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长,镇山河![重生] 第56章
作者:一袭白衣的小说      更新:2016-10-19
    第十章昨天的江湖

    正当浩气盟和恶人谷打得热闹的时候,中原武林也是大事不断。

    公元741年,为了应对日益严重的匪患,各大镖局齐聚一堂,商议成立镖局联盟。

    自从宇文家兄弟的叛军加入后,十二连环坞的总人数已经接近十万,成为天下商户的巨大威胁。

    宫傲手段毒辣,抢劫镖队时候总是把护镖的镖师全部杀掉不留活口。一时间各个镖局风声鹤唳,惶惶不可终日。

    当时天下最大的几个镖局,分别是洛阳振远镖局、长安铁血镖局、成都隆盛镖局、扬州兴威镖局、江陵昌运镖局。

    (话说现在北京的运钞车公司就叫振远,我们当初都叫他振远镖局的车,哈哈)

    而各大镖局虽然实力不差,但对付一下地鼠门铜钱会什么的可以,跟十二连环坞就没法比了。

    他们有时会请浩气盟帮忙护卫。但是宫傲很狡猾,看到浩气盟来了就不出动,浩气盟一走就来打劫。

    浩气盟也很忙,不可能一直给镖局当保镖。

    于是由五大镖局牵头,成立了全国十五道镖局联盟,望天朔成为首任盟主。

    从此,镖局联盟和商会联盟一起成为两大保护经商安全的重要组织。

    今天就到这里,大家周末愉快!

    接下来终于轮到七秀坊的故事了。七秀坊和琴魔即将诞生。

    在中原地区,有个小镖局,叫做福威镖局。

    镖局总镖头,叫做向斩萧,他是老镖头向问天的儿子,娶了一位漂亮的妻子名叫郭小小。虽然走镖很辛苦,但镖局上下一心,日子逍遥快活。

    公元742年,福威镖局出事了。

    福威镖局的副总镖头,叫做陈翰林,很受向斩萧器重。他平日里见风使舵,油滑得很,而且对镖头夫人郭小小似乎很有意思。兄弟们都提醒向斩萧要当心,但是向斩萧这个粗线条的人不以为意,反而认为他们多心。

    终于有一天,向斩萧和陈翰林带着几个手下去送镖,不料却只有陈翰林一个人回来了。

    他说镖队遇到匪人围杀,向总镖头和弟兄们都死了,只有他逃了回来。

    于是,陈翰林继承了福威镖局总镖头之位,还娶了“丧夫”的郭小小。

    至于向斩萧年迈的老父向问天,日子过得越来越困苦,最后成了一个乞讨的老叫花子。

    这是一连串悲剧的开始。

    苏雨鸾

    公元737年,当整个江湖都被朝廷颁布的“破立令”震动,风雨欲来之时,江湖之外仍是一片平静。

    来自东莱郡的十五岁小姑娘苏雨鸾,被父母卖到了兖州的青楼。

    她自小在抚琴方面有过人的天赋,于是在青楼开始了卖艺的生涯。

    她的琴声,时而清新明悦,时而幽忧娴静,无不道出她内心的声音,旁人听来余音绕梁,却怎知她内心的无奈。

    (苏雨鸾和老王算是老乡,如果老王这时候经过家乡,会不会被这个青楼中的悲情女子吸引呢?)

    公元740年,十八岁的苏雨鸾在风尘中已混迹三年。她只卖艺,不卖身,虽然周围充满贪婪的眼睛,但她凭着聪慧和伶牙俐齿、体贴人心,尽力保住了自己的清白。

    连衮州太守都非常喜欢她的琴声,对她如女儿般疼爱。

    但是,即便是清洁、出名如七秀坊,后台如此之强大,都有人敢去胡来,苏雨鸾区区一介弱女子,要在这浑浊的风尘之地保护自己,是何等艰难?有一天,安禄山手下的一名将军,到衮州太守家做客,太守便请苏雨鸾来抚琴助兴。

