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长,镇山河![重生] 第四章
作者:一袭白衣的小说      更新:2016-09-28
    负重道具是稀有道具,整个万古也就只有五个,分布于五大阵营的新手村之中,0级起即可拥有,是属于独一无二的奇遇类道具。其中,新手村特罗兰的哈尔森林是相对来说最好获得的一个,不过条件要求比较苛刻,要第一个发现哈尔森林的玩家找到才能拥有。

    不过这道具不是绑定的,被击杀后有几率掉落出来。

    上一世,第一个发现哈尔森林的玩家运气好,也找到了树屋,在树屋里发现了这个负重囊,不过那个人傻,得了负重囊之后毫不掩饰,以至于被别人把负重囊强行刷了出来。顾书白当然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他将负重囊装备在背包栏的特殊道具一栏之中,低下头在盒子里继续翻找着。

    负重囊是叠放在一堆树叶之上的,看箱子深度,树叶之中很有可能还埋着什么东西,顾书白将树叶全都掏了出来,果然在下面找到了一个卷轴。

    卷轴打开之后,里面是来自树屋主人的一封信。

    来自远方的尊贵客人:

    您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恐怕我已经不在人世了,我叫辛格,从遥远的荆棘岛而来,穿过了碧落海,来到了这片美丽的土地,背井离乡,去寻找能够改良我们荆棘岛土壤的方法,可到临终前也毫无收获。这个卷轴是我多年研究,如果可以的话,希望您有朝一日能够将其带回荆棘岛,交给我们的首领,她的名字是伟大的风语者瓦罗萨。

    羽族·辛格

    原来任务的源头在这里……难怪他上一世将职业进化到次一级的时候怎么也无法继续进化。

    卷轴就放在面前,顾书白毫不犹豫地将卷轴放入了包裹之中,卷轴立刻变成了已绑定的道具,连带着先前的负重囊都变成了红色锁定状态。

    加锁定状态的道具不是绑定,只是比一般的道具更难爆出来而已。

    在卷轴放进去的一瞬间,顾书白眼前还飘过了几行任务奖励提醒:

    羽族声望+100

    黑面包配方x1

    顾书白调出黑面包的配方一看,眼前顿时一亮。

    食物

    使用后体力增加20点

    其实这张黑面包的配方十分常见,只要去一个稍微大一点的城市,在杂货商那里就可以买到,不过对于游戏初期来说,这张配方的价格十分昂贵,因为对于大多数因等级限制无法接触大城市的玩家来说,根本就没有获得配方的可能性。

    而在万古的世界里,升级的时候体力是相当重要的东西,做任务十分消耗体力也就限制了快速升级,对于一般的玩家来说体力还勉强够用,但对于一些急于在游戏内建立统治地位的大的游戏团队来说,抢占等级榜这点体力就不太够用了。

    目前游戏内恢复体力最快的办法就是到小酒馆里点恢复体力的酒,但是这种有一个令一众玩家都望尘莫及的属性——超高价,而且恢复速度不是很理想。

    在早期任务给的钱币少得可怜,辛苦做一天任务也不过是得到几十个铜币,在酒馆里喝一小杯增加10点体力的朗姆酒就得要个二十个铜币,更别说他们还要攒钱买技能书买装备买补给药品。

    顾书白得到黑面包的配方之后就快速阅读完毕,又在树屋里翻找了一下,果然找到了烹饪的材料和道具,这种简单的初级配方只要有工具、材料,阅读过就可以进行制作,顾书白利用树屋里的材料和工具制作了十个黑面包。

    一个黑面包可以恢复20点体力,而一杯恢复10点体力的朗姆酒能卖二十个铜币,他这里的黑面包可以卖到四十个铜币的高价,而且相对于易醉的朗姆酒来说,黑面包可以吃三个才会达到饱食度上限,价格还要再高一点。

    顾书白留了一点给自己升级的时候用,准备将剩下的都挂在交易行慢慢卖,在价格上他没有贪心,只标了三十五个铜币一个的低价,十级的时候,这些玩家都会涌入最近的大城市,等他们发现黑面包的配方之后,黑面包的价格就会跌下来。

    最快三天就会有玩家开始陆陆续续地到达十级。

    三天,够他捞一笔的了。

    挂上交易行的时候顾书白刻意没有隐藏卖家id,他有自己的考量,回到新手村后,顾书白还是没有忙着升级,利用卖出去的几黑面包得来的起步资金又做了二十几个,随后又在新手村内大量采集一种十分常见的兰草。

    这种兰草是药师拿来做前期回血药的一种必用药材,是练技能熟练度的最佳药材,但是,顾书白现在花费时间去采集这些药材并不是为了囤着供给这些药师使用,而是有其他用途。

    就在这时,滴滴滴的声音响起,顾书白调出密聊系统,有个叫的玩家密聊他:“兄弟,黑面包哪儿来的?”

