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长,镇山河![重生] 第七章
作者:一袭白衣的小说      更新:2016-09-28
    顾书白0级开始就入了夜杀,对于夜杀来说,系统固定分配的点数偏向敏捷和感知,力量也稍有,魅力全职业都是固定不加由玩家自行分配,除了这些分点之外,顾书白还额外获得了每级7点,三级一共21点属性点,他调整了下自己属性,加了5点在魅力上,其余全都分配给了力量、敏捷和感知,力量比重稍小,敏捷和感知为上。

    夜杀之所以制霸正是因为其一般职业望尘莫及的高敏捷与高感知,高敏捷决定高攻速与高反应,高感知则能提高对周围环境的侦查能力,力量虽不惊人,但是你想想,一分钟内受到一下高达一百点的伤害和一分钟受到十下每下十五点的伤害相比,哪个更疼?更别说,在高感知的情况下,顾书白能够凭借高敏捷迅速躲过对方的攻击,同时,高级夜杀独有的潜行技能会让人连摸到他的可能性都微乎其微,更别说是造成伤害了。

    不过,夜杀也有个致命的缺点就是血皮薄,一旦被攻击支撑不了几个回合,还有一个天敌就是会大范围攻击法术的术师。

    顾书白打开等级榜看了下,第一天,榜单上等级最高的玩家是4级,然而光是4级的就几乎占满了整张等级榜,顾书白还遥遥在下,排在了一百名开外的外置。

    他还是不着急升级,隐藏了自己的等级走出小屋。

    海利生活的地方在特罗兰郊区的一栋小木屋里,顾书白出来之后就是漫天遍野的野花,现在正是黄昏时分,一望无际的花田里遍布金色的夕阳余晖,平静得像是未曾有热打搅过的世外桃源。

    顾书白记得通往镇上的路,沿着这条泥土路一直往北走就可以回城。路上,顾书白察觉到有人在说话,高感知让他对周围的风吹草动十分敏感,听力、视力、嗅觉都比同等级的玩家要高上一点。

    顾书白察觉到几人的声音越来越近,躲在了一旁有杂草隐蔽的石缝里。

    来的一共三个人,他们跟这些新手玩家不一样,没有穿着灰扑扑的新手装,装备外观都有模有样证明身上的装备都不会差到哪儿去,几个人走在路上也没有隐藏自己的等级,顾书白稍微探知一下就能看出来那几个人的等级,全都是4级。

    其中一个走在最前面,一身墨绿色的皮甲,应该是在河西沼泽那边杀绿鳄精英掉的装备,这些装备是战士类职业比较偏好的,在早期防御和韧性都不错,掉率不算太低,不过对于普遍两三级的玩家来说不是很好打,能拿到一件皮甲的都是高端玩家或者运气好的玩家。除了这件绿甲之外,身上其他的装备都很不错,至少绿装及以上,最让顾书白瞩目的是他手中拿着的那把武器。

    这把武器是偏重于力量系职业的4级蓝装鳄刃,可以一直用到7、8级左右,属性相当不错,也是绿鳄精英掉的装备。跟在他身后的两个人装备就没他那么好,但也比同等级的一般玩家要好上一点。

    这三人顾书白都在等级榜上看到过,赫然在前列。

    太巧了,巧到居然在这里遇见了他们。

    这三个人顾书白都认识,都是狼毒工会的玩家,而且还是精英分子,其中队长死亡耀目是靖世王朝手底下的末流选手,特地放在狼毒工会里充当高端玩家建立崇拜用的半职业选手。

    这三人的等级都是遥遥领先,身上的装备也引人瞩目,但正因为如此,才更好成为目标,不是吗?

    死亡耀目与他身后的两个玩家都是比较偏向于力量系的职业,感知不高,顾书白就在他们旁边不远的石缝里都浑然不知。他们几个在周围扫视了一圈,死亡耀目说:“风筝子真是个蠢货,他也不想想,一个满地都是不超过十级野怪的特罗兰小镇怎么可能会忽然蹦出来一只200级的*oss?肯定是什么隐藏任务,就这么放跑了,傻逼一个。”

    越想越不甘心,当初听风筝子汇报的时候,死亡耀目就觉着不对劲,但是升级要紧,他没那么多闲工夫去查这个,找冷回眸派了一支小队去搜寻*oss的踪迹,杳无音信,更是证实了死亡耀目的猜想。

