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长,镇山河![重生] 第51章
作者:一袭白衣的小说      更新:2016-10-19
    鲶鱼王死后不久,水面上就裂开了一道道裂纹,从裂纹之中煞气涌了出来,没过多久就侵染了这附近的空气,顾书白和过桥填河身上又重新出现了“诅咒”持续掉血的debuff。

    两人一边走出晚风林一边交易装备。

    鲶鱼王掉落的装备还不错,一件增加魔法抗性的布衣和一件有特效的戒指,顾书白拿了能够向敌人喷出蛛丝造成三秒定身随后五秒减速的特效戒指,把增加魔法抗性的护甲给了过桥填河。

    过桥填河虽然也挺眼馋那件装备的,但到底事先答应了将物品优先分配权给顾书白,多看了几眼也就作罢了,过桥填河收好布衣说:“谢谢了。”

    “不用谢,各取所需,现在已经击杀了鲶鱼王,你可以兑现诺言了。”

    过桥填河尴尬地说:“其实我身上没那么多钱。”

    “定金是所有?”

    “算是吧……不过不要着急。”过桥填河说,“我在一棵黄金树旁边捡到了不少黄金,估计够抵用的。”

    “这是游戏。”顾书白说道。

    过桥填河说:“没关系,黄金可以交易。”

    顾书白:“……”

    顾书白离开了队伍,密聊过桥填河:“给你个坐标,你去微风城里这个坐标找一个npc,他会称重你的金子兑换成钱币,是多是少全看运气,但是机灵点,那个npc会克扣你。”

    “好的……”过桥填河点了点头。

    顾书白在前面走着,过桥填河就跟在后面,不远不近,就这么跟着,顾书白停下来刷怪他就看着,过了一会儿顾书白停下了脚步,回过头看向过桥填河,过桥填河立马藏在一边的大树后面,顾书白问道:“我有红药,你有吗?”

    过桥填河:“……”

    顾书白转过身继续前进,没过多久就走出了晚风林。

    “幽鬼,在晚风林西北出口处发现了清川的踪影。”

    “先按兵不动,观察他的动态,我马上就来,你带了多少兄弟?”

    “十五个。”

    “都是什么水平的?”幽鬼断魂谨慎地问道。

    “最低十三级,全部蓝装,有五人十五级,一身紫装。”

    “小心行事,不要暴露身份。”幽鬼断魂听了报告还觉着不妥,这十五人是狼毒养的打手,专门用来对付顾书白这样和狼毒作对明面上又处理不好的人。

    能派出去十五人已经是大规模了,招募打手的负责人吉克斯听了幽鬼断魂的吩咐都觉着有些惊讶,听幽鬼断魂叮嘱好所有事项之后,吉克斯立刻将所有打手都调集到一处去,悄无声息地缓缓靠近顾书白。

    过桥填河忽然向三点钟的方向瞥了一眼,好像在草丛里看到了什么,而此时,顾书白也注意到了草丛中的动向,玩家的气息很重,潜伏在那里的一定是个重甲型的战士,再向另一侧看了一眼,顾书白可以确定藏在暗处的玩家绝对不止这一个重甲战士。

    顾书白对过桥填河说:“别跟着我了,你回城。”

    过桥填河见顾书白拆穿了自己的目的忙三步并作两步跟了上去,说:“你收徒弟吗?”

    “不收。”

    “我很聪明的,什么都一学就会,你就收了我吧?”

    “没兴趣。”顾书白冷淡地说。

    “别这么不近人情。”过桥填河忙说,“我可以交拜师费的。”

    “你觉着多少钱可以请到我当你师父?”顾书白反问。

    过桥填河一下子语塞。

    顾书白说完这句话就拐了弯往另外一处走去,过桥填河一愣,忽然发现顾书白走的不是回微风城的路,过桥填河就跟在顾书白身后,顾书白不跟他说话他就绝对不会主动多嘴说上一句,但只要顾书白跟他说话了,他就会提起来拜师的事情,顾书白懒得理会,不知不觉又拐回了晚风林的入口。

    吉克斯向幽鬼断魂汇报道:“幽鬼,他好像又要进晚风林了。”

    “我看见了。”幽鬼断魂说完这句话就切断了和吉克斯的密聊,因为他就在吉克斯附近不远,幽鬼断魂走了过去对吉克斯说:“不能让他再进入晚风林。”

    “那我们马上就出手?”吉克斯问道,他还是挺唯幽鬼断魂这个马首是瞻的。

    “好。”幽鬼断魂等不到最好的偷袭机会了,这个清川这一路就没怎么暴露弱点,好像随时都在高度戒备着,很有可能已经发现了他们的存在。

    幽鬼断魂左右看了看,挑了个合适的时机喝道:“冲!”

