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长,镇山河![重生] 第34章
作者:一袭白衣的小说      更新:2016-09-28
    孤星繁看见了顾书白,急忙喊道:“大腿!救救我啊——”

    “等等。”顾书白无奈地把树下的野狼都杀了,说:“怎么每次遇见你你都是这种窘境。”

    “嘿嘿。”孤星繁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本来不会这样的,都怪流星。”

    “流星火?”

    “是啊。”孤星繁说,“他搞了一堆小怪过来自己走了,靠,真是有病。”

    孤星繁从树上跳了下来,顾书白问他:“你怎么跑到这儿来了?练级?”

    “不是。”孤星繁说,“我是查到了一点有关于普罗提诺的线索,本来不是很确定,没想打搅你的,准备先过来这边看看,等确定了再叫你一起,既然碰见了一起去?”

    “什么线索?”顾书白问。

    “霍格尼所说的那个潜伏进暗教给他带来普罗提诺死讯的那个人你还记得吗?”

    顾书白:“……”

    孤星繁说:“我这几天闲着无聊在微风城里到处找书看,结果正巧看到了一本手记,正是那个叫艾文的人留下的,他说他本来就是暗教的人,故意找到霍格尼借口愿意潜伏入暗教是想让霍格尼打消救普罗提诺的心思。我们去的那处迷宫需要建筑者强大的恨意来铸造根基供给暗神食用,所以才会用出这一计谋,让普罗提诺对人性绝望,在地宫之中痛苦挣扎。甚至他当初逃离迷宫都是暗教的计划,这点是我怀疑的,手记上没有写。在手记最末尾,艾文貌似察觉到暗教可能会让他以死封口,毕竟死人是最不会泄露秘密让普罗提诺重拾希望,他提到了这里,这里以前是暗教惩治叛徒的地方。我怀疑他被丢在了这里,想来找找线索。”

    “嗯。”顾书白应了一声,“我找到了艾文。”

    孤星繁一愣,问道:“你找到了?”

    顾书白将蓝宝石拿了出来,对孤星繁说:“他已经死了,这是他的信物。”

    “这是……”孤星繁从包里翻出一本书,查阅着,最后说道:“是,这是他的东西!那我们去找老师们交任务?”

    “不急。”顾书白说,“得先去暗教祭坛副本找普罗提诺的衣冠冢。”

    “暗教祭坛副本?”孤星繁一脸懵,“应该不用打boss吧……那boss也太难了……”

    “我估计在老三那里。”

    “啊?”孤星繁一脸郁闷。

    顾书白说:“老三是暗教之神的神像,普罗提诺的衣冠冢就被埋在神像之下,充满怨念的亡魂正受着神像的镇压,得先过老三才能完成这个任务。”

    孤星繁说:“我前几天和鬼眼刀锋他们去了暗教祭坛的副本,连老一都没打过去,别说老三那了,这个任务还是等等吧。”

    顾书白说:“会有队伍带我们过的。”

    孤星繁彻底懵了,顾书白没多做解释,说:“这几天你练练技能熟练度,你主要想偏向什么职业?”

    “还没想好……”孤星繁说,“以前都是玩牧师的,所以鬼眼刀锋他们才催着我去,手头上牧师的技能也不算少,但是这回想换个职业玩,你有什么推荐吗?”

    顾书白:“牧师。”

    孤星繁:“……”

    在顾书白没有表情的注视下,孤星繁举双手妥协:“好好好,就玩牧师。”

    顾书白问道:“你知道甘草吗?”

    “踏血的甘草?知道啊,怎么了?”

    “你觉着他怎么样?”

    “挺厉害的,不是被称为第一牧师吗?不过他是职业玩家,跟我们没法比。”

    “甘草不算职业玩家,一直在长云做冷板凳,二线选手中的一流选手,你知道他为什么一直没办法走上一流选手的道路吗?”

    “为什么?”

    “他还不够脏。”顾书白说,“甘草的牧师玩得太干净了。”

    孤星繁一脸听不懂的表情,顾书白瞥了一眼孤星繁,抛给他让孤星繁自己领悟的眼神,走向迷草峡谷的出口,“黑牧是这个世界上最脏的职业。”

    孤星繁一瞬间忽然感觉自己找到了游戏生涯的前进方向。

    暗教祭坛副本第一个boss的前五甲和第二个boss的五甲全都贡献了出去,踏血工会独占鳌头,风头一时无两,连累得酌影成三肩膀上的重担都沉了不少,盯着第一个的人数不胜数,每天都有无数人盼着将你拉下至高的王座,哪怕没有那个能力的人也在一旁等着看你的笑话,唏嘘上一两句。

    在一堆由踏血工会占据了的五甲榜单里,其他几个工会截然不同,狼毒和海潮分别抢占了老一的四甲和五甲,老二上,海潮比狼毒快了半分钟,抢到了四甲,狼毒则拿到了五甲。这三大工会都是赫赫有名的大公会,背后有俱乐部的庞大势力支撑着,唯一引人瞩目的就是银月工会。

