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长,镇山河![重生] 第49章
作者:一袭白衣的小说      更新:2016-10-19
    海利的短剑升级到15级的材料基本已经齐了,就差去接相应的升级任务。目前海利的短剑虽然只有10级,但是属性和攻击力和15级的金色武器差不多,考虑到武器的平衡性,任务需要等玩家20级开放职业的时候才能接,顾书白先不着急做这个。

    来到城务官的府邸,守门侍卫已经认识了顾书白,这是尊敬值升级到了友好的象征,顾书白在城务官博伦那里又领取了两百点尊敬值还有一件装饰用装备的披风就离开了城里。

    出了微风城后,顾书白直接去了晚风山,在晚风山山脚下溜达了一圈找到了印象里的小茅草屋。

    茅草屋十分破旧,房顶破了个大洞,顶端拿木板狼狈地遮挡着,玻璃窗户裂开,完全不能遮风挡雨,顾书白走到茅草屋前,喊道:“有人在家吗?”

    屋子里面传来咳嗽的声音,随即男人虚弱的声音响了起来,“谁啊?”

    “我是路过这里的旅人,想在这边借宿一晚。”

    “再往东南走不远就是微风城,我这个茅草屋太破旧了,很不安全,你还是稍微赶赶路去城里吧。”

    “先生你是不是生病了?”顾书白问道。

    “是啊,还是传染病,你不要进来了。”男人虚弱地说。

    “我身边正好带着一点草药也许可以治疗你的病,近来微风城里出了点事情,城卫看守很森严,天色已晚,我准备明日再去。”

    “既然如此,你要是不怕被我传染的话就进来吧。”

    “打搅了。”顾书白推开茅草屋的门,一股恶臭顿时扑面而来,房间内好久没有收拾,腐烂的瓜果食物散发出令人作呕的味道,房子中间燃烧着一个小火炉,草药的味道传了出来,桌子上点着一盏暗淡的油灯,火光微弱,随时都有可能熄灭,茅草屋的角落里躺着个奄奄一息的男人,男人剧烈咳了咳,说道:“先生,请离我远一点。”

    “没关系。”顾书白说,“先生你身上受了很严重的伤。”

    “是的。”

    顾书白走到火炉旁,选择交互的时候开始完成系统既定的一套操作,他的背包里正好有可以治愈男人疾病的草药,全都被他放进火炉上的瓷盆之中开始煎熬。

    过了十几分钟后,顾书白将药取了出来,喂给男人,男人喝下之后精神好了不少,他振作起精神,靠在墙边上,看向顾书白,哀求道:“你是个善良的旅人,我看到了你随身携带的武器,我有一件事情想让你帮忙,当然,我知道你们的规矩,我会有一份报酬给你以作答谢。”

    “请说。”

    “我原本是住在微风城中的猎户,与女儿相依为命,一个星期前,我和她一起上晚风山上打猎,结果遭遇了棕熊的袭击,我和女儿在逃命中走散,打那之后我一直在寻找她的踪迹,可是杳无音信。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你能帮我找到女儿的下落,哪怕是死我也想知道个结果。”

    “我会尽我所能地帮你。”顾书白接受了猎户阿维发布的任务,“你的女儿长得什么样子?”

    “妮妮个子不太高,头发是亚麻色的,她很爱美,总是将长发编成两条大辫子,我们分散那天她穿着天蓝色的裙子,针织小外套,对了,妮妮的嘴角还有一颗红色的小痣。”阿尼将一个耳环递给顾书白,说:“我在靠近晚风林的地方发现了这个耳环,这是妮妮最喜欢的耳环,还有一个可能还在她身上,你可以靠着这个来辨识妮妮。”

    “好的。”顾书白收下了阿维的耳环,背包里多了一个任务物品。

    阿维期盼地看着顾书白说:“希望你能快点找到妮妮,她一个人在这种荒郊野外要怎么活啊……”

