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长,镇山河![重生] 第55章
作者:一袭白衣的小说      更新:2016-10-19
    五人一组飞快地将副本打穿,cd一天只能打一次,掉落的东西平均分配好之后,顾书白出本提议道:“要不要去打个困难级别的?”

    昼夜黄昏自然是没意见,黑暗晚风林的困难级别前五甲已经被拿下了,现在再打虽然没了五甲的奖励,但是打通副本的奖励还是很丰厚的,装备等级一样但属性要比普通级别的高上那么一两点,当然难度就不只增加了一两点。

    踏血、狼毒、银月、皇城、横烟、海潮这六大工会是南陆这边比较大的工会,背后都有俱乐部的势力支持,昼夜黄昏没打算跟他们争个一较高下,但既然准备在游戏里建立工会,自然是要建功立业的,没大工会那么雄厚的势力背景,至少要混上个第二档次,他们的初始资金已经筹集得差不多了,得赶在大部队都到达20级前开始拉人巩固人脉,如果这次能打穿困难晚风林的话就可以以此为基础考虑地狱级的副本开荒。

    想到这里,昼夜黄昏问道:“清川你需要什么职业配置?”

    顾书白说:“这样就可以。”

    昼夜黄昏一怔,看向站在顾书白背后在不断调整装备的过桥填河,带着这个过桥填河能过困难级别?就打个普通级别的副本,过桥填河就差点把他们害团灭了好几次,要是打困难级别的恐怕老一都过不去。

    昼夜黄昏不好在清川面前说什么,转而密聊孤星繁:“这个小白一定要带着去吗?”

    孤星繁被夹在中间也很为难,一般来说,清川下的决定他都很放心,他能力有限,有时候猜测不到大神的用意,但是几回相处下来大神做的决定就没有不对的,他想了想,对昼夜黄昏说:“齐哥你放心,大腿要带过桥肯定是有他的打算。”

    打算?昼夜黄昏暗地里翻了个白眼,打通一个普通副本他已经看出来清川的打算了,带个小白过来混经验混装备的,可清川的确有两把刷子,昼夜黄昏想了想,反正近期团队不准备开荒困难级的副本,今天跟着进去混点经验看看,能打过一个也都算不亏。

    原班人马进了副本之后,前面还是老样子,到老一的第三批小怪出来之后,昼夜黄昏就能明显感觉到吃力了。

    顾书白仍是能和普通本一样准确地报出小怪出现的位置,但是他却反应不过来了,因为顾书白汇报到小怪出来之间的时间差太短了,他很难做到及时位移到相应的位置中去拉怪,而且小怪的仇恨也不如普通本那么好拉了,昼夜黄昏精神高度紧张才勉强保证拉稳第三波小怪。

    随后还有第四波和第五波,昼夜黄昏紧绷着神经,还有一颗心挂在很容易ot的过桥填河身上,过桥填河前面三波都没闹出幺蛾子,但越是这样昼夜黄昏就越是紧张。

    顾书白除了报位置也没说什么话,就孤星繁在不断地嘀咕,还好昼夜黄昏早就习惯了孤星繁的打本方式,要是没他的嘀咕反而会更加紧张。

    迟惟也挺紧张的,顾书白全程没跟他说话,只在自己密聊提问的时候回过几句,迟惟都不知道该把握个什么尺度,最后放缓了输出小心翼翼地按照普通副本里的情况来演。

    “正南方向,小boss。”顾书白清冷的声音响起,昼夜黄昏立刻冲了过去准备接boss,结果没想到,一个火球事先砸了过去,过桥填河的技能正中小boss身上,打了个满伤害,小boss当即一扭屁股,冲着过桥填河所在的方向追了过去。

    “三点钟方向,三只。”顾书白又汇报了新的小怪,昼夜黄昏一时之间完全不知道该去处理哪一边的仇恨问题,过桥填河溜着精英boss满地乱跑,顾书白说道:“它吃控。”

    过桥填河立刻明白过来,丢了个控制技能过去,连忙往昼夜黄昏的位置跑去,结果小怪出的频率越来越快,昼夜黄昏不断地调整位置拉小怪,过桥填河的走位还没练熟练,带着那只ot的小怪到处乱跑,闹得其他小怪又差点ot。

    顾书白见状,微微蹙眉,他来打困难是想再锻炼一下过桥填河的能力,过桥填河是那种环境越恶劣就越是能吸收东西的类型,顾书白要用实境去磨砺他。

    “控制技能不是让你定住了就跑,要回头打伤害,法师pk的时候要记住,一定不能让对方近身,但是这不是靠躲来实现的,而是要让对方无法靠近自己。”被ot的这只boss是个近战类boss,正好可以让过桥填河练习一下。

    过桥填河问道:“怎么能让对方无法靠近自己啊?”