    尚未能确定boss的出没地点,死亡耀目每走到一个地方都会仔细地搜查着boss的踪影,但是*oss就如人间蒸发了一样,让所有人都开始怀疑风筝子话里的真实性。

    找了一个多小时,耽误了升级速度,看着榜上他们小队的人下滑了几位,被海潮的人压在下面,死亡耀目在冷回眸的压力下只能放弃,继续紧锣密鼓的升级活动。

    他刚接了一个铲除田鼠的任务,需要铲除一百只田鼠,最多三人共享任务,在耗时上是有点长,但是性价比很高,无论是金钱奖励还是经验奖励都很可观。

    顾书白看见死亡耀目的去向就大致能猜到他接到的任务,真是老天爷都在帮他,上一世,死亡耀目对他可是相当“不错”,既然现在有机会,还给他一点不算什么,以死亡耀目的为人,有些事情做不做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将关闭了的密聊系统再次打开,如预料中的一样,顾书白果然收到了很多留言,有一小部分是风筝子不断询问他的情况的,还有大一半是山海发过来的。

    山海每隔十分钟就会给顾书白发一条信息,估计是看联系不上顾书白,担心顾书白违背约定,一开始只是闲聊几句想用感情捆绑,后来发现顾书白没回就有些慌乱,语气也急躁了一些。

    急躁?正好,如果山海不急躁他还要想办法逼得山海急躁呢。

    顾书白给山海回了消息,说:“不好意思,出了点事情,我刚把密聊给关了。”

    “出什么事情了?”山海很快就回复了顾书白,敏锐地问。

    “风筝子带了几个挺厉害的人把我杀了好几回……”顾书白话还没说完,山海的语音邀请就直接发过来了。

    玩家之间的密聊一般是玩家在说话的时候将语音转化成文字发送给对方,当然也可以通过语音邀请直接对话。顾书白接了山海的语音邀请,那边声音略有些粗糙,听着像是个中年汉子,跟山海的游戏角色十分契合。

    山海问道:“怎么回事?风筝子杀你了?”

    “嗯。”顾书白说话的声音很平稳,是一种冷冷清清的嗓音,一听就是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

    山海听了顾书白的声音,再一联想顾书白之前的行事作风,心里头顿时多了几分同情,自动脑补出一个斯文单纯的学生形象。想他当初初涉网游的时候也是这样,纯洁无知得像是一朵白莲花,受了不少欺负,后来经历的多了才慢慢的变成老油条。仔细一想,顾书白好端端的被人轮了这么多次跟他也有关系,本来人家小伙子好好玩个游戏,就因为一张配方被卷进了他们两个公会的竞争之中。

    真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啊。

    山海在心里默默地叹了口气,说:“狼毒就那行事作风,你也别往心里去,整个公会的人都像是一群土匪一样。这样吧,我看你没工会,来我们工会怎么样?”

    在游戏初期,因为需要建设,各个帮会收人都处于无脑状态,有人申请就收,到差不多的时候再慢慢清人,山海见到顾书白的时候就知道顾书白没有工会,收顾书白入帮也是件轻而易举的事情,他现在才提出邀请顾书白也是有自己的考量。

    什么牌最稳?肯定是感情牌。

    维系网络关系的固然有利益,但更多的还是情义,山海玩了这么多网游知道最吸引玩家的地方,打感情牌是他最擅长的手段。他之前发信息跟顾书白套近乎就是在打感情牌,现在才提出来邀请顾书白入帮会也是打的感情牌。

    顾书白在外面受欺负了,他站出来给顾书白提供一个庇护的场所的时候,顾书白就会格外感激他的收留。等顾书白心甘情愿待在海潮了,那黑面包的配方就彻底稳妥了。

    他们这些负责扫货的玩家,扫的不仅是交易行的货,还有攥着货的人,作为负责人,没两把刷子,山海怎么混的下去?

    虽然心里头有对顾书白这个“游戏小白”的同情,但老油条山海心肠早就硬成了石头,不忍心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顾书白说:“抱歉,我只是想好好玩个游戏放松放松。黑面包的配方我不供应了,就挂在交易行,你们谁想买就买,卖不出去就算了,我留着自己用。”

    话里没什么情绪,但是那句“我留着自己用”要多委屈有多委屈,听了这番话,山海的脑子里立刻浮现了一幅“初入网游的天真雏鸟因为游戏内的残酷现实而碰壁自此心灰意冷”的场面……( 就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