    先头部队几个高敏捷的刺客冲了出去,卡住顾书白可能逃离的位置,摆下了大阵,也是在准备后期收割,法师严密防守在外围,战士瞧准了顾书白的位置之后冲了过去,几个刺客借着战士的掩护同时潜行向顾书白所在的方向。

    一大波人同时冲向战场,忽然同时站住了脚,有人低吼一身:“妈的,人呢?”

    “人呢?”

    一瞬间乱成了一团,等吉克斯调整的命令下达之后,这才发现顾书白忽然之前没了踪影。

    “操!”一个刺客给吉克斯发了个密聊:“这他妈有个副本入口。”

    “什么副本入口?”

    “黑暗晚风林的,这边大树盘死了路。”

    “怎么会有个副本入口的?”吉克斯不信邪,那个玩家报了自己的坐标,吉克斯从草丛后面跳了出来,走向玩家所在的位置,果然看见了一个副本入口。

    吉克斯低骂了一声,“这他妈都能让他给跑了!”

    副本是有个人cd的,只要不是一个小队的进入的就不是同一个副本,顾书白待在副本里别说要将顾书白打死几回就是碰都碰不着人家一下。

    吉克斯问道:“幽鬼,现在怎么办?”

    “我就不信他不会从副本里面出来。”幽鬼断魂目光一沉,低喝道:“守住入口!”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吉克斯问道:“万一他从副本里绕到了别的出口呢?”

    “别的出口?”幽鬼断魂一怔,立马想到既然这里都有可能有一个出入口那别的地方也有可能存在一个出入口,想了想,幽鬼断魂问道:“你还能调动多少人?”

    “……”吉克斯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幽鬼断魂也意识到自己围住晚风林的想法不可能实现,咬牙道:“那就派一波人守住这个出入口,再派一波人守住那个出入口,其他的人按点巡查。这个清川,我必须要搞死他!”

    吉克斯不知道清川哪里招惹了幽鬼断魂会遭幽鬼断魂这样嫉恨,不过按照会长冷回眸的想法,清川这样潜在的危险分子,如果不能为己所用的话那就干脆让他彻底消失,这也算是迎合了冷回眸的命令。

    想到这里,吉克斯立马调派人手执行幽鬼断魂的命令。

    实际上,悠然地晃进副本里的顾书白直接在本里用了神行千里,这个时候的万古还没有传送卷轴,以后传送卷轴的来源只有两个,一个是魔法协会的魔法商店,一个则是靠学者抄录编写,法师类职业抄录传送卷轴还会有加成,幽鬼断魂他们怎么也想不到,顾书白会直接传送回了城里。

    就在吉克斯的人紧锣密鼓地站开搜捕活动的时候,顾书白已经站在了微风城内霍格尼的小书斋里,就如同孤星繁继承了格里恩书斋的使用权一样,顾书白也可以自由地在霍格尼的小书斋里阅读各种书籍。

    傍晚的时候,顾书白从书斋里出来,前去npc所在的地方用黄金换了钱币,果然和他预料的一样,换到了5个银币和25个铜币。出门的时候,顾书白正撞见迈进门来的过桥填河,过桥填河意外地说:“大神,你也在啊?”

    “不是大神。”顾书白冷淡地说,“你换好了钱币别忘了补给我剩下的。”

    “知道了知道了。”过桥填河一脸无奈。

    等待店家称重的时候,过桥填河问道:“今天在晚风林那些玩家为什么要杀你啊,而且我看阵势不小,都快围成一个铁桶了。”

    “不知道。”顾书白看见老板偷偷地调整了下秤杆,正要说话却见过桥填河粗着嗓子说:“别耍滑,多少我看着呢,你那手底下的动作干净点,不然我给你抓去治安官那儿!”

