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特工〕〔少帅,夫人又退婚〕〔都市修魔强少〕〔弑天逆龙决〕〔九阳丹帝〕〔至圣神皇〕〔最强天眼皇帝〕〔最强狂暴修炼至尊〕〔太古鲲鹏诀〕〔江湖风云令〕〔凰女惊世:七殿下〕〔权谋天下之摄政郡〕〔惊世战帝〕〔战道天图〕〔盛世帝宠〕〔妖龙狂神〕〔庶女翻身:谋个皇〕〔武炼丹途〕〔狩猎异世〕〔第一知名恶魔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阴阳诅咒师 第一百零一章血娘子出世
    艮王笑意盈盈地跑到了苏白羽的跟前儿,微微扬起了嘴角,说道:“仲翼,我是来找你有事儿商量的。欸?杨曼容去哪里了?我刚才明明看到你追着她来到了这里的啊?”说完了之后,眼睛便四处张望寻找着杨曼容的身影。

    苏白羽听到他真的一说,冰冷的眼眸微微地眯了起来,阴冷着一张脸儿警惕地看着艮王说道:“这杨曼容是你排她来的?”

    艮王微微一愣,便微微抬起了头儿看着苏白羽,看到他满脸儿冰冷还有一副防备着自己的脸色,艮王便知道他一定是误会了自己和杨曼容的关系了。于是,他朝着苏白羽微微地笑了起来,说道:“不是,你误会了,不是我派他来的,是兑王,兑王命她来将你的法身儿盗走,我便想着进来告知你一声儿,哪里想到……”艮王说着,便无奈地松了松肩膀,因为他方才在进来这冥王阁之前,在死亡之境里被牵绊了不久。

    苏白羽听了他这么一说,便疑惑地皱起了眉头儿来,用探究的眼神儿将他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一个遍儿,微微笑了起来说道:“怎么,你们不是一直都想着置我于死地的么,怎么这会儿艮王会这么好心来给我通风报信?”说完了之后,他便一脸儿戏谑地看着他。

    艮王的脸儿色不由得微微一沉,他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儿,便看着苏白羽目光温柔地说道:“你应当知道,我一直便是性子冷淡与世无争的,那日我们八人在此与你大战,我拿出了玉箫吹出了当日你作的曲子,从你当时的反应我便知道,你也并不是当真下得了手的,不是嘛?”说着,艮王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儿,随即接着说道:“其实,我又何尝不是如此,只是情势所逼。我知道你如今定当对我恨之入骨,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助我将逃出地狱深渊的千年恶鬼给收服。”

    “真是可笑至极。”苏白羽冷冷地笑了起来,看着艮王冷冷地说道:“那地狱深渊里的千年恶鬼是你们几人为了对付我而放出来了,怎么,如今控制不住闯下大祸了,又想让我出手儿?你觉得我是傻了还是蠢了,会答应帮你?况且,既然当初你们能有本事将他们封印在地狱深渊,那么今日再把他们抓回去还不是易如反掌的事情?”说完了之后,苏白羽便又一脸儿戏谑地看着艮王。

    艮王深深地拧起了眉头儿来,叹息着说道:“只可惜今日的千年恶鬼已经不是当初的千年恶鬼了。他们被困在地狱深渊多年,竟然将里边儿极重的阴气吸收为己所用,最重要的是,那千年恶鬼之首的九头魔怪竟然将先辈冥王镇守在地狱深渊里边儿的暗夜魔莲给带了出去,所以,他们此刻可是具有巨大的威慑,以如今的境况,以我们八人之人根本就无法动摇他们,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你……”

    艮王的话儿还没说完,宋圣君和阿奴便一脸儿行色冲冲地来到了苏白羽的跟前儿。

    阿奴双手抱拳儿朝着苏白羽福了福身子,说道:“启禀冥王,大事儿不好了,艮王闯进了死亡之境。”

    苏白羽一听,微微地挑了挑眉头儿,冷冷地说道:“诺,他现在不就在这里么?你现在才来通报,你这守卫首领是不是该换一换了?嗯?”

    阿奴一听,顿时心里微微一颤,将身子弯得更深了,焦急地说道:“请冥王治罪。”

    苏白羽用眼神瞟了一旁的艮王一眼儿,便对着阿奴说道:“罢了。”随即,他看到一旁一直面色忧愁的宋圣君,不由得开口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宋圣君一听苏白羽是在和自己说话儿,因为想事情太过于入迷,不由得颤抖了一下身子,这才朝着苏白羽拜了一拜,一脸儿担忧地说道:“启禀冥王,天鸾星阵有异动。”

    苏白羽和艮王两人同时面色一沉,艮王一脸儿担忧地看向了苏白羽,只见他也是深深地拧起了眉头儿来,随即便对着宋圣君说道:“快去看看。”说着,他们三人便快速地消失了。

    艮王心里着急,也跟着跟了上去。

    天鸾星阵乃是连接地狱和人间的一个关联法阵。如果鬼族到人间造成了动乱的话儿,这天鸾星阵便会便会发出警告,身为地狱冥王之人便有责任平复这场动乱。

    苏白羽等人第一时间赶紧赶到了天鸾星阵之前,只见那悬浮在阵法之中代表着人间的淡蓝色不断旋转的圆球,此刻正时不时地从里边儿发出血光来,而且那球面上还微微地蔓延出来了一片儿的血迹。

    艮王的脸色因为惊恐而变得惨白一片儿,他深深地皱起了眉头儿来,看着那淡蓝色的圆球,沉声儿说道:“是人间杀戮。”

    而一旁的苏白羽同样的是脸色一片儿阴沉,他的薄唇紧闭,眉头儿也深深地拧了起来,随即,大手朝着那悬浮着的淡蓝色圆球一挥,霎时之间便在那圆球之上展现出来了人间此刻的境况。

