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长,镇山河![重生] 第十五章
作者:一袭白衣的小说      更新:2016-09-28
    圣堂位于微风城的西北角,是一座供奉花神的宗庙,早在微风城建城开始就已经存在。随着岁月的变迁,近两代的圣堂内生出了一股异势力,他们不仅不供奉花神,还在暗地里偷偷供奉着一尊邪神——暗神,在万古大陆,此宗教一直以神秘邪恶著称,被称作是暗教。

    暗教在圣堂里埋伏了势力,把持了圣堂,外表看似仍是在供奉花神,但内里其实已经变了质,他们利用圣堂的影响力传播暗教的宗旨以蛊惑微风城的百姓,诱使他们做出违背道义的野蛮残忍之事。

    上一世,顾书白浏览万古的世界观的时候看过这个任务的攻略,当时接到任务的是一个偏重甲的战士类职业,做起来颇为麻烦,见到大地鼠的前置工作特别多,顾书白看着攻略当时就想了一份适合于自己这个职业的攻略发到了网上,可惜得到了很多人的否定,因为顾书白将很多东西都算得特别极限,先不说能否顺利打过boss,单就说攻略给出的技能完成度问题就没多少人可以达到,当然,所谓的极限在时间方面也是极限的。

    按照顾书白制定的攻略,原玩家花费十个小时才完成的任务,其他的刺客类职业需要五个小时,而顾书白的夜杀只要两个小时,而现在,有了纯阳加持,恐怕只需要一个小时。

    顾书白回到书斋里开始升级学者副职业,在圣堂里也有一间小型图书馆,阅读相应的书籍可以获得相应的尊敬值,顾书白得先把副职业练上去才能进去图书馆。

    他从行脚商人那边买的几本技能书都是性价比比较高的,需要的抄录材料不算太昂贵,技能书也比较好卖,在书斋里忙了一个下午,顾书白抄录出了十几本技能书,把身上攒的材料全都给用光了。

    出了书斋,顾书白将技能书都挂上了交易行,看了下游戏内的时间,晚上七点多,差不多可以准备潜入圣堂。

    大地鼠白天不在圣堂,会以普通百姓的身份潜入到市民里去布道,到了七点左右的时候会回到圣堂。

    按照那位玩家的攻略,大地鼠回到圣堂后会先吃饭,大约八点左右的时候在圣堂内的天然温泉里泡澡,这个时候,大地鼠会因担心暴露自己类似于妖魔的原型而屏蔽身边的人,他的侍从和守卫们就全都围守在温泉房外,只要能顺利潜入温泉房,杀死大地鼠就不成问题。

    顾书白有了初步计划,开始向圣堂走去,这个时间来圣堂向花神祈愿的人还很多,顾书白很顺利地混在这些人当中进入了圣堂,他按照上一世玩家所做的攻略,找到了通往温泉房的路,在角落里,顾书白用上了限时二十四小时的变身丹,顺利地躲过了一些暗线。

    那个玩家所做的攻略很详尽,省了顾书白很多麻烦,但记忆没那么好用,攻略上的东西顾书白也只能记个大概,还是得凭借夜杀的感知和敏捷来规避风险。

    顾书白停留在一堵墙前,他敲了敲墙面,确定了暗门的位置,随后拧动了墙面上的一盏灯,低沉的轰隆声响起,墙面翻转,露出一条深邃的通道,顾书白下了通道,沿着通道一路往深处走去。

    漆黑一片的通道里布满了窸窸窣窣的微小声音,似乎到处都潜伏着会扑上来咬人一口的小怪,按照正常流程,在进入这条通道之前,顾书白需要先去寻找照明的工具,要在圣堂的厨房里找到一盏破损的油灯,零碎的小任务数不胜数,奖励却很吝啬,令人烦不胜烦,不过中间任务越是繁杂最后给的奖励就越是丰厚。

    幸运的是,夜杀的守护神是夜王沃尔丁,在黑夜之中,夜杀也拥有良好的视线,所以在顾书白看来,他不需要任何灯光就可以看得清眼前的路。

    那些窸窣的声音都是小虫子发出来的,一只只约有碗口那么大的吸血虫匍匐在墙壁表面,这些小怪都是被动怪,但很容易被火焰等刺激变成主动怪,顾书白手边没有明火,只要沿着路安稳地走下去,没有什么多余的动作就不会惹到它们。

    通过甬道之后就是一处地下世界,立柱撑起天地,暗教的守护神暗神塔那托斯的高大神像立于眼前,双眸是用黑宝石镶嵌而成,即便在黑夜之中也散发着令人敬畏的幽暗之光。

    这是暗教信徒们朝圣用的圣殿,每周一周五晚上暗教圣徒们会就集中在这里宣读祷告教义。

    在圣殿之后有五条路,其中有四条都是掩人耳目做的假路,曲曲折折布满机关,只有一条是真正通往大地鼠所在地的真路。

    顾书白毫不犹豫地拐进了最左边这条路,顾书白杀了几只主动怪,很快就走到了路的尽头。

    这是条死路。

    不是顾书白记错了,而是他有意要走这条路。

    他向角落处一块石头说:“出来吧。”

