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长,镇山河![重生] 第52章
作者:一袭白衣的小说      更新:2016-10-19
    顾书白所指的那个玩家叫斗威风,是狼毒的一线成员之一,正在打野图boss的无一不是狼毒的一线成员,除了跟顾书白早有交集的幽鬼断魂、死亡耀目以外,其他三个人顾书白都认识。

    斗威风是靖世王朝的二线队员,但是成绩一直不怎么好,他在靖世王朝里惯用的角色是斗士,差不多也是这个攻击距离,武器大多都是短兵,但是使用的技能大多都是中长距离,靠斗气发威。被靖世王朝派入万古之后,斗威风选择了法师,玩出了自己独有的一套玩法,他的中短距离输出的法师,既能在远处释放法系伤害技能,又能在近处打出物理伤害。

    到万古正式开放比赛,s2赛季的时候,斗威风被长云俱乐部买走之后,凭借他的斗战法师打出了一片新天地。不过,万古里没有斗战法师这种职业,斗威风打出物理伤害的攻击全靠一开始获得的天赋技能,这个职业还是万古的主策划看到斗威风的表现特地为他在万古的职业树里面加进去的,而且还特地按照斗威风的战斗风格制作了相应的职业技能。

    狼毒这支精英小队的奶妈魔蝎也有些来头,是靖世王朝退役的职业选手,十年电竞生涯除了早期的迷茫期以外都玩的是奶妈,可能技术不如甘草,但是经验绝对老道,现在还在靖世王朝倒不是觉着靖世王朝对他提拔有恩,而是因为虽然对外宣布退役但他和靖世王朝的合同并没有解除。

    靖世王朝的违约金很高,不是所有人都有斗威风那个运气能得到其他俱乐部的赏识将人从靖世王朝里面挖出来的。

    剩下一个就是一开始将孤星繁杀死的刺客,这个刺客就没什么太大的来头,非职业选手,但是他写过不少的刺客类玩法的攻略,是个基本功底很扎实的玩家,也是一个“老贼”了,顾书白起初从战士转型到刺客的时候没少看他的攻略。但攻略是好攻略,这个叫摘星偷桃的刺客在现实里可不是什么好鸟,上辈子被爆出过吸毒丑闻。

    这几人都不是好对付的角色,毕竟一整个工会最强大的战斗力都汇聚在这里,狼毒的精英份子汇聚一堂,顾书白看了一眼boss的血量和那几人的站位,心想不如给他们上一堂课。

    顾书白对孤星繁说:“我们几个的血你都不用管,待会儿你只要看好明月的血就可以了。明月,一会儿我会把他们都引到180,290这个坐标附近,你准备放天降陨石,要注意随机应变,脑子灵活一点。”

    “明白!”明月点了点头,表示已经准备好了。

    “我做什么?”过桥填河问道。

    “你的目标是斗威风,缠住他就可以了。”顾书白说。

    过桥填河脸上明显的“啊?”,一副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做的样子。

    顾书白:“缠住,不死,就这么简单。”

    过桥填河:“……你是不是对我要求太高了。”

    “没时间了。”顾书白看了一眼boss的血量,说道,“我们要给明月争取足够的时间。”

    “好的。”其他几人纷纷应声。

    顾书白带领的这支队伍简直有些惨不忍睹,都是些发挥不稳定的家伙,尤其是过桥填河,迟惟很是两难,你说继续装小白吧,被狼毒的杀了一通那就不划算了说出去还丢人,不继续装吧就会被顾书白发现,到时候计划泡汤让顾书白知道自己扮猪吃老虎那还不完了?

    这个度他真的很难把握啊。

    boss的血量到3%左右的时候,幽鬼断魂机智地喊了停手,像他这样抢了无数个野外boss的玩家清楚地知道boss的血量在这个阶段是最危险的,快要打下去的时候鬼知道会从什么地方冒出来一堆人。

    幽鬼断魂对摘星偷桃说:“去四处探查一下。”

    “好。”摘星偷桃向一边潜行而去,顾书白从一侧草丛穿过,看了一眼摘星偷桃的位置,预先判断了摘星偷桃的走位,快速果断地使用了戒指。

    一道蛛丝打在摘星偷桃的身上,立刻触发了定身效果,打破了摘星偷桃的潜行,暴露位置的摘星偷桃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看见一大团火球从天上坠落下来,随后跟着闪雷全都劈了啪啦地打在了他的身上。

