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长,镇山河![重生] 第二十四章
作者:一袭白衣的小说      更新:2016-09-28
    孤星繁在同一时间被传送到了顾书白身边,两人都解决了眼前这道题目。

    答案是084。

    其实这道题目很简单,算起来不复杂,但是让他们两个人处在隔绝的环境下各自作答就很有考验性了,尤其是在这种环境下,有普罗提诺刻意的指引,很容易让人多疑,对答案产生质疑心理,再加上,刚才顾书白被传送进去的地方是一片血红色本来就有能引导人们产生多虑、多疑的情绪,与其说是考验题目本身,倒不如说是考验人的记忆力、抗压力和保持冷静的能力。

    孤星繁放心地吁出一口气:“还好我机智,没多想,差点填了错误的答案,你知道我怎么‘悬崖勒马’的吗?”

    “你说。”顾书白配合地说。

    孤星繁笑笑说:“我看你这一路的行为举止应该是个做事很严谨细致的人,如果这里面有什么名堂的话,我自问没有你的洞察力,你都没有发现那可能就是没有什么名堂了,你没有给我暗示,也拒绝了我的暗示,那我就来最直接的了。这么一看,我是不是也挺聪明的?”孤星繁说的都是真心话,顾书白确实厉害,但他夸顾书白的时候还不忘夸一下自己。

    顾书白忍不住笑着说:“你本来就挺聪明的。”

    孤星繁挑了眉头说:“原来你也会笑啊,我看你一路都不笑的。”

    顾书白的笑容淡了下来:“先看看出了什么好东西吧。”

    “嘿。”

    普罗提诺残存的意志瓦解之后,宝箱随之开启,里面存放着四件东西。

    两个外形一模一样的卷轴——记忆之章,还有一根羽毛笔和一坛酒。

    酒是任务道具,两人看过之后都各自进了包里。

    顾书白点开记忆之章,上面写着:传承了普罗提诺意志的卷轴,阅读此卷轴后阅读能力可以得到提升。再具体看功效:使用后阅读速度提升30%。

    好东西,阅读速度加快,升级学者就会效率不少。

    两个卷轴一模一样,没有区别,他和孤星繁一人一个这没问题。

    剩下了那根羽毛笔。

    唯一

    可升级

    装备时抄录技能书所需要的材料减少1/5

    两人看到这个属性的时候眼睛都亮了,副职业也有自己的武器囊可以装备,装备之后能够提高副职业的作业效率,对于前期消耗巨大的学者来说,如果有这把副职业武器的话那肯定是事半功倍,两个人都想要。

    孤星繁摸了摸鼻子,说:“虽然不太好意思,但是说心里话,这根羽毛笔我还挺想要的。”

    “巧了,我也是。”顾书白也直言。

    孤星繁摊了摊手:“那现在怎么办?”

    顾书白和孤星繁都知道,两个人都有权利得到这根羽毛笔,在刚才的试炼之中,被隔绝了的两人任意一方出了问题就不可能得到这根羽毛笔,所以,这根羽毛笔的所有权问题还真是一个大问题。

    “策划可真够狠的……”孤星繁骂道,“弄了两份记忆之章让我们平分,结果却只给一个羽毛笔,这不是故意的是什么?”

    顾书白没说话,问道:“投骰子吧?”

    孤星繁举手:“我没意见。”

    万古的分配模式有两种,一种是由队长发起分配,一种则是玩家通过掷骰子分配,顾书白选择了分配方式之后,先分配了卷轴,两份卷轴一人投骰子一人放弃平分掉了,轮到羽毛笔的时候,孤星繁一扬手,说:“等等!”

    顾书白:“?”

    孤星繁说:“我先祈祷一下。”

    他双手合十不知道在向哪路神仙祈祷,又做了一会儿热身运动才视死如归一般地说:“好了!我准备好了可以开始了!”

    在一旁等着孤星繁完成一系列迷信活动的顾书白点开投骰子页面,轻轻地点了投掷。

    2点。

    顾书白:“……”

    孤星繁一愣,瞬间觉着自己刚才做的祈祷起作用了,当场哈哈大笑了起来,他拍着顾书白的肩膀说:“兄弟,这是老天爷要你把东西让给我啊,哈哈哈哈——你就认命吧你!”