    (又是安禄山的狼牙军啊!看来到了安史之乱天下女性堪忧啊)

    偏偏这个将军和之前死在七秀坊的庞龙武是一个德性,但是苏雨鸾却没有人保护。

    这将军见到苏雨鸾的惊世美貌,怎会放过,当天晚上就将她□□。

    受到这个沉重的打击,苏雨鸾从此心灰意冷,内心痛苦绝望无比,容颜日渐憔悴。她本想要自行了断,却下不了这个决心。

    她整整一个月把自己关在房内,终日抚琴。

    这时,有一个人在她屋外听到了琴声,而且听懂了她的心声。

    此人是当今有名的画家,林白轩。(当时的林白轩已经六十来岁了)

    林白轩听出苏雨鸾内心的凄苦,深感同情,于是立即画了一幅画,让人送了过去。

    雨鸾一看画,发现画意完全切中她心中之思,大为吃惊。

    这就叫知音。

    于是她又奏一曲,林白轩在外面听完又画一幅画。

    两人也不见面,就这么你一曲我一幅,来来往往交流了一整夜。(帮林白轩送画的人有没有崩溃?)

    后来雨鸾答应见林白轩,当他们俩第一次相见时,已经深深相恋。

    虽然苏雨鸾比林白轩小四十余岁,但两人的思想毕竟超脱常人,于是发誓要相守到老。(林大画家你已经老了吧……)

    既然爱了,那就管他非议嘲讽、艰难险阻、天塌地陷!

    两人毅然私奔了!

    苦难随之而来。

    那狼牙军的将军回到营里,念念不忘苏雨鸾的美貌,命人将她接回府中做小妾。

    手下来到青楼,才得知苏雨鸾已经跟一个老头逃走了。

    将军大怒,立即派人前去追捕他们两人。

    林苏二人又不是江湖中人,一老一少不懂得躲避,跑得又慢,有好几次都被恶徒们追上了。

    但是出乎意料,自从雨鸾遭难之后,她的琴声有了不可低估的威力,时而让人在一段时间内无法动弹,时而让人震耳欲聋,甚至让你回想痛苦、可怕的经历,心痛不已。(苏雨鸾竟然自己领悟了精神攻击!严纶不收她做红尘传人可惜了)

    林白轩会一些武功,不过水平么……比较抱歉,所以也帮不上什么忙,只能依靠苏雨鸾的琴音一次次逃脱了追击。(林白轩的武功水平可以从金水镇的破案任务看出来)

    不过,在很早期的设定中,林白轩可是一流高手,而且竟然是杀手集团凌雪阁的高层!

    在原先的设定中,万花画圣林白轩是大唐画圣吴道子的亲传弟子。

    林白轩在绘画上有惊人的天赋,名满京都。他甚至可以不看人,只听人说一句话,就画出那人肖像,竟有九分相似!

    唐玄宗对林白轩的才华十分欣赏,将他召入宫中成为御用画师。后来跟他交谈之后,发现他的能力不仅仅只是绘画,于是将他调入凌雪阁。

    林白轩真是一个奇才,用了不到两年时间就将凌雪内阁的独门武功一一修习并融汇贯通,并在“光明寺之变”中立下奇功,于是玄宗将其拔擢为凌雪内阁首辅。

    就这样,林白轩从一个画家变成了一个刺客头子。不过在表面上,林白轩仍以画师的身份出现,从不透露自己的真实身份。而且他立下毒誓,绝不将凌雪阁的一招一式用于为己谋利,所以不知道的人都以为他不会武功。

    有一年,林白轩来到忆盈楼,听高绛婷弹奏一曲。众人都陶醉在美妙的音乐中,林白轩却对高绛婷说,这曲子不是你作的,请问作者是谁?