    老板一哆嗦,一不小心拨过去的秤杆又让他给拨了回来。

    过桥填河又说:“大腿,你是怎么躲过去的啊?他们把你围过去的时候我就在想,完了完了,你肯定跑不掉了,我都准备好出手帮你了,结果你一下子就不见了,那边有什么传送的地方吗?”

    “副本。”顾书白说,“我在副本里进的。”

    “那边还有个副本入口啊?”过桥填河也没想到这点,嘀咕道,“那你进了副本也出不来,他们可以将副本围住的。”

    顾书白说:“传送卷轴。”

    “传送卷轴?”过桥填河微微蹙了眉头,“万古里还有传送卷轴?”

    “有。”

    老板将称重的结果报给了他们,比顾书白预计的少了五个银币左右,过桥填河就是运气好的那一个,在黄金树上刮下来了一大片黄金,拿到这里估计能兑换一个金币还多。

    但其他人就会没那么好的运气了,黄金树上的总金币额是有限度的,过桥填河挖下来这么多,剩下的就会相应变少。

    过桥填河说:“你这还差不少呢。”

    “小本生意,你可不要胡说八道!”

    “少了我五个银币四个铜币。”过桥填河清楚地报出了一个数字,老板冷汗登时落了下来,过桥填河眼睛一乜斜,明明是个法师却硬生生被他挤出了点流氓的野蛮气质,老板被看得瑟瑟发抖,最终还是给过桥填河补了少给的。

    过桥填河拿到钱后,凶神恶煞全都收敛了起来,笑嘻嘻地说:“谢谢老板啊。”

    回头点了顾书白交易,过桥填河特阔气地问道:“这些够不够拜你为师?!”

    “一个金币?”顾书白反问道,“你觉着呢?”

    过桥填河:“……”过桥填河又好气又好笑,心里无奈得很,他打商量说:“要不然这样吧,先付个一期学费,你看着教,剩下的我以后再补,怎么样?”

    “行吧。”顾书白的语气颇为勉为其难,过桥填河笑着说:“那就说定了,师父在上,受徒儿一拜!”

    顾书白:“……”

    顾书白会答应过桥填河有一个原因就是过桥填河很像迟惟,不仅说话的声音像,而且说话做事的一些细节也很像,但是他的走位和技能输出都像是新手,照着迟惟那个有点傲慢的性子来说,不可能这么沉得住气放得下身段用出这种低级新手操作,后来,借着杀鲶鱼王,他试探过过桥填河的操作,那狼狈的操作不是装出来,特别像小白时期完全不懂如何用技能打衔接到处乱用。

    包括后来,顾书白察觉到狼毒的打手在跟踪他的时候,他故意在晚风林外围绕了一圈也是在试探这个过桥填河。

    如果真是迟惟的话,在知道有这么多人跟踪他们的时候不可能不叫人过来帮忙,哪怕迟惟披着马甲也会偷偷地叫来一些人帮忙。

    迟惟这个人是半点亏不肯吃的,你要是让他丢了面子,他能让你把里子也给丢了,他有一句话在圈子里特别出名“傻逼才一打多,不累啊,他叫人你不会叫人啊?”其性子里的恶劣可见一斑。

    顾书白认识迟惟之后,不少次见到迟惟被一些玩家恶意围攻,但到最后都变成迟惟喊人过来打群架,演变成工会战,最后变成了好几个工会混战,真是不闹到天翻地覆不肯罢休那种,到最后,变成迟惟带着他悄悄脱离了战场,去别的地方快活了。要不是迟惟认识的那些人不少都是好战分子,估计迟惟在踏血里是混不下去的。

    怎么可能是迟惟……顾书白觉着自己的想法挺可笑的,一个玩家一个阶段只能拥有一个账号,因为脑电波的唯一性,脑电波只能在一张账号卡上做记录,而按照游戏公司的规定,两张账号卡上不能同时出现同样的脑电波记忆,所以玩家和账号都是一对一的。

