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长,镇山河![重生] 第八章
作者:一袭白衣的小说      更新:2016-09-28
    顾书白什么情绪很快就被山海抛到了脑后,他现在心情很不好,好不容易办成了点事情都被狼毒的人给搅黄了,山海平素听闻了不少有关于狼毒的事情,和风筝子扫货的时候结下的仇怨也不少,但这么讨厌狼毒还是头一回。

    这边山海还在不停地劝顾书白,说是愿意提供一个庇护的场所给他,但是顾书白仍是咬死了不答应,而且很有技巧性地拿狼毒当挡箭牌,山海知道,来玩游戏的并不是全都像他们一样把游戏当成吃饭的事业,大多数都是像顾书白这样把游戏当做消遣娱乐的人,好好玩个游戏却遇到这种事情,顾书白还愿意在这里好言好语地跟自己讲话那就挺不容易了。

    说了半天也说不动顾书白,山海心灰意冷,感觉嘴皮子都磨破了,耳边传来风筝子的声音“犬牙2铜一组大量收购了啊,收到100组就收摊了,卖的速度!”山海没再继续纠缠顾书白,反而将注意力放在了风筝子身上,咬牙切齿地看着风筝子摆了个地摊收购犬牙。

    犬牙是一种低级铸造材料,每组100个,2铜/组的价格偏低了,但总比丢在地上好,刚摆上摊就有不少玩家过来出售,就这么一会儿功夫,风筝子身边就围满了人,生意兴隆,在此刻山海的眼里就像是风筝子有意炫耀一样。

    山海一怒之下也摆了个摊,和风筝子对着收购犬牙,风筝子摆的价格是2铜/组,山海就摆了3铜/组,第一个玩家发现之后,越来越多的玩家就涌到了山海这边,把犬牙出售给山海,风筝子心里也有仇怨,见山海跟自己开始玩起了价格战术也跟着把价格往上提了下4铜/组,这个价格差不多是稳定的市场价了,对前期来说算是比较高的价格,山海见状,血性一涌,差点被激得再次提价,就在这时,顾书白的密聊发了过来。

    顾书白问:“山海,你收购犬牙做什么?我这儿还有零碎几个,凑不成一组,你要的话送给你吧。”

    山海顿时一愣,是啊,他收购犬牙做什么?还疯了准备5个铜币每组收购,虽然准备死杠风筝子但不是这种杠法啊。

    盘点的时候才意识到问题的山海立刻把摊位改了,没再继续收购犬牙,而是收购一些会长撼潮声指定收购的一些东西,而此时,风筝子那边翻了一番4铜/组的高价立刻引来了无数玩家出售,就在山海漫不经心地挂收购这么短的时间一百组犬牙就收齐了。

    然而,两倍成本,比预定计划高出了近一倍。

    同样意识到问题的风筝子心里一片懊悔,但事已至此,多花出去的钱不可能收回来了他就只能被动接收,在心里安慰自己,比会长冷回眸吩咐的时间还要早上两个小时。

    顾书白见风筝子那边也收了摊,问山海:“犬牙可以是拿来升级装备吗?”

    “是的,可以。”山海说,“怎么?你有要升级的装备?”

    这种可升级的装备是泛指,和顾书白得到了那把海利的短剑不一样,只是能在原本装备的基础上升级属性,等级最多提高三级,外表稍有改变,而且只能一次,唯一的优点就是失败率不高。

    顾书白说:“没,我只是好奇,之前看到几个玩家说准备升级一下鳄刃。”

    “鳄刃?”山海听了这个装备,忙问道:“你见到那几个玩家长什么样子?”

    “三个人,为首的一个穿着绿色的皮甲,长得挺高大的,说话时嗓门有点高。”

    是死亡耀目,错不了了。

    山海心里一喜,问:“你是在哪儿看见他的?”

    “特罗兰郊区的旺角花田。”

    “嗯,谢了,兄弟。”山海道了谢后,赶忙联系了撼潮声。

    撼潮声手底下养着一批专注于pk类似于杀手的玩家,没有入公会是一群散人,但是技术操作都很不错,虽然不是职业玩家但是并不输给职业玩家,对付个死亡耀目还是足够的。

    本来顾书白这种小人物不值得撼潮声动用这批杀手,但是,在入游戏的第一天,狼毒就敢如此嚣张地上蹿下跳,不给点教训真当他们海潮好欺负了。

    因此,得了死亡耀目的位置之后,撼潮声立马派遣了五个杀手玩家赶去花田,而此时,毫不知情的死亡耀目还在花田里杀田鼠,他一身绿甲十分显眼,一眼就被人盯上了。

    顾书白在镇上又做了几个黑面包挂上交易行,价格仍是原来是三十五铜币一个,狼毒和海潮的对上了,他刚挂上没多久就被两家各自扫荡走了一半,期间密聊仍会响起,除了这两家以外还有很多公会都在找顾书白想要收购黑面包,顾书白没有理会,他不怕因为不回信息而和这些公会结下暗仇,因为等到10级之后他们就会知道黑面包根本就不值钱。

