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长,镇山河![重生] 第27章
作者:一袭白衣的小说      更新:2016-09-28
    一看眼前这个场景,顾书白就知道是触发了特殊剧情,孤星繁果然是个聪明人,昨天在得到顾书白的提示之后找到了格里恩,不过他没有羽毛笔做证据,比顾书白这里难度要大,不过顾书白也不保证是不是坑爹的策划又给了孤星繁什么东西当证据。

    格里恩凶狠无比,论起身板比霍格尼结实不少,再加上满身酒气,不像是个学者,倒像是个流氓,一冲进来就要打霍格尼。

    顾书白拦住格里恩,将霍格尼护在身后,格里恩吹胡子瞪眼地看向顾书白,毫不留情地对顾书白发起了进攻,在这时,格里恩的名字由绿色变成了红色,由不可攻击状态变成了可攻击状态,顾书白立即一招弱点打击打上去,格里恩惨叫一声,向后倒去,又恢复成了绿名。

    “我要找霍格尼拼命,我们都得去给他陪葬!”格里恩咆哮着。

    “冷静一点!”霍格尼大喊道,“格里恩你给我冷静一点!”

    孤星繁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问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清川?大腿你怎么在这儿?”

    顾书白递了个眼神过去,孤星繁脑子一转就明白怎么回事。

    格里恩见孤星繁来了,喊道:“徒弟!帮我打死那个老家伙!”

    孤星繁头都大了,这可是npc啊,杀npc会掉城市的尊敬值的,当尊敬值掉到一定的程度就无法在城市内完成交易,甚至会被卫兵驱逐出去,孤星繁尴尬地摸了摸鼻子,没动手,格里恩气的更厉害。

    顾书白将手中的戒指亮了出来,说:“我可以给你们当公证人,你们可以开诚布公地谈一谈。”

    两个npc自然都认识那枚蔷薇之戒,得知顾书白背后站有城务官博伦,对视一眼,格里恩说:“那好,今天就将陈年旧怨全都拎出来好好说个清楚。”

    “好。”霍格尼悲怆地点了点头。

    两人坐在面对面坐好,顾书白和孤星繁站在旁边,这才得知,原来当初格里恩与霍格尼两人逃出暗教的魔掌之后都想要去救助普罗提诺,但是,两人在微风城内只不过是个刚刚有些名气的学者,只能以平民的身份向城务官提出求救,那时,微风城的城务官还不是如今背后有庞大家族势力撑腰的贵族博伦,并没有把此事放在心上,霍格尼和格里恩俩人没有势力,只能靠着自己的力量想办法营救普罗提诺。

    但是对于暗教的庞大势力而言,他们两人微弱的就仿佛蝼蚁一般,根本就不值一哂,很快,两人的搜救计划就陷入僵局,不仅一筹莫展,而且随着时间推进,耗费的巨大财力渐渐让两人无法支撑,就在这时,霍格尼提出了放弃。

    格里恩死活不肯同意,一直许诺即便倾家荡产也要继续保持对普罗提诺的搜救计划,两人因此产生了罅隙,后来,格里恩也坚持不住,在家里的压迫下不得不也暂时放弃了搜救计划,可这到底成为了梗在他们喉咙里的一根鱼刺,格里恩在暗地里继续着队普罗提诺的搜救,甚至在外出求学的时候也没有放弃,直到后来,霍格尼拿到了普罗提诺从不离身的戒指——那枚戒指是普罗提诺的妻子在新婚婚礼上套在普罗提诺的手指上的,普罗提诺从来没有摘下过这枚戒指——告诉他,普罗提诺死了。

    格里恩一开始还不信,但五年过去,搜救计划依然没有任何进展,他不得不认清了这个现实,也在艰难的岁月里彻底地放弃了搜救。

    而村子里所说两人为了一个女人毁掉了多年朋友情谊也不是这样,而是因为格里恩误会了霍格尼是因为要娶妻才放弃对霍格尼的搜救。

    原来普罗提诺还活着,甚至对他们存有那样的恨意,霍格尼和格里恩坐在一起都不说话,过了一会儿,霍格尼叹息一声,说:“我家里一直催促我快点跟安娜结婚,我母亲病重,我没办法只能妥协,可我从来没有一天停过对普罗提诺的搜救,那枚戒指,是我托付卧底入暗教的人带回来的,他告诉我,他亲眼看着普罗提诺死在了妖怪的爪下,被妖怪吞了进去。”

    而事实上并非如此,普罗提诺最终是被饿死在暗教的地下世界之中,在那处孤立无援,杀机四伏的迷宫里度过了自己本该最为辉煌的青年时代,怀着恨意走过了中年,又满腹怨恨地惨死于他乡的黑暗势力里。

    孤星繁遗憾地说:“要是普罗提诺泉下有知,知道自己昔日看重的好友也如同他一样将自己放在心上的话,不知道会不会好一点。”

    顾书白看了一眼明显被剧情感染了情绪的孤星繁,没有说话。

    这段故事虽然满是令人扼腕叹息的遗憾,但毕竟只是游戏方架构的故事,比起这个,顾书白更想知道这个“血色的真相”的任务应该怎么完成。

    照理说,霍格尼和格里恩之间的误会到现在应该已经解开了,两人没有救到普罗提诺的原因也有了说明,这个任务应该完成得差不多了,可到目前为止,任务完成度只有1/3不到,证明后续还有任务,究竟是什么?

