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长,镇山河![重生] 第十九章
作者:一袭白衣的小说      更新:2016-09-28
    “你玩万古吗?”迟惟见顾书白不说话以为顾书白没听清自己在说什么就又重复了一遍,顾书白在游戏里怕被迟惟认出来,刻意压低了声音跟他讲话,而且在游戏里,说话的声音也会跟现实里的有些不一样,迟惟这样都能听出来是他的声音就连顾书白都觉着有些不可思议。

    但是他现在还不想让迟惟知道他在玩万古,迟惟没有看上去那么轻浮,是个很稳的人,从他玩的游戏职业就能看出来,枪战士是个既稳又狠的职业,没有一颗沉稳的心和看准时机的敏锐洞察力是玩不好枪战士的,顾书白不怕迟惟走漏风声,只不过此时此刻,他觉着还不是让迟惟知道的时机。

    对靖世王朝的复仇行动,他一个人就够了,这一世他不想再把迟惟拉进这趟浑水里面。

    顾书白没有正面回答迟惟的问题,颇为忌讳地说:“俱乐部规定不许玩万古。”

    “为什么?”这个回答让迟惟颇为意外,就他看来,幻世英雄虽然经典,但还是万古好玩一点,这么好玩的网游会被俱乐部禁掉实在是有些不可思议,“你们教练是不是脑子坏了啊?”

    顾书白:“……”

    顾书白莞尔,说:“不是教练的规定,是老板的规定。”

    迟惟了然地点了点头:“我就说,这种傻逼事也就何峰那个智障做得出来。”

    顾书白忍俊不禁,迟惟不死心地问:“他规定不能玩你就真的没玩?”

    “一旦被发现会被罚款,数额还不小。”顾书白说。

    迟惟点了点头,遗憾地说:“确实是何峰的作风,那游戏真的很好玩,不玩可惜了。”

    “等有机会吧,好游戏总是不会被埋没的。”

    “说的也是,不过等那时候就会错失很多机遇啊。”

    “迟惟!干什么呢?”不远处有人叫道,“比赛快开始了,第一场比赛就是你,赶紧过来准备一下,队长到处找你呢。”

    “马上来马上来。”迟惟不耐烦地应了一声,对顾书白说,“你来看我的比赛吧?”

    “好。”顾书白点头应了,迟惟笑了笑,说,“真期待跟你的pk。”

    “你先打好手头这一场。”顾书白提醒道。

    印象里,迟惟第一场比赛拿下的并不是很顺利,前期一直被靖世王朝这边的人压制,到了后期才逐渐爆发,最后以微弱的优势赢得了比赛。

    顾书白进场之后,在观众席上随便找了个没人的角落位置坐了下来,一线二线三线所有的职业选手都坐在前面,只有顾书白坐在后面不起眼的位置。

    比赛席上,两人戴好了头盔,正在调试,3d会场上,两人的脑内场景被模拟投放了出来,比赛地图是随机抽取的,这场比赛抽到了山地地图,崎岖的地形对使用长.枪的迟惟来说不是很有利。

    迟惟在幻世英雄里的游戏id是听风者,手持长.枪,一身装备外观和在万古里的差不多,只不过要华丽不少。跟迟惟对阵的是靖世王朝新晋的一线选手邱睿,顾书白刚进入靖世王朝的那时候,邱睿还是二线队员,不过一个月就坐上了一线的替补席,邱睿的游戏角色是个半肉的刺客,牺牲了部分敏捷和攻击力来换取抗性,属于紧贴着你身体粘着你打的那种职业,手里的那把短刀附加了减速效果,一旦被黏上就很难摆脱,可以说正好是迟惟这样长兵器的克星,而且,这次不是邱睿第一次参加比赛,更不是他的第一场友谊赛,比起迟惟,邱睿多了不少临场经验。

    五分钟的准备时间一过,场面上幻世英雄的logo如烟花绽开一样四散而去,两人的位置清楚地投射到了场地中央。

    比赛采用实时直播的方式,先进的设备使得赛况没有一秒的延迟,现场的观众看的热血沸腾,两家的粉丝高喊着战队的口号,虽然是表演赛,胜负的意义不大,但是作为两边的新人代表,象征着战队今后的实力,一旦赢了无疑很涨气势,剑拔弩张的气氛不仅充斥在战队队员身上,更在粉丝身上彰显的淋漓尽致。

    就在呼喊声还未落下的时候,屏幕上一阵烟尘翻滚,已经开始了这场比试。

    率先进攻的是邱睿的刺客锈刀,他伏低身子手中黑色的短刀出鞘,凭借着高于枪战士的敏捷急速逼近到听风者的面前,一记疾跑加俯身刺杀拉开了战斗的帷幕,迟惟长.枪一竖,一记格挡挡住了邱睿的进攻,随即枪尖一挑,霸道的攻击逼邱睿和他拉开距离,邱睿洞悉了迟惟的打算,没有退后反而迎了上去,附带减速效果的匕首刺向迟惟,迟惟又是一记格挡,危险地挡住了邱睿这一击,邱睿正在试图黏住迟惟,招招阴狠毫不留情,完全打出了他这个职业的特色,技能衔接漂亮得让人眼花缭乱。

