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特工〕〔少帅,夫人又退婚〕〔都市修魔强少〕〔弑天逆龙决〕〔九阳丹帝〕〔至圣神皇〕〔最强天眼皇帝〕〔最强狂暴修炼至尊〕〔太古鲲鹏诀〕〔江湖风云令〕〔凰女惊世:七殿下〕〔权谋天下之摄政郡〕〔惊世战帝〕〔战道天图〕〔盛世帝宠〕〔妖龙狂神〕〔庶女翻身:谋个皇〕〔武炼丹途〕〔狩猎异世〕〔第一知名恶魔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阴阳诅咒师 第九十三章神秘人相救
    钟薇儿看着眼前这个长得比女人还妖艳的妖孽男子,不由得微微皱起了眉头儿来。

    可是,一旁的黄小满却是被这位公子的容貌给看呆了,不由得脱口而出一句:“我去!这鬼长得也太好看了吧?”

    钟薇儿的嘴脸抽搐了一下,无奈地朝他到了一个白眼儿,不悦地皱起了眉头儿说道:“赶紧把你的口水擦干净!”说完了之后,还特别嫌弃地看了他一眼儿?

    黄小满一听,这才知道自己失礼了,连忙用双手胡乱地在自己的嘴上一通乱抹。

    那白衣男子听他们两人这般聒噪的对话儿,终于缓缓地走下了床来,他穿着一身儿白衣,一头如墨的头发在头顶上用一条白色挑秀着金色丝边儿绸缎挽了一个发髻,鬓角的两边儿分别垂下一举柔顺的发丝儿,他的手儿里不知何时多了一把白色的羽毛扇子,他放在胸前轻轻地扇动了起来,倒是颇有几分翩翩公子的风范来。

    钟薇儿的脑海里突然就蹦出来一句话,那便是:陌生人如玉,公子世无双。钟薇儿被这无缘无故突然冒出来的想法吓了一大跳儿,她不由得甩了甩头儿,想把这个奇怪的想法给甩掉。

    于是,钟薇儿又恢复了一贯冷漠的表情,冷冷地看着眼前的白衣公子。她的眼光微转,看了一眼儿躺在床上的那名女子。那女子已经完全断了气儿了,她此刻脸儿上全身一片儿煞白,面上的表情十分痛苦,双眼儿的眼球突出绝望地睁开着,苍白干裂的嘴唇微微张开着,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

    钟薇儿看到这个画面儿,顿时心里为之一惊。这可是吸魂大法所致,她的心里暗暗想到。想到这一层,钟薇儿的眉头儿便皱的越发紧了,就连儿面上的表情也愈发冰冷。只因为,这吸魂大法可是极其邪恶阴毒的法术,它需要生生地吸取活人的精魂,因为这样生吸的灵魂才是最完美的,而被吸取精魂之人便要真切地忍受精魂和肉身分离那种痛苦撕扯的感受,直到最后死去。这个过程,当真是既痛苦又残忍,不仅要让人忍受身体被分离的疼痛,还要忍受死亡渐渐降临的恐惧感。最重要的是,这样死去的人,是再也无法进入地狱进入六道轮回了。

    所以,钟薇儿觉得,钟薇儿觉得,会这样残忍变态的法术之人,一定不是什么善茬。想到这里,不禁又对眼前之人又多痛恨上了几分。脸色也变得愈发冰冷。

    那白衣公子一边儿摇着白羽扇子,一边儿缓缓地走上了前来,一双迷人的桃花眼儿水波荡漾,一脸儿饶有兴趣地打量着钟薇儿,脸儿上还露出了一抹不明深意的笑容来,他微微地勾起了一边儿的嘴角,笑得颠倒众生,看着钟薇儿语气轻柔地缓缓说道:“你看起来真美味,如若吸了你的的精魂,我的容貌必定会更加完美”说完了之后,他还一脸儿柔情地看着钟薇儿,好像自己说的话不过是寻常吃饭吃什么菜一般。