    顾书白早就注意到这个山海了,从他隐藏随身id去交易行挂上黑面包开始,山海就站在那里,跟他一样穿着灰扑扑的新手装备,手里拎着一把任务给的小木剑,是大帮会专门放在交易行门口负责扫货的人。

    在万古的世界里,一级就可以建立公会,拥有公会福利,但是需要钱,建立公会需要十个银币,数量不少,能在这么早就把公会建立起来的也就只有几个比较大的游戏俱乐部。

    山海所隶属的工会是海潮阁,正是国内目前前五的俱乐部“天涯”所设立的工会。

    斟酌了下,顾书白回复:“偶然通过一个任务得来的配方,我学了就做了点黑面包想赚点钱。”

    中规中矩的回答,山海看了后没起疑心,又问:“你这个价格挂的不便宜啊,游戏初期大家都缺钱,你卖的这么贵估计卖不出去多少。”

    事实的确是这样,但是卖不出不是因为价格贵,而是因为大家都缺钱,零碎小户只能买得起一两个黑面包,而剩下的那些黑面包大多都会被其他公会扫走,期间,有好几家公会都联系过顾书白,顾书白假装在挂机没回消息,他回复山海,是因为看中了“海潮”的背景与实力。

    顾书白说:“我也不懂价格,我是参考酒馆的价格来定价的,那你说卖多少合适?”

    看到顾书白的回复,山海心里一喜,还是个小白啊,那这事就好办了,忙回复说:“这样吧,三十个铜币一个,你做出来的黑面包我全都要了,有多少要多少,每十个我都答应多给你五个铜币,但是你不能卖给其他人,散户也不行,你看怎么样?”

    “这么大方啊?”顾书白故意夸张地说,“我考虑考虑。”

    顾书白一边漫不经心地采集兰草,一边注意着其他密聊,当又一个密聊跳出来的时候,顾书白眼前一亮,来了。

    密聊他的是个叫的玩家,也在交易行附近站了不短的时间,之前就密聊过他几次,但是顾书白都没回,等的就是这个时候。

    顾书白先没有理会风筝子,对山海说:“好吧,我答应你,但是得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行!我们是大帮会,不会骗你的,现在你来交易行,我们来交易吧。”山海爽快地说。

    顾书白把密聊关了,先去小镇上的储物仓库把身上的负重囊和兰草全都暂存在储物仓库上,一边往交易行走去,一边回复风筝子的密聊:“不好意思,黑面包已经全都被其他人订了。”

    “订了?怎么可能?你挂了十多个黑面包吧,谁能一口吃得下这么大一笔?”

    “是个叫山海的。”

    风筝子心里咯噔了一下,他们这几个出来扫货的玩家彼此都知道对方的底细,山海是海潮的人,自然有那个财力买下这么多的黑面包,而且按照海潮的作风,恐怕不止这些黑面包,这个叫清川的玩家手里的所有黑面包估计会被直接买断。

    风筝子不爽地撇撇嘴,说:“他给你开了多少钱一个的价格?”

    “三十个铜币一个。”

    “这么黑心?”风筝子说,“我给你三十二个铜币一个的价格,你别卖给他了,卖给我。”

    “这不行,我跟他都说好了,做生意不能言而无信。”

    “放屁,这叫识时务者为俊杰,三十三个铜币,你每个多赚三铜币,这生意你要不做就是傻逼了啊。他山海能吃得下的货,我们这儿也能吃得下。”

    “不行。”顾书白的态度很明确,他看了一眼就在眼前的山海,说:“我已经跟买家见面了,不好意思。”

    顾书白切断了和风筝子的密聊,故意将头顶id显示了出来,走到山海面前,正准备将交易行的所有黑面包全都取出来,就见那些个黑面包被风筝子一扫而光。

    果然是狼毒的行事作风。

    顾书白扯出一抹冷笑,回头对等着收货的山海说:“不好意思……我刚才看黑面包都被扫空了。”

    “什么?”山海的心情一下子坠到了低谷,“谁买的?”

    “是一个叫风筝子的玩家。”顾书白陈述了事实,“刚才他准备在我这里用三十三个铜币每个的价格买下来所有的黑面包,我没答应。”

    山海闻言,立马把这事跟上头汇报了,狼毒和海潮是两个对立的工会,但就目前发展的状况来说,狼毒的势力不如海潮,两帮的梁子早就结下了,远在万古开放之前。真正要追溯起来,要说到这两个工会背后的俱乐部势力。

    海潮背后的俱乐部是天涯,而狼毒背后的俱乐部不是别人,正是靖世王朝。( 就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