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长,镇山河![重生] 第50章
作者:一袭白衣的小说      更新:2016-10-19
    影子死后,妮妮虚弱地倒在地上,精神萎靡不振,好像是被抽空了全身的力气一样,在影子死亡的位置,掉落出了一个蓝色宝箱,顾书白看也没看直接一把抓起宝箱,将里面的东西全都放入了包裹之中,随后,顾书白瞄准了发出火球的地方,潜行了过去。

    因为之前的那道雷火,草丛中一个人影被炸了出来,而且雷火打击在地面上的时候会出现烟尘效果,视线与感知下降50%,顾书白掉落都来不及看就直接选择潜行就是在利用雷火炸出来的烟尘效果。

    那人穿着一身黑色的长袍,手持法杖,在烟尘之中狼狈地闪躲到一边去,露出一张清癯苍白的面容。

    此人正是幽鬼断魂。

    在烟尘效果下幽鬼断魂无法捕捉到顾书白的清川的位置,突然杀出来的这道雷火伤害不高但是伴随着麻痹效果,麻痹对于法师来说很要命,控制力极强,仅次于沉默,一旦身上挂有麻痹debuff就很有可能因为麻痹产生的瞬间僵直而打断正在读条的技能。

    对于基本就是靠着读条打伤害的法师来说,一旦读条被打断那就像是被直接打断了双手一样。

    刚才自己在暗敌方在明,幽鬼断魂可以肆意地突袭,而现在因为一个简单的雷火,形势完全逆转了过来,他在明,敌方在暗,模糊视线的情况下,探查的被动都被相应地削弱了,完全把握不了清川的动态。

    幽鬼断魂转主动攻击为被动防守,谨慎地向后退去,远离顾书白可能在位置,就在他向后退出第一步的时候,一个人影从烟尘中逼近,一招升天刺挑了出来,幽鬼断魂反应极快地躲过了这一招升天刺,抓住技能的后摇动作使出一招不需要读条的金光。

    金光是刺客的弱点技能之一,它的作用和探查差不多,都是用来感知刺客位置的技能。金光打在刺客身上,会暴露刺客的位置,且会在刺客留下一个长达二十秒的标记,驱散可解。

    不过,刺客驱散的技能很少,到30级的时候才会从职业导师那里学到一个有自残效果的驱散技能——断,其他的驱散全看你入职前有没有学到合适的天赋技能。

    顾书白学了一个牧师的驱散技能——清洁,但是要施展圣光这样具有武器倾向的技能的话需要配合相应的装备,也就是说他得用法杖才能施展出来。

    和幽鬼断魂的距离太近,顾书白也没料到幽鬼断魂居然学了金光,一时躲闪不及,直接被金光打在了身上,胸口处登时出现了一个金灿灿的标记,顾书白不退反进,打这种法师职业最做不得的事情就是拉开距离,如果近身搏斗的话还有胜利的机会,但如果远距离战斗的话那就一定没有胜利的可能性。

    幽鬼断魂是狼毒的高手,在靖世王朝里面虽然是二线队员的水准,但毕竟还是有过基本训练的,不管是走位还是对环境的观察力和判断力都是一流的,他见顾书白丝毫没有因金光而乱了手脚,反而越勇猛地冲上来的时候就知道,这个玩家也是个有水平的玩家,至少也是能够得上职业级的边。

    上一次,幽鬼断魂就吃过顾书白的亏,但是那会儿他没当回事,只当自己是大意了,也是在那之后,幽鬼断魂认清了玩家群里不光是有像酌影成三这样的职业高手,还有一些非职业也很厉害的玩家,真可谓是卧虎藏龙,行事作风都稳了不少。

    他办事的风格承继狼毒一脉,但是比狼毒出色一点就是幽鬼断魂特别坐得住,也沉得住气,法师最不能心浮气躁,整个团队中打得最激进的最不能是法师。

    所以,这会儿顾书白贴近幽鬼断魂的时候,幽鬼断魂没有选择像上次一样用高伤害技能逼退顾书白,而是用一些小的走位技巧和移动技能躲避掉顾书白的攻击,顺利躲过两次之后,幽鬼断魂心惊不已,这个玩家抓机会的能力太强了,他这次能躲过几击完全就是因为金光在顾书白身上给他指引了顾书白的行动方向,如果没有金光的话,恐怕他会被顾书白快速动作留下来的残影所欺骗,第一招躲得过,第二招就很危险了。