    两个npc很快就将他们两人打发出去,孤星繁和顾书白坐在书斋的前院里喝着能恢复体力的免费茶水,孤星繁说:“清川,你说这个任务到底怎么做啊?我们是不是还得去找普罗提诺的尸体?他都不知道死多久了,圣堂地下暗教又变成了那副鬼样子,怎么可能找得到。”

    “走一步看一步。”顾书白说着点开了副本记录,发现到目前为止,一个打通副本的记录都没有出现,前三甲都是一片空白。

    想了想酌影成三那边的状况,顾书白忍不住笑了笑,肯定是焦头烂额,踏血的人实力固然强大,但有个很明显的致命缺点就是自大,很容易将敌人看轻,这次他们盲目地抢进副本里拿甲,定然会碰见个硬钉子。

    暗教祭坛这个副本一共有三个boss,困难和地狱模式有隐藏boss,普通没有,第一个boss是暗教饲养的一只守门妖兽——黑鸦,是只巨大的乌鸦boss,血量和一般伤害都不算高,但高敏捷、高暴击,而且在血量30%的时候会出现持续大约10%血量的狂暴阶段,释放范围技能暗鸦暴风,群体平摊伤害的aoe,需要牧师及时抬血,暗鸦暴风过后,boss身上会出现暴击率提高80%的增益状态,这个状态下一个暴击能直接秒掉500左右血的战士,现在玩家最高等级是酌影成三的11级,按照他的装备水平推及纯肉t的装备水平,最多也不过是500出点头的血量,没有个厉害点的牧师很难抗住这个伤害。

    这里所谓的厉害点的牧师,不仅要求反应速度快、施法速度快,更要求有相当好,可以说是团队内最好的装备和技能。

    顾书白知道踏血是将酌影成三当做重点中的重点在培养,看他的状态就大体能将团队情况估计出来,所以他早就预料到酌影成三完成不了这个副本。

    既然踏血工会都吃不下这个副本,其他几个工会同样吃不下也就很正常了。

    孤星繁坐不住,跟顾书白东拉西扯了一会儿,门外玩家们跑来跑去,一个玩家见到孤星繁的时候脚步顿住,往孤星繁身上看了一眼,孤星繁从来不遮住自己的游戏id,一眼就能认出来。

    那人叫道:“孤星,你怎么在这儿?”

    “刀锋?”孤星繁也很意外,“你怎么在这儿?”

    “我路过。”鬼眼刀锋走了进来,问道:“游戏群你看了吗?”

    “看了。”孤星繁说,“不过我没什么兴趣……”

    “抢甲啊!这你都没兴趣,你对什么有兴趣?来吧,我们学校过来微风城的就那么五六个人,确定进队的已经有四个人了,还差一个,其他人装备技能都没你好,真的不来?”

    “不了。”孤星繁尴尬地说,“强度太大,我这么懒散可受不了。”

    “也不算太大,就这几天每天开荒三个小时。”鬼眼刀锋干脆搬了凳子坐在孤星繁对面,“你该不会是因为流星吧?”

    孤星繁仍是一脸尴尬,他笑了笑,说:“流星一直看我不对付,他不是你们队的主力吗?”

    “呸,那小王八蛋我也看不顺眼。不用管他,再说又不是他指挥,齐哥指挥,你不给我面子,不得给齐哥一个面子,上学期你家那事还是齐哥解决的吧?”

    “这……哎,你怎么能搬出齐哥来堵我呢?这本来没这方面的原因非得被你扯到一块儿去了。”

    “反正你要是不来就是不给齐哥面子,你操作这么好,真要我说,不输给流星,你不来我们的战力可被砍了一大截,悄悄告诉你,其实齐哥早就叫我过来劝你,他因为流星不好主动开这个口,私下里在我这儿没少花功夫。”

    “这这这……”顾书白认识孤星繁这两天还是第一天看孤星繁说话结巴,可见这事的确是挺让她为难的,孤星繁一咬牙,拉住顾书白说,“让我进组?行!带上他一块儿!”

    “他?”鬼眼刀锋这时才正视顾书白,其实进门的时候鬼眼刀锋就看到了顾书白,但是看顾书白的外表不像是什么厉害玩家就没多应酬,后来听孤星繁一定要带上顾书白就正眼把顾书白打量了一番,心里头有些不快。

    鬼眼刀锋觉着孤星繁不想去就不想去吧,却把这么个难题推出来太不给他和齐哥面子了,鬼眼刀锋私聊孤星繁:“他这装备带不了吧?又不是碾压本你想带几个朋友都好说,这是开荒本,整个游戏还没个首甲,怎么能带这种?”

    “他是大腿,特别厉害,比我强一百倍,我估计齐哥的操作都不一定有他好。”

    “是吗?”鬼眼刀锋闻言还有些不信,顾书白怎么看都不像是高手的样子,齐明阳的操作水平虽然算不上职业选手,但是在这些玩家里已经算是顶尖的了,他们几个都还没正式入工会,就是准备等钱攒够了,由齐明阳建一个工会,孤星繁说这么一个路边随便拉来的玩家比齐明阳还要厉害?

    撇了撇嘴,鬼眼刀锋说:“齐哥的话我已经带到了,咱们四个人都已经敲定了,腾不出位置来给你这位‘高手’,还剩下一个位置,韩星,来不来你自己斟酌着。”

    孤星繁为难地看着鬼眼刀锋,鬼眼刀锋没再说话,直接走人了。( 就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