    如果放在早些年,银月工会还能让玩家有点期待,最近几年,背后的俱乐部寒光发展得很不理想,三年内换了n次老板,解组重组多次,这一年内打的比赛毫无成绩,圈内的粉丝一提起来直接一个“社区送温暖”队的名头就冠在了银月的头顶。

    银月这只绵羊能在这一众狼群之中杀出重围抢到了一个甲可以说是相当不容易了,激起了不小的浪花,但却仅仅是到此为止,再没了它们的消息。

    笑苍茫压力很大,这个二甲是他带队拿到的,却再没那个能力拿到一个甲,哪怕是几大公会口中“白送”的boss老二也摸不到甲的一个边,说不惆怅是不可能的。

    这几天,笑苍茫一直在琢磨问题,第一个考虑到的就是团队配合。

    可怎么想他们那天那个队伍基本上就没什么配合,可以说是一塌糊涂,尤其是他和暴虎冯河,反倒是海潮、柠檬派和清川他们三个协力击杀了boss,这三个人之中,只有海潮是自己人,剩下两个,一个是个还在读高中的妹子奶妈,还有一个则是个带孩子的中年大叔。

    笑苍茫:“……”

    这他妈都什么事儿啊!

    要不然叫回原小队的配置再试试看?

    生出了这种想法,笑苍茫惆怅得很。

    顾书白走回微风城,在市中心和孤星繁道了别,他沿着小路走到了薛城那里,将五株虎皮草交了上去,薛城检查过后,兴奋地说:“谢谢你,谢谢你伟大的冒险者!”

    “我可以使用您的炼丹炉了吗?”

    “当然可以,请随意使用!”薛城抱着虎皮草如获至宝,急匆匆地赶到后院去不知道在琢磨些什么。

    顾书白进入炼丹房,来自东方的神秘巫术汇聚在小小的房间内,这炼丹炉是青铜制的,正摆放在房间中央的白玉台上,兽首高昂,麒麟纹样栩栩如生,丹炉下燃烧着永不熄灭的火焰。

    顾书白切换到剑纯心法下,打开这个角色原本的副职业——医术。

    在剑三世界里,每个职业都可以学习所有副职业,但只能在制造和采集之中各选择一样学习专精,这个职业原本学习的东西就是医术专精。

    在95级的时候,医术专精所能用到的回复类药水在万古里几乎是逆天的存在,红药水瞬间回复生命值5500点,5500点血按照万古原有的血量公式推算下去的大概是个300级以上的血牛纯t的血量,而瞬间能回复9000点的蓝药水……

    500级的大元素法师都够用。

    当然,顾书白现在是不准备把这些东西拿出来的,做点低级的中品活络散、中品止血散就够用了,他之所以要向薛城借香炉就是为了做这些丹药,在剑三里,医术除了必备的材料以外还需要药臼,万古里没有药臼,可以用炼丹炉替代,等以后开放玩家自制模具了,顾书白准备去做一个小药臼随身携带,以后只要原材料足够就可以随时随地使用药品。

    除了这两个加血的药物以外,顾书白还做了一些增益药品,比如增加内外功上限的药品和增加疗伤的药品,其他的都没做。

    东西都准备好以后,顾书白转身要走,薛城叫住顾书白,问道:“你身上没有了?”

    顾书白说:“有是有,但是我听说隔壁的索菲正在收集虎皮草,所以我打算卖给她。”

    “别。”薛城慌张地说,意识到自己声音太大,薛城忙压低了声音,“咱们不是说好的吗?如果你只卖给我一个人,我就给你高价。”

    “薛老板有诚意做生意,我自然不会拒绝,但是希望薛老板能有真正的诚意。”

    薛城一怔,再看顾书白的时候眼神里满是精打细算,他将声音压得更低,小声地说:“那就这样,一株虎皮草一个银币,这可是天价,比那女人开的价钱高上三倍不止,还算没有诚意?”

    “两个银币。”顾书白毫不犹豫地还价。

    薛城怒目而视,“人心不足蛇吞象!你这也太贪了吧?”

    顾书白没说话,转身就走,薛城见他离去的方向不对劲,忙一把拉住了顾书白说,说“好好好,算我今天栽了,做了这个赔本生意,两个银币就两个银币!”顾书白卖了三株虎皮草给薛城,薛城这才心满意足地放走了顾书白。

    顾书白在薛城这里赚了六个银币,虎皮草卖的的确是高价,不过两个银币一个薛城也不亏。差不多等薛城从玩家那里收购20株的虎皮草就会开始对外出售一种丹药,这种丹药的价格很高昂,10个银币一个,能短时间内大幅度提高玩家的攻击力和法术伤害,相比起两个银币一个的虎皮草,这种丹药简直说是暴利也不为过。

    顾书白又去交易行挂上了从猛虎身上采集下来的虎皮,随后淘了些材料抄录好了暴虎冯河要的技能书,密聊了暴虎冯河,两人约好十分钟后在微风城主广场的花神神像下见面。

    结果,来的不只是暴虎冯河,还有潜龙。( 就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