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特工〕〔少帅,夫人又退婚〕〔都市修魔强少〕〔弑天逆龙决〕〔九阳丹帝〕〔至圣神皇〕〔最强天眼皇帝〕〔最强狂暴修炼至尊〕〔太古鲲鹏诀〕〔江湖风云令〕〔凰女惊世:七殿下〕〔权谋天下之摄政郡〕〔惊世战帝〕〔战道天图〕〔盛世帝宠〕〔妖龙狂神〕〔庶女翻身:谋个皇〕〔武炼丹途〕〔狩猎异世〕〔第一知名恶魔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阴阳诅咒师 第九十五章交易
    待那黑影消失了之后,苏白羽便从床榻上缓缓地走了下来,他原本隐藏在黑暗中的脸儿也渐渐地展现出来,那冷沉英俊的脸儿上微微地布满了愁容。他心里总隐隐觉得,这地狱,真的是越来越不太平了。

    苏白羽打开了密室的门儿,那千年寒冰里的白若画依旧还是闭着双眼儿,面色沉静,还是死去时候的样子。苏白羽就这样隔着千年寒冰看着他,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儿。

    其实,他也尝试了要继承他法身儿上的能量,但是,失败了。苏白羽微微地眯起了眼眸,脑海里又回想起了五日之前的情景来。他将白若画的尸身从千年寒冰里取了出来,他运行了身体里的功力,将双掌触碰到白若画的双掌的时候,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他竟然被白若画身体里的那股强大的能量给震开了,准确的说,是被他自己法身儿上的力量,那原本就是属于他自己的力量所震开了。为此,苏白羽还受了伤。

    苏白羽当时一脸儿震惊,难以置信地看着白若画周身所萦绕的金色能量,还是宋圣君赶紧过来扶起了他来。其实,宋圣君脸儿上的惊讶和恐慌也不比苏白羽少。他小心翼翼地将苏白羽扶起来了之后,便担忧地问道:“冥王,您没事儿吧。”

    苏白羽的眸光深沉,轻轻地摇了摇头儿,随即,转过头儿来一脸儿严肃冰冷地看着宋圣君问道:“怎么会这样?”

    宋圣君当即吓得发了一个哆嗦,他连忙害怕地双手抱拳儿朝着苏白羽重重一拜,恳切地说道:“冥王明鉴,老奴对冥王的一片儿忠心可昭日月,绝对不是老奴所为啊。”宋圣君一边儿说着,一脸儿紧张地皱起了眉头儿来。也也不怪苏白羽会怀疑他,因为当初负责把苏白羽的七窍灵魂分成两部分放入六道轮回的就是宋圣君,如今,法身和肉身之间竟然出现了排斥的现象,这唯一的经手人宋圣君自然成了最大的可疑之人了。

    但是,苏白羽心中也明白清楚,宋圣君对他的忠心是不用质疑的,但是,究竟是哪里出现了问题呢?这样想着,苏白羽的面色更加冷如冰霜了。

    宋圣君见苏白羽一直沉默着不说话儿,顿时微微地抬起了头儿来,看到苏白羽冰冷的脸儿后,便小心翼翼地说道:“当日,便是玄机子叫老奴这法身肉身分离进入轮回之法的,不知……”

    苏白羽一听,脸色顿时变得更加阴沉了,他微微地勾起了一边儿的嘴角笑了起来,轻声儿幽幽地说道:“快去打探玄机子的下落。”

    “是,老奴立刻去办。”宋圣君一听,顿时用力地弯下了身子,一脸儿郑重地说道。

    只因,这玄机子性情古怪,行踪也飘忽不定,所以,他们这一找,便是找了五日之久。

    所以,此刻现在密室的千年寒冰之前的苏白羽突然微微眯起了双眸,他并没有回头儿,而是冷沉着一张脸儿,对着身后的人轻声说道:“怎么样了?”

    宋圣君脸儿上带着微微放松地笑意,他双手抱拳朝着苏白羽恭敬地摆了摆,说道:“阿奴已经用飞鹰传过来了消息了。”说着,宋圣君便将一只小小的竹筒子双手奉上,递到了苏白羽的跟前儿。

    苏白羽一脸儿平静地接过,轻轻地将那竹筒子打开了,只见一股子青烟从那竹筒子窜了出来,随即便在苏白羽的眼前儿幻化成了三个字,“无望山”。

    苏白羽一看,微微地笑了起来,随即一脸儿邪魅地笑着说道:“这小子总算是回他的老窝了,看来,本王要亲自走一趟儿无望山了。”说完了之后,苏白羽用力一个转身儿,身上的黑色蟒袍在空中划出了一个优美的弧度,随即,便缓缓地走出了密室。

    人间,钟薇儿和黄小满回到家里的事情天已经快要亮了。他们两个配合默契地,轻手轻脚地走进了屋里来,经过客厅的时候,黄小满用眼神儿示意着钟薇儿,自己要回到自己的沙发床上去了。钟薇儿轻轻地点了点头儿,便也跟着继续小心翼翼地又回到了书房里。

    黄小满这边儿才躺回到沙发上,还没来得及盖回被子,那边儿沈红菱的房间里便穿出来了开门声儿。他便连忙闭上了眼睛,装成已经熟睡的样子。沈红菱经过客厅要走向厨房的时候,本能地看了一眼儿沙发上的黄小满,在看到黄小满没有盖着被子的时候,她连忙走了过去,将他踢到脚边儿的被子轻轻地拉了起来盖在了他的身上儿,嘴里还轻声儿地说着:“这孩子,都这么大了还踢被子,哎呦,这早上还有点儿凉呢,这要是感冒了可就麻烦了。”说完了之后,沈红菱又轻轻地给他掖了掖被角,这才满意地走向了厨房里。

    黄小满待听到厨房里传出来煮东西的声音以后,这才缓缓地睁开了眼睛,轻轻地呼出了一口气儿来,心里暗暗叫到:好险好险!随后,他的面色突然变得阴沉起来,与他往日嘻嘻哈哈的样子大为不同,他轻手轻脚地从身儿上拿出了那把桃木剑和招魂铃来,他仔细地看着手中的这两个东西,回想起昨夜那些惊险的画面儿,他便陷入了沉思之中?