    但这不意味着不可以换账号,只要你有钱购买足够的账号卡就可以随时替换,别的游戏都是这样,但万古不一样,万古为了让玩家更加热爱并珍惜自己的角色,规定,第一次做角色交换可以当场完成,这是给玩家一个重新再来的机会,但第二次交换角色的时间就需要三天到五天,第三次时间更长,上限是五次。

    迟惟现在用的酌影成三是他成为职业选手以来第一个自己的账号,他在长云俱乐部里面使用的《幻世英雄》游戏账号是他一位前辈的账号,迟惟这么重感情自然不会放弃这个账号。

    正想到这一点,酌影成三上线了。

    顾书白密聊过去,问道:“怎么一天没来?”

    “现实有点事情。”那边立刻给了回复,过了一会儿又回了个:“想我了吗?”

    顾书白没回酌影成三,直接切断了密聊。

    吁出一口气,顾书白看向过桥填河,想起了他在杀鲶鱼王的时候表现出来的惊人的学习能力,如果过桥填河会继续延续这种学习能力的话,恐怕有朝一日真的有能力站在世界舞台上。

    过桥填河看见顾书白看自己的眼神,摸了摸鼻子,问道:“怎么了?师父你怎么这么看着我?”

    “没什么。”顾书白说,“叫我的id就行。”

    “好啊。”过桥填河笑着说:“清川。”

    这一句清川叫得顾书白心里发酥,心弦猛地一颤,顾书白看向过桥填河,眼里带了些意味不明的情绪,他忍不住说:“你的声音和他真的太像了。”

    过桥填河一脸懵懂地看着顾书白,一双眼睛里面天真无暇。

    “怎么样?露馅了吗?”来自酌影成三的密聊发了过来,过桥填河忙回道:“差点露馅,他好敏锐,就这么一会儿就猜到是我,我简直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在装小白,不过,讲真,装小白真的很智障,要是让人知道我玩游戏这么智障,我面子都丢光了。”

    “大哥。”接手了“酌影成三”账号的正是陈诚,陈诚早就想来万古玩一玩了,这次直接拿到了迟惟的账号还有点小兴奋,陈诚听见迟惟这么说,说道:“在你提出交换账号的时候所有人都把你当智障看了,你不用担心这个,你倒不如想想后天叶队就出国比赛回来了,你要怎么跟叶队交代。”

    “哦。”迟惟冷淡地应了一声,说:“没事我切断了,每次他找你你都记得跟我说一声,别露馅了。”

    “知道了,啰嗦,叮嘱好几回了。”陈诚翻了个白眼,忍不住又在迟惟身上捅刀子:“记得想好怎么和叶队交代啊,算了,你还是别交代了,想好哪种姿势受死就行了。”

    “滚蛋。”迟惟骂了一句,“玩好老子的号,别给老子丢人。”

    “我再说一句。”陈诚嬉皮笑脸地说,“你俩说话真肉麻,还想我了吗?咦————”

    迟惟:“…………给老子滚!”

    顾书白晚上上线之后,收到了孤星繁的组队邀请,孤星繁兴奋地说:“大腿,我发现野外boss了!你快过来!”报了坐标之后,顾书白就向目标赶去,半路上,孤星繁又把明月组了进来,三人聚头,还有两个位置,孤星繁问道:“大腿,无尽也在线,要叫上一起吗?”

    “你要是能叫得动就叫叫看。”

    “行!”孤星繁密聊了无尽之刃,果然如顾书白所说压根就叫不动无尽之刃,孤星繁正沮丧着就收到了一个组队邀请。

    要是放在以前,随便人发什么他都会接,无论是好友申请还是组队申请,自从认识顾书白后,孤星繁在这方面就小心谨慎了很多,他先发了密聊过去,问道:“你是?”

    过桥填河一脸不耐烦,之前和清川组队的时候就提示这个人是队长,现在还敢密聊他问他是谁??

    过桥填河接了密聊,回道:“我来找清川的,他在队里吗?放我进队。”

    孤星繁留了个心眼还是没放,问顾书白:“大腿,有个叫过桥填河的要进组,放不放?”