    钟薇儿听了他的话儿不由得深深地皱起了眉头儿来,一脸儿冷漠地看着他说道:“你如此这般靠着吸取他人的精魂来维持自己的容貌,实在是残忍至极,丑陋至极。”说完了之后,钟薇儿便不由得收紧了握住打鬼鞭的手儿。

    “什么?他,这……”一旁的黄小满听到钟薇儿这么说,顿时惊讶地张大了嘴巴,一脸儿难以置信地用眼神滴溜溜地在那白衣公子的身上看了一圈儿,“啧啧啧”地摇了摇头儿,说道:“原来你这容貌是假的啊?我说呢,怎么会有长得那么好看的鬼。”说着,黄小满便有些失落地转过了头儿去。

    那白衣公子听了他们这话儿,双眼微微地眯了起来,随即一甩手将手中的白羽扇子收了起来,对着钟薇儿说道:“这又有何不可,他们人类一生不过短短数十载,容貌也不过持续这么几年,再过个几年她们都人老珠黄了,还有什么用,倒不如为我所用,还能物尽其用呢。”说着,那白衣公子又幽幽地笑了起来。

    钟薇儿狠狠地瞪着他说道:“谬论!简直是一派胡言。”说着,钟薇儿便狠狠地甩动起来打鬼,眼神狠厉地看着他,说道:“今日,我便要替天行道儿,收了你这个祸害人间自以为是的妖孽!”

    白衣公子微微勾起了一边儿嘴角来,笑得一脸儿邪魅的样子,显然,钟薇儿的这些威胁的话语对他根本不起作用,他依旧是悠哉悠哉地慢悠悠地摇晃着手中的白羽扇子,轻柔地说道:“一个小小的猎鬼师,竟然敢对我如此口出狂言,真是有意思。”

    于是,他便轻巧地躲避着钟薇儿不断狠狠甩过来的鞭子。钟薇儿的额头渐渐冒出了一层细密的汗水来,过了这么多招,她居然连他的一根儿毫发都没伤着,这不由得让她有些着急。于是,她便又暗暗地运行起内力来,而她手中握着的打鬼鞭已然像是燃烧起了熊熊烈火,就像钟薇儿此刻内心的怒火一般。

    钟薇儿继续面色凶狠地操起打鬼鞭朝着那白衣公子快速地狠狠地打过去,白衣公子也是身形矫健地快速躲闪着,他们两人势均力敌,僵持不下。现在一旁观战的黄小满只隐约见得一团白影和一团黑影纠结在一起,中间还穿夹着不断舞动的火光,看得黄小满是大呼过瘾。他正看得津津有味,突然想到了什么赶紧伸手进了兜里,结果什么都掏不出来,懊恼地说道:“该死!我怎么居然忘记带手机出来了,这个要是能拍下来,我肯定火了。”

    钟薇儿的手里紧紧地握着打鬼鞭,汗水已经浸湿了她的秀发,她呼吸沉重地看着白衣公子,咬了咬嘴唇,一副不会认输的样子。那白衣公子双手交叉放在胸前,好整以暇地看着她,倒是为她的这股子韧劲挺佩服的,他幽幽地开口说道:“你打不过我。”

    钟薇儿自然知道他说的是事实,她虽然继承了钟馗大师的大成之法,但是修炼有限,并没能好好的运用。不过,她也不打算就此罢休。她微微地勾起了一边儿的嘴角来,露出了一抹阴险的笑意,随即便从自己的背包里拿出了一沓符纸,将那些符纸在自己的跟前儿一字排开,悬浮在了她与他之间。随后,钟薇儿伸出手儿来,轻轻一推,嘴里轻声地说道:“去!”