    告别阿维之后,顾书白就往晚风林走去,这个任务是唯一隐藏任务,触发的唯一条件就是身上带有能治愈阿维疾病的草药,但是得在黑暗晚风林的副本被触发之后。

    在晚风林深处有一个npc正好是黑暗晚风林的老三——灰月祭司,灰月祭司到处寻找童男童女作为施展他术法的媒介,正好救下了被野兽围攻的妮妮,妮妮被灰月祭司救下养成了侍奉他的童女。

    在新的剧情没有被触发之前,现在的黑暗晚风林只要进去就会出现一个持续掉血的buff,每分钟掉血量上限的5%,顾书白的清川现在一共390点血,大概可以在晚风林内支撑20分钟,他需要在这20分钟内找到妮妮被关押的位置,将妮妮从牢笼中救出来。

    时间相当紧迫。

    顾书白一踏入晚风林就开始了自动倒计时,他晚风林里很大,进入剧情之后更是找不到任何目标点,一旦进入晚风林,根本就分不清有没有走错路、走重路,上一世,顾书白看过这个唯一隐藏任务的攻略,知道大体流程,但是脑子还没好用到记住了具体的坐标,他只记得在关押妮妮的地方附近有一只灰毛乌鸦看守,里面栖息着灰月祭司的意识,那只灰毛乌鸦喜欢栖息在亮晶晶的树上,因此灰月祭司就给它打造了一棵纯金的树木,正伫立在晚风林深处。

    找到这棵纯金色的树木就相当于找到了灰毛乌鸦,也就意味着离妮妮所在的地方不远了。

    走到半路上,顾书白四下看了看,还是没发现黄金树,他绕了个圈,开始往北走,走到一半就听见了玩家的呼救声。

    顾书白冷漠地看了一眼玩家呼救的方向,那边是个法师,穿着破旧的法袍深陷在怪堆里,四周围围了五只黑蜘蛛,正张牙舞爪地向他扑去。

    只看了这一眼顾书白就转身离开,那玩家高声呼喊道:“救命——救命啊——”

    顾书白听着声音有些熟悉,又转头看了一眼,就这一眼就他辨认出了,那五只黑蜘蛛之中有一只是首领级怪物,有几率爆蛛丝,蛛丝是一种辅助用道具,可以使目标定身五秒,在野外pk中相当阴霸,能卖不低的价钱。

    顾书白站在原地看了一会儿后,那个玩家就在顾书白的冷漠注视下被黑蜘蛛抓死了,顾书白这个时候才上前去将一众蜘蛛全都解决。

    黑蜘蛛头领果然爆出了三个蛛丝,顾书白全都收好,扬长而去,看都没看那个玩家一眼。

    很快,那个玩家密聊了过来:“喂,朋友,你这样做不厚道吧?那些头领boss是我发现的,你帮我也就算了,还特地等我死了才出手啊。”

    “有问题吗?”顾书白反问回去。

    过桥填河一噎,仔细想想好像是没什么问题啊,眉头皱了皱,过桥填河选了原地复活,跟上了顾书白,结果走着走着,被顾书白给甩掉了。

    过桥填河郁闷地看着顾书白的背影,锲而不舍地密聊:“朋友你干什么去?带我一个?”

    等了一会儿,“不回?”过桥填河嘀咕了一句,开始搜寻顾书白的身影。

    运气一下子好了起来,顾书白走了没多久就见到了系统提示。

    这证明灰月祭司饲养的乌鸦出现过在这里,顾书白往前走了没多久就看到了不远处的树林之中夹杂着一棵亮晶晶的金色树木。

    这棵树木是可以交互的,当玩家靠近黄金树的时候,系统就会提示这棵黄金树看起来很值钱的样子,贪心的玩家只要手中有锋利的铁器就可以在黄金树上采集到黄金的粉末,拿到微风城里去换取钱币,但是一旦从黄金树上采集到了一点黄金就会激怒乌鸦,到时候狂暴状态下的乌鸦虽然只有15级但是有20级的攻击力,被啄一下虽然不会死,但是会被挂上流血buff,到时候乌鸦不管你你都会静静地流血而死。

