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长,镇山河![重生] 第十六章
作者:一袭白衣的小说      更新:2016-09-28
    大道无术是剑纯心法下的控制技能,能对单一目标进行定身控制,大地鼠被攻击后有几率呼救,一旦门外一大批的守卫涌进来,十个顾书白恐怕都不是对手,所以顾书白要封杀大地鼠呼救的可能性,将他在水下击杀。

    顾书白确认对方使用的技能是破魂之后才敢确定,刚才那招大道无术不是没有命中,而是被解掉了。

    破魂是枪战士早期的技能,解除定身状态并前冲一段距离,伤害不高,但是是个极为有效的控制技能,随后可以接的连招也很多,等反应过来之后,顾书白眼前出现了一抹猩红,他立刻一个瑶台枕鹤迅速向右边撤去。眼前枪尖一挑,那抹猩红紧随而来,正是紧跟在破魂之后的龙牙刺。

    两者衔接流畅,形成了一个完美的二连招,龙牙刺也是枪战士等职业早期的技能,杀伤力极高。

    顾书白越来越惊讶,眼前连招果断而又熟练,完全不像是大地鼠的技能,而且让他十分熟悉,飞速向后退去,顾书白抿了抿唇,切换回夜杀心法,海利的短剑握在手中,顾书白在龙牙刺杀到眼前的瞬间,一记先制之爪使出去夺得了主动权,抢在龙牙刺之前飞速地使出了一招弱点打击。

    弱点打击触发了破甲效果,在对方身上爆出了一个暴击,同时,龙牙刺精准地刺入顾书白身上,也造成了不低的伤害,两人同时浮出水面,逼真的游戏效果下水面上游荡着鲜血。

    “大地鼠”问道:“你是玩家?”

    熟悉的声音让顾书白一怔,迟惟?

    一时之间,两人都停了动作没说话,各自退开安全距离。

    刚才在火速对拼之中,两人都稍稍摸到了点对方的实力,再打下去不过是玉石俱焚,根据之前的情况,他们两人明显都有任务在身,若是玉石俱焚了肯定对彼此都不好,倒不如坐下来好好谈谈。

    这是迟惟,也就是酌影成三的想法,顾书白也有这样的想法,但他停下来倒不是因为这个,如果酌影成三不以大地鼠的身份呼救的话,他顺利杀了对方还不成问题,让他停下来的原因仅仅是对方是酌影成三。

    顾书白刻意压低了声音,问:“你为什么会假扮大地鼠?”

    “任务。”酌影成三声音听起来很好听,清清爽爽,跟他的人一样,“那你接了什么任务?我们商量看看能不能让你我的任务两全。”

    “刺杀大地鼠。”顾书白说。

    酌影成三耸了耸肩,说:“那没办法,我的任务是在这里扮演大地鼠,直到他回来。”

    “不冲突。”顾书白说,“我要杀的是他,不是你。”

    酌影成三一愣,说着好像是这么回事,可给他发布任务的是大地鼠,要是大地鼠死了,他上哪儿交任务去?

    顾书白没想到会忽然插入这么一段剧情,一时之间全盘计划都被打乱了,他看了一眼正打量着自己的酌影成三。

    因为要使用技能,变装自动解除,两人此刻都是游戏内的形象,酌影成三正试图从顾书白的外表里辨认出他的身份,刚才顾书白的操作太好了,那几招技能衔接漂亮得让他差点反应不过来,万古里操作好的玩家太多了,顾书白是最让他眼前一亮的那一个,和许多职业选手相比都不在话下,心下难免生出了点结交的心思,如果是散人的话再好不过,正好可以拉入公会里,踏血正在发展万古里的势力,有这样一位高手助阵无疑是如虎添翼。

    可顾书白一身平淡无奇的装备让酌影成三无法将他和等级榜上的任何一个玩家联系起来,再一细想。

    酌影成三眼睛一眯。

    海市蜃楼,幽暗森林,猫妖boss,神秘人。

    难道是他?

    上辈子培养出来的深厚的感情让顾书白一眼就看出来了酌影成三的心思,但他现在还没有暴露自己身份的打算,顾书白在酌影成三的盯视下自然地从池子里站了起来,一身黑衣湿漉漉地贴在身上,顾书白不太防舒服地卷起了裤腿和衣袖,万古就是这点不好,太逼真了,重新使用变装丹变回暗教的人身上才稍微清爽了一点,不过,今天的计划是彻底泡汤了,只能再行计议。

    见顾书白要走,酌影成三也立刻从池子里爬了上来,他身上的轻铠比顾书白身上的布甲要结实一点,没怎么被打湿,但是轻铠下的布衣却被池水浸湿,紧绷绷地黏在身上。

    酌影成三追了上去,主动亮出自己的id,冲顾书白说:“你好,我是酌影成三,加个好友?”

