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长,镇山河![重生] 第42章
作者:一袭白衣的小说      更新:2016-10-05
    这种方法其实挺常见的,说白了就是常用的“放风筝”。

    放风筝是指远程职业利用攻击距离的优势,在面对短手敌人的时候采取边战斗边后退,不断地利用长手技能进行消耗,最终克敌制胜的一种方法。

    顾书白他们几个通过交换仇恨让boss摸不到一仇的位置,从而规避掉没有奶妈的这段时间内boss造成的大量伤害。这种方式说起来简单,但是对仇恨控制要求很高,交换仇恨的时间也需要精准的把握。

    刚才那一会儿工夫,不到八秒,他们换了两次仇恨,一仇分别落在了三个人的身上,这短短八秒内细节操作无数,没有一个极好的意识和操作手法是办不到的。

    明月赏秋菊直到boss仇恨又落在潜龙身上才反应过来顾书白刚才的用意,这办法要是放在他身上他想都不敢想,再一细想刚才换仇恨的细节,明月赏秋菊忽然意识到,他们在换仇恨的时候,清川在做什么?清川好像完全是闲置在外啊……如果再加上清川再放一段风筝的话,那肯定能争取到十秒以上的致盲时间,他甚至有种感觉,即便没有顾书白参与,这十秒时间也是能争取到的。

    之前有暴虎冯河参与的三次团灭之中,有一次和刚才的情况可以说是一模一样,但是这种方法清川连试都没试任由小队全灭。

    他是故意让暴虎冯河退队吧……真特么的毒啊。

    顾书白的目光和明月赏秋菊的目光对在一起,明月赏秋菊身子顿时一僵,停了两秒的输出,忽然见到顾书白冲他露出了一个意味不明的轻笑,明月赏秋菊被吓得差点将法杖给扔了。

    危险……太危险了……

    明月赏秋菊意识到这一点之后,立马夹紧了菊花,收回跑飞的心思,管好自己的嘴巴,决定一句废话都不多说,专心打输出!

    其他全都跟他没关系!

    一点关系没有!

    第一阶段之后又出了两次致盲,只不过这两次致盲他们的运气不比较好,都是顾书白中的,距离顾书白最近的无尽之刃接了顾书白在致盲状态下的几次攻击,孤星繁迅速刷满了无尽之刃的血,几人将伤害降低到了最小。

    看到boss的血量到75%的时候,潜龙提醒道:“应该马上就要下阶段,注意。”

    “好的。”几人应了一声,boss血量到70%的时候,石像的双目冒出一股股黑烟,转瞬间就弥漫了整个头部,巨大的咒语声盘绕在石像周围,第二阶段,石像身体周围围上了一圈厚重的保护层,闪烁着幽黑色的光芒。

    无尽之刃很快说道:“我的伤害下降了50%。”

    “我也是。”顾书白说。

    “明月呢?”潜龙问道。

    “我试试看。”明月赏秋菊砸了一个小法术伤害球上去,说道,“没有变。”

    “看来消息说的没错。”潜龙说道,“外功伤害降低50%,内功不变。真的应该组两个内功的。”

    “两个内功会ot。”顾书白说。

    潜龙有些不服,但没表现出来,他沉了口气,对明月赏秋菊说:“控制仇恨,全力打伤害。”

    “好。”

    潜龙还是将顾书白的话放在了心上。

    一开始组队的时候,潜龙的想法就是组两个法术系职业,但是顾书白没允许,坚持要两个物理输出职业,其中的缘由也没有详细给他解释,只是说是会ot,潜龙认可了顾书白的话,但对顾书白的藏着掖着,心里头的不愉快肯定是有一点的。

    顾书白不是不向潜龙解释,而是不知道怎么向潜龙解释,干脆任由潜龙想象,他这边不给任何回应。潜龙不像是孤星繁,凡事都想得很多,心思比较深沉,拿来骗孤星繁的“从酌影成三那边得来的消息”这个套路无法套用在潜龙身上。

    这个boss在p2的仇恨判定机制是两个法师仇恨叠加的方式,也就是说,第二个法师的仇恨会被叠加到第一个法师身上,要保证输出的情况下很难不ot。

    一个法师一份仇恨,两个法师两份仇恨,越多越不好控制。

    在只有一个法师的情况下,潜龙的仇恨拉得很稳,他们平稳输出了一阵之后,boss血线下降的速度不是很乐观,p3遥遥无期,谁也不知道是多少血量,他们只知道自己磨了五分钟才把boss的血量磨下了15%。