    高绛婷很惊讶,问为什么。林白轩笑着说,这个曲子的涵义和姑娘的心意迥异,肯定不是你写的。

    高绛婷称赞说,先生大才,真是雨鸾的知音啊。

    原来,这首曲子正是琴圣苏雨鸾所作。两人相见,情投意合,不久便结为伉俪,连玄宗皇帝都赞道“佳偶天成”,谱成一段佳话。

    我们可以发现,在原设定中,苏雨鸾早就在七秀了。而且,这里的林白轩不到三十岁,和苏雨鸾不是老少配。知道为什么林白轩的模型看上去是个年轻书生吗?因为那时的设定他确实是个年轻人。

    虽然名声显赫、身居高位、佳人相伴,但是林白轩有一件事一直耿耿于怀。那就是家仇。

    其实,林白轩原名不叫林白轩,叫张白尘,老家在金水镇。

    张白尘的父亲张德,原来是元通镖局的副镖头,总镖头武及的得力助手。

    为了奖励张德的功劳,武及还送给他一所大宅子,就在金水镇东北的小岛上。但是张德却没去住,依然带着美丽的妻子和可爱的孩子住在贡橘林老宅。

    有一天,武及酒醉之后,将张德的妻子□□。(从母亲到妻子,林画圣太悲惨)

    事后,武及为除后患,将张德一家杀死,并火烧贡橘林毁尸灭迹。

    不料,张德的小儿子张白尘却逃出生天。后来,他为了防止被仇家继续追杀,改名林白轩,并辗转流落四处,最后被画圣吴道子遇到。吴道子对他的惊人天赋十分欣赏,收其为内室弟子,尽授技艺。

    多年后,林白轩再度回到金水镇报仇。

    但是,他仍然恪守不用凌雪阁一招一式的誓言,结果半夜跑去武家暗杀被打伤逃了出来,后来只能用下毒的办法。(这也太入戏了吧!)

    林画圣整个作案过程和手段,可以说是相当拙劣。就算不用武功,他好歹也是凌雪阁的一个大领导,连杀人的手段都这么差劲,实在令人无语。如果不是武及的管家罗轩杀了武及,恐怕林画圣就要被抓获报官了。(要是让凌雪阁的杀手们知道了,不知作何感想)

    后来编剧干脆就让林白轩变成了一个武功不高的老头,但是报仇的情节却保留了下来。

    在原先的设定中,林白轩和妻子去了万花谷,却仍然担任凌雪阁要职。后来他得到消息,频频向玄宗示警安禄山即将谋反,玄宗却不相信。

    最后,安史之乱爆发,林白轩离开万花谷,保护玄宗前往蜀中,在途中与狼牙军血战而亡。

    好了这些遥远的设定我们就先不管了,还是回到逃难中的男女。

    林苏二人逃到了长安,正好那个狼牙军将军也在长安。

    他这时已经知道难以夺取苏雨鸾,于是冒出我得不到你也别想得到的念头,开始想方设法报复。

    他知道皇宫里没有一个妃子有苏雨鸾那般美貌(此时杨玉环还没进宫),于是派人画了雨鸾的画像,献给皇上。(这将军竟然想把绿帽子送给皇帝,真是吃了豹子胆了!)

    果然,玄宗一看大为心动(皇上你的本性暴露了),于是四处打听苏雨鸾的下落。后来听说她是名画家林白轩的妻子,无法硬夺,于是心生一计,召林白轩入宫作画。

    (想到后来的杨贵妃,我们发现原来李隆基这厮也喜欢有夫之妇。)

    林白轩和苏雨鸾一眼看出了皇上骚动的心,可是圣旨难违,夫妻俩急得不得了。

    正好,有位高人当时正在皇宫里。那就是热爱艺术的万花谷主东方宇轩。

    他听说了林白轩夫妇的事,决定出手相助。

    东方宇轩连夜密会了林白轩夫妇,然后请孙思邈配了一副药,让苏雨鸾喝下。

    喝下这种药,容貌会变得极其苍白面无血色,加上苏雨鸾那幽怨的表情,真如幽灵鬼魅一般。

    于是当他们觐见玄宗时,皇上定睛一看,吓了一跳!哪里来的女僵尸啊!

