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隐之王者〕〔穿越从贞观开始〕〔我的师兄是孙悟空〕〔神级帝二代〕〔重生异能毒医:恶〕〔我的极品美女客户〕〔难言之瘾〕〔都市之捉鬼天师〕〔龙神至尊〕〔继承两万亿〕〔我和绝美总裁老婆〕〔最强农女之首辅夫〕〔电影世界开拓者〕〔史上最强吹牛系统〕〔都市极品神龙〕〔凌天剑神〕〔被人类逼疯的救世〕〔成为一个女配〕〔超级御兽仙医〕〔废材要逆天:傲世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蜜爱来袭,总裁非我不可 第60章 关注重点有点偏
    “你先跟三少回家,我明天去看望你。”元黎说道。

    温四叶点头,本来今晚有好多好多话要跟她说,现在看来只能等明天了。她窝在南司琛怀中有一种莫名的舒适感,忽而想起柳承恺在酒里下药,是媚药发挥药效了。

    意识到这点,温四叶身形颤抖了一下。

    南司琛感受到,低头用脸蛋抵住她额头,轻声安慰道:“有我在,别怕。”

    然而,温四叶没有一点心安的感动,反而更加害怕。她还没有做好任何准备要跟南司琛发生关系,特别还是在下药的情况下。

    一上车,温四叶就推开南司琛,她难受的蜷缩在座椅角落。

    身体内有一股燥热在横冲直撞。

    温四叶开窗,任由外面的风呼啸袭进车厢。

    可是,夏季的风带着闷热,丝毫没有缓解作用。

    “吉六,把冷气开大点。”

    “是,少爷。”

    温四叶偏头看着南司琛,光是听他的声音体内的燥热越发明显,她干涸的舔了舔唇瓣,别开头看着窗外的夜景转移注意力。

    车子刚在枫树湾停下,温四叶逃也似的打开车门。脚刚沾地双腿虚浮完全迈不开步子,整个世界也在不停的旋转,酒劲还没过。

    下一秒,整个人悬空被南司琛打横抱起,接触到他身体的刹那,仿佛在荒漠里看见绿洲。舒适感蔓延全身,想要汲取更多。但,理智不允许她这么做。

    两股力量在体内分庭抗礼,不停较劲,难受的情不自禁发出“嘤嘤”的呜咽声。

    南司琛小心的把她放在床上,在别墅等待许久的江盛星上前把脉,道:“我从不研究媚药,也没有解药。不过这媚药药效不大,撑过今晚就好。”

    南司琛鄙视的斜睨他,问道:“调制解药需要多久?”

    江盛星弱弱的伸出五个手指头,讪笑,“我对媚药真的没有深入了解,所以调制的速度比较慢。不过,我有一个快速的办法,可以拿冷水冲。”

    他说完,感受到一股来自冰川深处的冷风嗖嗖袭来,吹进脖子根冷的打了一个哆嗦。

    江盛星被赶出房间,摔上房门。

    他纳闷的挠头,一边走一边嘴里念念有词,“我没说错呀,司琛生什么气?”

    南司琛转身,发现床上的温四叶不见了。

    听见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流水声,他拧眉走进浴室,见温四叶背靠着墙壁双手报膝坐地,花洒打开,水不停的落下,狼狈极了。

    南司琛目光暗沉,没有阻止,吩咐厨房准备好姜汤。

    一个小时后,南司琛关上花洒,把她捞了起来,浴袍塞到她手里,问道:“能自己换吗?”

    温四叶木讷的点头。

    南司琛不放心的交代,“我就在门口,有事叫我。”

    “嗯。”

    温四叶缓慢的换上浴袍,走出浴室。

    南司琛就在门口等着,看见她湿漉漉的长发皱紧眉头,拿出一条干净的毛巾为她擦头发,接着又拿着吹风机帮她吹头发,温四叶想要拒绝,南司琛率先看穿她的想法,“可以拒绝我,但不可以就这样躺下。”

    温四叶抿唇,从他手里拿过吹风机自己吹。吹好后喝下姜汤才抱着被子躺下,体内的燥热并没有全部消散,依旧难受。

    “南司琛,你可以离开吗?”

    只要南司琛在,注意力就会被吸引,脑海里情不自禁的浮现他完美的身材。

    光是这样想,体内的燥热又比刚才严重了。

    “我坐远点。”

    南司琛拉过椅子坐在床尾处,他不放心把四叶一个人留在房内。

    温四叶叹气,她是怕自己意志力不够强大把南司琛扑倒了,转身背对着南司琛,闭眼强迫自己睡觉。

    房间静悄悄的,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温四叶越躺越清醒,完全没有睡觉的意思,苦恼的辗转反侧。

    南司琛提议,“四叶,我们来聊天吧。”

    聊天能够分散注意力。

    温四叶欣然同意。

    南司琛问:“你对我的部队生活有没有兴趣?”

    温四叶回答:“反正都是聊天,说什么都一样。”

    南司琛浅笑,组织了一下语言,道:“九年前我参加野战训练,当时基地混入一批r国人,模拟野战训练也就自然成为真正的实战训练。树林里全都是枪弹声,我想要前去救援时在路上和对方老大遇上,我们整整纠缠三个多小时,最后两人各种一枪。”

    温四叶本来没多大兴趣,以为南司琛的部队生活就像军训时一样。在听见这话的时候好奇心被吸引,没有任何杂念的看向南司琛,等待后续。

    “当时我们负伤严重,野外条件有限伤口感染。当我晕死过去以为就这样死掉的时候,一个振聋发聩的哭声生生吵醒了我。不知道从哪里跑来个小女孩,算是她救了我一命。”

    南司琛说完,目光热枕的看着温四叶。

    她敛眸沉思,像是在思索又像是在等待,见南司琛没有再说下去,她问:“那敌方老大有没有死?”

    “……”南司琛怔了一下,四叶的关注点有点偏,他回答:“没有,在过去的一年内销声匿迹,我们都以为他死了的时候,炸掉了一座城来宣示他的存在。”

    “炸掉一座城?!”温四叶吃惊的合不拢嘴,“这也太酷了吧。”

    “……”

    南司琛无语的揉着眉心,她的关注点不是一般的偏。

    温四叶对敌方老大的事迹产生浓厚的兴趣,兴致勃勃的问:“然后呢。”

    看她这表情,南司琛有点不悦,“没有然后了。”

    “怎么可能没有然后,分明就是你不想告诉我!”温四叶冷哼一声,撇嘴,“小气。”大不了她去网上查,这么大的新闻她就不信网上会没有消息。

    南司琛无奈的扶额,问道:“难道你一点也不好奇这个小女孩是谁吗?”

    “只会哭鼻子的小女孩我才没兴趣知道。”

    “……”

    南司琛是真的败给温四叶了。

    对于过去,她怎么忘得如此干净。

    按照道理说,一个孩子发生那样的事情应该会记得十分清楚才是。

    难道……

    不,那个女孩就是四叶,五官相貌都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太古龙神诀〕〔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千亿宝宝:顾爷,〕〔英雄?我早就不当〕〔怀了反派的娃[穿书〕〔乱伦大杂烩〕〔重生之名媛归来-迟〕〔总裁太坏,娇妻要〕〔[综英美]这不是正〕〔LOL之职业噩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