    顾书白当然不会蠢到去动黄金树上的黄金,它的目的就是杀掉乌鸦,发现黄金树之后,顾书白缓缓地靠近黄金树,在黄金树下站了一会儿,没多久就有一只体型比一般乌鸦大上一圈的黑色乌鸦靠了过来,扇动着翅膀飞翔在黄金树的周围,口中吱哇乱叫着警告着顾书白。

    顾书白没有动,任由乌鸦在旁边暴躁地扇动翅膀乱飞,等乌鸦警告三声过后便低下头向着顾书白俯冲而去。

    顾书白身影一晃,躲过了乌鸦的攻击,随即从背上给了乌鸦一个弱点打击,这招打在乌鸦翅膀上,触发了流血效果,乌鸦的翅根处开始汩汩地冒出鲜血,只有一边翅膀尚且能挥动严重影响了乌鸦的行动力,在顾书白又一记暴起的时候乌鸦根本就躲闪不及,此时此刻,顾书白的敏捷完全占据了上分,很快就将乌鸦击杀在黄金树上。

    此时,顾书白才开始在黄金树上刮黄金粉。

    一个玩家只有一次机会,能从黄金树上刮到黄金的多少完全是看脸,顾书白看到包裹里的数量,估计了一下大概能兑换五个银币,运气算不错的了,但也不是最好的,就他所知,换到钱币最多的一个玩家足足拿到了一个金币之多,正可谓是一夜暴富。

    从黄金树上离开,顾书白变得小心翼翼,乌鸦死后,体内寄居的灰月祭司的意识会跑回去通报守卫有敌人来袭,顾书白虽然已经到了关押妮妮的地方,但是并不能全然放心。

    看守这里的一共有十个侍卫,其中一个是侍卫头领,这个侍卫头领是个14级的精英小怪,血量不够,但是挑刺技能很多,一旦玩家被他的挑刺技能击中,其他侍卫就会接踵而来用长矛将玩家捅死在半空中。

    顾书白不得不提防这些很有可能隐藏在各处的侍卫,除了侍卫之后,这附近还布下了不少机关,每一步都很紧张。

    顾书白深吸一口气继续往前走去,他脚下步履轻盈,已经开始利用敏捷提升自己的步伐,如一阵风一样踩过了地上的陷阱,在靠近一棵树的时候,嗖的一声,利箭从一旁射了过来,顾书白神情一凛,躲过了这一箭,随即快速向利箭飞来的方向奔驰而去,海利的短剑在半空中挥出了一个弧度,顾书白果断利落的几个连招带走了暴露行踪的侍卫。

    随后继续前进,一路上,顾书白利用陷阱发现了八个侍卫全都杀了,最后出现在眼前的却是一个悬崖。

    悬崖上空无一物,就在崖尖上生长着一棵歪脖子松树,顾书白脚步不停继续向前走,靠近悬崖的时候低头一看。

    悬崖底下深不可测,一片漆黑空濛,完全看不到底,怪石嶙峋,杂木横生,如果跌下去肯定是个死。

    就在这样的环境下,一个巨大的笼子被险险地吊在那棵歪脖子松树上,松树老根被拔起,连接在笼子上的绳子摇摇晃晃,卡在悬崖的边缘被磨得快要断裂。

    笼子里静静地坐着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小女孩一身天蓝色长裙,双眼无神地抱着自己的膝盖,看向远方,她口中不断念叨着:“我以我身献祭,给我伟大的暗神,暗神给予我重生,那是我的母亲……我以为我身献祭……”这几句话不断地重复再重复,完全丧失了自我意识。

    这就是猎户阿维的女儿妮妮。

    顾书白没有贸然下去解决妮妮而是等着侍卫的出现,他走向歪脖子松树,在快到靠近松树的时候忽然又有利箭从四面八方射了过来,这些利箭来的方向十分刁钻,速度也比之前的要快上不少,有一支利箭顾书白没有躲过去,擦着顾书白的胳膊而过。

