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长,镇山河![重生] 第二十章
作者:一袭白衣的小说      更新:2016-09-28
    采访结束后迟惟就忙跑下台去找顾书白,结果半路上被叶向舟截住,在队友们幸灾乐祸的眼神下被带进小黑屋里去了。半个小时后,迟惟才从小黑屋里被放出来,原本汹汹气势一下子偃旗息鼓,萎蔫地被叶向舟拎到了席位上坐好。

    等叶向舟上场带着一众长云选手打团体赛的时候,迟惟才找到机会溜了出去。

    顾书白在大厅里等迟惟,迟惟见到顾书白的时候眼睛一亮,坐在顾书白旁边,“还好你没走。”

    “我答应你的。”

    “唉。”迟惟摸了摸鼻子,说,“今天不比了吧?”

    “怎么?”顾书白诧异地问。

    “被队长吊打了一顿,刚才拉我进pk室连虐我十局,我感觉我幼小的心灵受到了伤害,待会儿肯定发挥失常,那就丢人了,不比了不比了。”

    顾书白莞尔,说:“那我就回去了。”

    “别啊兄弟。”迟惟叫住顾书白,“我请你吃饭怎么样?”

    “不了。”顾书白淡淡地说。

    迟惟不死心地说:“给我留个电话号码总行吧?你还欠我一场pk呢。”

    “是你放弃的。”

    迟惟哑口无言。

    “叶队。”顾书白忽然冲迟惟背后叫了一声,迟惟下意识地回头,果然看见刚比完的叶向舟走了出来,估计是要去上厕所,整个长云里,迟惟谁都不怕,经理教练都不怕,就怕叶向舟,确切来说,所有长云队员就没有一个不怕叶向舟的,叶向舟发起火来,教练都不敢吭声,只有副队何文乐能说上一两句话。

    见到叶向舟快发现自己了,迟惟忙随手撕下来墙面上的一张海报,从口袋里掏出笔写上自己的电话号码:“这是我手机号,你记得联系我,我先走了。”

    顾书白接过号码,垂下眸子,目光落在手机号上,上面的字迹就如同迟惟本人一样张扬狂放。这串号码他记得清楚,跟自己的手机号只差一位数,上一世迟惟知道这件事之后已经换了手机号码,后来又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把以前的手机号要了回来。

    往事历历在目,顾书白嘴角一扬,将被撕得边角破碎的海报装进口袋。

    回到家后,顾书白做了午饭吃好之后就连进了万古的游戏世界,一上线后,人物还在大地鼠的房间里,游戏时间内已经过去了两天,大地鼠的尸体躺在地上没有消失,呈现出了腐烂的状态,暗教的成员还没发现大地鼠的死亡。

    顾书白找到大地鼠进来时走的通道,在墙面上触发了机关,正要走进去,却见到旁边一道白光一闪,一个人影出现在眼前,顾书白意外地看着酌影成三,问道:“你一直在这里?”

    酌影成三上稳了之后一眼就看到了顾书白,心想真是巧:“昨天你下线后我就下了,你刚上?”

    “嗯。”

    “那一起出去吧。”酌影成三说,“我认识这条密道,我们一块走。”

    “好。”顾书白说话简短一直没什么感情,认识他的人都觉着顾书白是个挺冷淡的人,在他身上好像寻不到什么喜怒哀乐。

    迟惟走在顾书白前面,带着顾书白从暗道进去,圣堂之下存在很多扑朔迷离的暗道,在暗道最深处,有一座暗教的神秘宫殿,是在南陆第一个对玩家开放的副本,不过,在开放副本之前,还需要完成一系列开副本的前置任务,顾书白所在做的任务就是其中之一。

    在一处岔路口,迟惟说:“我先去交个任务,你跟我一起去吗?”

    “好。”

    顾书白点了点头,和迟惟一起拐进了其中一条岔路口,走到最深处的时候,两人看见地上躺着一个奄奄一息的男人,他见到迟惟的时候仿佛回光返照一样,从地上艰难地爬了起来,满怀希望地看着迟惟,虚弱地说:“你、你回来了……大地鼠、大地鼠是不是死了?”

    “是。”迟惟其实不太明白为什么这个npc要兜兜转转,不直接把任务交给他,反而通过给他一些道具来暗示要击杀大地鼠。

    其实迟惟想岔了,万古的剧情设计有意思的地方就在这里,五花八门,根据玩家的应对情况有不同的剧情和相应的任务,甚至就连玩家对npc说话的语气不同也会造成不同的结果,更别说时间轴还是不断往前推进的。

    当初迟惟在这里遇见这只npc的时候,npc的状态是濒死,他也没想到会有玩家能够击杀大地鼠,只想着他做出来的这些道具不要浪费了,如果迟惟继续在这条地宫里走下去的话,肯定会和大地鼠有交集,他想和迟惟交代刺杀大地鼠的方法但是却没有多余的力气。

    将东西送出之后,npc就在原地等死,如果迟惟再晚一天到这里的话恐怕这个叫瓦尔的npc就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

    顾书白身上带了几个红药,他递给npc,迟惟说:“别闹了,他就是个npc怎么会用红药……”话没说完,npc就将顾书白的红药瓶喝了个干净,脸色稍微恢复了一点,迟惟瞠目结舌,完全颠覆了他对传统网游的认知。

    瓦尔说:“谢谢你们,勇敢的冒险者,谢谢你们杀了大地鼠,替我报了仇。”

    迟惟讷讷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总觉着做个任务如履薄冰,一下子仿佛周围所有的一切都陌生了起来。

