛太强了!卫栖梧虽是一流高手,但是也无法对抗,被打成重伤。

    但是卫栖梧仗着绝顶的轻功,重伤之下仍然逃了出来,跑到天都峰终于不支倒下。

    也许是上天的安排,奄奄一息的卫栖梧遇到了正在游山的叶婧衣。

    叶婧衣见有个大帅哥倒地不起,急忙出手相救,用柔弱的双肩背起一点都动不了的卫栖梧,跌跌撞撞下了山。

    等到卫栖梧能动了,叶婧衣却倒下了。

    她本来身子就弱,再这么大动一场,早已支持不住,与生俱来的顽疾终于发作了。

    拖着伤体的卫栖梧当然竭尽全力照顾叶婧衣,两人就这样相依为命,结下生死不渝的爱情。

    手机本章:

    本书最新下载和评论本书:

    为了方便下次,你可以点击下方的《加入书签》记录本次(正文 第58章)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