    剩下五分钟他们完全不知道要打掉多少血才能顺利过关,这种摸不着地的感觉就好像是把自己的命吊在钢丝绳上,他们漫无目的地在顺着钢丝绳上攀爬过悬崖,却看不到多远才能到达悬崖的那一头,而悬住他们性命的钢丝绳特么的还不是永久的,过五分钟就崩断了。

    到时候,他们都得掉下去。

    狗策划,玩他们的是吧??!

    吊着一颗心想暴力输出但是又怕ot的明月赏秋菊心里头一万只草泥马疯狂奔驰而过。

    顾书白看了一眼boss的血量,问明月赏秋菊:“有爆发技能吗?”

    “有。”明月赏秋菊说,“但是要读条,五秒时间。”

    “哦。”

    明月赏秋菊:“……”

    顾书白这一声冷淡的“哦”回的明月赏秋菊有种被放弃了的感觉。

    顾书白说:“待会儿准备,试试看,时间过去多久了?”

    潜龙说:“五分三十二秒。”

    顾书白问明月:“你技能cd多久?”

    “五分钟。”

    “我有强制仇恨技能。”潜龙说。

    这个高伤害技能明月一开始放过一次,起手的时候,技能cd全都是好的,他可以放心地打一波输出,但是后面就不一定了,他之前和潜龙配合过,但也只是在野外刷刷小怪升升级,在副本里的合作这还是第一次,虽然有老一、老二的磨合,但那和开荒完全不一样。

    这回确定潜龙有强仇之后,明月抬手开始动作,五秒读条时间过后,轰下去一个巨大的火球,将boss的血量打掉了1%……

    明月赏秋菊:“操,玩他妈的法师!什么垃圾伤害!”

    顾书白在他耳边叹了口气,明月赏秋菊一身汗毛全竖起来了。

    潜龙问道:“还能打吗?”

    顾书白摇了摇头,说:“先拉脱吧。”

    “为什么拉脱?”一直沉默的无尽之刃问道,“十分钟还没到,据说现在没有一支小队摸到了阶段的底线,也许我们有可能。”

    “说起数据的话……”孤星繁憋了一路没犯的话痨病开始发作了,“我这里有五支小队的战斗数据,其中一支是酌影成三他们踏血的,他们的平均输出伤害是100,其中法系70,物理系30,这30里面有12是酌影成三这个t打出来的,第二支和第三支输出逊色一点,平均输出伤害是87和85,再后面就不说了,而我们的伤害,我刚才粗略计算了一下,平均输出伤害大概在90点左右,而且后面明月没了爆发性输出伤害,这个数据可能会下滑,最终会稳定在88点左右。对于这一点,我只有一句话要说,踏血没过这个boss。”

    几人听了孤星繁的话都沉默了下来,潜龙手头没稳住差点让明月ot,还好及时地拉了回来,无尽之刃多看了孤星繁一眼,问道:“你哪来的数据?”

    孤星繁说:“万古游戏论坛上,他们为了摸清阶段把数据共享了,只是不确定共享出来的数据是真是假。”

    游戏内没有一个确切的输出伤害,只能通过玩家对boss造成的伤害和时间自行计算平均伤害,孤星繁一边奶一边保证仇恨还能在短时间内计算出平均伤害这脑子有够好使的。

    一旦打开话匣子,孤星繁倒豆子似的一直不停地说:“反正就我看,目前我们的伤害还是差一点的,因为没有明确的阶段,谁也不知道需要多少伤害,但就以第一的伤害来看,我们的伤害还不够,需要弥补伤害才行。”

    “我一开始也没有想藏着掖着的意思,就是看你们性质都挺高昂的所以就没说,也怕你们不信我说我的。”

    “要不然怎么样?拉脱吧?”