    这场比赛一开场就打得相当胶着,观众手心都捏着一把冷汗。

    长云俱乐部那边,迟惟的几个队友都漫不经心地看着这场比赛,队长叶向舟双手环胸,表情严肃地坐在席位上,看着迟惟的表现微微蹙着眉头,一旁的副队何文乐说:“迟惟虽然年轻张扬,但是比赛上稳得很,你放心。”

    “我倒不是担心这个。”叶向舟说,“这虽然是表演赛,他不要演过头了。”

    何文乐:“赛前我叮嘱过很多次,迟惟懂得轻重,应该能拿捏好分寸。”

    “嗯。”叶向舟点了点头,迟惟确实是现今年轻一代里比较让他放得下心的,既有天赋又肯努力,打比赛的心态也放得平稳,所以今天这场至关重要的友谊赛的第一场新人赛他才派迟惟去参加。

    两人正说着话,一旁的李晓峰忽然站了起来,大喊一声:“卧槽,迟惟疯了吧?”

    叶向舟抬头看向屏幕,眼神一变,黑漆漆的瞳孔里蕴藏着狂风暴雨,怒气席卷而来,再好看的脸也挡不住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周围几个队员立马瑟瑟发抖地缩在角落里,胆颤心惊地看着变身魔鬼的叶向舟。

    何文乐嘴角抽了抽,硬着头皮递过去一瓶矿泉水:“向舟,喝点水。”

    一开始,邱睿的刺客锈刀完全占据了主动地位,一直压制着迟惟的攻击,可在场的职业选手都能看得出来,锈刀一贯的打法是先在对方身上打出减速效果,随后是高频率的无脑猛攻,半肉和高抗性能让他在短时间内承受大量伤害。而现在,虽然迟惟看似一直在跟着锈刀的节奏走,但实际上却完全是由他带动着锈刀的节奏,因为锈刀起手打出去的三次减速技能没有一次落在迟惟身上。

    所以叶向舟才担心迟惟掌握不了分寸,演过头了。而此时,叶向舟完全不用担心,因为他的担心变成了既成事实。

    迟惟不是演过头,而是干脆不演了。

    在锈刀第四次打减速落空的时候,迟惟的耐心彻底告罄,他忽然抬头往上方看了一眼什么,然后一改先前被压制的作风,手中枪出如龙,招招技能快准狠地打在锈刀身上,锈刀被打得措手不及,早就预感到的可能发生的局面在未预料的时候忽然到来,锈刀阵脚一乱,原本还有些节奏的进攻顿时变成一团乱麻,一旦被拉开距离,锈刀再想黏上去就难了,而且,在眼下这个距离下,迟惟的枪战士简直是有最好的输出空间。

    半分钟后,胜负已分。

    在锈刀血条彻底变空的一瞬间,场面沉寂了三秒,随即爆发出惊天的呼喊声,长云俱乐部这边的粉丝高喊着迟惟的id,疯了似的抱成一团,而落败了的靖世王朝则全体沉默着,被迟惟的实力所深深地震撼到了。

    两方选手摘下头盔,走到场地中央握了手,迟惟友好地笑了笑,心里头还惦记着队长叶向舟的交代——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失败了的邱睿心里头很不平衡,可又被迟惟打的没脾气叫嚣什么,阴沉着脸走下舞台。

    主持人请迟惟做赛后感想,问道:“一开始你一直被锈刀压制是在观察他的打法吗?”

    迟惟认真地说:“有这个想法,不过更多的原因还是锈刀很强,确实是一直在被他压制。”

    还是能这么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长云的人纷纷一脸便秘似的表情,特别想装作不认识迟惟。

    主持人又问:“后期你怎么忽然爆发了?是找到了对方的弱点?”

    “算是吧,不过枪战士这类职业打的就是压制性的,这点上我和邱睿的打法很相似,一旦发现对方操作上出现漏洞就会抓住机会一直追击,直到对方落败为止。邱睿今天的状态可能不好,在用减速刃的时候出现了失误,也就是你们所看到的那个爆发点上,我就是运气好,抓住了这个机会才有幸打败了邱睿。”

    “原来是这样,对了,刚才我们有注意到一个小细节。在你爆发之前你仰头看了一下什么,那是什么意思?是在调节视角还是有什么象征意义吗?”

    那个小细节完全是个多余的动作,除了这两种可能,主持人也找不到别的可能性,迟惟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没有没有,我就是看了下时间。”

    “看时间?”主持人一愣。

    “是啊。”迟惟笑着说,“有朋友在等我。”

    迟惟说完这句话的时候,长云的席位上,“砰”的一声,叶向舟手里的矿泉水瓶被他捏爆了,四周围的队员战战兢兢地坐在原位,双手放在大腿上,鸦雀无声。( 就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