    还好有金光,可是金光不是永久的,二十秒后顾书白身上的金光就会消失,他必须要抓紧时间,几秒内幽鬼断魂就有了应对措施。

    对于一个法师来说,打近战职业必须要拉开距离,放风筝点杀是最好的战略,他瞧准顾书白的动作,眼神一凛,在看到顾书白收回短剑的后摇之后立刻挥动法杖,口中默念了一个简短的咒诀,然而幽鬼断魂刚刚开始吟唱就主动打断了自己的技能,法杖挥舞的技能被迫改成了格挡,幽鬼断魂瞪大了眼睛,满是不敢相信。

    怎么可能?!

    为什么?!

    为什么没有后摇动作!

    但他很快就想明白了,在收回短剑的时候顾书白又快速地接了一个先制之爪,利用先制之爪的技能特点直接免掉了技能的后摇,随后先制之爪快速使出一招弱点打击,还好有金光做指引,幽鬼断魂反应及时,选择断掉了吟唱,格挡掉这一击。

    刚才那完全是千钧一发,他这个技能的吟唱时间是1.25秒,而顾书白发动攻击的速度绝对不会超过一秒,他及时地断掉了吟唱不然的话也是会被顾书白的技能打断,自己还无法做出回击。

    幽鬼断魂见状,眉头为蹙,这个人真是难缠,到底是什么来历?他深吸一口气,眼前白光一闪,幽鬼断魂整个人都懵了,终于沉不住气地破口大骂:“操!哪个傻逼藏在暗处!给老子滚出来!”

    刚才那道白光驱散掉了顾书白身上的金光,失去了金光的指引,顾书白的动作完全难以察觉,很快就将幽鬼断魂的血打掉了一半。

    幽鬼断魂也不是吃素的,他的技能也有几个落在了顾书白的身上,但是都是几个伤害不高的瞬发技能,在刺客职业面前读条那不是找死吗?顾书白只掉了三分之一的血量。

    见情形不太对劲,幽鬼断魂想和顾书白谈和,死亡掉经验坑人的是掉的是以当前经验上限的百分比,他现在掉20%的经验可有点伤不起,正要开口,幽鬼断魂却见顾书白将什么东西丢在了地上。

    那是一朵非常漂亮的蔷薇花,粉嫩的花瓣迎风招展,幽鬼断魂一瞬间愣了,弄不明白顾书白丢朵花下来是什么意思。

    “致我那可爱的对手?”

    “送你一朵小花?”

    幽鬼断魂:“……”

    那朵蔷薇花上蔓延出了藤蔓,裹住了幽鬼断魂的双脚,幽鬼断魂下意识地向后退去,藤蔓却像是有了自我意识一样伸展出越来越多的枝条将幽鬼断魂捆了起来,藤蔓越长越多,越长越粗,很快就将幽鬼断魂缠了个结结实实,就连法杖都被裹上了一圈的藤蔓。

    幽鬼断魂骂道:“什么玩意?卑鄙!”

    “你想抢的掉落。”顾书白手中还拿着两朵花,正是影子掉落下来的东西,这三朵蔷薇花都是一次性道具,15级的物品,对玩家使用会有束缚并定身的效果,持续时间十分钟,玩家不能驱散,但是可以靠驱散缩短持续时间,缩短上限是5分钟。

    顾书白看了一眼幽鬼断魂头像下的debuff,说道:“晚风林里的毒气在你身上已经持续不短的时间了吧,如果你身上带了大瓶补血药剂的话,还能撑个8分钟,可惜,我这个的定身持续效果是10分钟。”

    “晚风林内景色不错,你慢慢看。”顾书白留着幽鬼断魂被困在原地,转而走向另一个方向。

    草丛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一个玩家动作笨拙地藏在那里,顾书白看了一眼,说道:“谢谢了。”说完转身走了,玩家一个踉跄从草丛中跌了出来,问道:“大神,这人是狼毒的人啊,等级排行榜上第二的玩家,厉害厉害。”

    “你知道还帮我。”

    “他又不知道我是谁,我怕什么?”