    然后东方宇轩进言,说就让林白轩夫妇去万花谷居住,皇上有需要就可以召唤林白轩入宫作画。

    玄宗是不想再看到苏雨鸾那副鬼脸了,马上表示同意。

    他们终于又逃过一劫。

    但是,灾难还没结束。那个将军仍然不死心,竟然继续纠缠不休。

    这时候公孙大娘也听说了苏雨鸾的事,于是出面昭告江湖,收苏雨鸾为义女。

    那个将军见公孙大娘都出面了,惹不起,只得罢手。

    于是苏雨鸾同时成为七秀的“菡秀”和万花的“琴圣”。

    不过从这个剧情中看,苏雨鸾还没去过忆盈楼就成为了七秀之一,而且排行老六,把年纪最小的燕小七挤到了第七。

    (这样说来,之前小七是不是应该叫燕小六?)

    燕小七

    公元740年,小七15岁了。

    小七也是个被遗弃的孤儿,本来她襁褓中写着生辰八字和姓名。但是她不想用遗弃她的父母给的姓名,于是叫自己燕小七。

    她是公孙大娘公孙幽的小徒弟。

    但是,小七和师父的性格大相径庭。或者说,她跟忆盈楼的绝大多数姐妹都不太一样。

    公孙一脉的技艺,本是广涉琴棋书画、歌舞杂艺,涵盖甚多,忆盈楼的女弟子们无不是曲艺娴熟。

    但是小七不一样,她从小到大一点艺术都不沾,一心一意练剑。

    (以小七的性子应该当公孙二娘的徒弟才对吧)

    六日迎阳立、三冬抱雪眠,她习剑之苦,人所难及。(这句话跟形容叶炜的一样)曾有姐妹问她可是不爱其他技艺,她也只是默然不答。

    这一年,二娘公孙盈偶尔经过,看到小七练剑,伫立久久,长叹无语而去。

    公孙幽也再无可教她之剑法,此时小七对剑技的理解已经远超众多姐妹,只是缺少实战的经验而已。

    苏雨鸾加入七秀之后,忆盈楼的弟子们几乎都还没见过这个新姐妹。这里的生活一如寻常。

    一天,琴秀高绛婷在忆盈楼中演奏箜篌绝艺。一双无骨惊弦手拨出天籁之音,让听众们如痴如醉。

    只是如痴如醉的人,不全是在欣赏音乐,还有某些用下半身思考的生物。让他们如痴如醉的只有眼前的美女。

    这人来历还不小,是安禄山手下狼牙军统领庞龙武。

    庞龙武垂涎高绛婷的美貌,想要强拉高绛婷入室作陪。

    有些手下知道,忆盈楼不是一般的娱乐场所,劝他不要太为难人家。但是庞龙武一介莽夫,平常又嚣张跋扈惯了,哪里听得进。

    庞龙武本是江湖中有数的高手,当年纵横南北,恃强劫掠,辽东双鹰、漠北四刀传言就是折在他的手里。在座的武林人士不少,却对他敢怒不敢言。

    世人说到七秀坊,总是只记得七秀的歌舞,却忘了七秀女子手中还有剑。

    如果有人看不懂七秀的舞,想要放肆的话,那就让他尝尝七秀的剑!

    山美水美,歌美舞美,不及佳人美。在很多人眼中,七秀坊简直就是天堂。

    公孙大娘建立秀坊的本意是将舞蹈和武艺的绝技传承下来,然而遗憾的是,美的东西总会引来丑恶的觊觎。

    虽然背后有皇帝和天策府撑腰,但这里仍是个风波不断的地方。

    敢惹七秀坊的人,一般都是大人物。偏偏世上有很多自以为是的大人物。

    七秀坊的介绍中,曾经有一位日本遣唐使吕庵贤(这个估计不是本名,是自己起的汉名)在七秀坊内醉酒闹事,秀坊女子一怒之下,管他是什么遣唐使国际友人,直接削了他的耳朵,让他清醒了一下。