    顾书白收到提示之后挑出人物看了一下,自己头像下面挂着一个中毒的debuff,每秒损失5点血,如果不快点解毒的话很快就会掉血而死,还好他手里握着红药水,最不怕的就是掉血的debuff。顾书白发现了剩余侍卫的位置之后就向他们隐匿的草丛处奔了过去,在半路上,一柄长矛从暗处戳了出来,将正冲过来的顾书白挑飞了起来,随后,两把长矛同时而至,直直地往顾书白身上插去,顾书白借着第一次挑刺带来的腾空效果踩了二段跳跃,跃至高处之后,居高临下地对那三只侍卫打出了一招落雷斩。

    落雷斩是以正攻击目标为主要伤害对象,会将该名对象所承受的伤害的30%额外转移到周围三个目标的身上。

    落雷斩打下去之后,连带着僵直作用,三只侍卫出现了一瞬间的僵直之后,顾书白先是对最左边的侍卫打出了一招弱点打击,在僵直状态下直接将那只侍卫打飞了出去,此时,剩下两只侍卫已经结束了僵直状态,顾书白使出一招先制之爪,在他们对自己发动攻击之前率先对剩余两只侍卫发起了进攻,右边的侍卫吃了顾书白满满的一招升天刺,挑飞出去之后,剩下那只侍卫就暴露在了顾书白的面前。

    这三只侍卫在一起的话攻击力会有10%的提升,首领boss的技能伤害会得到20%的提升,顾书白将他们分开之后,不仅断了他们攻击力的提升,而且还让首领boss的技能发挥不了作用。

    那招挑刺伤害并不高,只是控制能力较强,如果玩家不能及时地抓住控制接触的瞬间采取手段的话,接下来就一定会迎接大量的伤害。

    而且,那两只侍卫没有护在首领身边的话,顾书白可以很轻易地从首领的身上分辨出boss的攻击技能,在它使用挑刺的时候,他握着长矛的右手会有一个压覆的动作,这是他使用挑刺的前摇动作,只要侍卫出现了这一个动作,随后接着的必然是挑刺,只要后跳躲开挑刺技能就足够应对。

    顾书白很快就解决了剩下的这三只boss,前面都不过是一些小问题,最难的问题在这里。

    他要想办法将妮妮从悬崖下救上来,这种左右为难的危险情况下,很难找到合适的应对办法。

    最后,顾书白走向了悬崖边上,他没有采取任何解救妮妮的办法,顾书白蹲在悬崖边上,将包裹里的任务道具拿了出来,他将耳环握在手里,说道:“妮妮,你的父亲让我来找你,他叫阿维,是住在微风城里的猎户。”

    听到阿维的名字,妮妮的低声念诵有了瞬间的凝滞,但她很快就恢复成了一开始的状态,不断地念叨着灰月祭司给她种植在脑海里的信念。

    顾书白说道:“他在山下的茅草屋里等着你回来,他生了很严重的病,无法来找你。”

    妮妮念诵的声音开始变得低哑,速度也慢了下来,顾书白继续说道:“他在睡梦中吟哦你的名字,你是他最爱的女儿,是他的天使,他希望你能回到他的身边。”

    “我以我身献祭,给我伟大的暗神,暗神给予我重生,那是我的母亲……母亲……”

    顾书白毫不停顿地说:“这是他暂且放在我这里的耳环,他说这是你最喜欢的耳环,他要我带你回他的身边。”

    “妮妮。”

    “我伟大的暗神……”

    “你父亲在等你。”

    “暗神赐予我心重生。”

    “他在等你回家。”

    “那是我的……”

    “他爱你。”

    “父亲。”

    一瞬间,妮妮的双眸中迸射出了异样的光彩,一道黑雾在妮妮身上炸了开来,鬼魂的惨叫声骤然而起,顾书白站了起来,眼见着悬崖下掀起了一道狂风,咆哮声不断从妮妮的喉咙中传了出来,那已经不是人类所有的声音了,仿佛藏匿在地狱之中的万千厉鬼在一瞬间得到了自由而发出的欢欣鼓舞的喜悦声音。

    嘭的一声炸响,整个牢笼都被炸开,木头碎屑到处废物,那棵歪脖子松树也在爆炸之下被轰得七零八落,整个悬崖尖角都被炸成碎片,一道黑色的身影从悬崖下跳了上来。

    伴随着阴风的呼啸声,妮妮低沉着嗓音说:“如活者入我目,死。”