    “放。”顾书白说。

    刚收到顾书白的消息,孤星繁毫无防备地就被一个刺客捅进了心脏里,痛感传遍全身,刺客这一招绾心从背后刺进去的时候有奖金80%的几率会触发暴击,孤星繁本来就是血薄的奶妈,在同等级同装备的情况下扛不住刺客的一套爆发,很快就被直接带走。

    刺客得手之后,几个玩家走了出来,其中一人扛着把大刀,说:“运气真是不错,居然碰见野图boss了。”

    抢boss来的。

    孤星繁倒在地上,视线变得很模糊,他忙给顾书白发信息:“大腿,boss被抢了。”

    “对方身是什么身份。”顾书白没在意boss被抢这一点,抢boss在游戏里太常见了,更何况,孤星繁只是发现boss还没有对boss造成第一击的伤害在玩家里不管boss机制如何都不算是抢boss。

    孤星繁忙扫了一眼,说:“好像是狼毒的,那个拿刀的是啄锋,幽鬼断魂也在,是狼毒的!”

    玩家一旦隐藏了id,除非主动暴露或者攻击别人是不会显示出自己的id的,自从出了一波小名之后,孤星繁就注意隐藏id避免麻烦了。

    这次,幽鬼断魂还真不知道杀的是顾书白身边的人,只是凑巧看到了一只刷新的野图boss,按照他们狼毒的传统将野图boss的战场清扫了一遍而已。

    顾书白回了一句知道了,要过队长,组进来了过桥填河,孤星繁和明月解释了下,顾书白让孤星繁复活到传送登记地点,他们很快就在登记地点碰头。

    登记地点离boss刷新点不远,孤星繁带着他们到了boss刷新点附近,顾书白事先问了下对方的职业配置,孤星繁一一上报完全之后,顾书白选择了一个安全的位置让他们暂时先埋伏在这儿。

    顾书白将目标调向了这个野图boss。

    精英级boss,13级,血量0,蓝量500

    他们遇到的这只野外boss是个精英级别的boss,每一个星期刷新一次,在迷草峡谷西北角随机出现,这只野外boss的伤害不高,也没什么控制技能,唯一一点特别难打的地方就是他的皮肉很厚,打起来物理系和法术系攻击都会被削弱一部分,再加上这么多的血量,一时之间还真拿不下来。

    顾书白算了下时间,就他们来回这段时间快半个小时了,幽鬼断魂他们才磨掉了boss60%的血量。幽鬼断魂看着打在boss身上的伤害,恨得牙根痒痒,这他妈得是多少的抗性啊,打起来都不疼的。

    顾书白说:“让他们先打一会儿,这个boss皮糙肉厚,我们等下抢最后一击就可以了。”

    顾书白的目光落在其中一个玩家的身上,对过桥填河说:“你可以看一下那个法师的玩法,他的武器比较适合你。”

    过桥填河问道:“为什么啊?他有什么特色吗?”问这个问题的时候,迟惟在心里冲自己翻了个白眼,不用顾书白说他就知道自己的问题在哪儿。

    他习惯性地调整了战斗距离,这个距离不是用法杖的法师距离,也不是用短剑短刀的战士距离,而正好是他这样枪战士的战斗距离。

    哪怕怎么装小白,有些习惯还是改不掉的,这些根深蒂固的东西就像是吃饭睡觉一样,早就融入了他身体的一部分。

    “你的距离总是踩得太近。”顾书白说,“你可以看一下那个玩家,他用的就是魔法杖就是适合你这个距离的魔法杖,这种法师虽然在法系伤害上稍差一点,但因为武器的便利性可以让靠近他的敌人被武器击退,或者作出合理的走位。”

    顾书白说着,看向那个玩家,就在顾书白解释的时候,那个玩家配合地将手杖向地上一戳,借助反弹的力道转了一个方向,调整了自己的走位。

    “好的谢谢。”这点迟惟还真没注意到,等顾书白说了他才发现那个玩家的战斗距离调整的真的和自己的一样,迟惟忍不住多看了两眼,脑内模拟的都是枪战士的套路,但他已经在强迫自己向法师转型。

    这个人可真够细心的……迟惟侧过头看了一眼顾书白的侧脸,嘴角微微勾起,却听顾书白说:“这堂课10个银币。”

    迟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