    “操!”摘星偷桃咒骂了一句,刺客的弱点之一就是血皮薄,根本扛不住两个法师的大型伤害,而且还是被定神丧失了敏捷这个最大优势的时候,那招定身太老辣了,能做出来的绝对不是新手。

    摘星偷桃眼疾手快地灌了血瓶,勉强救回了一点血,过桥填河的伤害还是差了那么一点,见摘星偷桃没死,孤星繁忙道:“还没死。”手中法杖挥舞还要再补一个伤害,却被顾书白打断了:“没事,他身上有烧伤的debuff,掉血就掉死了。”

    话音刚落,摘星偷桃身上最后一滴血掉光了,察觉到特殊情况的奶妈手中的治疗刚刷在摘星偷桃的身上但还是晚了一步只剩下一点流光还闪烁在摘星偷桃的身上。

    顾书白将他们的反应时间和技能距离都算了进去,将摘星偷桃定在了最合适的位置。

    打掉了对几个法师最有威胁力的摘星偷桃,顾书白从草丛里冲了过去,目标正好是那个下意识离群要去给摘星偷桃加血的奶妈魔蝎。

    照理说,魔蝎应该是这个队伍之中最有经验也最冷静的玩家,顾书白要利用的正是魔蝎的经验,职业选手日积月累的不仅仅是经验,还有习惯,所以但凡是个职业选手都会有自己的一套独有的打法,了解魔蝎的顾书白知道,魔蝎是个很不懂得放弃的选手,这也是为什么魔蝎打了这么多年一直没有问鼎神坛的机会,徘徊在一线选手的三流队伍之中,无论多么困难的处境给人加血成了魔蝎条件反射的动作,顾书白就是要利用魔蝎一定要去给摘星偷桃的习惯心理。

    一旦魔蝎去给摘星偷桃加血势必会走出斗威风的战斗范围,斗威风的法师在他们团队里的定位不是主力输出,而是辅助,主要职责是保护魔蝎和幽鬼断魂这两个队伍核心,他的短距离物理伤害就是为了防止有刺客或者小怪突袭脆皮,此时,魔蝎主动走出了斗威风的战斗范围,斗威风再想要防止刺客暗杀魔蝎就晚了,因为加点限制他的法师不像是明月他们这样高智力,能大幅缩短技能吟唱时间,他手头远距离技能都是需要读条的法师技能,最短的一个也需要一秒多的读条,有这个时间,脆皮的魔蝎早就被刺客秒掉了。

    但现在还在早期,刺客装备没成型暴击率低的话很难秒人,哪怕是一个薄血皮的法师都秒不掉,实际上,现在这个阶段,除了吟唱时间长达五秒以上的高法伤技能以外都没有什么职业能秒的掉人。再加上魔蝎的经验在这个时候帮了他,迅速地给自己套了一层盾,顾书白没能秒掉魔蝎。

    但是他控住了魔蝎。

    顾书白的技能是在浮空状态下打出来的,他将魔蝎打到了天上,一套技能下来,魔蝎只剩下一小点血,他想给自己套上一个治疗,可系统却提示体内的能量不稳定无法使用恢复术,好不容易落地之后,魔蝎又吃了顾书白的一套技能。

    这世界上没什么杀不了的奶妈,如果一波爆发不行那就再来两波。

    魔蝎倒地之后咆哮道:“斗威风你在做什么?”

    斗威风:“……”

    斗威风现在也很烦,他此刻才从雷火制造出来的烟雾之中跳了出来,可是就是这么一两秒的时间就被顾书白钻了空子对魔蝎发起了第二轮的进攻。

    魔蝎也是愣了,他其实也完全没想到顾书白会选择这样的攻击。

    一般来说,刺客在发起进攻的时候都是先潜行在背后靠近然后几波爆发之后看情况再次潜行的,打的都是游击,而这个刺客却不是。

    先不说一开始他的失误,主动走向了刺客所在的位置,送到人家短剑上,就说后来,玩万古这么久能打出三段浮空的玩家他还是第一次见,将人控制在天上的打法不像是一般的刺客更像是战士会玩的套路。

    这个人清川到底是什么人?

    “妈的清川,老子跟你有仇你他妈天天来招惹老子!”幽鬼断魂大骂一句,已经停止了输出boss,手中的法杖挥舞向顾书白它们所在的位置放起了技能。

    就在这时,一道雷火砸了下来,正打断了幽鬼断魂的读条,幽鬼断魂身上又出现了麻痹效果,这熟悉的一幕,幽鬼断魂立马就想了起来,就是昨天林子里遇见的那个玩家!

