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长,镇山河![重生] 第二十三章
作者:一袭白衣的小说      更新:2016-09-28
    “怎么过个关还要解数学题啊……我还第一次见这么开宝箱的。”孤星繁说,“不过这道数学题还挺有意思的,我算算看。”

    就顾书白记忆里的攻略,也没有这道关卡,难道是因为他和孤星繁两个人触发了额外的宝箱关卡不成?

    可是一路上并没有什么让他们能够触发额外关卡的机会,亦或者说可能是人品,宝箱是随机掉落的东西?

    正思考着可能性,顾书白敏锐地发现,墓碑上的人面忽然睁开了眼睛,谜题是有关暗教信奉的至高神塔那托斯,但那人面却并不像之前他们见到的那尊神像。

    “我靠!”孤星繁算到一半被吓了一大跳,那张人脸做得十分精致,就如同真人一样,配合上苍白的脸色,带着血丝的双眼,猝不及防地来一下真的能吓死人。

    人面桀桀怪笑几声,说:“终于等来了你们,格里恩和霍格尼的徒弟。我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等候了你们几十年,你们终于来了!”

    顾书白与孤星繁对视一眼,两人立刻明白,是他们的身份触发了特殊剧情。

    顾书白早就知道,在微风城里,格里恩与霍格尼是同样出名的两位学者,年轻的时候曾经代表微风城去南陆都城出席过学者大会,只是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两位昔日的好友产生了罅隙,彼此成为对方的眼中钉。

    成为格里恩和霍格尼徒弟的条件顾书白清楚,如果没有猫妖的披风作为报仇的证据的话,成为霍格尼的徒弟需要在刁钻的老头那里完成一系列枯燥的任务,大多都是抄书、晒书、整理东西、招呼书斋里的客人之类耗时间奖励又少的任务,但与格里恩的条件相比的话,成为霍格尼的徒弟要简单得多。

    因为格里恩有个条件,绝对不会比霍格尼少收一个徒弟,也绝对不会比霍格尼多收一个徒弟。

    俩老头就这么针锋相对地斗了大半辈子。

    这个时候,孤星繁才想起来霍格尼是谁,不过npc之间的恩怨犯不着带到玩家身上,更何况孤星繁一点剧情的代入感都没有,只对眼下这种情况和眼前的宝箱感兴趣。

    顾书白也一样,理清情况之后,顾书白问道:“请问您是?”

    人面说:“我是伟大的学者普罗提诺,数学与建筑是我的长项,我与格里恩和霍格尼结识于海边小城佩斯堡,在一次学者交流会上相识,相谈甚欢,彼此都觉着相见恨晚,随后,我受二人邀请前往微风城小住,却不幸在半路上遇到暗教的人,要将我三人劫持,我用计救了他们,却被暗教的人劫走,他二人临走前答应会来救我,却自此杳无音信!!”

    普罗提诺嘶吼着喊道:“我待他们一片赤诚,他们却狼心狗肺,叫我怎么能不气?”

    “我被抓来暗教之后,被送来这里修建迷宫困住他们擒来守护图书馆的妖兽。在迷宫未修好之前,我日日夜夜遭受无边无际的奴役,不得温饱,不得自由,与那妖怪相处,只担心他会有一日从阴暗的角落里跳出来将我杀死!更令我心头恐惧的却不是这个,而是人心!!”

    随着普罗提诺膨胀起来的怒火,人面也发生了变化,那张人面原本还有些人的样子,此时此刻却与恶鬼无差,被怒气魔化了的普洛诺斯咆哮道:“他们为什么不来救我!!我数着日日夜夜,在盼着他们来救我——我愿意以性命交付去救他们,他们为什么却不愿意来救我!”

    “你怎么知道他没有尝试过想办法救你?”孤星繁忍不住插嘴问道,“你被困在这里,外界的事情又能知道多少?暗教如果有心隐瞒的话,你根本一点消息都听不到。”

    “我逃出去过!”普罗提诺愤怒地看着孤星繁,嘴边的笑容似是在嘲讽孤星繁的无知,“我利用打造地宫的便利性,挖出了一条逃往外界的通道,那耗费了我五年的光阴,在这五年内,我就如同你一样,怀揣着希望,我相信他们在外面努力地营救我,没有一刻对他们产生过一丝一毫的怀疑。可当我好不容易逃到微风城的时候却看见,霍格尼早就忘了我!他和他的妻子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他在欢笑,他的脸上没有任何痛苦,他早就不记得,曾经有一位挚友,宁愿牺牲自己的性命也要将他们救离险境,而我,却生活在无边的痛苦地狱之中,我美丽的妻子在海边等候着我的归来,我的孩子,我那尚在襁褓之中的孩子,他甚至没有见过他的父亲!”