    孤星繁话没说完,就看到其他人纷纷往战斗范围外撤去,最终将boss拉脱离了战斗。

    顾书白看了一下大家的伤害,6分钟打掉了boss17%的血量,boss下阶段的血量是30%,他们还差23%。

    差的还是有些远的。

    这种会狂暴的boss一秒钟都不能差,输出不够没有任何办法,这是技巧所不能规避的。

    他们三个在输出方面都是好手,要提升技巧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我蓝估计也不够。”明月如实说道。

    潜龙感觉有些绝望,提了点精神,问道:“要不要再试一次。”

    “过不去的。”无尽之刃毫不留情的说。

    潜龙沉默不语,明月和孤星繁对视一眼,也没说话,几人都做好了要散的准备。

    顾书白说:“能过。”

    无尽之刃问道:“拿什么过?”

    顾书白说:“你们跟我交易。”

    几人面面相觑,孤星繁第一个上前点了顾书白交易,顾书白在交易面板上放上了低级小药,孤星繁看过之后,忍不住骂了一句:“我操,这是什么玩意?属性这么逆天??”

    顾书白皱了眉头:“别叫,下一个。”

    明月好奇地和顾书白交易,看到面板上的药时也傻了:“这、这是什么药?”

    在两人打头的情况下,几人先后和顾书白交易,顾书白将做好的小药分好,潜龙看着加了不少血上限的小药,吃惊地问道:“清川,你这些东西是从哪儿来的?这么极品,肯定卖的不便宜吧?”

    “npc那里拿来的。”顾书白说,“还记得我在迷草峡谷遇见的那个艾文吗?”

    “记得。”孤星繁点了点头,随即恍然大悟地说,“我知道了,艾文本来就是个药剂师,原来如此,原来如此,这个药这么厉害,成本估计不少吧?”

    “还可以。”顾书白说,“低等级的药,材料我在晚风山采集到了,那边正好有个叫馨馨的npc,会给一些低等级的材料药。”

    “等级不低了。”见顾书白在谦虚,潜龙说,“这些药估计可以用到二十级,多亏你了,清川。”

    “再来一次,试试看。”

    顾书白话里真真假假说了一半,全靠这些人脑内猜想,唯一去过晚风山的无尽之刃多看了几眼顾书白,顾书白坦然地迎视上无尽之刃的目光。

    有个小药的加成,他们属性没变化,但是自身的攻击力和血量就相当于普遍等级十五级,第一阶段下得很快,只出了一波致盲,很快就到第二阶段,有了第一次的经验,主力输出明月的伤害打得比第一次高了一倍不止,伤害高的明月赏秋菊都有些不敢相信。

    p2开始一分钟,孤星繁激动地说:“110,平均伤害110,感觉有希望。”

    “急什么。”明月赏秋菊说,“哥放个雷火给你看着爽爽。”

    说完手持法杖,开始吟唱了爆发性伤害,5秒读条之后,一道大火球砸在了boss身上,轰得一下出了暴击,打掉了2.5%的血。

    “爽啊!”这一下伤害爆炸了,明月赏秋菊愉快地不得了,长吟一声,差点泄了气。

    潜龙警告道:“别掉以轻心,注意你的仇恨。”

    明月立马端正了心态,开始控制输出。

    boss的血量掉得很快,这回五分钟就打下了25%,剩下的平稳输出,直接过p3完全不是问题。

    三分半过后,boss表壳猛地崩裂,夸张的视觉效果下,几个人下意识地缩了缩身子,外功伤害减弱的盾牌崩毁,石像脚底下出现了一个传送阵法,下一秒,石像便被传送到了初始的祭祀位置。

    “过了!”明月欢喜地嚎了一嗓子,无尽之刃泼了盆冷水在他脸上:“才只是过了p2。”

    “哦……”

    “不小的进步。”潜龙也有些了几分愉悦。

    无尽之刃收回视线,冷冷地说:“不过这个boss,打过p2和没打过一个概念。”

    “好了好了,安心打boss。”孤星繁打了个圆场。

    石像落在原地就像是木桩一样,没有释放任何技能,这个阶段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团队接触过,没人知道会有什么技能,所以几人全都小心翼翼地提防着。