    顾书白多看了他几眼,说:“你声音很像我一个朋友。”

    “谁啊?”那人大大咧咧地问道。

    “排行榜上排第一的。”

    “……”过桥填河夸张地问:“你还认识排行榜上第一的啊?你来历也不小,id是什么?方便透露一下吗?”

    顾书白加了过桥填河的好友,过桥填河看着顾书白的id嘀咕道:“清川……怎么这么熟悉?”

    顾书白微微一笑,看了一眼过桥填河的头像,说:“你还能在晚风林里待上五分钟,再不找出口你就会死。”

    “没事。”过桥填河说,“我知道有个地方可以消除这个debuff。”他看了一眼一旁的幽鬼断魂,向顾书白发过去一个组队邀请,两人进到一个组后,过桥填河密聊顾书白说:“在瀑布那边,我带你过去看看,那边没有传染的诅咒,而且河水可以净化掉身上持续掉血的debuff。”

    “好。”这个地方顾书白并没有听过,但是他猜测过过桥填河说的那个瀑布正是猴群们目前居住的瀑布,他跟在过桥填河的身后,走向了过桥填河所说的那个地方。

    结果,果然是那个瀑布。但是猴群藏身的地方有魔法结界的保护,玩家无法发现,除非能够触发到特殊剧情,比如说顾书白就可以找到猴群居住的地方。

    过桥填河说:“就是这儿。”他停留在瀑布下的水潭旁边,站在一个疑似边缘线的地方,过桥填河说:“你往前走一步就是隔离诅咒的安全区域。”

    顾书白走了进去,一行系统提示跳了出来。

    “对吧?”过桥填河咧嘴一笑,说,“你走进那条河里,身上的诅咒就会被清除了。”

    顾书白闻言走进了河水之中,果然见到提示他诅咒被清除的消息。

    这个过桥填河说的不假,但是他印象里并没有这个水潭的相关信息,顾书白又往前走了几步,过桥填河说:“那边不行,再往前走的水就没这个作用了。”

    “潭底有什么东西?”顾书白低下头,在潭地看到了一个鲶鱼一样的东西,遍体闪烁着银色的光芒,麟甲片特别鲜亮,但那东西特别小,还没一个人的拳头大,慢悠悠地游荡在水里,不仔细看的话很难发现。

    顾书白目标选上了那条鲶鱼,系统提示跳了出来。

    15级,首领级boss,血量0,蓝量1000

    过桥填河说:“这片水泽能有净化能力我估计跟这只鲶鱼王有关,所以我就没动它,可以在晚风林里升级,差不多的时候就到这边来清掉buff,恢复状态,再进林子里升级。”

    见顾书白看着鲶鱼王不说话,过桥填河以为自己的内心被看穿了,补充了一句:“呃,当然也是因为我打不过它。”

    过桥填河见顾书白对这个鲶鱼王一点兴趣都没有,忍不住问道:“你不想杀了它?”

    “你不是说留它在这里方便升级吗?”顾书白反问。

    过桥填河一噎,支支吾吾地说道:“可是、可是我有个任务……必须得打死它,拿到它掉落的鳞片才行。”

    “0的血量,至少要组一个队的人。”

    “好吧……”过桥填河说,“你有没有兴趣和我一起找人打这个鲶鱼王啊?”

    “没兴趣。”

    过桥填河:“……我出银币买你当打手呢?”

    “看价钱。”顾书白说。

    “十个银币?”

    “廉价劳动力。”

    “……”过桥填河嘴角抽了抽,“你这也太黑了吧?十个银币基本上是我的全部财产了。”

    顾书白:“哦。”

    过桥填河立马叫住要走的顾书白:“那十五个银币,不能再多了。”

    “我要boss掉落的优先选择权。”

    过桥填河:“……”

    过桥填河哭笑不得,无奈地说:“好好好,能过任务就行。”

    顾书白点了过桥填河交易,过桥填河说:“怎么?”

    顾书白说:“先交一笔定金吧。”

    过桥填河有气无力地问:“大兄弟要多少定金?”