    随即,那些符纸便像是收到了命令一般,快速地朝着白衣公子飞了过去,形成一个圈儿,将他团团给包围住了。那白衣公子的双眼微微眯了起来,脸儿上似是露出了一抹欣赏的笑意,随即,他便将手中的白羽扇子打开,手儿轻轻地一甩,便猛然之间从那白羽扇子之中发射出了无数的竹签子,一一将那些飞来的符纸打破。

    钟薇儿趁着这个空档,微微后仰着身子快速地闪现到了白衣公子的跟前儿,她趁其不备狠狠地甩出了打鬼鞭来朝着他的身子打了过去。那白衣公子一时之间没有防备,竟然被那打鬼鞭打在了脸儿上。

    那白衣公子的半边儿脸上顿时出现了一条火辣辣的鞭痕,而从那鞭痕里,他那俊美不烦的容貌竟然像是面具一样脱落了下来,露出了里边儿空洞的像是骨肉相连的恐怖面庞。

    黄小满被他的这副真实面貌吓了一大跳,他后怕地揪住了胸膛,心直口快地说道:“我的妈呀,原来长得这么恐怖呢!”

    那白衣公子听了黄小满的话儿更加被刺激到了,他目露凶光突然惨烈地嘶吼了起来,霎时之间,整个房间里边儿便狂风大作,就连钟薇儿也被吹到了墙角边儿,和黄小满挤在一起。

    等那嘶吼声听了下来之后,房间里顿时恢复了平静,可是,那白衣公子的身后却是多了一层又一层黑压压的鬼魂,这鬼魂就和方才钟薇儿他们在楼下遇到了那只一模一样。

    只见为首的那只黑色的鬼影走到了白衣公子的身侧,恭敬地曲下了身子,说道:“公子。”

    那白衣公子显然是被激怒了,他微微转动了一下脖子,狠狠地说道:“抓活的。”

    “是!”那黑色的鬼影点了点头,随即那一片黑压压的鬼影便朝着躲在角落里的钟薇儿和黄小满飞了过来。

    黄小满紧张害怕地紧紧抓住了钟薇儿的手臂,声音颤抖地说道:“薇,薇儿姐,我们这,这可怎么办啊?我还不想死呢。”说着,他还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不想死就别吵吵!”钟薇儿朝着他狠狠地说了一句,随即,她便快速地从背包里拿出一堆符咒,全部都塞进了黄小满的怀里,着急地说到:“拿着这些,保命用的。”说完了之后,钟薇儿便手拿着打鬼鞭朝着那群鬼影飞了过去?

    黄小满看到她弃自己而离开,顿时害怕地抱紧了手中的符咒,说道:“欸,你还没告诉我怎么用呢?”

    钟薇儿拿出一沓符纸出来。随即划破自己的手指,将血洒在了符纸上,随后便把那符咒发射到飞过来的鬼影身上,那些鬼影便顿时定住不得动弹。钟薇儿微微松了一口气儿,哪知道那白衣公子猛然间扇动了一下他手中的白羽扇子,那些符咒便立马从鬼影的身上飞走,黑压压的鬼影顿时将钟薇儿紧紧地包围住了。

    钟薇儿只能用打鬼鞭与他们纠缠,可是奈何他们实在是人多势众,而且她刚才和白衣公子打斗已经消耗了太多的功力,她已经渐渐体力不支,一个不留神便那群鬼影抓住。他们紧紧地拉住了钟薇儿的四肢,让她动弹不得。钟薇儿下意识地看向了黄小满那边儿,用唇形告诉他:“快走!”

    黄小满一脸儿担忧地看着钟薇儿,不知如何是好。突然之间,从窗户里飞进来了一只身形俊逸矫健的黑影,他从手里发射出无数的冰针,那些冰针在触碰到那些鬼影的瞬间,那些鬼影便立刻灰飞烟灭了。

    钟薇儿顿时从半空中跌落到地面上,微微抬起脸儿来,一脸儿震惊疑惑地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神秘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重生渔家有财女〕〔肉欲娇宠[H 甜宠 〕〔骗婚总裁:独宠小〕〔灵狐妖妃:邪性鬼〕〔山村透视兵王〕〔萌宝当道:妈咪要〕〔后娘[穿越]〕〔权路迷局〕〔因为爱你而疼〕〔狗带吧青春〕〔女教师的贴身高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