    他们果然是一伙的!昨天忙着追清川,倒把这个漏网之鱼给忘了!

    幽鬼断魂瞬间勃然大怒,喊斗威风给自己上了个驱散,幽鬼断魂站好位置开始攻击。

    “幽鬼,情况对我们不太妙。”扛着野图boss的死亡耀目说,“boss的伤害还在我身上,你们都停止输出的话,我没奶很快就会死。”

    “不打boss。”幽鬼断魂丝毫没有停止输出的打算。

    死亡耀目在心里“呸”了一声,他早就不服幽鬼断魂,急功近利的智障一个,早就暴力将boss撸下去就没那么多事了,现在沦落到进退两难的地步,结果现在就他一个人还在持续输出,真是糟心,boss还剩下2%的血直接打死多好。

    幽鬼断魂一个大火球砸在草丛中,立刻砸出了藏匿在暗处的过桥填河,幸亏过桥填河穿的是件增加魔抗的布衣,不至于血崩的厉害,他忙磕了个血瓶,继续按照顾书白的要求在地上乱放雷火。

    雷火的技能cd大约是15秒,造成烟尘效果的概率是30%,在特殊地形会有加成,击中玩家触发麻痹效果的几率是60%,过桥填河今天的脸特别好,每回雷火都触发了烟尘效果。

    “操,这他妈什么玩意?”幽鬼断魂大喊道:“斗威风你他妈在干嘛呢?梦游啊。”

    斗威风闻言,退回到幽鬼断魂身边,此时他们小队的人只剩下三人,而且情况正如死亡耀目说的那样很不容乐观。

    幽鬼断魂见斗威风回到身边保护自己,在草丛里一扫,立马开始吟唱高法强技能,一道赤红的光球从他法杖上冒了出来直接砸向了草丛中的孤星繁,孤星繁闪躲不及,被火球砸了个正着,伤害爆炸,还好孤星繁自己就是奶妈反应及时地给自己刷了一口大加。

    “不是?”幽鬼断魂的目标很明确就是顾书白的清川,他目光又盯住了草丛的另一个位置,光球读到一半,忽然看见草丛里一道黑影闪过,幽鬼断魂的被动探查被激活,他冷笑一声,将光球打断并开始向预判的顾书白的落点位置读起了光球。

    光球轰的一声落在地上,但幽鬼断魂并没有看见预期之中的伤害,眉头一蹙,探查抓到顾书白的位置居然在预判的落点前十尺的距离,这是技能冲刺能前冲的距离。

    就在技能落下之前的时间,可能还不到一秒,这个清川就利用一个简单的冲刺躲过了技能。

    这个说来简单,但是考验的是一个玩家的预判和走位,同时也在考验幽鬼断魂的预判。

    法师必修的一门课程就是预判,没有对手会在原地站着不动等你读完条放技能,一个合格的法师最起码要知道对手在移动的方向和可能落地的位置,这不仅是技术的博弈还是心理的博弈,幽鬼断魂自认他预判的能力是长处,不然的话不会这么自信地靠着斗威风的保护读这种长时间吟唱的高法强技能。

    但是,他翻车了。

    技能落了空。

    幽鬼断魂同时想到一点,为什么顾书白不靠近他,在两个脆皮职业都被暗地里秒掉之后,他们还受到boss的限制,在这种情况下,明显是他们占据了下风,为什么顾书白不靠过来直接杀了他,难道是因为看出了斗威风的厉害?还是忌惮他探查的威力?如果顾书白主动出现并逼近自己的话,正面相搏斗,在有斗威风的帮助下,幽鬼断魂有自信杀掉顾书白。

    正因为如此,幽鬼断魂想逼顾书白攻击自己,然而,顾书白没有。

    顾书白不傻,他不会主动去碰敌人的长处,一旦靠近斗威风的战斗范围,就是斗威风的主场,他没必要浪费时间和斗威风打却给幽鬼断魂攻击他的机会,他现在只要等着明月的读完条就好。

    最先坐不住的是死亡耀目,黑熊的伤害再怎么低也不可能一点伤害都没有,死亡耀目的血量已经下降到了100以下,这对一个t来说是个很危险的数值了,死亡耀目咬牙道:“别僵持了,他们不就是想要boss吗?我们赶紧把boss打了再回头搞死他们!”

    “操,这么倒霉,这时候出伤害暴击。”

    “幽鬼你他妈的!”