    从储物仓库中将负重囊和兰草都取了出来,顾书白交了暂存费之后发现加红线锁定的负重囊变成了绑定状态,可能是因为后续海利任务的跟进,让负重囊变成了半任务道具,他将负重囊装备在包裹槽里,调出人物装备面板,武器栏里多了一个无负重属性装备栏。

    顾书白将获得的装备都穿在身上,又去武器商那里挑了几个性价比高的新手装换上,总算有模有样了。

    看着自己的人物形象,顾书白又有些恍惚,他这一路其实都在思考实验的事情,刚才掉线不是假的,真真切切地接触到了实验资料里的所有内容,比之前躺在实验舱里接触到的还要真实。可在被海利唤醒之后,顾书白反而寻不到实验的任何资料了。

    顾书白对此存有疑惑,准备等下完成今天的目标之后,检查一下自己的脑电波情况,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买好装备之后往郊外走去,这条路正是通往旺角花田的路。

    万古的装备有三种状态,一个是正常状态,一个是锁定状态,还有一个就是绑定状态,一般来说,掉落的装备都是正常状态,也就是说可以被爆出去的状态,找npc可以加锁定,但不是永久,锁定的锁会视武器使用度有不同情况的磨损,玩家死亡磨损程度最大,等锁坏了,装备就会变成正常状态。

    在万古之中,战斗状态是不可以下线的,所以没有早期那种一遇到情况就拔网线或者强行下线的避祸方法,但因为万古的地图很大,即便是人流拥挤的特罗兰小镇,也很难在一天之内碰上同一个人,所以屠杀掉级刷装备之类的恶性竞争不太常有,但并不是没有。

    得知了死亡耀目的位置之后,被狼毒三番五次搅黄了好事的海潮肯定会去对死亡耀目下手,而且以海潮的实力,料理一个死亡耀目不是问题。

    顾书白慢悠悠走到旺角花田的时候,两个公会已经打起来了,海潮派人去杀死亡耀目,死亡耀目肯定会向冷回眸求救,原本静谧安详的花田变得鸡飞狗跳,一片腥风血雨,玩家们手中没有几本技能书,现阶段简直就是一派菜鸡互啄的壮观场面,顾书白看得有些想笑。

    他目光紧紧地落在死亡耀目身上,扫了一眼死亡耀目的等级,已经被杀到只有三级了。

    差不多了应该。

    顾书白隐藏了姓名、等级,使用了潜行在拥挤的人群之中慢慢逼近死亡耀目,等确定死亡耀目的血量已经进入了被斩杀阶段之后,一个暴起,手中的海利的短剑直接刺入死亡耀目的胸口,鲜血四溢,这一击斩杀恰恰正中要害,爆出了暴击,死亡耀目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人就倒在地上。

    与此同时,叮得一声,死亡耀目手里的那把鳄刃掉在地上,顾书白早有预料,眼疾手快地将鳄刃捡起,在混战之中迅速撤退,当他刚隐匿好踪迹的时候,旁边一个玩家大喊:“死亡耀目的武器爆了!”

    一瞬间炸成一团,海潮的人纷纷低下头去寻找死亡耀目爆出来的那把当前小极品鳄刃,狼毒的人找的更是疯狂,那可是他们刷了整整三个小时才给死亡耀目刷出来的,死亡耀目才刚换上没多久啊!怎么就爆出来了呢!

    情形一时之间变得更加混乱,顾书白趁乱全身而退。

    等到了安全地点之后,顾书白拿出这把鳄刃随便瞥了一眼属性,还算不错,挂在交易行估计可以卖到2个银币左右的高价。

    不错的收获。

    顾书白向小镇上走去,将鳄刃挂到了交易行,因为价格不菲,一般的玩家根本买不起,顾书白也不在乎挂在那里一分钱不降,他隐藏了姓名,想买想换的玩家根本就没有途径寻到他。

    而此时此刻,得知死亡耀目鳄刃掉了的风筝子正好在扫交易行的时候看到了这把刚挂上去的鳄刃。

    不会这么巧吧……风筝子嘴角抽了抽,猜到这把鳄刃很有可能就是死亡耀目掉的那一把,屁股上着了火似的想联系卖家,但是万古的拍卖系统做得保密性很好,完全联系不到隐藏了姓名的卖家。

    风筝子急得不行,马上联系冷回眸,问问要不要将鳄刃买下来,结果冷回眸那边因为死亡耀目的事情忙得不可开交根本就没看到风筝子的密聊,风筝子怕误了大事,不敢切出去,一直盯着交易行的那把鳄刃看,结果,没等来冷回眸的回复,却等来了鳄刃被卖出去的消息。

    拍卖的物品栏里,鳄刃的踪影没了!

    就在这时,冷回眸回了消息:“直接买下来。”

    风筝子欲哭无泪:“已经被买走了。”

    冷回眸:“……”( 就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