    而书房密室的钟薇儿,她一回来便赶紧坐到了碧海白玉床上疗伤,昨夜那白衣公子大战一场,虽然她受伤不算重的,但还是需要好好调养。大约过了半个小时,盘腿坐在碧海白玉床上的钟薇儿终于缓缓地睁开了眼睛,轻轻地吐出了一口儿浊气儿来。

    钟薇儿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儿,这才缓缓地走下了床儿来。经过昨夜的一站,钟薇儿更加清醒地意识到如今自己现在的实力还是不够的,还需要更加努力的修行才行。想到这里,钟薇儿便从钟山所珍藏的藏书里拿出了那本修炼心法。

    可是,钟薇儿现在却是没有心思看下去。钟薇儿轻轻地合上了书页,脑海里又不由自主地回想起了昨夜的场景,那个突然出现对他们出手相救的神秘黑衣人。

    他究竟是谁呢?他又为什么会这般出手相救呢?还有,最近的人间好像突然之间多了许多的恶鬼,这究竟又是怎么一回事儿?钟薇儿的心里暗暗想到。正在沉思之间,外边儿突然传来了黄小满的声音,“薇儿姐,你醒了吗?快起来吃早餐啦。”

    “哦,我这就出来了。”钟薇儿一边儿轻声应和着,一边儿胡乱收拾换了一套衣服便快步走了出去。

    她没有注意的是,她离开了之后,从她那个随身携带的背包里,那只云星琉璃瓶猛然间自己滑落了出来,从那没盖紧的木塞的边缘儿,微微地飘出了一丝黑色的烟气。

    极少人知道,在鬼族与妖族的交界之处,有一座黑峰崖,那处悬崖高深陡峭,直直插入天际。而在黑峰崖的边缘处,有一条长年流淌的瀑布,而在瀑布之后的涯壁上隐藏着一处山庄,白羽山庄。

    白羽公子站在黑峰崖的底边儿,看着眼前高耸入云的山峰和冲击力十足的大瀑布,不由得微微勾起了唇角笑了起来。他一个轻轻地跃身儿,便只见一道儿白色的光影猛然间穿过了瀑布,到达了一处悬崖的洞口。

    那石壁凹陷的洞口上端,歪歪斜斜地刻着四个大字“白羽山庄”。白羽公子虽然是穿越瀑布而来,但是他此刻的身上却是一片儿干爽,毫无半点儿水汽。白衣公子刚刚走到了洞口的石门边儿,那石门便像是有所感应一般,便轻轻地朝着两边儿分开打开门。

    白羽公子缓缓地走了进去,只见里边儿的景象与外边儿险象迭生的环境截然不同,这里环境优雅,鸟语花香,俨然是一处与世隔绝的避世桃花源。白羽公子刚走进了正厅,他的贴身奴仆木刹便一脸儿紧张肃穆地迎了上来,朝着他微微弯了弯身子,说道:“公子,那位已经在正殿等候多时了。”

    白羽公子深深地拧起了眉头儿,脸儿上露出了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来,戏谑地说道:“他倒是挺有耐心的。”说完了之后,他便饶过了正厅走到了后边儿宽敞明亮的正殿。

    正殿里那一直等候多时的那位,微微笨拙地转过了身子来,那庞大的身躯几乎要把这宽敞高大的殿堂占去了一半儿,尤其是那不断晃动的九个脑袋,看起来尤其恐怖。他中间那个巨大的头颅微微咧开了嘴笑了起来,看着白羽公子声音幽深地说道:“白羽公子!”

    白羽公子微微挑起了眉头儿,一脸儿悠然自在地坐在了椅子上,说道:“九头魔怪,这么有雅兴,又到我的府上?”

    九头魔怪中间的头颅突然伸到了白羽公子的跟前儿,神情诡异地说道:“上次我与公子说的交易,不知道公子考虑得怎么样了?”

    白羽公子的眼眸突然一沉,脸儿上的表情瞬时之间变得冰冷起来,他那双儿桃花眼里顿时没有了寻常的魅惑,满眼儿冷漠地横了他一眼儿,冷笑着说道:“我已经说过,你们鬼族的的纠纷我不想参与,这么多年以来,我一直谨守本分,不想为此而破坏了规矩。”说完了之后,他便冷冷地别过了脸儿去。

    听到白羽公子的这一番儿话儿,九头魔怪的其他八个头儿顿时躁动不安地嘶吼了起来,中间的大头儿微微笑了起来,示意他们稍安勿躁。随即,他微微弯起了嘴角笑得一脸儿高深莫测,随后,他看着白羽公子,一脸儿戏谑地说道:“公子,你可别忘了,你的身上可是流淌着一半鬼族的血脉的。”说着,他又一脸儿得意地看着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重生渔家有财女〕〔肉欲娇宠[H 甜宠 〕〔骗婚总裁:独宠小〕〔灵狐妖妃:邪性鬼〕〔山村透视兵王〕〔萌宝当道:妈咪要〕〔后娘[穿越]〕〔权路迷局〕〔因为爱你而疼〕〔狗带吧青春〕〔女教师的贴身高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