    角落里似乎藏着什么人,顾书白目光冰冷地看着石头后的空气。

    石头旁边散着几只老鼠的尸体,像是被什么啃食过一样,淌在地上的鲜血还尚未干涸。

    过了一会儿,空气里逐渐凝出了一个人的样子,那个男人长相猥琐,皮肤皱皱巴巴地贴在脸上,两颊深深地凹陷进去,嘴角还有生吃活物留下来的血迹,他像是在这里生活了很久,狼狈不堪。

    那人见了顾书白跪下哀求道:“惩戒者大人,求您饶命,我不是有意背叛教主,求您饶我一命吧。”

    顾书白冷眼看着那人磕头求饶,不给他说第二句话的机会就直接将其杀死。

    您获得叛徒卓格的人头x1

    卓格原本也是暗教的人,暗教为了维持日常生计会去接一些暗杀的活,卓格为了私欲吞了暗教不少的钱,还害死了大地鼠身边的红人,被揭发之后逃之夭夭,大地鼠恨之入骨,在暗教内下令,找到卓格的人将获得来自他的无上荣誉。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卓格就躲在这么危险的地方,每日都在暗教的眼皮子底下活动。

    这本来也是任务线的一环,顾书白要做很多前置才能知道卓格的位置,现在他直接就找到了卓格取走了卓格的人头。

    顾书白将道具放入包里,折返回去,选择了另一条通路,这一条通路上机关更多,还有几只镇守的精英级怪物,顾书白趁着他们走动的时候,潜行过去,没有惊扰到一只精英怪。

    眼前又是一堵墙,顾书白在墙面上摸索了一会儿后找到机关,打开了门。

    这扇门后就是大地鼠休憩的场所,大地鼠之所以行踪诡秘让城务官博伦找不到具体位置就是因为圣堂内复杂的结构,虽然大地鼠就住在圣堂内,但是在圣堂内是无法顺利到达这里,只有走地下通道才可以。

    顾书白推开门后,一眼就见到围得密密麻麻的一群侍卫,他们面带鬼面具,手中握着短刀尽职尽责地守在大地鼠的门前。

    顾书白拎着卓格的人头,抛在地面上,对门口几个侍卫说:“我杀死了卓格,求见教主大人。”

    门口几个守卫确认了卓格的人头之后,酸溜溜地说:“凯,你可是要飞黄腾达了啊。”

    顾书白冷冷一笑,并没有给予回应。

    通报的人很快就出来了,他请顾书白进去,门打开之后,一座富丽堂皇的宫殿出现在眼前,论起华贵程度,与城务官大人的府邸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一个屏风格挡了大地鼠与顾书白之间的视线,肥硕的影子投射到屏风上,顾书白拎着人头步伐沉稳地走向大地鼠。

    “教主大人,卑微的侍从凯,为您献上叛徒卓格的人头。”

    “太好了!这该死的卓格杀了我的爱徒,光是取他的人头难以消我心头之恨,他的尸体呢?我要将他千刀万剐,丢进虫坑里去!”

    顾书白说:“他藏身在圣殿里,尸体还放置在原地。”

    “等一下你带人去将他的尸体取回来,你叫什么名字?”

    “凯。”

    “凯,你想要什么奖励?”大地鼠声音低沉地问。

    顾书白恭敬地说:“我即将参与鸦的试炼,想要在此时此刻获得教主大人的祝福。”

    屏风那边没了声音,顾书白眉尖微蹙,按照一般的剧情来说,此时此刻,心情愉悦的大地鼠会毫不吝啬地答应顾书白的请求,而此时此刻,大地鼠却犹豫了。

    他在犹豫什么?

    顾书白回忆着细节,担心是哪一步骤漏掉了,影响了他在大地鼠这里的好感度。

    过了一会儿,大地鼠说:“我答应你赐予你祝福,从屏风后面绕过来吧。”

    “是。”

    顾书白深吸一口气,从屏风后绕了过去,走到大地鼠的面前。

    氤氲的温泉池内正浸泡着一个肥硕的身体,大地鼠仿佛一个肉团,而且相貌极为丑陋,在一般情况下,大地鼠相当不愿意暴露自己的外表,传闻见过大地鼠的人无关紧要的都被杀了,还有些作用的也被大地鼠挖了双眼割去了舌头。

    顾书白在大地鼠靠近他的时候忽然前冲,一个升天刺将大地鼠肥硕的身影挑上空,随后一招膝踢将大地鼠顶入水池之中,下冲力让大地鼠整个身体都被浸泡在水中,还未反应过来,顾书白手中的短剑已经逼至眼前。

    顾书白切了第一套心法,剑纯心法下,一招大道无术甩了出去!

    然而令顾书白没想到的是意外在这一刻发生了。

    大道无术被大地鼠避开了。

    顾书白蹙紧眉头,颇为意外地看着大地鼠使出了根本就不可能使用的技能。

    破魂。( 就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