    “逼迫对方走位,抓住机会输出。”顾书白说道,“靠控制给自己争取读条的输出时间。”

    顾书白说完,过桥填河就一个后跳和小boss拉开了一段距离,随后甩了一个控制上去,把小boss定身在原地之后,过桥填河下意识就要跑,半路上硬生生地扭过了头对着小boss甩过去了一个技能。

    顾书白说:“游戏里boss的ai已经被设计得相对较高了,但它毕竟只是一个游戏boss,所以你无法利用人类的情绪心理来打心理战。”顾书白说着,“所以只能边打边退,风筝死它。”

    过桥填河点了点头,这俩完全沉浸在教学当中,顾书白依然沉稳地一边汇报着小怪的来路,一边指导着过桥填河,顾书白忽然冲上前去,一个挑刺将小boss从地面上挑了起来,随后接了一个浮空斩,二段浮空斩,直接将小boss挑飞到了半空中。

    正吃力地拉着boss的昼夜黄昏目瞪口呆,下一秒,过桥填河身体周围开始浮现出了魔法纹路,雷元素属性不断地向他汇聚,过桥填河手中法杖在半空中一点,直接落下来一个高伤害技能,将小boss剩下血量全部打空,连带着技能范围内的其他小怪也都被过桥填河给秒了。

    第五波又是有惊无险,这次不等过桥填河ot,顾书白主动拉起了小怪,带着原地放风筝给过桥填河练习控制仇恨和输出,打完老一之后,顾书白对昼夜黄昏说:“下面的不用打了。”

    昼夜黄昏还沉浸在过了老一的喜悦之中,冷不丁地被泼了一盆冷水,忙追问道:“为什么不打了?我们过不去?不行可以换人。”意指着谁很明显。

    顾书白冷淡地说:“有一个会放弃队友的t在,我们过不去。”

    昼夜黄昏心里一紧,一下子脸就涨红了。

    被发现了,还是被发现了。

    其实被过桥填河ot的那只小怪没那么难拉回来,只是昼夜黄昏心里一直吊着过桥填河这么个□□,想着与其等他在可能无法处理的时候炸掉,倒不如在还能掌控的时候让他躺尸,虽然少了个输出,但这个boss没有阶段性,只要依次清掉小怪就可以了。

    但毕竟人是清川带进来的,他有意拉拢清川就必然要给清川一个面子,自然不会正大光明地针对过桥填河,但是私下里弄点小手段就没问题了。昼夜黄昏也没想到顾书白眼睛会这么毒辣,他已经做得很隐秘了还是被他发现了。

    昼夜黄昏尴尬地不知道说什么,只好厚着脸皮抵赖道:“我是真的能力有限。”

    顾书白没说什么,昼夜黄昏见他真的要走,有点不甘心,但是碍于面子没正面挽留,他密聊孤星繁,说道:“孤星你帮我说两句,帮帮忙,我打通了困难可以回头带他们打。”

    孤星繁左右为难,他想了想,还是去同顾书白说了几句好话,原以为自己这几句肯定就是单纯地放两个响,谁知道顾书白居然真的掉转头回来了。

    顾书白说:“看在孤星的面子上,继续打吧。”

    昼夜黄昏没说话,表情还是很尴尬,可看着老一掉落下来的紫色副手武器圆盾,昼夜黄昏想打下去的心情十分强烈,也就暂时忽视了这份尴尬。

    之后一路上几人都没有说话,顾书白和过桥填河就像是跟他们脱离了小队一样,顾书白教着过桥填河,过桥填河耐心地听着学着,进步飞快,打完全通之后,昼夜黄昏也拗过劲来了,主动加了过桥填河的好友。

