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特工〕〔少帅,夫人又退婚〕〔都市修魔强少〕〔弑天逆龙决〕〔九阳丹帝〕〔至圣神皇〕〔最强天眼皇帝〕〔最强狂暴修炼至尊〕〔太古鲲鹏诀〕〔江湖风云令〕〔凰女惊世:七殿下〕〔权谋天下之摄政郡〕〔惊世战帝〕〔战道天图〕〔盛世帝宠〕〔妖龙狂神〕〔庶女翻身:谋个皇〕〔武炼丹途〕〔狩猎异世〕〔第一知名恶魔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阴阳诅咒师 第八十六章商量对策
    玲珑水阁的后花园里。

    杨曼容现在艮王的身后,两人正站在假山前边儿的草地上,正看着草地上赫然出现的像是烧焦一样的火焰纹章出神儿,艮王的眉头儿深深地拧了起来,脸儿上的神色也是阴郁一片儿。他的嘴唇紧紧地抿着,过了良久,这才开口冷冷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儿?”

    这也是杨曼容请他来这里的原因。那日,她把白若画杀死了之后,便吩咐了小蛮收拾残局,没想到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来。先到这里,杨曼容微微地拧起了眉头儿来,在艮王的身后微微地低下了头儿来,这才缓缓地开口说道:“今日白若画来我府中寻事儿,我便将他杀了,随后便让我的贴身侍女小蛮掩埋他的尸体,可谁曾想,小蛮竟然还没碰到他的尸体就突然地被一股子强大的力量给震晕了过去了。待她醒过来的时候便发现了白若画的尸体竟然消失了,而他尸体原本在的这处地方就留下了这么个火焰纹章的印迹,我也曾想靠近去一看究竟,但是发现这火焰纹章却是玄乎得很,仿佛像是隐隐藏着某种力量,我见事有蹊跷,便立刻去冥王阁殿禀告各位冥王了。”说完了之后,杨曼容也微微抬起了头儿来,小心翼翼地瞟了兑王一眼儿。

    兑王一听杨曼容如此说,脸儿上的表情变得越来越阴沉,就连儿眉头也深深地紧锁了起来,嘴里喃喃地难以置信地说道:“白若画?没想到竟然会是他?他竟然是……”

    “他是什么?”杨曼容原本就竖起了耳朵来认真听着他的喃喃自语,她一听到他说这话儿,便感觉另有隐情,便顾不得尊卑,直接开口问了出来。

    兑王眼神儿深邃地瞟了她一眼儿,随即面色有些凝重地说道:“这个火焰纹章的标志是仲翼的象征,而这个象征现在竟然会出现在白若画的身上,那极有可能这个白若画便是仲翼的一个分身。”说到这里,兑王的眼神和脸色都变得更加冰冷了起来,因为,如果事情当真像是他想的这样,那么这也就说得通为何仲翼他现在还没能突破冥帝的修为了。而他一旦法身归位的话儿,到时候他们八方地狱冥王想要对付他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分身?竟然还有这种说法?关键是,苏白羽的分身竟然会是白若画?想到这里,杨曼容便更加不解了,她看着兑王疑惑地问道:“可是……又有谁会把白若画的尸体偷走呢?”

    兑王微微冷笑了起来,阴冷地说道:“不管是谁,只要不是仲翼的人就好。”说完,兑王的双眼儿不由得微微眯了起来,他的目光被假山的石凳之中闪耀出来的一抹亮光给吸引了过去。

    兑王缓缓地走了过去,伸出了手儿来,从那假山石凳里拿出了一个红色的小铃铛。他的双眸猛然之间收紧,微微扬起了一边儿的嘴角来,露出了阴狠恐怖的笑意,嘴里冰冷地吐出四个字来,“九幽鬼母!”说完了之后,他还一脸儿玩味地打量起了手中的那个红色小铃铛,眼里充满了嗜血的意味。

    就连现站在兑王身侧的杨曼容也感受到了他深深的杀意,不由得微微颤动了一下身子。

    兑王第一时间便赶紧得赶回了冥王阁殿,立马召集了其他的七位地狱冥王将这件事情告知了他们。其他的地狱冥王听到了之后皆是大惊失色,他们面面相觑地看着彼此,竟然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

    还是坤王最先开口说了话儿,他深深地看了兑王一眼儿,说道:“照你这么说的话儿,那仲翼极有可能得到了他的法身儿,那么他便即将要成为冥帝了?”说完了之后,坤王的脸儿上还流露出了一起愤恨和担忧的神色。

    “那也不一定吧?”一直装病没有现身儿来的艮王此刻听到了有要紧事情商量,便终于现出了身儿来。他看着其他几位冥王皆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不由得接着说道:“且不说这个红色铃铛是不是九幽鬼母的,就算是她的那又怎样呢,是,她先前的确是效忠于仲翼冥王的,可是她和影鬼归顺我们之后便算是背叛了仲翼,以仲翼的性格他是万万不会轻饶他们的,所以,他们又怎么可能会把他的法身偷走了给仲翼呢?所以说,你们会不会是太杞人忧天了一些?”说着,艮王还一脸儿认真地看着大家。