    只见一个穿着鸢色长裙的女子手中执着长剑,在一个村庄里大肆任性地见一个杀一个,而那血液不断地迸射进她的脸儿上衣裙上,甚至溅到了她头上戴着那朵鸢尾花上,只是,那血液在溅射上去之后,便好似被那鸢尾花吸收了一般,顿时消失不见了。而她那如娇媚花朵一般角色的面容上沾满了斑斑血迹,看起来倒是更加魅惑嗜血。

    艮王看清了她这副面容了以后,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儿,面色沉重地说道:“是血娘子。”

    艮王看到苏白羽正一脸儿疑惑地看着自己,便赶紧解释着说道:“这血娘子是那逃出来的九头魔怪的身旁最得力的助手,这血娘子性情歹毒,嗜血成性,对杀戮有些莫名的兴奋感,想当初我们封印她之时还真是花了不少的气力呢。”说着,艮王又深深地看了一眼儿淡蓝色圆球上看到的血娘子,此刻的她脸上满是嗜血疯狂的表情,以及见到鲜血以后的兴奋感溢于言表,好像异常享受着眼前的这一场儿杀戮。看到这里,艮王的神色便变得更加深沉了,他幽幽地接着说道:“而且,现在看起来,她的魔力更大了。”

    苏白羽一听,顿时收回了手儿,那淡蓝色圆球上的人间画面儿也随着消失了。他的眼眸微微地眯了起来,说道:“本王要去人间一趟儿。”

    “冥王,不可啊……”宋圣君一听,顿时跑到了苏白羽的跟前儿,摇着头儿反对道。他自然知道苏白羽有责任去人间平反动乱,可是现在是与八方地狱冥王争夺的非常时期,如果苏白羽在此刻出了什么意外,受了伤,那便是给八方地狱冥王以可乘之机啊,而且,这说不定还是八方地狱冥王所故意设下的局来,贸然行动实在是太过于冒险了,所以,宋圣君才会如此斗胆做出反对的举动来。

    苏白羽自然知道宋圣君担心的是什么,但是,这人间他是非去不可。

    而一旁的艮王也着急地走到了苏白羽的身侧,说道:“我与你一同前去。”

    苏白羽点了点头儿,随即两人便一同消失在了冥王殿里。只留下宋圣君和阿奴一脸儿担忧的身影。宋圣君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儿,随即对着身后的阿奴一脸儿严肃地说道:“传令下去,马上加强整个死亡之境的守卫,如果他们这个时候来犯,我们必定要做好充足的准备了。”

    阿奴也知道此刻情况紧张,他微微拧起了眉头儿来,随即便重重地点了点头儿,应了一声“是!”便快速地出去了。

    其实,让苏白羽非去人间不可的原因还有,他在天鸾星阵之中看到了人间画面里的一抹熟悉的身影,那是让他牵挂着的人。

    人间。

    这夜,钟薇儿原本打算留在家中多加修炼的。自那次受伤了以后,人间便太平了一段时间,这段时间里一直没有什么恶鬼出没,她也正好趁此机会待在家中好好修炼钟山所留下的心法招式九重鞭,现在的她,功力已经有所提升了。

    正是午夜时分,钟薇儿走到了客厅里倒了一杯水儿,突然鼻子里边便嗅到了一股子浓重的血腥味道儿。自从成功修炼九重鞭之后,她的身体便对鬼怪和身边儿的环境越发敏感了,甚至现在就算是不用定位圆盘的指引,她也能够准确地找出来恶鬼所在的位置。

    就比如现在,她便知道,有个地方发生的大事情了。于是,钟薇儿便赶紧地放下了手中的水杯,她连忙跑回了书房的密室一把拎起来自己的随身背包,便行色冲冲地跑了出去。

    正在客厅沙发上看着电视的黄小满看到她这么大阵仗的样子,便知道肯定是有事儿发生了,他便也连忙掀开了身上盖着的被子,一骨碌地站了起来,跟着钟薇儿跑了出去,一边儿跑,还一边儿说道:“欸,薇儿姐,你去哪里啊?等等我啊!”

    钟薇儿带着黄小满来到了六衣村的时候,这里已经是血流成河,弥漫着沉重的死亡气息了。黄小满还是第一次闻到这么浓重的血腥味,一时之间竟然有些受不了,有些作呕。他赶紧用手儿捂住了自己的嘴,也跟着捏住了鼻子,一脸儿惊恐地说道:“薇儿姐,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这到底是人为还是鬼啊?”

    “嘘!别出声儿。”钟薇儿一边儿小心翼翼地朝着村子里走进去,一边儿叮嘱着黄小满。此刻村里的灯光像是着了魔一般儿,一闪一闪的,照得钟薇儿的脸儿上忽明忽暗。

    突然,在黑暗之中,她的眸光渐渐收紧,伸手敏捷地拿出了打鬼鞭,紧紧地缠绕住了正朝着自己和黄小满刺过来的长剑。

    灯光一亮,便将那行刺之人的面目照的个一清二楚了。只见眼前身穿一身鸢色衣裙,脸儿上留着一朵鸢尾花印子的女人正一脸儿邪恶地看着钟薇儿身旁的黄小满,一脸儿贪婪地说道:“小子,你的血好香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重生渔家有财女〕〔肉欲娇宠[H 甜宠 〕〔骗婚总裁:独宠小〕〔灵狐妖妃:邪性鬼〕〔山村透视兵王〕〔萌宝当道:妈咪要〕〔后娘[穿越]〕〔权路迷局〕〔因为爱你而疼〕〔狗带吧青春〕〔女教师的贴身高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