    说着,大气地点了投掷。

    1点。

    孤星繁:“……”

    顾书白:“……”

    孤星繁一瞬间风中凌乱了,见到眼前骰子上那鲜艳通红的1时整个人都快崩溃了,这他妈什么运气啊啊啊——

    羽毛笔落入了顾书白的包裹中,这是唯一道具,却没有变成锁定状态,证明还有后续任务,有可能被人强行爆出来,顾书白将羽毛笔收好,看向还在一旁挠墙的孤星繁说:“认命吧。”

    孤星繁:“……”

    东西分配好之后,前方被墙面堵住的道路变得畅通无阻,孤星繁萎靡不振,也没带路的兴致了干脆跟在顾书白身后当米虫,走着走着,孤星繁就发现,顾书白选择的路线比他预想中的路线要好很多,少绕了不少圈子,仔细想想,这个玩家可真是够厉害的,比自己厉害太多了,再一想,人这么厉害也就算了,运气居然也这么好,2点都给他逆袭了,实在是令人有些嫉妒。

    苍天不公啊。

    孤星繁郁闷地跟在顾书白身后,两人很快就走到了迷宫的最深处。

    耳边传来了怪物的低吼声,顾书白与孤星繁刻意放慢了脚步,不远处boss走动的声音频繁响起,顾书白说:“你先在这里等着,我去看一下boss。”

    孤星繁点了点头,站在原地不动了。

    顾书白小心翼翼地潜行进去,查看了一下boss的状态,果然和他记忆中的一模一样,这个boss是个20级的野外*oss,得组一队20级以上的玩家过来才有可能击杀,凭借他们如今的实力恐怕杀不了,得想办法绕过去,进入图书馆。

    他有大地鼠的令牌,只要能绕过boss,想进去图书馆就易如反掌。

    顾书白离开之后,孤星繁百无聊赖地站在原地,又怕会生出什么意外不敢切去别的界面就这么等在原地,眼前忽然闪过一道白光,孤星繁意外地看着白光之中生出来的一张鬼面。

    那是普罗提诺的人脸,普罗提诺恍惚的鬼影在孤星繁面前蛊惑道:“他得了那支笔,难道你就不嫉妒吗?那本来应该是你的东西,却落入了他的口袋,孩子,我这儿有把淬了毒的匕首,只要你对他造成了伤害,哪怕只有一点,这把匕首就会立刻杀死他,到时候,他身上的那支笔就是你的了,是你的了,是你的了……”

    缥缈的声音逐渐散去,孤星繁怔忡地看着眼前变得虚无的鬼面,翻出包裹一看,包裹里果然多了一把匕首——“杀人匕”,这是一次性任务道具,任务面板上也多了一个“独一无二”的任务,任务内容是要他杀死霍格尼的徒弟,夺回属于他的羽毛笔。

    在游戏世界,与被削弱了的畏惧心理相同,人的道德感也会被降至低点,杀人放火不再构成犯罪,抢夺财宝之类的事情变得稀松平常,不会让人产生任何的不安,因为这就是游戏的一种玩法,pk与杀人,打宝与抢宝。更何况,这还是任务要求,即便他杀了顾书白也不会遭到任何指责,只是完成任务而已,游戏世界里,就是这么简单。

    顾书白回来之后,将boss的情况告诉了孤星繁,孤星繁点了点头,说:“之前不是给了我们任务道具吗?在传说里,镇守在克里特岛迷宫里的那只牛头怪正是在喝酒的时候被忒修斯用刀杀死的。”

    “嗯。”顾书白点头,其实没有酒,顾书白一个人也能潜行进入图书馆,但有酒是最好的,省了不少事情。

    路上,孤星繁忽然问道:“清川,你说要是我拿了羽毛笔,你会想杀了我把羽毛笔爆出来吗?”

    “会。”顾书白说。

    孤星繁瞪了瞪眼,不敢置信地问道:“为什么啊?”

    顾书白说:“因为你打不过我。”

    孤星繁:“……”

    孤星繁更郁闷了,但仔细一想,好像的确是这个样子,但他手中有了这把杀人匕,只要他击中顾书白一下就能杀了他,孤星繁心里头起了点小心思,任谁在那种环境下都不可能一点也不心动,但是孤星繁还有理智在压制着他膨胀起来的贪欲。

    顾书白估计了下,boss的势力范围大约有十五尺,要将酒壶放在十五尺以内才能吸引到boss的注意力,这点,孤星繁做不到,只有他来。

    “我去放酒壶,你注意安全,不要进boss的战斗范围。”

    孤星繁点了点头,继续在一旁打他的酱油。

    顾书白潜行进去,在靠近十五尺范围圈的时候放缓了节奏,小心翼翼,一步一步地靠近boss的战斗范围,除了boss之外,还有一些暗教的小兵在巡查,顾书白利用小轻功和潜行在剑纯与夜杀的两种心法之间迅速切换,游戏角色本身自带的左右横移和翻滚也被他利用在了躲避小怪之中,将技能衔接发挥到了极致,完美的走位让他安然无恙地将酒坛放在了最佳位置。

    目睹了这一切的孤星繁情不自禁地想,只要击中一下?别开玩笑了,恐怕他连人家的边都摸不到。

    遗憾地叹了口气,孤星繁心里头那点不干净的小心思彻底被他掐没了。( 就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