    迟惟看着昼夜黄昏发过来的好友申请,没多想就直接加了,昼夜黄昏向迟惟道了个歉:“不好意思之前让你ot了这么久。”

    “没关系没关系。”迟惟见清川这么护着自己,心情也很不错,他玩t职业玩了那么久了,昼夜黄昏的小手段他看得清楚,也能理解昼夜黄昏的小心思,对于他们职业选手来说,有舍有得其实是件很正常的事情。在打个人赛的时候体现不出来,团体赛的时候却能体现得淋漓尽致。

    一个团队当中永远都是队伍核心带动整个队伍向前进,在这个过程中不可能是齐头并进的,一定会有个玩家处在相对落后的地位,所以如何舍得是很考验团队战术的一个问题。

    作为一个不确定因素,迟惟知道,对昼夜黄昏来说自己就是一个团队的负担,很有可能导致团灭的存在,躺尸对于自己来说是一种不算下流的选择。

    但是情况是这么个情况,如何看人就又能体现出一个指挥人物的水平。

    在这方面,清川无疑做的比昼夜黄昏要好。

    因为面对团员的不确定性,清川做到的是掌控而不是排除。

    自己的一切不确定干扰都无法成为动摇团队根基的存在,这个清川将他的不确定性掌控在了手中,这也是为什么清川敢将一个小白的他带进副本的原因,他有那个能力,也有那个自信,带他打过副本。

    至于他的那个什么借口,放弃队友?别开玩笑了,就凭清川之前阴人的手段怎么可能因为什么放弃队友这样的正能量理由而放弃打这个副本,能信清川说辞的昼夜黄昏也还是太单纯了!

    一开始,迟惟也弄不明白清川在想什么,后来看见孤星繁一直在剧中调节,而且昼夜黄昏对孤星繁的依赖感明显变强了,他就想到了个中缘由。

    顾书白在让自己□□脸,让孤星繁唱白脸,他在讨好孤星繁?

    不,他是在让昼夜黄昏欠下孤星繁的人情。

    真是有够算计的这个家伙。

    拿捏准了昼夜黄昏的性格,从弱点击破,清川不仅仅是在打本,而且还在观察本内队员的情况,心细到这种地步。迟惟看到现在才明白过来顾书白的打算,要是放在一开始他可能还估计不到队员内复杂的关系,迟惟自认已经是个比较圆滑的人物,虽然有时候挺任性的,但是尺度他把握得很清楚,所以在这方面一比较,清川的圆滑就更显现出来了

    其实也不是圆滑,就是一种细心,方方面面的细心。

    迟惟对他的兴趣越来越浓厚了,他一开始怀疑清川就是他在靖世王朝偶然认识的顾书白,现在被清川的阅历惊到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但是他相信,即便不是,清川也一定和职业玩家脱不开关系。

    到底是谁……会不会是哪个退役的想要卷土重来的老玩家呢?

    离开副本后,顾书白让过桥填河自己去活动,这次副本过后,顾书白拿到了一个比他身上的好一点的上衣,换上之后看了下目前自己的装备。

    武器

    副手武器

    头部(金色)

    上衣

    腰带

    下装

    护手

    鞋子

    戒指、

    项链

    一身装备都是紫色以上,在同等级的玩家当中算是一身的土豪装了,尤其是那件金色的暗涌之帽简直让人垂涎三尺,目前全服的金色装备恐怕也才十几件。

    再一看自己的属性。

    游戏角色:清川

    等级:15级

    属性:力量55,敏捷75,体质28,智力16,感知60,魅力32。

    生命值:395/395

    法术值:150/150

    防御:40(魔抗15,物抗20)

    攻击:65

    强韧:30

    攻击速度:35

    感知力:40

    负重:50磅200磅(负重囊)

    他每级加点比别的玩家会多两点,所以即便偏向于敏捷和感知的加点,在力量上也不会落后太多,也就意味着伤害不会比同职业偏向于力量加点的刺客差多少。

    顾书白确定技能加点没有偏差之后就关掉了角色属性面板。

    他在微风城内转悠,注意到身后跟着他的几只小老鼠。

    那些人十有八.九都是狼毒的人,冷回眸这样睚眦必报的人在被他恶意玩弄了一番之后没可能不对顾书白施以报复手段,而一旦冷回眸报复的热血上头了就会做出不少吃力不讨好的傻事,顾书白就是抓住了冷回眸这一点,故意没有和狼毒的人起正面冲突,而是玩了不少的阴手段。