    “别叫了。”幽鬼断魂低喝一声,刷了个治疗在死亡耀目身上,官方明确告诉了玩家们,治疗技能是除了20级选择治疗职业的玩家以外都不可能延续的天赋技能,所以基本没人会选择学习价格昂贵的治疗技能书,幽鬼断魂学的只是个简单的治疗,给死亡耀目奶了一点微不足道的血量。

    死亡耀目又骂了一句,已经想尥蹶子了。

    操,老子在这边劳心劳力地扛着怪,这帮傻逼不打boss反而盯着偷袭的人!

    死亡耀目瞧了一眼顾书白出没的位置,向一侧挪动了下,将boss拉离了顾书白他们,就在这个动作完成之后,一道光芒忽然从不远处的树丛里冒了出来,流行星似的法术效果从天而降,大量陨石卷着火焰毫不留情地砸了下来。

    “boss!”死亡耀目大吼一声,眼见着boss的血量快没了,他赶紧使用了一招高爆发的技能想要抢最后一击,但是伤害没算好,反倒替他人做了嫁衣,明月赏秋菊的天降陨石直接将boss剩余的血量全都给轰掉了!还顺路轰掉了残血的死亡耀目,一件战士的武器掉了出来,死亡耀目的武器又爆了!

    “我的雷克阔刀!”死亡耀目大吼一声,幽鬼断魂看都没看那把武器一眼,一点捡起来的意思都没有。

    箱子从boss身上跳了出来,漂浮在半空中,幽鬼断魂的目光一直落在箱子上,眼底满是恨意。

    这个箱子,他们只能看着却打不开,因为所属权不在他们那。

    “傻逼。”想起死亡耀目的所作所为,幽鬼断魂忍不住怒骂了一声,“打你妈的boss。”

    “操!要不是你们非要跟这些人打,能让他们抢了boss?”死亡耀目当场骂了回去。

    幽鬼断魂冷冷地看着死亡耀目一眼:“boss血量这么厚,本来还剩5%他们怎么可能一下子秒了,如果你不打的话他们也没这个机会。”

    “别他妈推卸责任。”死亡耀目怒瞪着幽鬼断魂,“老子辛苦扛着boss你们却在旁边看,你还他妈有理了?”

    幽鬼断魂懒得和死亡耀目争论,他早就在工会里叫了人过来,只要拖住顾书白,杀了他们并封锁周围,箱子里掉落的东西还是他们的,现在只要守好,拖延时间这就足够了。

    “人跑了。”一直沉默的斗威风说道,“彻底感知不到他们的位置了。”

    “不可能。”幽鬼断魂笃定地说,“他们费这么多功夫,怎么可能会不要这个箱子?”

    斗威风没再说话,他感知是最高的,所以通知一下幽鬼断魂而已,具体要怎么做从来不是他下达命令,幽鬼断魂也察觉不到他们的气息了,眉尖蹙的死紧,幽鬼断魂扫视了一圈周围,警惕地观察着每一个角落。

    “嗨——”过桥填河忽然从草丛里跳了出来,笑着和他们打了个招呼,“你们在找我们吗?”

    小鱼小虾,幽鬼断魂理都没理,任由过桥填河在那里站着,过桥填河挑衅似的胡乱放了几个技能过去,潜伏在暗处的明月赏秋菊嘴边抽了抽,说:“他这个技能的准头有待提升啊。”

    顾书白淡淡地说:“已经提升了不少了。”

    明月赏秋菊一脸不忍直视的表情,最后干脆把头扭过去了。

    拖延时间的把戏顾书白怎么会看不出来,他叫过桥填河出去捣乱就是要扰乱幽鬼断魂,玩游戏的都知道一句话“你永远也摸不清一个小白的套路”,游戏小白是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做出来的,幽鬼断魂他们这些人知道自己不会放弃这个箱子,故意死守在这里,必然不会理会过桥填河这种低级的挑衅,可是分心呢?

