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长,镇山河![重生] 第十八章
作者:一袭白衣的小说      更新:2016-09-28
    那两个东西都价值不菲,先不说这件十级的紫色轻甲,单这本技能书就能在交易行挂三个银币以上的价格。

    迟惟在幻世英雄里玩的就是个枪战士,所以一入万古机缘巧合得了这把可以升级的龙胆枪时就决心要将枪战士的道路一走到底,然而升级路上他就发现,有关于枪战士的技能书简直是太难得了。

    他是踏血选进万古里的骨干职业选手,也是其中最年轻的骨干,踏血背后支持势力的是长云俱乐部,花费了重金培养迟惟的酌影成三,所以目前能获得的几本枪战士技能书他几乎都有,然而还是寥寥无几,手头只握着四个比较有用的核心技能,其他全都是些零碎的小技能。

    这本破阵杀是群攻技能,对周围十尺内的敌人造成伤害并击飞,有几率触发眩晕效果,能配合荆棘刺打出范围性的大量伤害。

    而这件紫色的暗金甲更不用说,至少能穿到二十级不用换了。

    迟惟犹豫着没有点确定,越来越觉着眼前这个人认识自己,不然的话就凭他刚才的那番表现,自己一个子都捞不到,别说这两件小极品了。

    难道他没发现自己的小动作?

    顾书白怎么可能没发现酌影成三的小动作,刚才他将大地鼠打飞到空中,酌影成三半路插.进来的那招灭魂刺看似帮忙其实就是来搅局的,按照酌影成三刚才的角度和操作绝对不会出现将大地鼠打在岸边的情况,他在摸顾书白的底细,估计之前顾书白用剑纯心法使出大道无术的时候被酌影成三捕捉到了一点蛛丝马迹。

    还好现在切换心法不像是在资料里那样需要15秒的读条时间,不然的话可真来不及。

    完成交易后,酌影成三追了上去,问道:“你叫清川啊,加个好友吧?”

    说着好友申请抛了过来,顾书白犹豫了下,还是接了酌影成三的好友,空荡荡的好友列表里只躺着唯一一个人,顾书白看着酌影成三的名字就有种莫名的安定,他微微一笑,对酌影成三说:“我先下了。”

    “这么早?”酌影成三一愣,现在才十点,这也下的太早了吧。

    “不早了。”顾书白说。

    酌影成三一脸遗憾地说:“明天一起升级吧。”

    “再说。”顾书白说。

    顾书白找了个安全的位置正准备下线,酌影成三的交易申请抛了过来,顾书白疑惑地点开交易面板,只见酌影成三将一个道具放在交易面板上。

    是枚铁蒺藜(音同疾黎)。

    酌影成三笑着说:“上面带毒的,你看下介绍,可以制造二次沉默。”

    “我刚才没有想害你的意思。”

    “真的。”

    “对不起啊。”

    顾书白笑了起来,他拒绝了交易,看向酌影成三,说:“晚安。”

    酌影成三也跟着笑了:“晚安。”

    顾书白下线之后,回想起酌影成三说的那几句话,心里暖得很,他洗漱好之后去顾书怡房间看了下,把被顾书怡踢到床边的被子拉了上来,掖好被角才又回到房间,拿起网购来的那些书看了起来。

    十一点的时候,顾书白伸了个懒腰,准时入睡。

    顾书白下线后,迟惟的游戏人物酌影成三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好友列表有头像跳动着,酌影成三点开,是跟他同一个公会,一起被长云放入万古里发展势力的队友“北落师门”。

    北落师门直接发的语音:“迟惟,你在等级榜上又排第一了。”

    “啊?”迟惟后知后觉地打开等级榜,看到自己跳到了幽鬼断魂的前面,升到了第一名的位置,才反应过来刚才击杀大地鼠他获得了一笔经验,任务面板上本应该交给大地鼠的任务这时才变成已完成的状态,提交任务的npc变成了一个叫“瓦尔”的人。

    这个瓦尔正是之前送给迟惟沉默药粉和毒性铁蒺藜的npc,原来套路在这里。

    “啊什么啊,别发呆了,今天赶紧再升升级,明天要去靖世王朝打表演赛,一上午不能玩游戏,会长下了死命令,你今天必须得升到十级。”

    “哦。”迟惟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脑子里还在回想顾书白在一瞬间暴露出来的外观,那明显不同于一般玩家的外观到底是什么东西,他是不是触发了什么奇遇?得知了顾书白的id,迟惟更加确定顾书白没有在等级榜上,那就是只有五六级,一个五六级的玩家能毫无压力地击杀比他高了近一倍等级的boss,实在是厉害。

    “喂?!”北落师门在迟惟耳边咆哮一声,“大哥,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

    “有啊。”迟惟又是一声漫应,他想了想,原地下线了。

    北落师门:“……………………”