    从他进微风城开始,冷回眸的人就已经盯上了顾书白,顾书白完全能感知到来自四面八方的盯视,上次把顾书白跟丢了,冷回眸这次特地派了五个人分别从各个角度盯住顾书白,他不要求这些人能够杀了顾书白或者给顾书白添乱,他只要求“跟!上!”并且“别!跟!丢!”就这么简单。

    那几个玩家盯着顾书白,向冷回眸汇报:“会长,他进暗教地宫了。”

    “他进地宫做什么?”冷回眸正琢磨着,猛地想到最近在地宫里发现了一只游荡的野外boss,只不过那个boss的血量和伤害都特别高,得组织一支精英小队才能打过,现在好几家工会都盯上了这只世界boss,在开打世界boss之前,各工会肯定又是一番争斗,到时候很容易被人浑水摸鱼,抢走了boss的最后一击。

    清川这个时候会出现在地宫,冷回眸猜测有两种可能性,要么就是清川自己要打这个boss,按照以前的套路阴他们,要么就是清川是某个工会的人,过来查看情况的。

    如果是前者的话,一定得防住,比防其他几个工会还要严密防范顾书白,如果是后者,那更麻烦了,前者清川只是单枪匹马,再怎么有能耐也不可能越过几大工会共同搭建的防护网,他们几个大工会争斗是一回事被人利用了一番后硕果被人家抢了又是另一回事,没有一家乐意当免费的劳动力。但是,如果清川背后有势力的话那就麻烦了……

    一个清川就够让他头疼的了,一个有势力的清川……

    冷回眸感觉自己在瑟瑟发抖。

    “不管他什么目的,盯紧,记住,一定要给我盯紧,不要发生正面冲突,一定要盯紧!”一连说了三遍盯紧,冷回眸生怕这些底下的人不会办事。

    他深吸一口气,开始组织人去地宫堵截顾书白。

    地宫地形没晚风林的那么复杂,地形较窄,如果他们人多的话一定可以将清川堵在中间。冷回眸想得很复杂,一大串战术都堆叠在一起,剧本写得细细的,就等演员登场。

    冷回眸调好了人,气势汹汹地将人带进了地宫里面,结果半路上就收到了那几个人的回信。

    “会长,跟丢了。”

    冷回眸:“……”

    冷回眸这一瞬间感觉自己都快崩溃了,他妈的是这群人太蠢还是他太蠢??五个人盯着一个人都能把人跟丢了,他上哪儿找的这群废物!

    那边的人见冷回眸不说话,小心翼翼地解释:“他的敏捷太高了,根本就跟不上,尤其地宫地形复杂,我们被绕丢了……”

    “呵呵。”冷回眸给了他们一个意味不明的回答。

    冷回眸身边的人问道:“会长,怎么不走了?”

    “滚!”冷回眸咆哮一声,怒吼道。

    顾书白进了地宫之后就向暗教图书馆所在的位置走去,一路上已经出现了不少在附近巡查的玩家,顾书白隐藏了id,在周围闲转悠着,像是他这样没有工会的玩家这周围有不少,大多都是大工会派来查看情况的卧底,如果是带着工会名字的话肯定会受到防备,因此很多大工会都放了几个养在外面的散人小号进来。

    因为模型不可叠加,在这种地势狭窄的地方抢boss的第一要务就变成了占据有利地位。

    仔细想想,如果你能堆起人山人海将boss围个水泄不通的话,外围的其他玩家都挤不进来,那boss岂不就是囊中之物的吗?

    然而第一个内圈位置没那么好占据,一来,各个工会都在互相提防着彼此,二来,boss在走动的时候会随机释放aoe,伤害范围很大,他们没必要这么快就先被boss消耗那么一大波。

    顾书白一路走过去,在外围转了一圈,大致了解了一下目前各个工会占据的位置,正要往前走,顾书白被人拦了下来。

    拦他是狼毒工会的人,那人是个战士,昂着头挑衅地看着顾书白:“哪儿来的啊,哥们?”