    “先付五个银币,队长给我。”

    过桥填河颤颤巍巍地交易过去五个银币,随后又把队长移交给了顾书白,顾书白见状,对过桥填河说:“开打吧。”

    “就咱们两个?”过桥填河意外地问道。

    “嗯。”顾书白说,“试试吧,不够再喊你,你以为多叫人来不用付钱的吗?”

    过桥填河:“你说的好有道理。”

    “不如多付给我一点。”顾书白说。

    过桥填河立马转移话题:“开打开打!”

    两人组上队后,顾书白站在岸边对过桥填河说:“随便打一个攻击技能过去把它拉上岸。”

    过桥填河:“………………你这样都行?”

    “不知道,试试。”

    过桥填河无语地丢过去一个法师最基本的元素攻击,鲶鱼王受到攻击之后,身体立刻膨胀变大,原本只是拳头大小,在变成红名的同时跟被吹鼓了的气球一样膨胀到了极大的地步。

    两人都愣了一下,鲶鱼王受到的是过桥填河的攻击,第一个攻击目标自然是过桥填河,过桥填河反应极快地回过头往岸上跑去,鲶鱼王立刻追了上去,顾书白说:“你学了疾跑或者前冲之类的技能了吗?”

    过桥填河反应慢半拍地说:“那不是战士学的吗?我一个法师学那个干嘛?”

    “现在还没有职业区分,只是大家都对自己的未来有了一个初步的定位。”

    “噢。”过桥填河这句应声一听就是胡乱应的,嘴上说:“现在怎么办啊?”

    “你继续跑。”顾书白站在岸上,远远地看着过桥填河。

    “啊?”过桥填河脚下差点一滑,就在这时,鲶鱼王口中喷出一股股白色的粘液,打在过桥填河的脚下,过桥填河狼狈地逃窜着,完全没有使用任何位移技能,就是单单纯纯地靠着角色自己的移动来躲避粘液,这糟糕的走位……顾书白无语的看着过桥填河毫无章法地乱跑。

    就这样,居然奇迹般地让他躲开了前两波粘液,但却倒霉地在第三波粘液上跌了跟头。

    “啊!”过桥填河惨叫一声,被粘液黏住了脚,定在了地上,顾书白见状,前冲过去,海利的短剑插入鲶鱼王的身体里,一记弱点打击成功地将仇恨拉到了自己这边,鲶鱼王立刻被顾书白所吸引,追着顾书白而去,顾书白走位比过桥填河要好上太多,那些粘液连顾书白的边都没摸到,鲶鱼王成功地被勾引上岸之后,速度慢了不少,肥硕的身体在岸边不住拍动着,上岸之后,鲶鱼王的速度慢了很多,喷出粘液的频率也低了,而且处在持续掉血的状态。

    过桥填河见状,喊道:“有戏!”

    话音刚落,鲶鱼王忽然一甩尾巴,将水潭里的水引导了过来,淋在了自己身上,不仅速度恢复了正常,而且身上鱼鳞抖动,飞针似地射出了无数片锋利的鱼鳞。

    过桥填河:“……”

    顾书白躲过飞针,注意到鲶鱼王头像下有个增强的buff——鲶鱼王获得了水的滋润,力量正在逐渐恢复,那个buff有个倒计时,在倒计时结束之后增强buff就会消失,顾书白一直没有主动发起攻击,等buff结束之后,顾书白立刻逼上前去,对过桥填河说:“就站在那里输出。”

    “好!”过桥填河应了一声,手中法杖挥舞不断地使用着雷火。

    顾书白眉头一皱,问道:“你不会看仇恨?”

    “啊?”过桥填河后知后觉地应了一声,开始断断续续地放雷火,好像一边在打一边停手观察仇恨,等稳了再继续输出。

    顾书白:“……除了雷火你还有别的技能吗?”