    兑王一听,冷冷地“哼”了一声儿,随即眸光微转一脸儿冷漠地看着艮王说道:“究竟是我们太过于杞人忧天,还是你太高枕无忧了?你知不知道什么叫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不管这红色铃铛是不是九幽鬼母的,也不管这九幽鬼母是不是又重新归顺了仲翼,只要有这一点点儿的可能,我们都要将它扼杀在萌芽状态,防祸于未然。”说着,兑王还一脸儿凶狠地将拿在手中的红色铃铛捏了个粉碎。

    艮王还欲在多做争辩几句,却不曾想一旁的离王已经上前微微拉住了他,朝着他不认同地微微摇了摇头儿。艮王这才浅浅将自己的话语压下。随后,离王眉眼一弯,便朝着兑王笑得一脸儿魅惑地说道:“那既然兑王如此坚持要防祸于未然,那可有什么高见,这到底该怎么防范啊?”说完了之后,离王还故意弯起了一边儿的嘴角,笑容悠哉地看着他。

    兑王此刻自然是没想到什么良策的,对于离王这样当面的质问,他便只能充耳不闻,一脸儿嫌弃地转过了头儿去,不再看他。倒是一旁的震王开口说了话儿来,震王微微眯起了眼睛,看着在场的其他几位冥王,幽幽地说道:“我们如今虽然借助七窍玲珑魂修炼之后修行有所提高,但是,如果他当真破劫成为冥帝,那我们恐怕也难是他的对手儿啊,所以……这也……”

    “现在能有什么办法?!”一旁一直忍着没有说话的坤王终于忍不住暴躁地说道,他本来就因为修炼遇到瓶颈期无法突破而郁闷不已了,如今又整出了这样的事儿来,他便更加郁闷了,他深深地呼出了一口大气儿出来,气得胡子都微微扬了起来,随即说道:“我们八人虽然打不过他,不过地狱里各种妖魔鬼怪还是要多少有多少的,实在不行,我们就放出一波厉鬼缠住他好了。”

    兑王一听,顿时眸光微微闪烁了一下。坤王虽然说是一时气急无心所说的话儿,但是这却成功引起了兑王的注意,真真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了。他突然微微地弯起了一边儿的嘴角,笑得一脸儿深意邪魅,他微微开启了嘴唇,幽幽地说道:“或许,这还真是一个可行的办法呢?”

    “什么?你这话儿是什么意思?”坤王一听,顿时激动地追问道。

    而一旁的震王是大致听出来了他的意思了,不过仍是有些疑惑地皱起了眉头儿来,不解地说道:“虽说这地狱里妖魔鬼怪多得是,但是他们对于仲翼来说不过就是一群小虾米,根本是无足挂齿,起不到什么作用的啊。”说着,他又一脸儿认真地看着兑王。

    兑王却是阴险地微微笑了起来,接着说道:“这普通的虾兵虾将自然是起不到什么作用,但是,如果是地狱深渊的厉鬼呢?那可就不一样了。”说完了之后,兑王突然阴狠地笑了起来。

    大家一听他这说法,顿时个个心里为之一惊,毕竟,这地狱深渊里的厉鬼可不是一般普通的厉鬼,他们皆是恶贯满盈道行高深有着极深的怨气的千年厉鬼,就是因为他们身上的戾气太重,恐怕会为害地狱人间,所以,先前的地狱冥王便一直将他们囚禁在地狱深渊之中,由八道地狱大门封锁,这才镇住了他们,逃窜不出来。

    当年,他们可是废了九年二虎之力才将他们堪堪困入,如今又要放出来,那势必是会引起纷争的。所以,其余的地狱冥王的脸儿上皆是一脸儿沉重,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皆是拿不定主意的样子。

    “大家一定要三思啊!”还是艮王首先打破了僵局出来现身说道。他一脸儿担忧地看着众人,苦口婆心地说道:“这地狱深渊里的千年厉鬼可不是一般的厉鬼,控制不好,到时候地狱人间都会引起动乱的,恐怕到时候的残局将难以收拾了。”说完了之后,他还深深地皱起了眉头儿,一副极度不愿意的神色。

    兑王见他如此反驳自己的意见,自然是极为不悦的。他冷冷地瞪了艮王一眼儿,语气怪异地说道:“那你还能想出来什么更好的办法么?即使我们不放出那地狱深渊的恶鬼,到时候仲翼成为冥帝了,,我们还不是一样难逃一劫。还不如趁着他现在还未成功,让那些千年厉鬼将他吞噬了,我们便可以真正的高枕无忧了。再说了,此事最后还是要依靠坤王定夺的。”说完了以后,兑王便一脸儿神气地看了他一眼儿,最后将眼神放在了坤王的身上。

    坤王冷沉着一张脸儿,沉默了许久,这才缓缓地说道:“既然当初我们能将他们困入地狱深渊,那么就算再放出来,我们也一定可以再把它们给抓回去。如今最重要的还是对付仲翼这个大敌!”说着,坤王又沉沉地吸了一口气儿,厉声说道:“打开八道地狱大门!”

    兑王一听,脸上顿时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来。而反观一旁的艮王,脸儿上则是满脸儿的愁容,心里暗暗想到:,他们这是都疯了,为了对付仲翼,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重生渔家有财女〕〔肉欲娇宠[H 甜宠 〕〔骗婚总裁:独宠小〕〔灵狐妖妃:邪性鬼〕〔山村透视兵王〕〔萌宝当道:妈咪要〕〔后娘[穿越]〕〔权路迷局〕〔因为爱你而疼〕〔狗带吧青春〕〔女教师的贴身高手
  sitemap