    “听说这边刷了世界boss,我来看看。”顾书白如实说。

    像是顾书白这样也想分一杯羹的散人玩家也不少,那人说道:“哦,别想那么多,世界boss肯定是我们这些大工会的,抓紧时间练级或者干脆找个大工会加入一下,拿到了世界boss还能分点工资。”

    顾书白点了点头,没说什么就走了。

    他折返去了另一个方向,在踏血的人面前停了下来。

    踏血工会的工会三分天注定正在安排人员,他身边围着六七个玩家都在议论纷纷地说着什么,顾书白感知高,听力比一般玩家要强,这个距离看着远但凭借顾书白的听力能模模糊糊个大概。

    三分天注定说:“看这个血量,基本得要个十到十五人的小队才能击杀,你们是主力,其他人呢?跟我汇报一下。”

    “甘草他们在刷本,马上就出来了,很快就能到。”

    “好,我知道了。”三分天注定说,“这个boss是酌影发现的,所有掉落的优先选择权在他那里,有没有异议?”

    “没有。”

    “ok,那我们人差不多了,要是有什么问题现在赶紧提。估计他们人也凑的差不多了,现在大多数工会都处在观望状态,第一个打的比较吃亏,会接一仇。但是boss不是一直被闲置在这里,按照我的推测,今晚半夜的时候可能踢你会有工会偷偷打掉,所以你们要抓紧时间,先适应一下周围的地形,到时候要打的不仅仅是boss还有其他工会的玩家。我已经和银月工会的管理们商量好结盟,注意分清敌我。”

    “好的。”

    “在的向不在的转告一下我说的话。”三分天注定严肃地说,“这么大的野图boss我们是一定要拿下的,记住这一点,千万不能让这个boss丢了。”

    “是!”

    整个踏血的人气势高昂,顾书白瞥了一眼踏血的位置之后,又去确定了其他几个工会的位置,探听了确定消息就从暗教地宫离开。

    冷回眸早就派人将地宫入口围了起来,他就不信顾书白不会出来一直在副本里,结果等了半天,冷回眸也没见顾书白从地宫出来。

    “该不会是下线了吧……”冷回眸眉头拧的丝紧,一边嘀咕一边左右乱转,最后找来个人说道:“你密聊一下他,看他下没下线。”

    “好。”那人密聊了顾书白,回道:“他的陌生人密聊关掉了。”

    “那就是在线。”冷回眸百思不得其解,“按理说现在地宫内的怪经验都不高了,任务奖励也不丰厚,他好端端的在地宫里做什么?看守副本门口的人也没来回报他进本了啊……难不成地宫也有另外一个不为人所知的副本入口?”

    副本入口没有,但地宫的出口还有。

    顾书白沿着当初和迟惟一起走的那条路走出了地宫,从地宫的另一侧稍微绕了一小圈回到了微风城里。

    先去薛城那里卖了虎皮草,顾书白又去交易行那里拿了自己赚到的钱,放入新的商品,顾书白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钱。

    加上上次过桥填河给他的一个金币,顾书白现在一共有两个金币零五十个银币的家产。

    目前,因为有副手武器的加持,学者技能书抄录的成本和收益处在一个相对持平的状态,稍有亏损,换做孤星繁就亏损得不行,跟在顾书白身边打装备赚来的钱全都赔了进去。

    想了想,顾书白在交易行扫了一套奶妈的柔风套装下来,这一身柔风套装属性不如百合套好,但是因为是四件套,多了一个套装属性,对于奶妈来说目前是最好的一套,一共花了他三十五个银币。

    顾书白没有正面给过桥填河,给过桥填河寄了过去,寄完之后,顾书白就直接下了线。

    冷回眸正烦躁着,又收到了微风城内眼线的信息:“会长!我们在交易行附近发现了清川!”

    “哪儿??”

    “交易行,怎么了?”

    “操,怎么他妈跑交易行去了?”冷回眸咒骂一声,问道,“还在吗?”

    “不在了。”

    冷回眸:“???”

    “下线了。”

    冷回眸:“……”他感觉自己有段时间不想听见有关这个清川的任何消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