    顾书白说:“不用谢,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瓦尔靠着一旁的石头,说:“我原本是生活在微风城内的一名普通的药师,我的妻子被大地鼠蛊惑进入这座圣堂再也没有出来,我一路寻觅妻子踪迹找到了这里,发现了藏在大地鼠背后的秘密。我假意进入暗教,寻找大地鼠的弱点想替我妻子报仇,可大地鼠太强大了,身边又经常带着十余名护卫他的信徒,我根本就无从下手。前段时间,我得知大地鼠会在沐浴的时候屏退所有人,独自在池子里泡澡便想去利用这个机会杀了他,可惜的是,我连大地鼠浴室的大门都没能进得去就被发现,大地鼠要我生不如死,给我喂下了剧毒,将我丢弃在这里,孤独地迎接我的死亡,还好有你们。”

    瓦尔双眸含着热泪,感激地看着酌影成三:“谢谢你,谢谢你们替我也替我妻子报了仇。我身无长物,没有可以答谢你们的金银,这是我穷尽一生撰写的药剂书,送给你。”

    说完这句话之后,瓦尔一身的力气便彻底卸去,他伸出手将一本书递给酌影成三,望着酌影成三的眼神里感情复杂,有感激、有期盼,感激酌影成三帮他报了仇,期盼酌影成三拿了这本药剂书能够将其发扬光大。

    受到瓦尔情绪感染,酌影成三下意识地单膝跪地,郑重地从瓦尔手中接过药剂书。

    瓦尔微微一笑,缓缓合上了眼睛,生命的火焰在这一刻彻底熄灭,瓦尔的尸体倚靠在石壁上,面容上尽是心愿得偿的满足表情。

    迟惟站了起来,说:“你说如果没有玩家遇到这个npc的话,他是不是会怀着孤独和恨意就这么死去?”

    “也许吧。”

    顾书白不好暴露自己所知的内容,只能如此模棱两可地回答,实际上的确如迟惟所想的那样,万古的剧情是随着时间推进的,如果迟惟或者别的玩家没有遇见这个npc的话,这个剧情线就会断在这里,也许药剂书会在以后被玩家偶然从尸体上发现而带出这座地宫,玩家可以通过别的渠道帮瓦尔报仇,但瓦尔不会在死前得知这一切,更不会像是现在这样露出圆满的笑容。

    迟惟忽然低呼一声,“这个任务这么多经验?真是走狗屎运了。”

    迟惟的游戏角色酌影成三吃了一大截的经验,都快到十级了,估计出去随便接个经验值一般的任务就能跳上十级。

    顾书白也看了一眼自己的经验条,协助任务获得了一点经验和少量的铜币,经验还差一点到七级,打开等级榜,排列在第一的又变成了幽鬼断魂,原本第三名也一下子跃居到了第二位,迟惟一上午没玩游戏,酌影成三被挤到了第三位。

    目前,十级的玩家也就他们位列第一第二两名玩家,估计在整个万古大陆也是位列前二的,毕竟顾书白早就将跨等级地图打开,让他们能够在微风城做高等级任务,效率多了。

    迟惟:“这本药剂书你看看有没有需求,或者我们拿去卖了分钱也行。”

    “你留着。”顾书白说,“这种绝版的任务给的奖励都不会差,我不缺钱,相信你也不会缺。”

    “你怎么就知道我不缺钱?”

    “看你这身装备就不像是缺钱。”

    “那这样看的话,你倒像是挺缺钱的,要不要来我公会?我养你。”

    顾书白忍俊不禁,交易行出售成功的信息早就到了,之前寄售的黑面包和几个秘籍都卖了出去,就目前散人的资产来看,顾书白能排第一第二,他没那个必要也没兴趣让迟惟养他。

    上一世的时候,他和迟惟坐在小面馆里,迟惟也这么说过,他知道顾书白家里的条件之后,一边端着面碗一边吊儿郎当地笑着说:“顾书白,你看我是单身,你也是单身,我们凑合凑合在一起得了,我养你。”

    见顾书白没回答,迟惟喊道:“哎,清川?”

    顾书白回过神:“不了。”

    迟惟啧了一声,觉着搞定顾书白颇为棘手,这么厉害的一个玩家要是被别的公会挖走了那不就可惜了?得想想办法才行。

    两人各怀心事,一路走到门口,迟惟的密聊响了起来,是北落师门发过来的语音邀请,迟惟接起语音,漫不经心地问道:“又怎么了啊?”

    “迟惟。”

    那边传来一个令迟惟毛骨悚然的声音,迟惟下意识地夹紧菊花站好,是叶向舟的声音

    “迟惟你掉到第四了,相信很快就会掉到第五。”

    迟惟:“……”

    北落师门说:“别怕,这是录音,队长不在,你就半只脚迈进了鬼门关。”

    “太狠了。”迟惟郁闷地说。

    北落师门欠扁地笑了起来。

    挂断语音,迟惟对顾书白说:“我得忙着去升级了,一会儿找你玩,爬榜啊爬榜。”

    “嗯。”顾书白说,“微风城西北区有条蔷薇大道,里面有个叫拉法的npc,她发布的任务经验值很高,而且也比较简单,适合冲等级。”

    “你怎么知道?”迟惟好奇地问。

    顾书白淡淡一笑,没回答这个问题,“再见。”

    迟惟撇了撇嘴。

    两人道别之后,顾书白看着迟惟走出自己的视线,随后转身进了地宫。

    大地鼠掉落的东西中有一枚暗教高阶令牌,正是打开暗教内小型图书馆的令牌。( 就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