    第二天,顾书白去靖世俱乐部应卯,靖世当初签下顾书白的时候口头上许给了顾书白不少的好福利,但那时顾书白年轻不懂法律,被合同坑了,真正到了靖世王朝的时候才知道所谓的好福利全都是给一线队员的,也就是那些能够代表靖世去参加比赛的职业选手,他们这些二线队员的福利差到比其他公会“打杂”的选手还差,这是何峰的手段,压榨一切可以压榨的资源,逼着他们这些二线选手往高处爬。

    因此,靖世王朝对二线以下的都是散养的状态,每周来俱乐部办公室报道个三次就可以,其余时间可以使用俱乐部的训练机器,也可以自己在家训练,但每一季度的比赛成绩太差就会被罚掉一笔薪水,倒数三名更是会被砍去至少一半的月薪,本来二线的薪水就少得可怜,一罚就更没了。

    很多选手都叫苦不迭,被何峰逼到自杀的都有,可还是丝毫不能动摇靖世王朝在职业圈里的统治地位,一来是因为何峰有手段,最擅长引导媒体舆论风向,二来则是靖世王朝的一线选手真的是强的没话说。

    顾书白今天到俱乐部的时候意外地看到来了很多观众和记者,他走进大厅的时候,长云的选手正从休息室里出来。

    长云俱乐部被圈里粉丝评为颜值最高的团队,目前队长叶向舟《幻世英雄》游戏id一叶扁舟原本是某时尚杂志的模特,一米八五的身材高大英朗,连续三年被评委电竞先生,女粉丝多过男粉丝。

    跟在他身后的四名队友无一不是相貌出色的高挑年轻人,就连最普通的一个都比路人好看不少。

    曾经有记者开玩笑,长云俱乐部比赛的时候是靠颜值帅死对方的,如果想入长云的话先得过脸关才行,但也有不少人嘲讽长云俱乐部是一群只能看不能打的花瓶。

    顾书白站在人群里看着长云的人走进比赛场地,目光在人群里一扫,看到了走在最末尾的人。

    那人头发染成金黄色,极为耀眼,他拖沓着脚步沉闷着脸打了个哈欠,意识到有记者在拍照的时候才勉强对着镜头挤出一个略显尴尬的笑容,眼角还挂着困意涌出来的泪,显然对这种场合没什么兴趣。

    收回视线的时候,迟惟的目光正好跟顾书白望过来的视线撞到一块儿去,两人同时一怔,顾书白将视线移了开来,脚步一转,没有继续走出大门,而是向一边的休息室走去。

    他原本要回去的,可他想起来为什么长云会出现在这里,这让他改变了主意。

    今天有长云和靖世王朝的友谊表演赛,作为目前电竞圈里的两个龙头,这场友谊表演赛备受瞩目,表演赛由新人开场,先打几场单人pk暖暖场。

    今天这场比赛是迟惟在公众面前的第一场比赛,顾书白不想错过。

    距离比赛正式开始还有半个小时,顾书白在休息室里看万古目前下放的资料,等比赛快开始的时候才从房间出去,结果一出门就撞上了一个人。

    迟惟一头灿烂的金发十分显眼,两人撞个正着的时候又是同时一愣,迟惟笑着说:“原来你在这儿。”

    顾书白眼神里带有疑问,迟惟解释说:“我在找你。”

    “找我做什么?”记忆里,这个时候他们还不认识,迟惟找他做什么?

    迟惟从口袋里掏出一张角色卡在顾书白面前挥了挥,说:“你那天落在pk室里的角色卡。”

    顾书白:“……”

    那天迟惟在?顾书白有些意外地看着迟惟,迟惟咧嘴一笑,说:“不过我估计你是不想要了,你的操作很好,我那天看了之后还在一直回想,你明明可以挡住那人的攻击,为什么放弃?”

    “没什么。”顾书白不想提这些事情,迟惟也不逼他,他手指熟练地玩弄着角色卡,那张银色的闪卡在迟惟手指间上下翻转,迟惟说:“我也不是好奇心很重的人,就是一直在回想,如果跟你对阵的人是我的话,我应该怎么应对你,你那招使得很漂亮,如果用尽全力的话,你的对手根本来不及还击。所以……”迟惟拉长了语调说,“跟我pk一场?”

    “你不是还有比赛吗?”顾书白岔开话题。

    迟惟嗤之以鼻地说:“这种比赛我还看不上,这场比赛比完我们来一局怎么样?”

    “如果你能赢的话。”顾书白有意挫挫迟惟的锐气。

    “你觉着我会输?”迟惟挑了眉一脸不服。

    “如果。”顾书白说。

    迟惟啧了一声,“那好,我们就这么说定了,如果我赢了的话你就要跟我pk一局。”

    “输了呢?”

    迟惟冲顾书白咧嘴一笑,阳光灿烂,充满了年轻人的桀骜不驯:“没有这个可能。”

    顾书白笑了笑,迟惟忽然说:“你的声音很耳熟,有点像我游戏里刚认识的一个神秘人,你玩万古吗?”( 就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