    在p2结束之后,boss会有几秒平稳输出的阶段,大概会持续5%左右,随后内部石像内的黑暗之力会全部涌出,p3的大范围高伤害技能就会爆发出來。

    顾书白没办法提醒他们,只提点了一句“注意走位”。

    那几人心领神会,各自站开。

    5%的血掉下去之后,几人都敏锐地发现石像boss的五官之中喷射出了黑烟,与切换成p2阶段时的样子相仿,猜测可能马上就到第三阶段了。

    未知的阶段就在眼前,说不紧张是假的,孤星繁心态差一点,感觉自己玩个游戏都在浑身发抖。

    “来了。”顾书白低吟一声,目光看向神像的脚底,只这一个提醒,他们几个就全神贯注的看向目标,登时见到从神像足底蔓延出一圈一圈好似涟漪的东西。

    第一道涟漪很快就漫了过来,阴魂的呼啸声在耳畔响起,无尽之刃玩过无数网游,看到涟漪的时候脑子里就浮现出了几个类似的技能,他喊道:“准备浮空技能。”

    潜龙比他稍慢一步,但也大体猜到了这个boss技能的效果。

    几人都做好心理准备,在黑色涟漪漫过来的时候准备好自己的浮空技能,同时跳了起来,潜龙下意识地看了下顾书白的反应,见顾书白和他们采取了同样的应对措施,心里就放下来了一点。

    不知道为什么,潜龙自认为一向是比较有**思考能力的人也开始渐渐依赖顾书白,不知不觉就会去寻求顾书白的态度,仔细一想,潜龙也觉着挺可笑的,新开的副本,就连一线工会都没能打到这个地步,顾书白能知道什么?

    收回心思,潜龙开始专心指挥。

    在顺利度过第一个圈后,没人放下心来,前面几个boss他们早就习惯了策划的变态,就在浮空的时候会从天上砸下来一堆石头他们都丝毫不会觉着意外,第一跳顺利落地之后,他们几人有一种四面埋伏的危机感,潜龙更是下意识地抬头看向天空。

    “还有。”无尽之刃低沉的嗓音响起,目光定格在石像脚底下,其余等人看到石像脚下又蔓延出一圈波浪。

    “不是吧……”没多少位移技能的明月哀嚎一声,孤星繁也惆怅地说:“感觉这一下躲不过了,我没浮空技能了。”

    这一跳团队里的重轻甲职业能躲过去,但是布衣职业就未必了,再说,谁也不知道这一跳之后还有没有第二跳、第三跳。

    “boss现在没伤害。”顾书白说,“孤星你和明月向外跑。”

    “好。”孤星繁二话不说掉头就跑,尽量跑得远远的,明明也跟在孤星繁身后,第一个范围圈的边缘孤星繁记得清楚,却听顾书白说:“站得再远一点,以防万一。”

    闻言,孤星繁向外站得近一点,再看顾书白的意见的时候第二波的aoe已经蔓延了出来,无尽之刃和潜龙手里头都握着一个浮空技能,三人第二次险险躲过之后,顾书白在半空中看了一眼孤星繁的位置,说道:“再往外一点,小心你身后有隐藏的小怪。”

    “好!”孤星繁回头看了一眼,调整了下位置,在光波蔓延过来之前躲过了一劫。

    “我靠!”明月这次熟门熟路又看了一眼石像脚底下,咒骂道:“他妈的还有?”

    刚才这一波范围比第一次还要广,这次肯定比第二次的范围还要广,再往外撤退的话肯定会拉到小怪,这些小怪清不掉,血量比boss还厚,不能再往后退了。

    孤星繁绝望地问:“你的浮空技能还好吗……”

    “不太好……”明月苦着脸看向孤星繁,孤星繁哎呀了一声,已经做好了受死的准备。

    “硬抗。”无尽之刃下了决断,潜龙立刻吩咐道:“都到我身边来,我开波大减伤。”

    几人开始向中心汇合,顾书白跟着他们来到了汇合点,潜龙将盾牌就地一砸,土墙从地面中刺出,将他们几人包围住,光波打在土墙上,伤害被拦截了下来一部分,然而还是有60%的伤害打在了他们身上。

    血最薄的顾书白身上就剩下了十几滴血,吓得孤星繁忙奶上一口,仍是心有余悸地说:“要不是吃了加血量上限的小药,估计扛不住这些伤害。”

    “嗯。”顾书白应了一声,孤星繁又把其他人的血量刷满,这一惊险的过程让几个人对老三充满了畏惧感,随后的技能完全无法掌控,这大量的伤害打在身上一瞬间有点不知所措。

    顾书白一句话点醒他们:“输出。”

    大量伤害打在了boss身上,boss的血量一点点地掉了下去,曙光就在眼前,几个人斗志昂扬,孤星繁一紧张就忍不住地说话,嘴里滔滔不绝地念叨着,离他最近的明月受不了了,干脆站得远了一点。

    就在做出位移的一瞬间,明月赏秋菊下意识地看向boss,他瞳孔一缩,骂道:“操,不是吧?又来?”