    “那只是霍格尼,也许格里恩没有放弃救你。”孤星繁说道。

    “格里恩?他更是没有想要救我,他们两个为了一个女人争风吃醋的事情早就传遍了整个微风城!他们两个都是欠我的!都欠我!!欠我一条命——”

    孤星繁闻言,无奈地耸了耸肩,事情是怎么样的,他目前不可能知道,只好配合着普罗提诺发泄怒火,顾书白这时候问道:“我们需要做什么才能让你发泄心中的怒火?”

    “我要你们给我陪葬。”

    听到顾书白冷静的问题,普罗提诺表现得也冷静了很多,但他内心熊熊燃烧的复仇火焰从未熄灭,他逃出去不久之后就被暗教地人抓了回来继续修建这座庞大的地底迷宫。与之前不同的是,他现在的设计毫无生机,死气沉沉,如同他内心一样,普罗提诺最终打造出了一座绝望的深渊,在这里设下机关,他相信,总有一日,霍格尼和格里恩的徒弟或者后人会来到这里,当他们一人出现的时候会染上他的诅咒,而当他们两人同时出现的时候才是真正承受它怒火的时候。

    “很抱歉,也许等我年岁过百,人生已无所恋的时候会给你陪葬,但此时此刻,我心中也有尚未平息的怒火,还不能死在这里。”

    “哦?”普罗提诺冷眼看着顾书白,“比起我心中的怒火,你那点不过是燎燎火星而已,你没有拒绝的权力。”

    “情非得已,我也许会直接毁了这个机关。”

    “年轻人,先不说你有没有那个能力摧毁机关,但就说摧毁机关后的代价,这个机关连接了整座迷宫,一旦机关损毁,迷宫也会跟着坍塌,到时候,藏在迷宫最深处的那只怪物就会逃脱迷宫的束缚,你们也一样是死!”

    “如果怕我们就不会来到这里。”顾书白平静地说。

    普罗提诺深深地看了顾书白一眼,说:“霍格尼倒是收了个好徒弟。”

    “你们昔日的恩怨与我们无关。”顾书白冷淡地说,“即便我们是他们的徒弟那又怎样,我们继承的并不是他的血脉,而是传承下来的知识,你杀掉的不是与他们血脉相连的人,而是两个知识的传承者。你说你有妻儿,我们也有,我的妹妹,她还小,离不开我的照顾。”

    普罗提诺不言不语,人面上的怒焰逐渐熄灭,又恢复成一开始苍白的样子,他沉思过后,说道:“知识的传承者?我倒要看看你们传承到了什么,如果和他们一样无情无义的话,那不过在这个世界上又创造了两个魔鬼,还不如就让我在这里杀了你们!”

    “先生,请出题吧。”顾书白不想再继续浪费时间,单刀直入。

    孤星繁说:“别啊,我还想跟他再聊聊,我总觉着不对劲啊。”

    顾书白冷冷地看了一眼孤星繁,孤星繁立马闭上了嘴巴,“呃,不聊了。”

    普罗提诺将墓碑上的文字再次亮了出来,说:“这就是题目,我将会将你二人隔离,如果你们都能答对这个题目的话,那我就放你们自由,并愿意将我在这里收集的所有财宝都送给你们。记住,你们的答题时间只有三分钟,珍惜你们唯一的机会。”

    顾书白点了点头,说:“可以开始了。”

    “哎!等等!”孤星繁说,“怎么这就开始了?咱们俩说点小暗号啊?你说密聊能用吗?等一下你听我敲声音啊,几声就代表几,万一里面有陷阱怎么办?”

    孤星繁的声音戛然而止,世界都清净了。

    一片血红色笼罩了顾书白,四周围的一切都被隔绝在外,只剩下顾书白和眼前不断缓慢转动着的数字,就连题目都消失不见。

    那些血红色压在顾书白的心头,光是看着这些就让人不禁心烦意乱,焦虑不安。

    顾书白深吸一口气,压下涌出来的所有烦躁情绪,专注地回忆着墓碑上的内容,开始心算答案。

    几分钟后,顾书白走向输入答案的滚动码,写上了自己的答案。确定之后,“咔”的一声轻响,滚动码呈现了锁定的状态,周围的环境还没有发生变化,那边孤星繁还没有给出一个回答。

    顾书白不担心孤星繁会算不出来这道题目,他只担心孤星繁会想太多。

    又在血红之中等了几分钟,环绕在顾书白身边的荒芜逐渐散去,眼前又恢复成了迷宫之中的场景。

    普罗提诺的人面崩毁,从中一裂两半,宝箱在他们面前缓缓打开。( 就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