    按照幽鬼断魂的性格来说,一定会。

    他一定会想“他到底是来做什么的?”“有什么后招?”“是不是想偷袭?”再不济也是“他妈的技能放得这么歪老子眼睛都快瞎了。”

    可是斗威风就不会了。

    专注是他们这个职业的必修课。

    但他不担心斗威风。

    扫了一眼斗威风发过来的密聊,顾书白微微一笑,斗威风的性格还是耿直得可爱。

    斗威风发过来的密聊就三个字:“随便杀”。

    这个密聊是在顾书白杀了魔蝎之后收到的,那个时候斗威风就看出了胜负。

    果然,幽鬼断魂脸上出现了明显的不耐,在他烦躁地对过桥填河放了一个教科书一样标准的技能之后,顾书白潜行靠近幽鬼断魂,进入了幽鬼断魂探查的范围,幽鬼断魂猛地回头,眼前却忽然一黑,双目刺痛难当,探查一瞬间失效。

    打眼。

    这个技能正是从猎户阿维那里学来的,打眼能够制造大约3秒的致盲,相当于给敌人创造了黑暗环境,煞的附加特效就能被触发出来,探查失效,顾书白就可以安然地靠近幽鬼断魂,在煞的增强下将幽鬼断魂秒掉。

    幽鬼断魂大吼一声:“威风!”

    顾书白的短剑已经逼到了幽鬼断魂的面前,开了煞的顾书白一招升天刺在半空中连了一招弱点打击最后补了一个斩杀,一套连招瞬间将幽鬼断魂秒死。

    幽鬼断魂到死的时候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整个人都是懵的。

    这已经是第三次了。

    每一次都是不知道怎么死的。

    到这个时候,幽鬼断魂满脑子都是一个念头:刺客这个职业,实在是太他妈脏了!

    解决掉幽鬼断魂之后,还剩下一个斗威风,斗威风看见全都从草丛里站出来的几个人,衡量了一下实力,说道:“我投降。”

    幽鬼断魂:“……???”

    其余人:“…………”

    斗威风对队友们的狂暴的反应视若无睹,收好武器,一点没回头地走出了战斗范围。

    顾书白捡起了宝箱,打开之后里面掉落了一个熊皮头盔,加体质和力量的,还有物防增加30%血上限增加30%的特效,顾书白问道:“有人需求吗?”

    三个法师都摇了摇头,顾书白说:“这个头盔属性不错,市场价大概在十个银币左右,我每人分你们三个银币买这个头盔可以吗?”

    “不不不,十个银币的话四个人分三个银币多了。”孤星繁说。

    “两个银币就够了。”明月跟着说,跟在顾书白身边他们蹭了不少好处,本来一分不收都没意见,但是他们清楚顾书白的为人不拿这些钱肯定说不过去。

    顾书白表示没事,交易给了他们三个银币,孤星繁和明月又推辞了下最后还是收了,过桥填河直接拒绝了交易,密聊给顾书白:“不用给我了你拿着,这算我交给你的学费。记得记账啊。”

    顾书白忍俊不禁:“好。”

    迟惟看着顾书白的笑心里特别甜,他问道:“你买这个头盔是送给谁的啊?”

    “酌影成三。”

    迟惟心里一高兴,又问道:“为什么给他啊?你和他关系这么好啊。”

    顾书白多看了过桥填河一眼,说道:“一般。”

    迟惟暗自啧了一声,“一般你还送他头盔。”

    “抱大腿。”顾书白面无表情地说,“排行榜第一的金大腿。”

    迟惟:“……”他忽然开始怀疑换这个号是不是个正确的选择了……

    陈诚拿到熊皮头盔后没多久就收到了过桥填河的密聊:“快快,我在蔷薇大街的酒馆里,包间号是003,密码0251,你快来。”

    “怎么了啊?”

    “快来就对了。”过桥填河不耐烦地说。

    陈诚疑惑地进了包间,刚踏进门就收到了过桥填河的交易请求。

    “干嘛?”陈诚问道,“你要给我什么?”

    “熊皮头盔交易给我。”迟惟说道。

    “为什么要交易给你啊?”陈诚不解地问,“你这个号不是要走法师转牧师吗?”

    “我有用。”迟惟没跟陈诚开玩笑,严肃地说。

    陈诚忙将头盔换了下来,交易给迟惟,迟惟立马阴转晴,“谢谢了啊。”

    陈诚感觉不对劲,问道:“哎,不是,你到底要做什么?”

    “不做什么。”迟惟将头盔放好,说道:“放你那儿怕你被爆出来。”

    “大哥,你又逗我呢??能用的装备还怕被爆出来,我操作没那么差吧?”陈诚气得不轻,“这个头盔比你原来的那个好,不换上留着落灰?再说你一个法师要它干嘛,前期的装备根本用不了多久,马上就能换新的,为了一个过渡装备你至于吗?”

    “哦。”

    “……”陈诚真想挠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