    又是一波暗潮涌动。

    不仅仅是明月赏秋菊,其他几人都很惊讶,第一波的暗潮涌动好不容易躲过了,却又来了一波,潜龙说:“我的减伤没好,还有三分钟cd。”

    “那怎么办?”明月问道。

    “不知道。”潜龙也没了办法,刚才的技能效果他已经见识过了,又来一次的话真是没什么办法应对,潜龙看向顾书白,密聊过去:“你有什么办法吗?”

    “有。”顾书白说,“但是只有我一个人能做到。”

    潜龙:“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们学的技能达不到要求,也操作不了。”顾书白坦白地说。

    潜龙沉思了一会儿,问道:“那能过boss是吗?”

    “能。”顾书白说。

    “能就可以。”潜龙说,“按照你说的做,我们需要做什么?”

    “站在原地不动,打伤害。”

    潜龙:“……你这让我怎么指挥?”

    “不用说。”

    顾书白说这话的时候,潜龙才意识到,其余几人都知道可能躲不过这个技能了纷纷站在原地疯狂打伤害,boss的血量只剩下10%左右,硬扛着伤害暴力打一套的话能给潜龙带来更多的机会。

    跟顾书白估计的不太一样的是,他们想象之中能活下来的人只有血量最厚的潜龙,第一波的暗涌躲过之后,剩下两波完全就靠命运了。

    就连无尽之刃都是同样的想法。

    万古之中,t职业并不是没有伤害,相反,仇恨很稳的t伤害都不低,酌影成三就是最好的例子,在副本团队之中,酌影成三的输出几乎就没掉下来过,垫底毫无可能,大多数都是第一第二。

    第二波暗涌接踵而至,团队内都带着一种悲壮的气息,明月拼着ot的风险把最后的伤害打了出去,对潜龙说:“潜龙啊,后面就交给你了啊!”

    潜龙:“……”

    孤星繁密聊顾书白:“大腿,真没办法了?”

    “能过。”顾书白给了孤星繁一个回答,孤星繁的心一下子就稳了,嚷道:“我们能过!肯定能过!”

    无尽之刃冷笑一声,似乎在嘲讽这些人的天真,但是他手头下的动作丝毫不慢,伤害又快又猛地打在boss身上。

    第二波的时候,孤星繁和明月没有后撤,依然站在原地打伤害,暗涌的圈翻涌过来,从地面中涌现出一股股黑色的烟雾,爆炸性的伤害一瞬间就炸空了孤星繁和明月两人的血量,孤星繁在临死前抛了一个减伤技能给潜龙。

    到了第三波的时候,他们都放弃了挣扎,潜龙将减伤开好,咬着牙硬抗住伤害,无尽之刃也没了办法,站在原地等死。

    在光波漫过来的时候,顾书白腾空一跃跳了起来,简单的一段跳跃规避不了暗涌的伤害,就在他们以为顾书白要掉进暗涌圈的时候,顾书白在半空中脚尖一点接了一个二段跳,又升空到了一个高度,随即,在半空中身子一扭,居然直直地冲向了石像boss。

    暗涌在顾书白身下翻涌而过,顾书白的短剑戳入石像之中,接了一招弱点打击,整个人悬在了石像之上。

    “太秀了吧?刚才那半空中点了一下是怎么回事?我没看错吧?”明月心里不停地嘀咕,死亡状态下的东西看不真切,他都怀疑自己看错了。

    无尽之刃忽然想起来。

    昨天见到顾书白的时候,他也是这样在半空中点了一下,二段跳跃在半空中打出了漂亮的三段浮空。

    这操作。

    这个清川不是一般人。

    可是……即便躲过了这一击又怎么样?奶死了,t只剩下几十点血,估计只能扛过boss两招,而boss还剩下6%的血量,清川要是远程的话还能放一下风筝,但是他是个近战,还是个血皮这么薄的近战。

    再怎么秀也不可能拿下boss的。

    没可能了。

    过不了的。

    无尽之刃没再看战场,任由自己的尸体被传送到了副本门口。( 就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