    没有耳朵的吕庵贤回国后向天皇这样介绍:“唐朝真是一个神奇的地方,尤其是那个叫做七秀坊的地方,我以天照大□□字发誓,那里的唐人女子真是无与伦比……”

    从那时起,一千三百年来,这个小岛上的人就对这片美丽的土地和女子们念念不忘。

    这一年,七秀老四高绛婷才二十岁左右,却已是稳重知礼。

    如果叶芷青或者萧白胭在,自可以哄住或者吓住庞龙武,但是温柔善良的高绛婷不擅长对付这样的无赖。

    庞龙武对高绛婷纠缠不休,跟高绛婷关系最好的小七怒了。

    庞龙武手下的严文对高绛婷大笑道:“我家统领英雄当年,甚是喜欢姑娘,你这便随统领去了吧。”

    这时候,旁边一个少女的声音响起。

    咱家姑娘也很喜欢统领,要是统领现在不离去,那就永远留在这儿吧。

    那声音脆冷凄清,便如珠落盘中,一字一字似紧挨着迸将出来。

    本来这话像是在开玩笑,但是众人听来,却觉得有种彻骨的寒意,让人脊背发凉。

    大家回头一看,一个同样是绝色的素衣少女端坐席中,面前放着一个白色长条包袱。

    众人都不明白她想干啥,高绛婷却急了,对她说,这位是狼牙军的大统领庞将军,咱们可不能得罪了。

    此时的高绛婷顾全大局,若是两年以后的高绛婷,庞龙武恐怕连渣都不剩了。

    小七却笑了,毫不理睬庞龙武,对高绛婷柔声说:四姐,刚刚我十五岁生日,师父已经允我出师了,你为我高兴吗?

    高绛婷没有回答,她感到事情不对。

    庞龙武毕竟见过世面,他也感觉这个场景很诡异。于是他打算说几句话调节气氛。

    “这位小七姑娘,我们安大人圣眷正隆,手掌一方大权,你忆盈楼名气再大,也盖不过我们节度使大人吧,我乃安大人手下勇将,看上了高姑娘,这是她的福气!”说完庞龙武很得意,呵呵笑着。

    小七仍然不看他一眼,秀眉微蹙,低头道:“是这样么?”说着端起了一杯酒。

    众人正茫然间,却听小七朗声道:“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

    这首家喻户晓的诗取自唐代诗人陈子昂的《登幽州台歌》。念出这首诗的时候,我们发现,原来十五岁的小七,竟如这首诗一样,豪迈而寂寞。

    突然小七伸手向那包袱内一抓,抓出一把长剑。

    剑名留情,无鞘,尽显锋芒!

    “念天地之悠悠——”

    她左手一拍椅子,如闪电般腾空而起。

    当时,她距离庞龙武有十丈之远,却瞬间掠过。

    庞龙武见势不妙,条件反射般伸手拔刀。却见小七右手一挥,左手在他头顶一按,已经借力纵回座中。

    “独怆然而涕下。”

    吟完诗句,小七才将那杯酒一饮而尽。

    庞龙武嘴角还挂着冷笑,刀子扔在刀鞘中,有好一会儿,他缓缓倒下,一抹血线在颈上绽开,倒地后一颗人头滚落下来。

    众皆骇然。

    在座的武林中人都在想,如果是自己面对这一剑,能不能躲过?马上他们就给出了答案:死定了。

    而杀了人的小七,看着空空的酒杯,面上还有几分稚气,让人无法相信她刚刚让一个当朝将军的脑袋搬了家。

    然后,小七当众宣布脱离忆盈楼,所作所为与忆盈楼再无任何关系。

    但是若有谁敢犯忆盈楼者,虽远必诛!

    从此,小七以掌中一把留情剑纵横江湖,不过一年,已几乎无人敢惹。她狷狂磊落更胜男子,不拘礼法,最恨繁文缛节,快意恩仇,但凭一己好恶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