    亚首领级boss,血量5000,蓝量3000。

    这个boss的机制和黑暗晚风林内的boss机制差不多,童女比童男难打一点,难就男仔控制技能比较多,血量和伤害都不如童男,一旦被童女控制那就是紧跟着一连串根本就无法摆脱的控制,到最后死在童女的控制链下,而且,童女的伤害不仅是不高,而是低得和亚精英级boss的伤害差不多,玩家最后肯定是被童女一边控制住,一边无情地磨死的。

    这种死法,想想就让人瑟瑟发抖。

    童女率先发动了进攻,她手臂一抬,从袖子里涌出了一大片的乌鸦,只要被这些乌鸦缠上就会被沉默,而一旦被沉默,童女就会发动念力拉动坠落在地上的树干砸向目标,如果被砸中的话就会引发眩晕。

    两个控制技能都相当要命,因为你一开始一旦被沉默上了,那随后的技能就都使用不出来,眩晕必然就躲不过,雪球就这样越滚越大。

    这一大片乌鸦袭击过来的时候,顾书白直接一个踪跃,三段跳跃到了最高点,炮制了当初应对暗潮涌动的方法直接跳到了童女身边,童女大吃一惊,一挥手想要召回那些乌鸦却被顾书白一招升天刺挑飞了上去,打断了童女的召唤技能。

    乌鸦直冲前去,到半路上散去,童女身上的光点暗淡了一个下来,证明这个技能已经用过了随后不能再用。

    顾书白逼到童女身边触发了童女身上毒针的技能,毒针的机制是只要玩家靠近boss五尺范围内就会触发,中了毒针的玩家必然会被挂上一个中毒的debuff,此外会随着毒针的刺入位置造成额外减益伤害,如果刺中的是头部会中混乱,眼部是致盲,双手双脚是僵直,胸口腹部是流血,触发额外减益伤害的几率很高,高到90%。

    顾书白在童女使出毒针的时候一招先制之爪在童女释放技能之前随机抢出了一个挑刺,在半空中把童女带到了二段浮空的位置,童女双脚离开地面,在半空中不住挣扎着,脚下却有一道黑影连接着,这一击浮空效果打出来之后顾书白给童女**的机会,一招膝踢将童女从二段浮空的位置打落下去。

    顾书白紧随而至,在落地之后紧跟着用了一个潜行。

    童女从地上爬了出来,低吼一声,坠在她身体下放的影子越来越清晰,与童女逐渐分离成了两个**相关的个体,顾书白见状,从潜行状态下解除,目标看准了挣扎着出来的影子,打了一招弱点打击紧跟着三段连续不断的斩杀技能。

    斩杀一段比一段伤害高,顾书白再挥击出新的一段斩杀的时候忽然站住脚步侧头一看,一大团火球冲着他所在的地方飞了过来,顾书白立刻后撤,跳离火球的攻击目标,火球落地之后炸开了二段伤害,顾书白目光一凛,从草丛中又跳出了一大团火球,这次的目标不是顾书白,而是被顾书白打出了伤害,躺在地上萎靡不振的影子。

    对方在抢怪。

    这个童女的掉落机制是击杀者会拿到物品所有权。

    就在顾书白发动回击的一瞬间,一大团雷火又炸了过来,顾书白这次没有躲,因为这一段雷火是从另一个方向轰过来的。

    火球炸在影子身上,将影子炸的只剩下薄薄的一层血皮。

    草丛里,有人怒吼道:“不可能!我他妈算好了伤害的!”

    妮妮身上泛着微弱的红色光芒,吸收了影子承受的部分伤害。

    发动攻击妄想抢怪的人肯定没有打过黑暗晚风林的老三,不然的话不会不知道,童女会发动保护队友的护盾,转移对方承受的60%的伤害给自己。

    时机刚刚好,这一招火球可帮了顾书白,顾书白二话不说,又配合着衔接技能连着发动了三招斩杀,影子凄厉惨叫一声,扑倒在地面上,融入了地面之中,丝丝黑气仍旧缭绕不散,最后被悬崖上的风吹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