    “有的!”过桥填河喊了一声,开始放别的技能,顾书白说:“仇恨不是通过停手来控制的,停手就没有伤害,仇恨是通过配置技能控制的。”

    “噢噢。”过桥填河很认真地答应了一声。

    过桥填河问道:“咦,好像它身上那个增强buff没了。”

    顾书白点了点头,看到鲶鱼王尾巴一抬就知道它又要召唤水花,顾书白当即一个转身,从鲶鱼王身侧划过,滑步换位到鲶鱼王身后,在鲶鱼王抬起尾巴的前摇还未结束之后一招弱点打击刺入了鲶鱼王体内,鲶鱼王惨叫一声,抬起的尾巴垂落下来,身上挂出了流血效果。

    弱点打击有打断的作用,顾书白打断了鲶鱼王的技能之后又继续在背后输出,岸上鲶鱼王转身很不方便,只能扭动着身子去攻击顾书白,身上的鳞片因为缺水而变得软了下来,射出来的鳞片也没了之前那样强大的杀伤力。

    顾书白贴近鲶鱼王,和过桥填河通力合作,将鲶鱼王的血量磨下了30%,期间顾书白不可能一点伤不受,好几次都在死亡边缘,但是靠着中品止血散硬生生地拉了回来。

    在鲶鱼王血量25%的时候,过桥填河忽然低呼一声,喊道:“小心!”

    顾书白当即跃离鲶鱼王,从他的角度看不到鲶鱼王身体的变化,鲶鱼王的身体开始发红,由肚皮一圈圈地向外蔓延,这明显要进入狂暴状态,之前好几次被鲶鱼王攻击到,顾书白都差点死了,狂暴状态下的伤害他肯定扛不住。

    想到这里,顾书白左右观察了下环境,在岸边发现了一块巨大的石头,他忽然想到之前主策划说的,万古战场上没有一件摆设,每一个道具都有可能成为克敌制胜的法宝,顾书白对过桥填河喊道:“你小心不要ot,持续输出。”

    “好!”过桥填河见到boss血量下降得这么快,激动地回道。

    顾书白带着鲶鱼王向石头冲去,为了规避伤害,他躲闪在鲶鱼王的攻击距离之外,就在这时,鲶鱼王站定了脚步,尾巴一扬,“糟。”顾书白低呼一声,以他现在的距离来不及打断鲶鱼王的动作,脑海里一瞬间想到了要不要切换到剑纯心法下剑飞鲶鱼王,但是又担心过桥填河这个外人在场,就这一瞬间的犹疑,一道落雷打了下来,砸在鲶鱼王的身上,成功打断了它的读条。

    “还好……”过桥填河长须一口气,顾书白发现就这一会儿的工夫,过桥填河的走位进步了不少,甚至连打断都很及时,他在观察自己,顾书白在过桥填河的动作中发现了自己惯用的走位方式,证明过桥填河在一边观察自己一边学习自己的走位。

    顾书白收回视线,落雷是个cd不短的打断技能,伤害不高,但是瞬发技能用来打断的话特别好用,学了落雷的法师在竞技场上比没学落雷的法师胜算更高。

    顾书白算了下他们两个的伤害和boss使用召唤水花技能的时间差,大体估计鲶鱼王已经不会再放这个技能了,当然,是没有意外的情况下。

    顾书白带着鲶鱼王一路前冲,鲶鱼王一下子撞到石头上,脑袋一晕,出现了眩晕的状态,一般来说boss都是免疫大部分控制的,眩晕是其中一种,这只鲶鱼王会中眩晕他们都没想到,见到笨拙的鲶鱼王在石像前原地转圈,顾书白和过桥填河都是一怔,顾书白说:“抓紧时间输出。”

    “好勒!”

    过了几秒,过桥填河问道:“我现在还要控制仇恨吗?”

    “随便你。”顾书白说道。

    过桥填河想了想,还是把仇恨控制了起来,虽然中间还是很笨拙地停了几次手,但基本已经把顾书白教他的东西领悟到了。

    鲶鱼王恢复眩晕之后,状态更差,长期缺水让他丧失了战斗力,很快就死在顾书白他们手中。

    鲶鱼王死后,掉落了两件装备和一件鲶鱼王鳞甲当材料。

    过桥填河看着翻着白眼死在岸上的鲶鱼王,念叨道:“策划为什么会设计这么笨的一只boss啊……”

    顾书白没挑破,不是boss笨,而是他利用了漏洞。

    野外boss精英级别的仇恨范围很广,几乎是不死不休的地步,他可以放心地将鲶鱼王拉到岸上来,但是有一点,在水中,鲶鱼王的游动速度是很快的,又会射出来那样密集的粘液,一般的玩家很难将其拉上岸击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