    “不了。”顾书白冷淡地回应,他确定变装无误后向门外走去。

    酌影成三摸了摸鼻子,这还是他第一次碰壁,以往只要他亮出游戏id周围就会有人纷纷加他为好友的,这个人该不会压根就不看等级榜吧?少有人不知道他酌影成三的,真是怪人。

    见顾书白要走,酌影成三“哎”了一声,他追上去,问:“你不做这个任务了?”

    “今天做不了了。”顾书白有意让酌影成三。

    酌影成三低声“噢”了一句,大大咧咧地笑着说:“我有个主意,能让我们都完成任务。”

    “嗯?”

    顾书白这一声低沉的回应让酌影成三心跳漏跳了一拍,这人说话声音可真好听,酌影成三定了定神,说:“大地鼠去嫖.妓了,要我伪装成他的样子在这里待一个小时,现在已经过去了五十分钟,他马上就要回来了,等他回来后,我交了任务,帮你一起杀了他。”

    “如果有后续任务呢?”顾书白习惯性地蹙着眉尖反问道。

    酌影成三说:“那就不做了,反正我看那个大地鼠也挺不顺眼的。”

    “还是这么任性。”顾书白忍俊不禁,发出轻笑,酌影成三怔住,问道:“你认识我?”

    “不认识。”顾书白立刻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又板了脸说。

    酌影成三怀疑地盯视着顾书白,赤.裸裸的眼神大有一种顾书白要是不说实话就不放弃就样子,顾书白脸不红心不跳地接受酌影成三目光的洗礼,回归话题:“我没意见,可以按照你说的做,但你现在还可以再考虑一下,也许他会给你很丰厚的奖励也说不定,技能书、神装之类的。”

    “没关系。”酌影成三大气地挥了挥手,“我不缺那些,玩游戏嘛,就图个高兴。”

    “想好了就行,以后别哭着找我要。”顾书白是笑着说出这句话的。

    顾书白是有意说这话的,毕竟酌影成三是有前科的人,上一世,两人是在竞技舞台上认识的,顾书白第一次代表靖世王朝参加比赛遇到的对手就是酌影成三率领的长云大军,在单人pk赛上,顾书白以让2追3的成绩赢得了第一场bo5的胜利。赛后,酌影成三,也就是迟惟,找到顾书白,也像是现在这样,主动向顾书白伸出了友谊的手,在那之后,两人虽然隶属于不同的俱乐部,但经常在一起玩网游。有一次打野外boss的时候,酌影成三牺牲了自己成全了顾书白,失去了一件稀有的橙色肩甲装备,打那之后,酌影成三就以此为借口讹诈了顾书白不少顿饭。

    回想起这些往事,顾书白表情柔和了很多,嘴角也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

    酌影成三盯着顾书白嘴边的笑容,有些诧异地问道:“咦,兄弟,你是在笑吗?”

    顾书白闻言又板了脸,说:“没有。”

    酌影成三拉长了语气:“……哦?看来你这个任务奖励很丰厚啊。”

    顾书白面无表情地看着酌影成三说:“马上大地鼠就要回来了。”

    “嗯。”酌影成三脑筋动的飞快,马上就想出了一套计划:“这个房间我大体观察过了,那边的柜子是大地鼠暗道的门,他一会儿就会从那里出来,按照他的习惯,会从暗门那里直接走到在黄金毯上躺下来和我说话,你可以埋伏在毯子下面,那边是个高脚椅,下面可以有一片藏身的空间,也方便你使用刚才那个腾空的技能,黄金毯并不厚重,轻轻一掀就可以掀开,你可以去试一下。”

    “嗯。”顾书白应声,看了下时间,觉着差不多了就掀开黄金毯,藏了进去。

    酌影成三蹲在黄金毯旁边,掀开一道缝隙,看向躬身藏在里面的顾书白,问道:“你就这么放心?不怕我害你?”

    “不怕。”顾书白说。

    酌影成三挑了眉看他:“也不怕我的计划有问题?”

    顾书白的视线越过酌影成三,落在墙壁上的暗门,说:“他回来了。”

    酌影成三立刻将黄金毯的边角掖好,用变装丹变回大地鼠的样子,扭动着肥硕的身子跳进了温泉里,池水染了点红,还好是活水,酌影成三细心地将血水一点点打散,又一眼瞥见放置在温泉池边的人头,赶紧将人头捡了起来塞进包里。

    就在这时,暗门被推开,真正的大地鼠走了进来。( 就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